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最吸引女人的男人

.
電影〈轟天猛將〉裏的一句話:「最吸引女人的男人,是那些不需要女人的男人。」

不需要女人的男人,當然不包括那些追不到女、同性戀或者太監。至於那些醉心學問或事業,根本沒有空間去想女人的,多是 (我說多是) 書呆子或者銅臭味重的賺錢狂,能吸引女生的,可能只有後者財富所帶來的生活安全感,而不是那男人本身的吸引力。

若非以上的幾種人,不需要女人的男人其實類別不多。第一類是曾經滄海的,人世間最適合他,最能令他快樂的女人都有過了;以前那最好,最深刻的愛都嘗過了,打後遇到的,都及不上以前的十分一。太完美的過去令他難以接受相對平凡的,男女相處遲早出現的不協調又令他覺得划不來啊,於是他情願繼續保持身旁的留白。

當然還有很多,像倫理背景複雜的,鍾情飄泊的,工作有極度危險性的 (像僱傭兵),這些男人都不想與女人建立長久關係,因為不想女人為他承受生命的重負、不確定徃、別離、甚至隨時出現的死別。

這些男人,不需要為追求女人而諂媚,更不需要與其他低俗、肚滿腸肥的男人去爭逐女人。他們早已了然生命的圓與缺,感情之於他們更只是負擔而不是得著,他們於是用嘴角的輕笑去回絕女性的秋波。這樣顧念他人的男人,這樣灑脫不覊的男人,這樣難以令女生收服的男人,不就是更吸引嗎?
.
.
.
去年今日:鬚剃暫無期
.

2010年8月29日星期日

轟天猛將 - 史泰龍的一貫

.


一貫的英雄主義,一貫的伸張正義。劇情簡單到毋須敍述,但成棚大隻佬老戲骨對話充滿智慧,人情刻劃確是入世深者才能道。

打鬥、爆破、官能刺激一流,整齣戲毫無冷場,是可以叫年青觀眾像老人家看戲般,緊張得心裏口裏直叫:打死佢,打死佢... 的。

戲裏面有一句話,我聽後茅塞頓開,即時用手機記下了,只可惜在黑暗裏可能按錯鍵,沒被儲存下來,現在回想,大意如下:

「最吸引女人的男人,是那些不需要女人的男人。」

看官,信焉?


轟天猛將官方網站:http://www.expendablesthemovie.com/#/home.
.

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


以下是余光中老師的作品〈旗〉。當然那年頭,他想的旗自然是海峽那面的。

「敢站出來,就不怕風險,風聲」,是我給一些作家評論員的忠告。在報紙媒體為文,就要有面對公眾的胸襟。好像李怡、陶傑之類的文字寫手,給人罵也不少,但我還沒有見他們惡狠狠回罵的。

至於末段,國旗只會遮護「一位國士多美麗的遺體」。讓菲律賓國旗覆蓋殺人兇手的污穢皮囊,只是對那面旗的侮辱,也再次令香港人感到被傷害。

菲律賓沒智者了嗎?怎麼還是一錯二錯三錯,不停的錯下去!



〈旗〉

高處必定風勁,敢站出來
就不怕風險,風聲


敢露天屹立,就不怕孤立


平靜的日子不動聲色
要等風起,才霍霍地招展


鮮明的本色,誰說孤掌就難鳴?
摑響陰天的正是孤掌


逆風而笑而歌而飛揚
才值得眾目一同仰望


西北風正長,要測風速
要探向冷鋒最猛最烈處


破了,也不做無顏的降幡


待風後,縱使躺下來休息
仍要輕輕遮護
一位國士多美麗的遺體

.
.
去年今日:男人會痛
.

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大難當前,必有蟊賊

.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臨大節之前,有人可以犧牲自己,救活別人;但也有人恬不知恥,藉機用歪理去抹黑家國,煽惑人心。

蘋果日報 8.25 社論,作者李怡大發乖論,說特區政府反應太遲,應該派「沒有實彈武器配有鋼盔、防毒面具、避彈衣、手套、對講機等等裝備的反恐人員參與營救」,更說「菲國也不能不予接受及互相配合」。

好管見呀!難怪毛澤東說「書生造反,三年不成」。這個不識時務的老懵懂書生,以為自己是上帝了,要菲律賓政府怎樣配合就怎樣配合,港警去到現場幹甚麼都可以。他知道世情嗎?他還有少許智慧嗎?

