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在風眼裏走出來的人

.
六四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許家屯


星島日報報道 (為了讓文意簡煉,我作了些刪節):


六四距今已整整二十個年頭了,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當年因六四事件出走美國,一待就是二十年。他日前在奇諾崗家中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強調,不談這段往事,因為六四是段複雜的歷史。對於有人要求平反六四,他雖然表示可以理解,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大家的立場不同,意見不一樣,不是一方或兩方,而是多方。所以現時不具備平反的條件,須交給歷史解決。


他娓娓地說,胡耀邦和天安門事件都相當複雜,不是一下子就可說清楚。有人認為抗議的學生是想跟政府分一杯羹,獲得自主權;也有人說六四事件說明改革開放後,中國的政體並沒有改變,因為倘若有變的話,何必要抗議。


許家屯說,這些看法有對的一面,但也存在相當的片面性。學生抗議的主要目的在於反貪污、反腐敗、反官僚。另一方面,文革當中學生都必須下鄉,不能唸書,鄧小平上台後恢復了高考,學生可以唸書,也可以出國留學,但自由上依然受到一定的限制,因此學生是想分羹。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政府當時對抗議的學生做了大量的工作,不止一次地、反覆地跟學生談判,但是,這些事實卻沒有得到恰當的報道,許多人都不知道。


他說,當時政府中確實存在官僚主義,共產黨內也分為兩派,學生不了解所有的情況,事情一再拖下去,運動所提的要求愈來愈高,涉及的範圍愈來愈廣,引起的麻煩也愈來愈大,多方面的矛盾一再激化,終於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被問及六四事件是否能平反,以及對流亡海外民運人士的看法時,許家屯表示,有些人要求平反,不能說不對,因他們確實是受害者,而他自己也是不折不扣地受害者,他親身經歷這段歷史,知道裏面的複雜性。他說,其中有是非,不過不是簡單的是非。


對於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他說,他們本身的遭遇可以理解,不過人要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控制。作為一個中國人,如何處理問題,必須有基本的原則。


他說,形勢在變,中國在改革,只要不斷改革、不斷進步,就增加了解決這個問題的條件,也就更有希望。


已在美國居留近二十年的許家屯,對民主有不同看法。他說,民主並不是甚麼問題都能解決,中共也不會如某些人預期那樣會垮台。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在任何制度下都會有,美國就是典型的例子,否則金融海嘯從何而起? 因此,不是說有了民主就甚麼問題都能解決,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必須一步一步地解決。


中國因為沒有民主而經常遭遇國際譴責,但許家屯說,真正的民主依然是一種理想狀態,世界上還沒有一個國家真正做到民主,包括美國在內。


他說,中國人中不滿政府的也相當多,但不滿意還沒有到造反的程度。整體上,人民對政府還是抱有希望。對於當前中國胡溫領導人,許家屯給予高度評價,認為兩人青出於藍,對事物掌握準確,處理到位。


離開中國二十年,是否想要回去看看?許家屯說,這個必須順其自然,條件成熟了就可以回去。他略作停頓,接着說,如果真的要回去也不是不行,可以製造事件,到大使館鬧,不過鬧了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因此還是要多為別人著想。
.

9 則留言:

小瓶子 說...

哗, 老到唔认得佢啦!

laulong 說...

唓,我第時老到你都唔認得我喇!

肥貓 說...

雖然是老了點, 不過都認得出.

自由行 說...

雖然是老了點, 但思路一點都不老.

SillyCat~ 說...

Good morning, Lau Sir~!

laulong 說...

貓姐:

人老了,身體就像缺水的葉,逐漸乾癟。但若是聰明人,智慧卻會隨歲月累積圓融,直至腦袋也枯敗為止。




小行:

他更能接近風暴核心,又是六四後未容於中共的高官,所見該具參考性。




阿 Cat:

你好,現在要說午安喇!

重回以鏡頭捕捉美的生活了嗎?期待你歸來!

Denzel Leung 說...

又了解多一點...謝謝!

richmapoorma 說...

他的話, 可以說是很有水準, 看到到當中的智慧.

laulong 說...

Denzel:

不要客氣!

政治雖不至於像冰山,但一般人確是看到的比看不到的少很多!




Richma:

這世界,人才總是不乏的。各位網友的才華已令我讚歎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