2008年7月30日星期三

生命問答

.

兄:你的一件小事,我明白。有些人,
是終生不會愧悟的,這是病,你不用憤激了呀!


我:在同一個城市,同一片天空下一起活過,在同一條路徑上一起走過,也是緣了!我何忍見到有人竟可以偏執如此呢!於己有損,於人無益,我很是遺憾,甚至真的有點激憤!


易:看開一點!自然界孕育出不同的生命特質,以應付不同環境需要。雖然有些特質在某些特定環境好像不太適當,不過也有其存在價值。你的激憤無異於紅蟻質問其他螞蟻為甚麼是黑是白一樣。


我:好多謝你意見,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生命的姿態、道路每人都有自己選擇。然而,這世界還是有一些共通的價值,譬如自愛、仁愛、公義...,但太多人只識自視而不自愛,迷醉於自我滿足而劣化性情。生而為人,曾而為伴,又怎能不令人痛心!


黑蟻,白蟻的顏色,上天所賦,於世無損無益。惟若其色乃錯誤居食而起的病變,就要改正過來啊,否則病情只會愈來愈深!對人來說,是生命的無限缺陷,無限損折!
.
.
.

2008年7月29日星期二

一件小事

.

魯迅:「其間耳聞目睹的所謂國家大事,算起來也很不少;但在我心裡,都不留什麼痕跡,倘要我尋出這些事的影響來說,便只是增長了我的壞脾氣,老實說,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




香港的、週遭的人與事,逐漸令我有魯迅的感覺。淺薄無知,偏執躁狂,假如那些人意外地站在我面前,我會頭也不抬,說一聲:企歪呀,唔該!



幸好有你們,可愛又可敬的博友們親切探問!

.
.

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不風花,不雪月

.

最近和網友們作了些討論,也放在這裏了。


回七十妹:



我不認為普選可以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甚至可能把香港弄得更糟糕。

有普選理念就等同有治港能力?中間隔了成個海啊!你邏輯掂,應該知道。

至於更深入的道理嗎?太長篇了。我只可以說,當年我還在眾志堂啃報紙、打康樂棋時,我也像你們一樣,由衷地、甚至咬牙切齒地相信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但經過十年思考與觀察,我改變看法了。我也有在課堂上跟學生分析,嘿,由中二至中七大部分都 buy 喎!更有後來進了大學的舊生回來探望,說學生會的經歷驗證了我的看法。

我知道,在 blog 界的眾多年輕俊彥裏,我這種信念的老人家是異類,但正如屈原說: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更何況,十年思考,十年張望,我能背叛自己嗎?



回咪搞兄:



議會內也會打人的不文明事件.....只小事。

阿扁是選出來的,阿彌陀佛,台灣衰足八年。你們說:唔緊要吖,現在咪用選票趕佢落台咯!無錯,普選制度可以保證到有更替的可能,卻不能保證良好管治的可能。

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

選出來的阿扁的錯誤政策,無能管治令台灣人身受其創。有許多故事,有許多怨憤我們在這裏是聽不到的,但不表示這些不存在。正如布殊不理朝野反對,揮軍入侵伊拉克,迄今四千多名陣亡美軍家屬的哭聲我們也是聽不到的。

這是隔。我們並不體會普選政體庸碌管治所筆帶來的傷害!



回 c.m. 兄:



中產受惠,但草根受更多的惠。不過,這我都接受。

我也不是因為有人濫用綜援而不想交稅,只是情感上覺得好無理由,好反感。我當然知道在人性社會,這必見之惡一定存在!但政府有把好關嗎?有做好應做的事嗎?不要因為有保安、有醫療、有教育措施就理直氣壯向我收稅,個問題是,你們做得夠好嗎?

好,就算觀感難有客觀的尺,你不容許我主觀嗎?不許我罵?不許我有不想交稅的感覺嗎?

不想交和不去交是兩回事。正如不愛和離婚又是兩回事!



回篤撐弟:

我愧為人兄呀!

我記得兒時,即 60 年代,香港好窮,好像也沒有甚麼社會保障,但社會和諧,人人奮發。左鄰右里往往成了社會支援的角色,受助的人又不會永遠怠惰。相反,現在好多人想著食阿公,於是心安理得,生活鬥志蕩然無存!當然,社會不會走回頭路。但沒有社會安全網,社會就很不安全這論調未必站得住腳。

民主政制最能保障避免暴政出現嗎?要看暴政的定義,反過來我認為資訊流通,國際互動更是令暴政難以出現的原因!

你說的現象有些是可以從另一角度解釋的,所以我不打算逐個回應。

站在河水前面,你會見到河流湍急;站在高山上看河流,又是另一回事。看歷史就是站在高山上,假如你能夠走入去,你會發現唐宋元明的衰世,政冶民生比近代差劣十倍。

中共建政近 60 年,卻只穩定了 30年,能有現在的景況已是非凡成就。因為,她背負了過去近 140年的動盪與混亂!在世界歷史上,是罕見的呀!
.
.

2008年7月26日星期六

火燒雲




家裏可看到日落,前日偶然給我看到火燒雲的現象,匆忙拍下了。但限於器材,照片雜訊較多。

電郵送給一位可人兒了!
.
.
.

謝師宴

.

唉,後生真好!如果 Fing 手嗰個係我,實嚇到你哋瓜柴!


video
.
.

2008年7月23日星期三

文章轉貼 -- 李純恩"三國新演義"

.

笑死我,都係我祖先叻。好似阿易仲做咗曹操,哈哈,跳水真叻!