他又說,港府「應第一時問通報周邊國家,包括日本、韓國、台灣等反恐專家,與菲國反恐部隊一起立即召開聯席視像會議,商討拯救方案」。

簡直天下奇聞,對這偶發的地區性反社會行為,國際社會有這機制嗎?日本、韓國、台灣有這義務嗎?最重要的是,菲律賓政府會「騷」你嗎?

總之李怡就是憑空打造了一個虛幻的設想,然後以這個設想作前提,於是推出了一個虛假的結論:一切是香港政府的錯!

同日的蘋果論壇,刋登了一個所謂時事評論員黄世澤的文章,立論如出一轍。更送上一句「特區政府的無知,以及中央政府的無能,也是間接害死了這次事件中的八名人質」。

於是殺人的門多薩不用寂寞了,無能的菲律賓警察不用自責了,因為死者的國家與政府也要負上了殺人的責任。看來菲律賓政府要多謝的,不是好像幫了腔的成龍,而是這一老一少蟊賊罷!



後記:博友 笑談風月 今早對李怡已作了更深刻的批評,Hana 轉貼她的文章也帶來了更多討論,我是末流了,但骨鯁在喉,還是不吐不快!
.

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頌儀,你最令我心痛

.


電視上看到你純真的臉,掀開窗帘,作人世間最後的張望,那納悶與無奈,我深深感受。

這世界,你逗留的時間太短了,你該有很多歡樂,你該可以親炙愛你的父母兄姊,你該有人世間種種的開拓與奮戰。但都終結了,在一個荒唐混帳悲慟的夜裏。

尤其當我讀報,知道你以身體替哥哥擋子彈,讓哥哥可以活下來,我心裏就抽緊。孩子,安息,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向人世張望的臉。
.

2010年8月24日星期二

一群混帳不堪的男人,泡製悲劇

.
槍手是混帳的,要恢復名譽要得回清白要復職,卻用另一個更嚴重十倍的犯法手段。好了,前事就算給你平反了,但挾持人質可以不用追究嗎?你的腦袋是不是有病了?

菲律賓警察是天殺混帳的,麻痺大意,判斷失誤。挾持巴士人質是天大麻煩,潛在摧毁力無限,卻白白錯失了幾次擊殺槍手的機會。到進攻巴士了,卻又雞手鴨腳,醜態百出,在全球十億計的觀看者面前丟盡了臉。

巴士司機是混帳的,現場響了六至七響槍聲,你憑甚麼說所有人質經已被殺。這時候,仍沒有充足準備的所謂特警又混帳的相信這是事實,結果冒昧進擊,混亂中甚至有可能錯誤殺死其中三名人質。為甚麼事情可以一團糟到如此?

還有那個總統是混帳的,竟然不知道國際公約一切以人質的安全為最大考慮。這執紈子弟又不知道拒接外地領導電話是嚴重失儀。他又混帳到帶著笑容去視察現場,最初還堅稱對自己的國家執法人員有信心。他全有沒想到,人質事件搞砸了,會嚴重影響菲律賓的旅遊業,也就使外滙收入減少,窮國不是更窮嗎?

一群混帳男人,坑害了八條人命,令人憤慨!
.

心真的痛


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哀悼 . 憤怒 . 痛恨

.
這國家不要去了,那些瞞頇無能、怕死、無知識、無裝備、無策略的警察根本不能保護你。

真的叫人越看越急,越急越氣!

而我竟然,在直播畫面聽到有當地旁觀者的笑聲,這算是甚麼?
.

2010年8月22日星期日

我們都需要相思罷

.
網上照片


嘿嘿的留言附上了一張照片,是「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的紅豆罷。很多年前藏有一顆類近的,我還以為就是,卻原來是張冠李戴,枉自多情。真正的相思豆,原來我不曾有過。
.
.
.
去年今日:天涯歌女
.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莽山行之千年紅豆杉

.


這半枯的紅豆杉,自北宋起直立莽山,范仲淹歐陽修蘇軾曾鞏王安石吟詩作句,宋仁宗神宗圖強變法,文學光輝璀璨,治術卻荏弱不堪,終至皇輿敗績。千年已降,歴史的流光都看盡了,現在卻枝葉凋零,衰殘不遠...

紅豆杉的果實原來類近生於南國的相思豆,生態故事原來可堪一讀。

網上照片
.

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做幾天孤獨老人

.
照片攝於1980年秋,與師妹虛擬同寐遊澳門的那年
.

孩子跟他們媽媽到星馬玩了,屋子裏有幾天寧靜。不愛看電視的我自然不會把機開著,那無聊的電視劇低智對白休想入我耳際,藝人的花邊新聞誰戀上誰誰拋棄誰更加與我何干?

