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5日星期二

馬嶽先生,邏輯是沒有不相容的

用常識來說服一個沒常識的人是很難的。學者馬嶽先生(連結)不知道邏輯是一種由前提到結論的推理法則,自然不容易用常識 (其實該用常理) 去說服他了。



外國有就應該用嗎

他批評特區政府以外國有同黨替補機制,就以為這制度合理。講得很好呀,我也聽泛民講外國實施行政長官及議員普選廿多年了,但泛民就從不論證為甚麼現階段這制度就適合香港,也從不思考金融海嘯下實施精英選舉一黨專政的中國所顯露的優越性。外國有就應該用嗎?馬嶽先生,這石頭重罷,你的腳夠硬嗎?



民意誰掌握了?

水份百分之三百的22萬人遊行早已破產,奇怪在由學者到記者,都還引用這個虛假得令人難堪的數字。從虛假數字得出了個虛假結論,就是民意都反對遞補機制!但有人問過我嗎?有人做過全面調查嗎?沒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那沒遊行的六百幾萬人是怎樣認為的呢?

可笑的是政府那拙劣的推手林公公,和他台前幕後的老細同僚,都害怕了這個用水份吹出來的數字。



有得揀先至係老板?

嗌得震天價響無非是為了選舉權。但事實上選舉權在原選舉經已體現了。議員出缺後該怎樣補回,可以經選補,可以經遞補,採取那一個其實是沒有學理上高低分別。

同名單遞補較可取,但仍有可能出現技術困難:名單已沒有人可補上。不過經立法後,打後選舉每張名單都會水蛇春咁長喇,一張名單唔會續個續個死或續個續個辭職罷,擔心是攞黎的。



不過爾爾!

所謂爭論,其實不過爾爾。路封哩做乜呢?車塞哩做乜呢?胡椒噴霧噴哩做乜呢?這社會的公義不曾少了也不曾多了。慶幸是今次沒0靚仔俾胡椒噴霧噴到,個非常阿媽該是學乖了,但我又發現記協那婆娘跟那個阿媽氣質好相似,唉,嘔心!

啊,差點忘了學者馬嶽,要上一堂邏輯課嗎?
.
.
.
去年今日:英雄總有遲暮日
.

9 則留言:

Armadillo 說...

對於嗰班所謂民主派,無論邏輯又好、外國經驗又好、遊行數字又好,都只不過係工具,可以任意扭曲,最緊要係服務到佢地嘅需要!

Quality Alchemist 說...

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它是在投票時的投票選擇中,已經計算在內,而得出結果。政府把最大餘額法的餘額再應用到出缺名單,問題就在這裡。

替補機制比想像中複雜,所以一定要諮詢公眾。
比例代表制是甚麼? http://www.mathdb.org/articles/prop_rep/c_prop_rep.htm

民陣有責任把計算方法及數據說出!
“日前民陣公布有21.8萬人參加遊行,警方則指有5.4萬人,其他獨立的團體,如香港大學民意研究網站,只點算到5.4萬至6.4萬人;香港大學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亦只估計有6萬人。”
我有份參加遊行 (由維園行到政府總部),目的是用理性表達對替補機制的不滿! 如果用不實數據來誇大人數,是有負參加遊行的人,還給人家口實來攻擊!
我相信10萬人是比較合理 (只是我個人猜測,不能作準)。因為在開始時是非常擁擠(步行速度很慢),但尾段有兩條街比較稀疏(步行速度加快)。 我們可以指責警方截龍,令人龍停留及令有人因為隊伍過長而中途離開,但不能作出不實數據報導。

如果民陣每年用同一方法,把方法及數據發佈可反駁外界的懷疑。不是港大的方法就是最好,起碼大家有個根據作判斷。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 七一遊行人數點算計劃: http://hkupop.hku.hk/

鹿米館 說...

其實唔明民建聯以及建制派為何要支持政府?
如果認為這種制度是正確,理應支持,選民一樣會支持。

嘿嘿 說...

香港的负、反言论,声大并不代表势众。说得好!

laulong 說...

Arma:

我對哩班所謂民主派徹底失望,認識錯誤也算了,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有準確認知的造化,但作假,就是誠實的人所不恥不為的。他們真是好爛好爛!




QA:

政府的原方案有問題,修訂案已經有理有據了,那是同名單內遞補,原選舉的選民意向已被照顧。

至於遊行人數,我每天學校早會對著全校一千人,站了幾多空間我最有印象。泛民說 22 萬人肯定謊話。同樣,六四晚會 15 萬人同樣謊話!




鹿米:

弊在難以取得較足信的數據,總不可能事事公投。而選民也有分很多類,較靜態的選民一定較多,但他們都不熱衷上街表達,結果造成了印象落差!

再者七一遊行其實滙聚不同的社會訴求,七除八扣,可能反對遞選的只上萬人,代表了民意多少呢?




嘿嘿:

是傳媒放大了聲浪。泛民操控了幾個重頭區,像蘋果、東方、明報、港台、有線、無線,甚至逐漸露出尾巴的 7:30, 把議題 bold 大了。

特區政府的庸官不識對傳媒統戰,甚至連港台都管不了,就只有捱打了!

鹿米館 說...

如果是七除八扣的話都唔多。

那民建聯理應知道,甚至其他建制派都理解。

那麼絕對可以繼續支持自己的理念和其他選他們的選民,要知道這批選民一樣有投票權,他們力量一樣可以很大。

但何解要跟大隊呢?

這才是民建聯和建制派為什麼不堅持自己的理念?

Quality Alchemist 說...

修訂方案把影響範圍縮小了,但邏輯未通。
在議席較少時,配以最大餘額法的比例代表制不時會做成一些不合常理的情況;所以補選是比較合理的一個選擇。
怎麼樣才能做到填補補選的漏洞而又合邏輯呢?充份的諮詢是有需要。

我是第一次參加遊行,因為修訂方案也不能說服自己的理性。希望政治及法律的學者們能提供一個較合理的方案而大家又認同的。

個人認為"同名單內遞補至沒有人出任議員時,議席就會懸空。"是比較好的方法。

laulong 說...

鹿米:

建制派議員也是荏弱的,他們的識見不比泛民的高,昧於事理,錯判形勢,自然走出了弱雞的隨水策。我常說香港沒有政治人才,信而有徵了。就算有,都因為不能接受政黨的埋堆文化、大佬文化、擦鞋文仪、拭臀文化而不出士。沒有人才,咪剩番批庸才在奪利攪事咯!




QA:

>>同名單內遞補至沒有人出任議員時,議席就會懸空。"是比較好的方法。
據聞德國就是行此法。但若有議席懸空又要處理「全體議員」的定義,所以政治真係好煩。

但立法後真係唔駛担心,張張名單都起碼六七個架喇,唔怕補唔到!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在網誌中提出補選及遞補雙軌制(補遞雙軌),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