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1日星期二

陶傑有資格賤視中文系嗎?

最近有一個很流行的字 --- 爛。果然,陶傑先生就饗我們一篇爛文:「不報中文系」了。


前提錯誤

「入中文系就是為了想創作,近代成名作家大多不是讀中文,所以中文系不應該讀。」根據陶傑先生的文章,可以輕易概括出這種思維,然而這種思維卻通身是病。

說讀中文系的人就是為了想創作?若你認真的看看中文系開設的科目,便知道中文系從不以培養作家為己任,反而是教導學生對語言文學的認識,從而進行深入的學術研究。

中文系跟其他學系一樣,是對某類學問進行教學,研究並傳承。語言是社會的核心現象,文學反映了人生的基本價值,已經有足夠的原因進行研究。正如歴史、宗教、社會學、人類學一樣,都有特定的、具意義的研究範圍。

我讀中文系是因為我喜歡中文,想進一步認識和研究這學問,而不是想做作家。正如我和一個女人結合是為了愛,而不是只想著要生孩子。至於會否生孩子,能否生孩子,又或者生出來的是否寧馨兒,又要看生命的歷程與變化。

作家之為作家,因為他的思維、胸襟、性情、視野、眼界、人生觀、哲學觀、世界觀,多過因為他操控文字的能力。在這方面的陶冶上,中文系學生不比其他學系學生更有優勢!

中文系既然不是專出作家,而大學裏的學系浩如煙海,那麼成名的作家多不是讀中文系有甚麼稀奇?


偏執敵視

陶傑先生的這篇謬文又一次暴露了他的黄皮白心,惟洋獨是。

就地域講,文學有分東西;就成就講,卻不能強分高下。你能說莎士比亞劇本的藝術價值高於紅樓夢?希臘史詩比詩經樂府高,十四行詩又比唐詩宋詞高?文學作品有其時代性,也有其地域性與獨特性,這就是一代有一代之文學的意思。博覽不壞,但要像你先看伏爾泰散文才可以看晚明小品,先讀波特萊爾才可以看李商隱的詩,若不是就不能去到你的境界,而永遠只能是一隻夏虫。啊!陶先生,請收起你的狂妄,不要矮化所有讀書人,包括今人與古人。

讀中文系就會碰到錢穆與牟宗三的幽靈?陶傑先生,你又一次錯了。讀中史的才要讀錢穆,讀中國哲學的才要讀牟宗三,不明白嗎?請向劉天賜請教!

讀中文系會蠶食青春?年多前看電視的正音節目,裏面的中文系女博士美豔如花,王貽興師弟丰神俊朗,即使以同齡計,相信仍遠勝於當年的陶罷!我也不能忘記我的中文系同窗師姐妹,優美典雅有之,秀麗入時有之,當年思慕之情至今未忘。

讀中文系讀到變老姑婆?陶先生,像你這樣喜愛異性的人,該不似會說這樣的話啊!

20 則留言:

Carole 說...

我今日都係諗緊
如果想寫野寫得好
同讀中文無關

唉呢位先生的文章
唔明佢係外國住咗咁耐
都體會唔到香港的好

話時話
佢未返來時
都睇得下
(十幾年前lu)

匿名 說...

Norman,內子告訴我你的這篇文章,工作中也看了。

嘿,陶傑,這幾年來乏善足陳了。骨子裏反華反中,卻厚著臉皮賣中藥材補品廣告,涎著臉做介紹中華歷史文化的電視節目,人格分裂,竟至於此。

才子嗎?令人失笑。難怪有人要修理陶傑!

eric 說...

陶傑先生早期在明報的文章還可一看,現在有點走火入魔。也犯了"講來講去三幅被,量來量去二丈四"之弊。

匿名 說...

雲煙兄:

夏蟲不可語冰!

我已告誡彌明對他的文章,文筆及思路要慎思明辨~~~~~~:)

P.S.中文用得好?一樣可以殺人!:P

Daniel.