還有立法會那班瘋漢醜婦人戲子佬都放緊假逍遙快活去了,沒有裏應,外面那班自詡良心份子自然又偃旗息鼓了。結果乜鬼社會議題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成了一條 ... 毛。原來暑假好和諧,我直頭好似慢慢揾番以前嘅香港。

耳根清靜這幾天下班後將百無聊賴,最宜靜靜看書,可惜已過月中,最新的攝影雜誌早已看完。假期又較難組班鵲戰,於是提早體驗了,那老來唔知做乜好的空白歲月。

睇怕維園的長凳,都要提早預個位給我了!
.

2010年8月18日星期三

莽山行之第一夜霞光

.
無甚可觀的第一日,只是把身體由香港轉移到郴州。

入莽山的第一個景點猴王寨沒啥看頭,倒是回酒店晚飯後,走到外面買生果時,看到那入夜前的一抹霞光。


.
.
.
去年今日:酒吧街
.

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那感覺真好

.


過去幾天,參加了一個短線團。坐高鐵到湖南郴州,轉三個多小時汽車,遊莽山去了。

山不太美,但我喜歡那獨行的感覺。因為其他團員都怕難了,獨我一步一步的走到最高的大天台。很好,沿途少有遊人的聲音,也沒有團友跟我說話,很靜。在那只有十多二十呎寬的山脊,有無限遠的視野,我平靜地用眼去賞覽山勢,用心去觀照自己。

在觀景台上,外望是莽莽群山,下望是萬丈幽壑,我逗留了好一會才下山去。

晚上回酒店,梳洗後,看了一會兒電視,就躺在牀上,戴著耳機一邊聽歌,一邊看帶來的攝影雜誌,啊,那是一個寧靜而自足的世界,沒有人騷擾,沒有人打岔,感覺實在太妙!

整個行程的三個晚上,都是悠然!

旅程結束了,原來我只額外買了一枝水、一瓶可樂、一支冰棍、一斤青提子,此外甚麼都沒買,因為沒甚麼看得上眼的,連我自己都不喜歡的,又怎能期望朋友們會喜歡呢?


video
大天台外望,我真喜歡登山的感覺。
.
.
.

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


我拍的荷花,又怎及各博客高手美?只是經小行提起,令我想起唸預科時的一些往事。

那年我拖著一把及肩的長髮,竟然走到一間校風純樸的學校求一個中六學位。是後來我的班主任老師開恩了,竟然收了我這個不肖學生。在那短短的一年裏,我也著實曾給他不少麻煩,包括校服儀表不正,把班房當作小型足球場,甚至把黑板踢穿了一個洞!但老師依然給我眷顧,甚至在課堂上讚賞我,這令我振奮了,而我最終也沒有令他失望。

老師嚴肅卻又捉挾,那年班裏只有十六個學生,僅有的六位女生中卻有一位是美得不可方物的,所有男生都神魂授予。老師不僅把我編到坐近那女同學,甚至有一次,竟公開叫那女同學多向我請教,我想是他看到我動了凡心罷。

班主任老師是教中文的,那年我們班裏的文學氣氛特別濃厚。有一天,那女同學寫了蘇軾的〈江城子〉給我,我看了直頭有點暈眩了: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那時我的文學鑑賞水平不高,那知道此詞有更深遠的意思。我只道是一種傳情呢!但那年頭,對這樣心儀的女生,我反而盡失方寸。是我太保守,還是太進取了,總之我是只帶著渴望,直至與她一起進了崇基。

她唸宗教系,如此一個美人兒,在大學裏,不就吸引了更多有才華的人士追求嗎?其中包括講師、助教,我又豈能再有唸預科時的福份?

就這樣,看著她被蜂蝶纒繞,我只有讓她從我的思維裏慢慢淡出。打後的日子裏,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就只能在我的回憶裏,偶爾閃現。
.
.
.
去年今日:來許個願
.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西泠依舊

.
久違了,杭州。闊別了二十多年後重回,西湖沒有多大變化,只是沿湖汽車多了,也多了很多外國連鎖店。

第一次到杭州,是剛出來工作的頭幾年,在一個春花仍盛的復活節假期,與幾位同事到黃山南京蘇杭走了一趟。那年頭,心真的年輕,所以感受也最深最多。我們在黃山的食店教內地遊人排隊,在南京玄武湖公園看柳絮漫飛,在西湖畔驚訝落日之美,回港後又作了個旅遊紀念品展覽,都叫人難以忘懷。

