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0日星期三

卿本佳人

.
我當然不是說劉慧卿了,此人政見平凡,只是一個圍繞著政治議題搞風搞雨的平庸政客,沒甚麼好說。

我說的是一位女性朋友。今天她對我說自己沒財運,昨天有人叫她買巴拉圭與日本和局,但她卻心大心細,最終沒有下注。結果巴日之戰真的打和,她覺得自己走寶了。

我問她原打算投注多少?她很隨意而肯定的說三千元。

我嚇了一跳!三千元買一場波?我從沒想過一位平時不談賭博的女生,會賭得這麼大。她繼續說自己常是這樣的,買股票外幣總不是時機,不買就升,買了就跌。我回應說,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買,不要投機了,更不要賭博,何苦要輸錢呢!

用三千元搏九千多元,看上去好像很吸引,但假若輸了,那三千大元便會化為烏有,很明顯她沒有想過這樣的後果。

這印證了我之前的那篇 貼文。賭徒只看到「獲利預測」,卻沒有想及「風險評估」,沒有想過輸錢之後會怎樣,結果只會愈賭愈大。

女孩子家,何苦要步入賭博的泥沼呢?有閒錢的話,買靚衫靚鞋靚化妝品,不是更好嗎?
.

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教授,你們的中文有點爛

.
我的中文不算好,但還有資格指出別人錯處的,正如一個不算漂亮的女生,也可以批評一些港姐參選人樣子平凡甚至醜陋一樣。

陳韜文、鍾庭耀、李立峰三位學者在明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六四記憶如何薪火相傳」,我邊看邊搖頭,怎麼記憶都可以薪火相傳的呢?

是我們把曾經出現在我們眼前,然後變成回憶的一些事物與情狀,按一個鈕,就輸入青少年,甚至兒童的腦海裏?

姑勿論對六四的評斷如何,但記憶確是不可傳承的。未經歴六四的青少年和兒童不可能有相關記憶,他們只能知道一些長輩怎樣看六四,甚至怎樣堅持平反六四,卻沒有六四的經歷與 回憶。

這樣說好嗎:「平反六四精神如何薪火相傳?」

其實中文好不好絕不是修辭優與劣的問題,語文反映思維的深度和準確度,幾位大教授這方面就是有了瑕疵。

當然,我能因此說他們不是大學者大教授嗎?
.

2010年6月28日星期一

吳冠中

.
我不懂繪畫,就算觀畫,我也是門外漢,但即使只從普通人的角度,吳冠中的作品,也是令人不能忘懷,要一看再三的。

吳老除了殿堂級的藝術造詣,難得的是那種風骨與信念,他把大部分作品捐給美術館,家裏沒留下甚麼。他認為藝術該是大眾的,自己的作品與其歸入收藏家的暗閣,不如多給人們觀賞。

他生活儉樸,畫作動輒賣上數千萬元的大畫家,竟然只住在一間沒有廁所的民房,他卻安之若素。他又批評中國美協的習氣與歪風,風骨崢嶸,叫人佩服。

這樣的一位藝術家辭世了,又怎能不誌!


連結:吳冠中紀念網站

2010年6月27日星期日

我的世盃頹月

.
人類史上最令觀者 high 爆,或者黯然失落的運動盛事。足球,早已完成侵佔美式足球,澳紐欖球的專有國度,成為全球最普遍受歡迎的運動項目。令人不能置信的是,即使一生沒踢多過三腳足球的女生,也會為世盃賽事沉迷高叫,落魄失魂。

該是賽事裏波譎雲詭的變化罷,和那漂亮得可以的組織、傳射與拯救,包含了運動美學的極致。現代科技更幫了這運動一把,鏡頭輕易捕捉和重現那充滿角度、力度的動作與足球彈道,超級慢鏡重播,多角度重現,高清影像叫人目定口呆,讚歎不已。

還有沉澱在比賽裏外的種種人性:謙虛與傲慢,合作與自私,冷靜與衝動,樂與怒,喜與悲,叫人看得忘情。

當然還包括那些肌肉線條完美,樣子既 man 且俊的足球明星,他們的舉手投足,都叫女球迷們醉死!

