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1日星期三

遲到

.

昨晚忘了校鬧鐘,今天遲到了。


六時三十分被敲門聲弄醒。匆匆梳洗後,還是趕不上安全線的那班車。在巴士站呆著,人還沒有醒過來,腦子裏盡是零碎的思緒在竄動:事實與假如、愛與怨、忘情與記恨 ……


唉,還是恕罷,今日之日,本就是前生之所種。


世界特別緩慢,相差兩分鐘便是謬以千里。班次疏落,人群擁擠。巴士在上坡路艱難喘氣,看著手錶,今天是遲定了,該是今年的第一次罷。


回到工作處,簽到紙上已劃上了紅線。很正常,已遲了九分鐘,但書記小姐一臉歉仄的說線才剛劃上,她等了很久,捨不得劃。


啊!我能說甚麽?這雖然不是嚴謹的工作對應,但我還是感激。這世界,對我好的人不人少,不忿我的人卻也多。然而我只會對善待我的人感恩,他們才是值得佔去我思維空間,值得我去感激存念的人。

.
.
.

18 則留言:

卡臣 說...

校長你偶爾一次遲到
人之常情啫

laulong 說...

多謝你呀,卡卡!

遲到,又令我感受到一些東西啊!

逍遙小妹 說...

朗兄~~~

讓心緒不寧的日子給自己一天就夠呢~~
明天又是另一個好日子,想起明天,你應該不會再遲到呢~~
^^

F.E.L.I.X. 說...

朗兄,遲到也不是很大問題,只是小弟有點擔心你壓力過大,心緒不寧。

eric 說...

只要把工作做妥便是了。偶爾遲一兩次我想也無大礙吧。也只不過是九分鐘呢。

laulong 說...

小妹:

今天確沒有遲到!

laulong 說...

Filex:

公事沒問題,那些反思只屬個人生活。

其實也沒有甚麼,反思還反思,我已波瀾不驚!

laulong 說...

Eric:

謝謝你呀!你地真係好 concern!

雷老虎 說...

讓我從另一個角度看:

書記不捨得記下你遲到: 也許因為你是校長的權位而已. 換轉第二個職員, 哪有咁好面口?

我們在辦公室打滾幾十年, 很容易想像到這個情況: 幾個職員在嘻嘻哈哈圍住簽到紙: "校長喎, 你都捉, 你係咪想死, 嘻嘻嘻嘻..."

不論你幾好人, 你要明白, 你同下屬已成不同階級, 下屬很難真心對你好, 然而你更要包容, 你要記住, 你也做過講老細壞話的事, 這是正常不過.

係呀, 鬼叫你做校長, 係咁寂寞架嘞.

若只對善待你的人感恩,只有他們才佔去你思維空間, 哪實在太狹窄了.

也許到你快將失去權力(例如退休)時, 你才發覺, 哪些善待你的人, 原來只是一班擦鞋仔, 到時, 他們也許是另一番面口.

laulong 說...

老虎大哥:

我只是阿二而已。阿一根本不用簽到。

我是說我不會把苛待我的人放在心上,沒有怨,也不耐煩去記恨。心靈空間太寶貴了,他們怎配佔去任何人的思維角落。

我與書記處員工關係融洽,我也從來不擺架子(我都無資格,就算有,都唔會擺)。逢敍餐晚宴,他們都很想我坐到他們那席,因為我會跟他們劈酒、爆笑。所以我相信我的感激該是對路罷。

匿名 說...

哈,Norman,容我代你說兩句.

老虎兄,Norman 這人我很清楚.在日常交往,他是個毫無稜角,温煦謙厚的人.

但他又很守原則,讀書時與人辯論縱橫恣肆,又是個令人畏懼的對手,連我都怕了他.

哈,他就是這樣的一個怪異組合!

雷老虎 說...

明白晒.謝謝.

逍遙小妹 說...

似乎匿名對朗兄有深入的了解喎~~~

莫非他/她是朗兄的好朋友?

laulong 說...

吾兄:

又是幾十小時沒用電腦,網絡世界有好友的召喚,都不知道,很是抱歉。

你的謬讚,言重了,何以克當!

laulong 說...

老虎大哥:

得你垂青,紆尊光臨,實在是我的榮幸。我無以驕矜,希望大哥多恵嘉言。

laulong 說...

小妹:

我與吾兄相知三十多年,是中學大學同窗,是好朋友好兄弟!

逍遙小妹 說...

朗兄~~~

三十載的友誼實在難得,還要在同一間中學,大學,更加難能可貴!

願你們友誼長存,直到永遠!!!!

有時覺得友誼比愛情更易保存...

laulong 說...

小妹:

>>有時覺得友誼比愛情更易保存...

那是因為友誼有隔,包括空間與情感。假如愛情中間也留有虛位與飛白,會同樣可恆久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