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0日星期四

被誣衊了,深水埗

.
這文章寫於一年前:

從昨天的<星期一檔案>,我看到甚是階級歧視,也看到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的那種睥睨與傲慢。

培道女子中學因為重建,同學要由環境優美、空氣清新的九龍城延文禮士道校舍轉到深水埗舊德貞中學校舍上課。同學的普遍反應是校舍侷促燠熱,老師的反應則是社區空氣汚濁、噪音嚴重、人流複雜、性工作者與嫖客充斥,十足一個污煙瘴氣的罪惡淵藪。

深水埗真如老師所說的不堪嗎?他也許忘了,德貞女子中學在這裏春風化雨數十年,鮮有聽聞學生被騷擾,或與這社區格格不入的故事。德貞甚至出了不少傑出仕女與名媛。

強壯的生命由草根開始,練達的人情也必須緣於淑世。培道在九龍城太久了,師生仿已忘記了平凡、粗糙,往往就是最真實而普遍的世界。

去到深水埗,便且認識這社區的特色文化,發掘她另一種動人姿態。我也曾短暫在這裏做過兼職,這裏的食店、商舖、都很親切,很平民,給人一種不造作、無所謂、本是同根生的感覺。

那位面泛愛心的老師,緊張兮兮的要為全校裝上閉路電視,彷彿深水埗特別多賊;他也憂心忡忡,以為出沒深水埗的嫖客都是風化案者,一定會騷擾他的學生。這不是一種文化誤解與敵視嗎?

倒是他的兩位學生懂得說人性的話,因為她們已開始感覺這社區的美處。不錯,假如你們的舊校舍是天堂,便且當這裏是人間。天堂不宜耽得太久,因為心與血都會變得冰冷;沒入凡間,你才能體悟人情冷暖、樂苦相繆。我從來相信,粗糙的世界才最真實,因為人生意義就如捶碎了的寶石,早已散落其中。
.
.

8 則留言:

陳大文 部落 說...

劉郎兄:

那集 [ 星期一檔案 ]在下有看。真的,把深水埗說成妖魔一樣。當然,這區雖不至上等華人中產生活品味,但也不至於滿街罪惡。

我就是在長沙灣長大的,因此會當到深水閒逛,並且我喜歡音響和電子,深水鴨街更是我的 [ 購物熱點 ] 。

如果培道女子中學的師長擔心該區會令學生變壞,請恕在下不留情面說句,不如叮囑學生家長加緊管教孩子吧。

去到基隆街街市,物價便宜,也有很多平民小食店,街上大多是新移民主婦,又如何罪惡?

粗糙的世界才最真實,真是一點到題。

laulong 說...

大文兄:

過譽了。你的眼界與才情才叫人欣賞。

根據彌明的文章,我該算是第二代人?不知道。我只知道像我這個古老人,還找不到方法在你的部落格上留言。未能留下回訪的足跡,應屬憾事。

所以,我只能在這裏留言,就像在自己家門上貼一張便條,希望朋友再來訪時看到,你說是不是很笨的方法!

Anyway, 祝好啊!

laulong

陳大文 部落 說...

劉郎兄:

噢,原來是我的部落的 [ 在彈出式視窗中顯示意見 ] 設定問題,我已修改了,現在是全頁面回應,較易使用,尤其方便用手提電腦人士。

如果你是 3x至 40 頭的人,應屬第三代香港人,我便是 3x 中的,3x-4x 初的人,其實是香港最拼搏和賣力的人群,並且家庭負擔最重,供貴樓、孩子教育問題等。但社會卻少有為這群鹹淡水交界的夾層人說話....

xiao zhu 說...

每個人自有其獨特處,本屬可喜,然而有很多人卻不懂應該怎樣看待差異,慢慢形成不同形式或處境的歧視。

近日城中熱門談論第n代的問題,我越看越有點不自在。社會現象分析無疑會有助進步與發展,不過從實際情況去看,有時可能反會弄巧成拙。第幾代的問題似乎談得有點過火,像被濫用了。我甚至覺得,好像是在無形之中變成另類的社會分化與歧視。真不愛看!!

陳大文 部落 說...

小朱:

因此,我就是寫一系列的世代眼中釘文章,用意就是嘗試把世代問題以正視聽,世代問題似乎被一些過於粗略的年齡分組來進行分析,於是便形成若干偏差。

個人認為,雖然陳冠中先生和呂大樂教授寫了香港世代分析文章(及著書 )。但我們應深入細閱其中內容,盡量避免因為 ( XXX 及 XXX ) 名人而寫,便當是金科玉律。也要考慮市面上的討論是否有科學性,還是只得感性發洩。

xiao zhu 說...

大文兄:

我時有到你的部落,也知道你的系列文章,不過需時咀嚼。

基本上有多些不同的聲音是絕對需要的。不過怕只怕基於種種因素,往往會出現某類聲音過大,蓋過了其他的,那就會演變成片面變成全相的不平現象。高興能多些如大文兄及劉郎兄的聲音,去平衡平衡。我這些懶豬,只能在旁吶喊助勢,偶爾在留言版內胡扯幾句。

陳大文 部落 說...

我時有覺得,其實呂大樂教授和陳冠中先生對於第四代人的探討,大方向是好的,但當中的年齡分野,便要再修正一下。

反而,市面上真正落實對世代問題展開討論的不多,不是 7 分鍾的短 talk show 便是垃圾新聞組,或是由不稱職的所謂潮人上電台 talk funny 一番,對問題形成扭曲。

laulong 說...

大文與小豬在這裏進行精到的交流,真是蓬蓽生輝啊!歡迎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