>>由 於 吳 宇 森 的 《 赤 壁 》 , 天 天 有 人 在 報 上 談 論 《 三 國 》 。

想 起 在 網 上 看 到 過 的 一 則 笑 話 , 也 與 《 三 國 》 有 關 。

話 說 劉 備 、 孫 權 、 曹 操 和 諸 葛 亮 四 個 坐 飛 機 , 機 件 故 障 , 但 機 上 只 有 三 個 降 落 傘 。 諸 葛 亮 說 : 「 我 來 出 題 目 , 答 得 出 拿 傘 跳 下 去 , 答 不 出 自 己 跳 下 去 。 」

他 問 : 「 天 上 有 幾 個 太 陽 ? 」 劉 備 搶 答 : 「 一 個 ! 」 拿 了 降 落 傘 跳 了 出 去 。 諸 葛 亮 又 問 : 「 天 上 有 幾 個 月 亮 ? 」 孫 權 搶 答 : 「 一 個 ! 」 拿 了 降 落 傘 跳 下 去 了 。 曹 操 仰 頭 看 諸 葛 亮 , 他 再 問 : 「 天 上 有 幾 顆 星 星 ? 」 曹 操 頭 一 暈 , 只 好 自 己 跳 下 去 , 不 料 掉 到 海 , 沒 死 。

第 二 次 四 個 人 又 坐 飛 機 , 飛 機 又 出 事 。 還 是 老 辦 法 , 諸 葛 亮 發 問 : 「 周 武 王 打 敗 紂 王 那 場 戰 役 叫 什 麼 ? 」 劉 備 搶 答 : 「 牧 野 之 戰 。 」 拿 了 個 降 落 傘 跳 了 出 去 。 諸 葛 亮 又 問 : 「 那 場 仗 死 了 多 少 人 ? 」 孫 權 說 : 「 數 萬 之 眾 。 」 也 拿 了 降 落 傘 跳 出 去 了 。 曹 操 想 , 軍 事 上 的 事 情 你 難 不 倒 我 的 , 仰 頭 看 諸 葛 亮 , 他 再 問 : 「 那 數 萬 之 眾 , 他 們 姓 甚 名 誰 ? 」 曹 操 一 暈 , 只 好 自 己 跳 了 出 去 , 又 掉 在 海 , 沒 死 。

第 三 次 , 四 人 又 坐 飛 機 , 飛 機 又 失 事 。
這 一 次 , 諸 葛 亮 還 沒 開 聲 , 曹 操 就 想 , 他 媽 的 你 這 王 八 蛋 每 次 都 整 我 , 我 得 有 點 骨 氣 。 於 是 也 不 等 人 家 發 問 , 抬 頭 挺 胸 , 拉 開 機 門 , 自 己 跳 了 出 去 。

他 跳 出 機 門 , 在 雲 海 中 往 下 急 墮 的 時 候 , 只 聽 見 諸 葛 亮 在 上 面 大 叫 : 「 曹 操 , 你 急 什 麼 , 今 天 飛 機 上 有 四 個 降 落 傘 呀 ! 」


.


補遺 : You Needed Me Lyrics

I cried a tear, you wiped it dry
I was confused, you cleared my mind
I sold my soul, you bought it back for me
And held me up and gave me dignity
Somehow you needed me

You gave me strength to stand alone again
To face the world out on my own again
You put me high upon a pedestal
So high that I could almost see eternity
You needed me, you needed me

And I can't believe it's you
I can't believe it's true
I needed you and you were there
And I'll never leave, why should I leave?
I'd be a fool 'cause I finally found someone who really cares

You held my hand when it was cold
When I was lost you took me home
You gave me hope when I was at the end
And turned my lies back into truth again
You even called me "friend"

You gave me strength to stand alone again
To face the world out on my own again
You put me high upon a pedestal
So high that I could almost see eternity
You needed me, you needed me

You needed me, you needed me

.

.
.

我又鍾意

.

.
.
.

2008年7月21日星期一

繼續肢解

.

小行,你師傅嗰 41 吋仲未到肚腩!




.
.
.

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2008年7月18日星期五

Secret Garden Nocturne

.

在 Felix 處聽到這首歌,從此愛上了:

Secret Garden - Nocturne


外章:

Sleepsong
Swan
.

小佚之薦:


Only time

Nocturne - 現場演奏版
.

.

2008年7月16日星期三

棄亂

.
.
.

2008年7月9日星期三

Show hand

.

Hana 對手咁靚,我都 show 下對阿伯手,有興趣贈兩句,唔拘,咒我都得!



.
.

2008年7月8日星期二

孩子,跑罷


.
跑罷!你知道你爸爸喜歡速度,喜歡那一種永遠向前,飄風在側的感覺!


記得我年初給你寫的文章嗎?那天你很緊張,因為你很想進這間中學。這半年來,你很勤奮,今天放榜了,你終於達成所願。


當然,你更要知道,新學年就要開始另一場更高難度的比賽,你不要滿志,更不能鬆懈。


跑罷,孩子!站上起跑線就再沒理由退卻,再沒理由左顧右盼。我在旁邊,會看著你,怎樣揚起一度又一度的飄風!
.
.
.

2008年7月6日星期日

小時了了

.

我都覺得個衰仔細時幾靚,大咗就麻麻喇!




.
.

2008年7月4日星期五

飛唔飛

.
那年中五 (75-76年),長髮死飛仔一個,好多人話見到就想打!



.
.
.

2008年7月1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