自幼愛足球的我,每天都期待賽事的開始。平時不太看電視,如今就有了長坐電視機前的理由。懶理皮鞋需要刷拭了,懶理冥頑不靈的白髮要冒出來迎接陽光,懶理因少運動而逐漸走失了線條,懶理因少睡而出現的眼圈眼袋,總之要幾頹有幾頹,去過足這一個月的世盃癮!
.

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

長毛係冇錯架,因為...

生老病死,人生必經,咁華叔都生緊肺癌喇,唔爭在上埋腦咯,好近啫,過條馬路咁上下咋嘛 ...

又因為,華叔都係資深政客喇,做得政客,唔係人插你就你插人,叻嘅咪插番長毛咯,佢咁愛泡,話佢愛滋上腦都得架 ...

又或者,出黎行,遲早要還,華叔夠咒罵共產黨同變相公投班人喇,依家俾人咒番,都無得介意個咯,骨聲吞咗佢喇 ...

又直情,咒華叔係唔會令佢死亡嘅,所以你班友投訴乜啫,正如咸虫話走去影人裙底都唔會令個女仔死亡喇,犯乜法啫 ...

又真係,長毛好公道架,所以你兜口兜面咒佢屋企嘅老人家生睪丸癌乳癌都冇所謂,話吓咋嘛,又唔會真係死嘅,啲老人家唔會嬲架 ...

所以長毛係清白嘅,係偉大嘅,係神聖嘅,你班友嘈乜啫?
.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唉,意大利

.
有 heart 而敗,仰天長歎!

但相對於法國,已經贏得較多尊重。

法國,意大利,上屆亞軍冠軍,分組賽就已出局。由柏天尼到施丹,由羅斯到巴治奧,國際賽強者國家,宣佈沒落!
.

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看暴民政治,不如食荔枝

.
癲狗幫見民主黨區會方案有可能被接納,帶動政改方案會被通過,於是老羞成怒,去踩民主黨的場。其實這群癲喪病,昨天已經去踩撐政改遊行,今天就狙擊終極普選聯盟及民主黨,真是去到見人咬人,見狗咬狗的狂犬狀態,總之就是不准異見者說話、表態,真不知道這是那門子民主?

電視上看見肚滿腸肥的黃幫主,雖然仍是惡狠狠的,但已難掩他的遲暮老態。胡搞了一大餐,弄得香港政治生態敗壞,年青人失心病狂,真是百死不能辭咎!

政治令人嘔心,理來作甚?不若躲在家裏,一邊涼冷氣,一邊睇波,一邊啖荔。糯米糍已當造了,不用四十元就有兩磅,吃得人暢快。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我們本就是同在這小島的嶺南人,只是太多人把普選看得太高了,忘了包容,更忘了歡容。洋人統冶香港百多年從沒有甚麼民主,除了戰亂期,香港人還是熙熙而樂。現在卻因普選這西方概念而白忙、內耗、睜眉突眼、面容扭曲,真的可悲、可歎、可笑!

噢,糯米糍吃完了,明天再買!
.
.

2010年6月19日星期六

嚴浩的「心如工畫師」

.
在蘋果日報副刊《名采》裏,撇除了文痞陶傑,文棍李怡,文盲陳也,值得看的專欄還是有的,像蔡瀾 (他的楔期幫工倪匡老頭不寫了,換上區樂民,真好)、左丁山、李純恩,但最令我欣賞的卻是嚴浩。這幾天他由靈異經驗談心,實在寫得好。

早前我也曾引用過他的文章:

《心經》中的名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針對我們的煩惱,放下煩惱,煩惱便歸了空。

「懷疑」是種可怕的東西,懷疑屋中有鬼,結果一天到晚都看見鬼。懷疑某人是小偷,處處都覺得此人像小偷。有個人掉了一把斧頭,他懷疑是鄰居偷的,於是怎樣端詳這個鄰居都覺得他像個小偷。後來斧頭在他自己家裏找到了,他又仔細端詳這個鄰居,結果怎麼看這個鄰居都是個好人。連小狗也會把「空」變成「色」:鏡把太陽光反射到牆上,小狗追這塊到處跑的光會追得舌頭縮不回去。有個太太懷疑先生有外遇,但從來沒有證據,有了這個心後,怎麼看先生都覺得他是壞人,於是痛苦了十年,在自己做的地獄痛苦了十年。

就從他 14/6 的文章開始,看一個睿智溫厚的前輩怎樣談心:

半畝田之 <我的靈異經驗>
.
.
.
去年今日:煙相.死相
.

2010年6月17日星期四

端午後勁爆

.
五月初五據說是全年火氣最旺的日子,古法治虫往往就在這天落藥。也不知是不是昨天太火了,今日回校,仍是火頭處處。

先是回校簽到時,我做了平時不會做的動作,就是翻看星期二自己出的那份暑期行事通告附頁,竟發現有人在其中兩個人名上打了交叉。

我的皮質醇就被這兩個交叉推到爆升,怎麼有人可以未經准許,任意刪改通告的呢?這是甚麼工作文化?

我立即在校務處打電話給有關人名的科主任,問是否他刪改了通告附頁,他說是,因為人名跟他的初稿安排不同,以為是手民之誤。我說不應該這樣的以為罷!我的角色就是要過濾和協調不同部門交來的建議,為了平衡工作量,職務安排有所改動是正常的事,何況通告上已註明會有調動。員工不能任意刪改通告本就是常識,怎麼一個中層管理人員也會如此犯錯?

對方知道理虧了,只是唯唯諾諾,但就是沒有一句道歉。算,我也再沒說甚麼,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預備開考巡視。

*********

今天禮堂考中文聆聽,我如常到場協助。也如常一樣,總有十多二十個學生穿了運動服回來。本來我並不反對穿運動服回校,但既然校規沒有改變,甚至三令五申考試日要穿正式校服,同學再犯就是蔑視校規,老師不處理就是縱容。對孩子來說,這絕對不是教育。

好了,到處理完畢,考試還未開始,我走到行列中間,看溫度會否太高,是否需要把空調再校低一些,竟然有位女生在我經過後低聲挑釁,說我的鞋聲太大。嘿嘿,正常學生絕不敢這樣做,但那是個早已被寵壞,沒分寸,需要藉犯規去建立群體認同的學生。到我處理她時,班內另一位男同學竟然幫腔。好,我就指令那男生上我的辦公室。到他一離開了學生群,沒有了要威風的誘因,功率即時下跌,只能道歉了事。我也不計較,讓他回去考試。

*********

罵完了,析理完了,以為今天都應該爆完了罷!轉頭走訓導室,竟然看見訓導主任跟輔導主任正為一些理念問題高聲爭論,氣氛極不和諧。

呵呵,加起來,是日三爆!
.
.
.
去年今日:積石
.

2010年6月16日星期三

麻雀就是邪

.
自從兩位同事提早退休後,雀局已是少有。昨天終於齊腳了,在端午節假前來次鑒戰。

打麻雀最講運氣,最邪門,所以我們常說麻雀根本就不是人打的,而是背後有無形的手在推動。若戰情平淡,我們都會笑說背後的兄弟們未開工,但到他們「開工」了,上落變化之大,足以把旺者捧上天,又可以把弱者踩到死!

昨天一開局,我竟打了個三條六骰寶,四圈過後我第一次打骰,竟又開了個三條一骰寶,我們都悚然了。之後我還再打了個三條一,真的嚇人。我們都說,怎麼今次兄弟這麼早就開工!