幾年後,與孩子的媽媽又到杭州黃山去了,只道如此山水,她該會喜歡罷,現在想來,她卻是不喜居多。但也無妨了,人與地的緣份,也像人與人的緣份一樣,錯誤化生了,也必然以一個不協調或遺憾終結,這倒是自然的。

今次到杭州,心情又不一樣。沒了閒適,卻多了很多責任。只是走到樓外樓旁的博物館參觀後,仍有充足時間,便信步到西泠印社看看。卻原來,那裏的格局跟二十多年前沒兩樣。書坊印樓散落在小山坡上,拾級而上的台階是原始的,門扉走廊,也是原始的,使我生起了時光回轉的感覺。

在小牌坊下拍了照,但疲敝的面容又怎堪與過去相比,我把照片刪掉了。不變的西泠印社,在歲月下不能不變的遊人,原來勝者,永遠是那無悲無喜,無怨無怒的花草木石,棟柱樑桓。
.
.
.



1983年拍下的西湖日落


是1987年罷,靈隱寺佛像寶相莊嚴


這個夏天的西湖,想起了岸沚汀蘭



西泠橋外那一畝荷塘,花也艷
.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正路難通,異路可循

.
末代會考放榜,升讀中六、轉制中五、入毅進、報 IVE, 一切該已塵埃落定。只是很多學生與父母的固執與短視,都叫人失望。

先是升學。會考 14分的可以升讀中六,但根據過去數字,14分而能在兩年後取得大學學位,機會只有百分之十幾,再每低 1分,入學機率又再逐級低幾個百分點。換句話說,12、13分升讀中六,基本上只是陪跑,入大學機會甚微。

數字不會騙人,人卻可以騙自己。取得邊緣分數的同學與家長,總有個錯覺,以為升讀中六就走上進大學的坦途,殊不知高考科目比會考深很多,不是中五柴哇哇就可以及格的。我看過不少會考取得優良,但高考只得了 D, E ,甚至肥佬的例子。

既然高考如此難,這類同學又何苦勉強爭入預科呢?我想大家是因為放榜這幾天,全世界都在追逐有限的中六學位,形成了一種空氣和壓力,人人不顧一切,不作反思,以為預科才是最必由之路。

事實上,兩年後高考與新制中學文憑試同期進行,大學要同時間取錄兩屆同學,資源壓力之大可以想見。過去所提供的三年制大學首年學位該會比正常減少,換句話說,會考十二、三分同學能入讀大學的機會更微。

既然如此,邊緣分數的同學實在應該轉讀中五,因為已讀過兩年會考課程,知識已有了一定基礎,再加上經過一次公開試洗禮,比九月才升讀中五的同學優勝多了。至於通識科?放一萬個心罷,過去一年所教的知識量,三個月就可以追回,而且這科也重視常識與思考,課程內的死資料是不會怎樣考的。

所以轉制中五,就是把劣勢變為優勢,比強升中六有更佳的入大學機會。但言者諄諄,當我勸一些邊緣分數同學與家長考慮轉制中五時,對方那呆滯的目光,就是不明所以。原來三十年前我們同學之間常批評有些人很 muddle, 於今尤甚!
.

2010年8月7日星期六

蘇州沒有寒山寺

.
不是的,蘇州仍有寒山寺,只是今次旅程沒有安排。我倒在車行時,在天橋上瞥見遠處的鬧市,京杭運河旁邊的一片小綠州,青鬱中建築物金碧輝煌,門樓上有寒山寺三字,原來已是三十年前小寺院的不同模樣。

我問導遊不去寒山寺嗎?她說沒有安排。姑蘇城外寒山寺,怎麼這樣一個旅遊地標都會錯過?

在蘇州,只看了拙政園和蘇州博物館。那是星期天,拙政園人多到不得了,我們一百一十多人的團隊被打成幾截,鬧哄哄的,像去了街市。蘇州園林非我所好,那怎比得上塞外長河廣漠、雪嶺雄關的令人神魂授予?

蘇州博物館由貝聿銘設計,規劃不俗。但我倒覺得旁邊的太平天國忠王府更值得遊看。你可以在敞廳長廊想象歷史的幽靈幻影仍在激烈上演。那曾經震撼清朝統治的天國,最後亡於內鬥多於外力,人性缺陷令波瀾壯闊的運動慘敗告終,令人垂歎。

拙政園內撐著小木盤賣蓮蓬的


想象忠王李秀成在議事施令


大宅裏的戲台,太平天國本身也不是一場戲嗎?
.

