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星期三

其實咁既 .....

.
重慶我八零年去過,那年我在長江邊登上簡陋的鐵殼船,聽著雨不灑花花不紅的樂音,望著繫船的纜索解開,船便在汨汨的水聲中辭別山城,走千里的長江道。

從此,重慶,長江,三峽便成了我夢裏的惑!我那小書裏的 [河山夢] 反映了我這種情緒。

余光中詩句:

用十七年未饜中國的眼晴

饕餮地圖,從西湖到太湖,

到多鷓鴣的重慶,代替回鄉。

說重慶,便想到回鄉,想是如此!


那年,是我第一次踏足中國,心情不能自已。走西南線,桂林、貴州、昆明、成都、重慶、三峽、湖南。這是登上峨嵋金頂的辛苦照,九十九道拐,走了一天半,腿酸軟得要死!


從攝影角度看,長江景並不好拍。那輯照也不知放到那裏去了。這幀拍於洞庭湖畔,范仲淹謳歌北通巫峽,南極瀟湘的岳陽樓。接著便乘搭列車下廣州,在擠逼混濁的車廂裏,由下午四時一直站立到第二天早上六時多,挨無可挨,蹲無可蹲,煞是人間煉獄!
.
.

29 則留言:

篤篤篤撐 說...

當年讀CU時, 我都有件O甘既軍褸, 不過係藍色。

貪佢用途多元化: 又可以禦寒, 又可以夜晚訓覺當被用,玩得太夜第二朝遲起身可以唔換衫就上堂, 最重要係好多日唔沖涼唔換衫都冇人知!!

當年住赤記怕凍, 最高紀錄係3日冇沖涼, 同屋仲有人7日冇沖涼TIM AR~~~

laulong 說...

七日無沖涼我都好似未試過,但曾經五日無洗面。那是在拉薩乘貨車出青海的那一役!

軍褸好駛好用!赤記,我無住過,但神馳那裏的生活!

>>最重要係好多日唔沖涼唔換衫都冇人知!!

haha, 裏面真空都無人知呀!

Hana 說...

嘿嘿!

都係校長醒!

自由行 說...

廣州火車?
我記得有雞脾食, 同埋d人會在車窗上落! (包括我, 俾人由車窗抱出去)

p.s. 師傳: 你當時條腰幼到...連24吋都唔知有無,羨慕中~)

laulong 說...

Hana:

你係中國通,由歷史到文學到民生到經濟,我這老朽不禁拜服!

laulong 說...

小行:

你俾人由車窗抱出去,kaka, 抱你的人都幾大力喎!

haha, 講笑咋!見你真人,唔係你自己講得咁大份呀!

當年 24 吋,依家 42 吋,差唔多遮,haha, 調轉咋嘛!

小瓶子 說...

中文太差, 未读懂诗词.

小瓶子 說...

饜/饕餮/鷓鴣 <---呢几个字好深.

卡臣 說...

校長
你樣子以前現在一樣咁英!

自由行 說...

師傳:

哈哈! 咁都唔大隻,睇怕唔係請食芒果布甸, 係要請食飯! 呵呵!

我講過我比標準體重多x磅, 我要努力就真. 免得返b記時失禮呀!

講起太湖...我諗起大閘蟹呀!

Desertfox 說...

Lau sir 抛书包, 我被书包打中晕倒了.

laulong 說...

小瓶子:

'饜' 係吃飽了的意思。

'饕餮'原是愛食的獸,現在解大口大口的進食。

'鷓鴣'是鳥,滋補可食。

這幾句詩是指作者自小離開中國後,十數年來都未能返回故鄉,只能呆望地圖,神馳祖國。

laulong 說...

卡卡:

以前係英國殖民地個英,依家係耆英個英呀!

真汗顏呀!



小行:

不用太自嘲,望落去感覺良好,仍覺健康!

哈哈,又饞嘴啦!


Desert:

哈哈,我唔夠膽呀,慚愧慚愧!

Desertfox 說...

"這幾句詩是指作者自小離開中國後,十數年來都未能返回故鄉,只能呆望地圖,神馳祖國。"

Sounds like me. Although I will try to make a trip back to China/HK every year from now on.

小瓶子 說...

饜/饕餮/鷓鴣<--知道点解但唔识读哦.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我到重慶是90年代的事,當年是公幹出差外影,可說苦樂參半,印象難忘...所以我對重慶都可說有特別感情,希望有機會聽你更多人生經歷...從灣仔到重慶,實在太多共同印象^^!

Desertfox 說...

饜/饕餮/鷓鴣<--知道点解但唔识读哦 x 2

Singer/ 歌手 說...

有得遊名山大川真好!

laulong 說...

Desert:

你夫婦兩口子多些回國,你們的甜蜜蜜姻緣又是與國家的大姻緣!

laulong 說...

小瓶子:

饜 讀厭。

饕餮 讀滔鐵。

鷓鴣 讀借沽。

laulong 說...

Denzel:

還有西藏呢!

找次約同喜歡攝影的網友共!

laulong 說...

歌手:

希望居廟堂者真的懂得教育,讓教師的壓力紓緩,才有心情,有空間遊歷啊!

巴黎旅客 說...

想當年,流浪穿越大江南北,誦嘆秀麗河山,歷歷如繪....

我對祖國認識卻太淺薄了。
記得許多年前,第一次踏足神州,是由一位德藉朋友作響導,那時候他在北京語言學院念書,普通話比我好。回程從京城熬至廣州,明白你所形容的人間煉獄!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好呀!!

Singer/ 歌手 說...

我地個個都好大壓力啊, 點解你有假, 我間學校冇嘅??

laulong 說...

巴黎:

依家好好多喇,城際快車都有空調。由廣州上北京只24小時!

國家較富了,人民就多了一點尊嚴!

laulong 說...

Denzel:

第時出黎睇你啲靚相!

laulong 說...

歌手:

假期睇你點編啫,都係 90 日!

Singer/ 歌手 說...

學校都唔知有冇放少左假比我地...
我地好似成日都要返工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