開局的第一盤,我已經輸了盤十二章包自摩,接著再輸一盤八番,一圈未完已輸了十一底多。相反院長(我們各有暱稱) 已贏了十三底。我心想今次凶多吉少了。

更邪門的由一盤十三么開始。我們是打 Jackpot 制的,若一盤打和,沒有人叫糊,便各拿 20 元放在 jackpot, 若有一人叫糊,那人便毋須付 20元,其餘三人要付 30元;兩人叫糊,其餘兩人各付 40元,三人叫糊,餘下一人獨付 80元。若 jackpot 仍未累積至當日預計鵲局消費,任何人糊出十三番都可以獨佔 jackpot。

打到大概第六圈,Jackpot 已達 610元,按經驗已到了當天消費,我們都說要封存作鵲局費了,但平時負責結賬的短霸竟說還欠 10 元。O.K. 又好,反正家家有求,便繼續開放競爭。誰知那一局偏偏就是短霸出銃十三么給正在輸了十七底的大鱷,大鱷除贏了短霸 768 外,還獨佔 610元 Jackpot.

自那盤之後,大鱷如有神助,邪牌一盤接一盤,真的順到你唔信。終局打來,是大鱷大勝 51 底,短霸大敗 41 底。我嘛,在大鱷的淫威下,幸好糊出了一盤小三元混一色對子及一盤門前清小四喜,結果由開局初輸十一底變倒贏十一底,院長則由開局初贏十三底變倒輸 三十 底 ( sense 到數字的玄機嗎?)。

最令人驚訝的是,結賬時,鵲局消費竟偏偏只是 609 元!
.

2010年6月14日星期一

再談賭

.
據說男性好賭,是因為血清裏有一種女性較少的酵素,喜歡冒險,是以形成賭性。

最近科學家更發現人腦中有一個「賭博區域」,負責「獲利預測」和「風險評估」。賭博的人對自己的獲利預測越是肯定,相應區域就越活躍,而且往往馬上作出反應,但「風險評估」反應則相對滯後。這解釋了好賭的原因,簡單說就是被眼前獲利預測吸引,一往而前,重複又重複的下注,卻沒有及時評估,甚至忘卻評估輸錢的風險與後果。

尤其是當你贏過錢之後,「賭博區域」裏的「獲利預測」部分受到強化,「風險評估」部分就更加滯後,你會更加大注碼,賭得也更頻密,而或然率告訴我們長賭必輸,這就是輸錢皆因贏錢起的道理。

所以要做一個不會輸死的賭徒,就要把「風險評估」放在「獲利預測」前面。衡量自己所能承擔的風險,控制注碼,才能做一個愉快的博奕者。

開賭的永遠贏,去賭的永遠輸。明白了這道理之後,我就只會小注,而且重點放在找出一個較不易輸的策略上。在這點上,我還算是成功的。
.

2010年6月12日星期六

愉快的博奕者

.
不賭還是最好的。想想為甚麼有人開賭,因為開賭一定贏,那麼誰輸了,去賭的一定輸,尤其是長賭。

賭一定輸,那麼還要賭?那就是為了樂趣,去考眼光,考博奕,驗證自己的思維。從這目的出發,你實在毋須要押重注碼,因為沒可能靠賭致富。上面不是說過,賭錢一定輸嗎?嬴的永遠是開賭的那個。

老生常談是小賭怡情,每個月用你收入的幾個百分點去賭,即使全輸了就當作娛樂費,而且注碼不大,人就不會精神緊張,不會歇斯底里,這才是享受。

我是有賭的,但賭得不大,用的時間也不多。每個月奉獻馬會的很少,有時甚至低至不足收入的一個百分點。付出不多,但我非常享受那思考和驗證眼光的過程。

昨晚世界盃開幕,兩場我都押中了,但你會笑我投注那麼少?是的,因為這樣我才不會在長途的博奕裏輸得多。

於是,我永遠是一個愉快的博奕者。
.
.
.
去年今日:
他不想死
.