2010年8月5日星期四

世博印象

.
世博開幕初,混亂情況令人側目,部分國人的表現甚至可以用「出醜人前」來形容。那時候,香港傳媒就有一種挖新聞的心態,專門報道世博管理不善及遊人缺德的情況。

那部分當然事實,但很多卻不。像無線新聞採訪隊故意讓成員打開背包,在園區內徘徊,好一段時間後仍沒有人提醒,便得出中國人不懂關顧的結論。於是他們心滿意足了,以為印證了他們預設的看法。

從邏輯及概率分析,以這測試帶來結論當然不能成立,反而因為那記者沒有被扒去背包內的東西,才真的令人寬慰。

我在園區內,基本上感到井井有條,地上乾淨得很,比假日的維園、中環、尖沙咀好得多了。國人倦了,會坐在館旁的長凳上休息,卻看不到有成年人躺睡。倒是犯規的小孩子不少,我有見過在垃圾筒小便的,有隨手摘掉盆栽花葉的,有排隊時在你的左右亂竄的,成年人都不加阻止或理會。這倒真令人擔心,一孩政策令很多新一代變成不守規則、不懂尊重別人的小霸王,我不得不為將來的國民素質打個問號。

烈日下看世博,我真的是「係咁倚」,較人多的館我只看了法國,餘下的都是較少人的聯合館。其實最值得看的是主題館,要看城市如何讓生活更美好,自然要知道城市的面貌和問題,國家館不是賣綽頭就是賣文化風俗,錯過了也不用太可惜。

第一晚離開園區時,我倒真遇上無線攝製隊要證明的東西,不過卻是相反。我的斜孭袋拉鍊打開了,有一位女士從後趕上前提醒我。我感謝了,但我就能證明所有中國人都是這樣關顧嗎?
.

2010年8月3日星期二

提早說桃

.
今次旅程,寧波是尾站。回港前一天到奉化溪口的蔣介石故居參觀。不知是團費太低還是安排出了問題,我們只能在宅院門外大道閒逛瀏覽,沒票進入宅內參觀。

這當然是無聊了,還有半小時集合,便走到附近擺賣桃子的攤檔看看。桃子有兩種,紅紅較好看的較平,反而偏青的較貴。原來偏青的是地道奉化桃。我兩種都買了,走了六七分鐘回頭路到廁所洗淨,一嚐奉化桃,哇,不得了,清甜到極點,而且汁液淋漓,沿手腕手肘滴到跟前土地都濕了。

連忙又走六七分鐘路到攤檔,買了廿多個回港,今天晚上把最後一個吃完了。剛巧 the8 又貼了小環桃的文,便提早把奉化桃子作個介紹。


這桃賣相不佳,但真的好吃。每次打開冰箱,拿了桃子後總是急不及待便啃下去,活像急色鬼。今天吃最後一個了,想想吃完了便不再有,便乖乖的拿相機出來拍個留念照。
.

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上海生明月

.
在很炎熱的天氣下重臨這城市。傍晚的南京路與外灘,人多到不得了,大家都在趁世博的熱閙。

第二天上午,到過上海城市規劃館和周恩來公館後,下午便正式入園。從浦東坐巴士穿過隧道到浦西的企業館區,拍過大合照,交代了集合地點和時間,便是自由行。挺不住了,燠熱的天氣已揸乾了我身體的僅有能量,我在餐飲中心的平台上,找了個背陽有風的位置,躺在用紙包飲品盒壓成的環保長條凳上睡了二十多分鐘。回了氣,才去找一些不太多人的館去看。

到就近的「韓國企業聯合館」去,但無甚看頭,對面是主題館之一的「城市足跡館」,見排隊的人龍去得很快,便選了這館。也幸好選了這館,你在裏面可以蹤跡人類城市的源起和變化,又有來自不同國家的文物真品展覧,足以叫人大開眼界。

就只這兩館了,聽學生說熱門的「可口可樂館」和「日本產業館」也是無甚足觀。是時候坐船回浦東展區了,這時未暗的天空升起了一輪朗月,我在沒腳架沒超長焦距的情況下拍了這照。



月還未滿,過幾天罷,無論你想還是不想,意識還是不意識,它仍是會自己盈上來的。


城市足跡館的雕塑,這該不是真品,但塑像的肌肉線條實在很美。


坐船回到浦東展區後,在碼頭邊拍的盧浦大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