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星期六

香港還有美好的將來嗎?

很少對一個人這樣的不耐煩,姓曾的那人不學無街,胸無點墨,卻愛矯揉造作,頤指氣使,任用一班只識擦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小人,把香港弄得一團糟。

說弄死香港當然又不全是這班人的責任,你看那班三尖八角的販民派,洋奴癲狗政棍訟棍,為了賣港,為了可以坐在議會上享有高薪而亂吠,不惜無風起浪,蠱惑人心,誓要把香港攪亂。

七一遊行,就算遊上一百年,香港都還是攪不好的,因為政府機關的領頭羊素質低劣,即使雙普選出現了,也會因為民粹,因為香港沒有政治人才而江河日下,這城市最終在反智、暴戾、屁股指揮腦袋中黯淡下去。
.
.
.

15 則留言:

佛爺 說...

校長:

我感覺香港現在的狀況,好像是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結束後的德國。當時德國最後一個皇帝威廉二世出走比利時(他於1942年逝世),德國中產階級成立了「威瑪共和國」來填補管治真空。

「威瑪共和國」是一個無能政府,致使希特勒於1923年發動「慕尼黑政變」,已有一些支持者。政變失敗後,希特勒被判了九個月監禁,出獄後禁止在公眾地方發言兩年。然而,希特勒就在這兩年內,完整了納粹黨(納粹黨的正式名稱叫「國家社會主義」,與納稅無關)的機制,吸收了德國頂尖學府的精英和一戰時的戰爭英雄加入。

1929年經濟大蕭條,美國抽走在德國的資金,德國最大銀行破產,崇尚儲蓄價值觀的德國中產階級,一夜之間,積蓄化為烏有。希特勒震撼人心的說服力,頓時令德國人民聽到流淚,納粹黨就在1933年的民主選舉中上台。

2020年香港實行雙普選後,會出現怎樣的局面呢?

Quality Alchemist 說...

敗者替補?邏輯謬誤!
我是第一次被迫行使公民權-上街表達不滿.

laulong 說...

佛爺:

你的釋述發人深省。政府不濟,給好事者滋事者堆起了作反的土壤。香港行雙普選,只會益了那些政治投機分子,損社會之利以養個人之利,及妄想把香港自絕於中國憲政以外。然而中國會讓這班人得逞嗎?我想在臨界點上,國內還是會干預的,所以黃癲狗,余訟棍之流,最終還是會徒然‧。不過在過程中,他們會享受的,幾百個人歡呼太上黃,較多的一些人歡呼余大狀,好啊,他們的自我感覺還是會好一段日子的。




QA:

我倒不認同用敗者替補來形容,那可以是亞軍替補或是次選替啊!

我們似乎遺忘了那五丑辭職又補選的荒謬劇!

不過要堵塞漏洞還有其他方法,像規定辭職者不能再參與是次補選,也許是較佳方法。

Armadillo 說...

雖然我憎死班民鼠政棍,不過要我撐曾凸首就打死都冇得傾!條友全無政治智慧,偏偏又要以政治家自居,真係笑死人冇命賠!如果條友想學人玩弄權術,好心佢就向人地李登輝同阿扁虛心學習啦!對於香港嘅將來,我又唔係太悲觀,我相信置豬死地而後生!

laulong 說...

Arma:

條友喺上任之初有近七成支持率,我已經話有冇攪錯?班香港人盲架?結果依家跌到四成幾咯!可見民意喺何其粗糙荒謬,正如依家啲人話支持販民嘅佔六成,一樣係錯誤嘅支持,哩班民鼠,只會把香港帶到深淵去,正如姓曾的那個戲子佬一樣!

Ebenezer 說...

今年,真的痛心到唔想寫d乜野!

嘿嘿 說...

奇怪?香港那高度自由、激烈竞争的环境产生不出领导人咩?

难道是自由成了散漫?
竞争成了自私自利?


匿名 說...

冇人搞五區公投,何來有替補機制?
某兩個黨嘅人已經去到「你唔企我地呢邊就係敵人」呢種唔係白就係黑嘅非理性思想
「我地依家幫你地爭取緊選舉權呀!為大局著想呀!阻得一晚都唔得?」
以為自己係救世主?

有啲朋友已經被流氓力量洗哂腦
試圖導番佢地入正途,結果俾人鬧「依家俾人恰到上面啦,個個都好似你咁唔出聲?香港前途堪虞呀!唔抗爭,政府邊會理我地?我地做嘅野係為全港人好架,你聽吓香港人網啦,佢地講嘅先係事實呀,你係咪想第時facebook都冇得用,講個電話都俾人監聽?」
嘩,仲想洗我腦?

7.1之後心情冇好過,痛心點解有朋友嘅思想會變成咁,痛心點解香港會變成怨氣重到咁!

話時話網台啲「節目」真係好恐怖,啲意識扭曲到變哂形,意志薄弱啲嘅都好易俾佢洗腦!

laulong 說...

Eben:

看到班後生你癲喪成咁,我都好沉重!見到癲狗大舊長毛哩班水膽,我就好憤怒。




嘿嘿:

班友係自由地 hea, 自由地搗亂,競爭只是為了漁利,只是一群亂拆樓拆到冧樓的盲杉,起樓?識鬼咩佢地!




萱:

所以話洗腦,哩班人就最叻,爛果報,七點半,甚至連East方日報日頭報都走上哩條路,加埋日月報,港台,香港人不被洗腦幾稀了。

特區政府班人冇腦,唔識統戰,幫爛果報就俾爛果報跣;隊East方日報咯喎,咁人地咪放棄較反對泛民嘅立場黎同你對著幹咯。

連港台都管唔掂,哩個政府雞成咁,冇希望架喇。反洗腦,惟有靠我喺班房噏吓咯,幸好你班師弟妹都 buy !

鹿米館 說...

品質兄所說不無道理。
胡漢青也說這種機制是有可能違反了基本法之嫌。
亞軍補選,會否與原有比例代表制的原意有出入,變相的單票選舉?

laulong 說...

鹿米:

情意結在:我要有選舉權。

但事實上選舉權在原選舉經已體現了。議員出缺後該怎樣補回,可以經選補,可以經遞補,採取那一個沒有學理上的高低分別。

同名單遞補較可取,但仍有可能出現技術困難-名單已沒有人可補上,不過經立法後,打後選舉每張名單都水蛇春咁長喇,擔心該是多餘的。

佛爺 說...

美國總統也有遞補機制。正總統有事,副總統接任,副總統也有事,國會議長接受,直至下次選舉。

1944年,羅斯福總統白喉病逝,副總統杜魯門繼任。

1963年,約翰.甘迺迪被行刺身亡,副總統詹森繼任。

1974年,尼克遜總統被迫辭職,副總統福特繼任。

為何美國這種遞補機制沒有違背民主精神?有沒有人可以解釋一下呢?

嘿嘿 說...

据说:

就是美國這種遞補機制,63年,約翰.甘迺迪被行刺身亡,全由副總統詹森为了他能繼任而干。嘿嘿嘿嘿嘿~

laulong 說...

佛爺,嘿嘿:

即使近幾年,英國日本首相落台都是黨內替補,跟香港同名單替補精神一樣,選民可沒有因為首相落台而享有第二次投票權!

laulong 說...

另外,佛爺,他們解釋不到的,認識有誤,怎能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