2010年6月10日星期四

愛情成本

.
愛情並不昂貴,但也不致於要人飲水就飽。基本的生活需要,還是不能缺少的,只不過,沒有鮑蔘翅肚,廣廈名車,也足以為樂。

然而,愛情卻是需要成本的。當你選擇這一段感情,其他出現的可能就必須放棄,這是機會成本。當你認定了這個關係,你就要改變一些習慣,一些你以往很喜歡的,現在不能做了;一些以往你不太喜歡的,現在卻要去做了,因為你要顧及對方的感受,要令對方高興,這是生活成本。一段感情是需要無限的等待去認定的,你要牽腸掛肚,韶光卻無聲而逝,你華髮早生了,那是時間成本。

愛情不昂貴,但成本卻不輕。有些人終身追逐,卻發現失去了的成本實在太多。
.

2010年6月9日星期三

愛情並不昂貴

.
貴的,只是某些生活與渴望。


.
.
.
同場加映


.

2010年6月8日星期二

童趣

.

.

若能回到兒時多好,尤其在香港這個多事之秋!

.
.

去年今日:在風眼裏走出來的人
.

2010年6月7日星期一

由女神落户到悼念霸權

.
一定有人認為我是反對把民主女神像放在中大,若如是,正好說明了你們的思慮不全和遽下判斷。

這麼多年的學習與生活,難道就不能讓你們知道尊重別人的重要性?就算是與朋友吃飯,也得徵詢意見,因為朋友是一個有自由意志的個體,他是有認同,反對和建議權利的。何況中大是一間大學,有她的規則與議事程序,你怎能說放就放,而不需要有足夠的徵詢、完整的申請程序與合理的候復時間?

若你們當過管理工作就會知道,原來看似簡單的事務,背後也可以放射出無數個問題。女神像放入中大,原物主是甚麼人?對囗的是甚麼人?日後負責管理的是甚麼人?公眾責任保險由誰負責?放在甚麼地方?由誰保安?有關開支由誰支付?這一切一切,有想過嗎?

至於很多人說中大若不准女神入戶,就是扼殺言論自由。我真的吃驚,這跟言論自由有關係嗎?言論自由是你有權講任何說話,而不會以言獲罪,而不是你有權把喜歡的東西任意放在不是自己的地方。

我在網友的博上說一班哲學系講師的聲明不對焦,也就是基於此。當然,中大的聲明也是不對焦的,政治中立根本就不是理由,反過來該從上文所述的擁有、管理、責任,甚至是否得到大部分中大持份者的認同作解釋。

我不想開玩笑,若有朝一日有人說基於言論自由,送一個毛澤東像入中大矗立,中大可以抗拒嗎?同學們講師們校友們又可以反對嗎?

作為中大校友,我是不反對女神像放入中大的,她已是一個圖騰,有實在的精神感召作用。正如朱銘木刻可以美化心靈,不抗拒朱銘,就怎會抗拒女神呢?我只是要指出,校方最初反對的理據,和一眾支持者的理據,都是何其的閉塞,蒼白和不對焦!

懷六四可以,悼念可以,但不能成為霸權!今年六四遊行只千多二千人,但就硬要佔用全部三條行車道,這不是霸權又是甚麼?原來想著要把女神像硬闖送入中大,這不是霸權又是甚麼?
.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還可一看的大白人主義混帳電影

.

尊達拉華達早已色衰,週末狂熱油脂飛形象永逝不還。以他現在的高大粗獷,一身佬味,走警匪諜戰片戲路自然不過,「特攻巴黎」就給了他這樣的角色。

戲絕不是爛的,但電影充滿了大白人精英主義意識,裏面的犯罪分子都是有色人種,包括中國人、南亞人、中東人。編劇和導演更特別看低中國人,把中國幫會描寫為十惡不赦,卻又不堪一擊。尊達拉華達一個人一把槍,摧枯拉朽的,就可以解決差不多一整排軍隊數目的槍手與刀手,自己就連毛都沒有掉過一條,手法極度自大,極度揶揄。相對來說,對殲滅南亞裔恐怖分子的拍法已放多了尊重。

是因為編劇導演出品人吃過中國人的虧?跟中國做生意賠本?給中國女人玩弄過拋棄過?還是一貫的中國低能論?