Hana 說...

這是我去年七月見過他之後寫的文:


http://hanna527.spaces.live.com/blog/cns!5CCBD60064CD2DE!1550.entry

laulong 說...

Hana:

見到你對眼,真係唔答唔得(比你望住,心都輭埋)。

你那篇文章,我應該看過了。是說陶傑席間一路撩頭髮吖嘛。男人老九,咁嘅小動作,娘娘腔,笑死人。

是這篇文章罷,等我睇下係咪?

laulong 說...

Carole:

歡迎到訪。去你處無留低梳蕉,sorry!

我一直諗,三十年前的那個年輕詩人曹捷,寫「揮春」好到不得了,今天的陶傑,兩個人嚟架!

世情變,人情變;人成昨,今非昨,又沒有甚麼特別了。

laulong 說...

吾兄:

世情混沌,非已成是,醜亦為美。譁眾取寵,蠱惑人心之輩何其多。

筆為利器,有人舞動得很好看,卻歪曲事理,誤導眾生,此之謂有能之小人也。

(噢,就此打住,有事處理。)

匿名 說...

啊,人同此心。Norman,頂上的照片在那裏拍?

霖柏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霖柏 說...

香港人雖然很現代化,但是對華夏文化的執著和擁護是沒他人可比的,真的很傳統!敬!

我到香港就會賣三四份報紙來讀,是一種享受,尤其是對我們印尼華人來説那是寳。

對啊,中文可以搞許多文化研究,傳播文化。印尼就來了許多中國的漢語教師輔導中文教學和研究,也有的是來輔導國立大學中文係的博士。

您現在是在哪兒呢?研究還是授課?或許是當官啦?

您的博頭照片很優雅,閒情逸致!看了很舒服,唐味十足!棒!

很高興能來到來這兒,認識您希望您能多多指教。謝謝!

laulong 說...

啊,做埋個下集。

吾兄及霖柏兄:

照片拍於1985年暑假。那年我一支公到日本流浪了29日,去睇筑波萬國博覧會。遊蕩了日本三島,沿途有孤身一人,也有偶然撞到香港人同遊一段路。照片中是兩姊妹,香港壘球發燒友;地點是九州熊本火山附近的草千里高原。

這幻燈片我也很喜歡,不過也黄了。好想這兩姊妹看到這相,可以隔世(唉,廿幾年)相聚!

laulong 說...

Eric:

其實對著曾經欣賞的人,卻見他逐漸蒙塵,是很么心的事。

人會變化,人又會僵化定型,Eric,我也怕有一日我會停滯不前!

laulong 說...

Daniel:

我最不喜歡人唯我獨尊!讀中文而成創作人者不少(不一定是作家),據知許冠文、王晶都是中文系的。高我一屆的師兄陳汗(陳錦昌)正在北京寫赤壁之戰劇本。他文字功力很高,甚至可以高過陶傑!

laulong 說...

咦,奇嘞,我無刪過意見呀!

laulong 說...

霖柏兄:

歡迎光臨,廣交五湖四海兄弟,有草莽之豪啊!

那敢指教,大家交流。

我是香港一個中學教員,托賴還未被香港教育制度磨爛。今晚有空,再到府上細意瀏覧,謝謝!

laulong 說...

啊,記錯了,草千里的那兩個女孩打的是曲棍球!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修理陶傑" is a SUPERB book:)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Laulong see-hing, don't be upset about what he said/wrote ... he's always speaking "anti" stuff, just his style.

laulong 說...

Angel:

他要突出自己,與眾不同我是知道的。只是他對的基本認識,政治觀、世界觀卻令我反感。

略舉一例,他說邱吉爾是偉大的政治家,我不會反對,但把彭定康與前者齊觀,卻令我失笑不已。

彭只是一個很聰明的政客而已,做過乜?開發過乜?有甚麼思想理論?在我眼中,他根本不不算是個人物!

陶先生,是白到入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