幫會作姦犯科當然要打壓,恐怖分子傷害無辜自然要制止,只是電影裏的打不死、超現實與膚色鄙視仇視叫人不耐,縱使電影拍來充滿動感與緊湊,也足以扣去不少分數!

.

.

去年今日:

.

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今天可以不談六四嗎?

.
要的話,可以看我的舊文。一個曾經在那年的八號風球夜,在皇后大道東新華社外冒著風雨靜坐的年青人,一個曾經在百萬人大遊行中領叫口號的儼然小頭目,一個曾經被同事推舉向死難者獻花的微小代表,怎樣看六四。
.
.
.
去年今日:我六四
.

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教育淪陷

.
今日幾單有關學校的報道,副校長涉嫌非禮女老師,優秀男教師涉嫌非禮學生,學生懷疑因同輩壓力跳樓自殺,加上不久前東涌學生墜樓事件…..還有更多更多沒有登報價值,卻在每天上演的荒誕事件,都在蠶食和折騰師生的心靈。

於是你知道,學校的目標與事工,原來早已不在單一的成績增長上,而在能否提供一個相對純潔、安全的環境,讓小孩與大人,都能夠毫無顧慮的在裏面成長和生活。

是甚麽因素令學校喪失效能呢?由我初教書到現在,學校少說也多了二三十個委員會或小組,但教育好了嗎?我們的教育目標多了一大籮,但能實現的又有幾多?

教育高官們只懂從教育層面看問題,學校出現了一個現象,就要學校設立小組委員會去應付,訂定指引,要老師進修,但有從根本去思考問題的嗎?就等如頭上長了個膿瘡,就貼塊膏藥罷,有思考過為甚麽會長瘡嗎?

老師侵犯學生,學生互相欺凌,成因多在學校以外的整體環境,也就是社會風氣與文化失陷。孫公是不會處理這些問題的,因為他不會以為這是他的工作。特首也不會想這些問題的,因為他已把教育事務全交給了孫公。那麽誰去想?誰去做?誰去應對呢?

沒有,於是香港的校園風化事件、欺凌事件、師生自毀自殺事件,只會繼續上演下去。
.

2010年6月1日星期二

吃得性起

.
早會後同事送來一塊綠茶蛋糕,極速吞噬 ....

其實我上課天的早餐不算豐富,一個叉燒餐包一杯熱飲就是了。對於一個一百五十多磅的男人,是偏少的。既來了一塊蛋糕,正好,毫不猶疑便吃了。

小息時經過庶務室,工友送上我最愛的 炸魚皮。其實我戒吃此物已兩個多月了,但就是不能忘情,半個月前在家居附近超市買了一包,卻甚為難吃,心又冷了。今日工友送上的,卻原來是來自最好吃的那間舖,激情又再挑起了,戒?下世罷!

午膳補課後,工友送來了一盤生果,潤紅的士多啤梨車厘子,還有芒果加扁身的毛桃,原來是剛獲批准來年升職的幾位老師報效。雖然在晉升會議裏我並不全部推薦,但懶理了,誰知道那隻芒果那隻士多啤梨來自那位老師,一於來個自我放題!呵呵,那豐腴飽滿的士多啤梨,咬下去汁液淋漓,爽死了!

吃得性起,懶理腰圍與體重了,再啃兩包剛買回來的燕麥梳打餅,哈哈,原來放縱,是很過癮的!
.
離校前補回這照,已是所有老師享用完後的剩餘
.
.
.
去年今日:對空氣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