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

災難裏的光輝、卑劣與無知

.
光輝:

任職裝修工的李先生把子女推上救生筏後,折返尋妻不果,卻遇到瀕淹死的兩女一男,李先生把救生衣贈予男方,然後再徒手拯救另外兩位女乘客,把她們逐一推上救生筏。

前救生員陳小姐在「南丫四號」的姊妹船上,連同兩位有急救經驗者,救活了被送上甲板的 18位遇溺乘客。



卑劣:

災難發生是人為的該可以肯定,只在判定是「海泰號」還是「南丫四號」船長犯了主要錯誤,還是相同錯誤。

媒體上有報道說南丫島居民批評來往中環榕樹灣的渡輪航速太快,船上人員常偷懶,閒聊,甚至有時無視前面有船隻都照衝,這次意外不排除也因此發生 ..........!?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撞船後「海泰號」沒有停下來救人,事後辯解是應乘客要求駛返碼頭,但今天有媒體報道反而是有不少乘客要求船留下救人!

至於反國教上腦的黃之鋒,在災難之際,還說可惜不在家,若不就可以跑下碼頭抗議梁振英,在網上已給人鬧爆,這裏不贅了,這小朋友的涼薄,沒民胞物與的廣披之情,正好反映德育及國民教育的需要!

還有游清源那文化滑頭,魔術師那裏已述。不堪的人,自有智者鞭撻!


延伸閱讀:魔術師〈港版鐵達尼〉




無知:

有人說災難發生話該即時取消煙花滙演,這些人的蠢鈍無知程度簡直叫人吃驚!兩岸聚集了幾十萬人,如何通知所有人?由上帝在天空上發聲?

臨時取消放煙花,不明就裏的人、愛生事的人會起哄,只要有人亂造謠,一亂,隨時重演 1993 年蘭桂坊踩死人事件。看煙花期望落空了,有人要洩憤,又有可能重演 1984 年油尖旺搶、砸、打的騷亂!

這些無腦無料的人,讓他們識講人話真是人間最大罪惡!



爛採訪:

其實也可以歸入無知。當晚看有線新聞直播,那些面容姣好的女記者,發出的都是無知、低能、不到點的問題。既然知道是港燈船隻,怎麼不去問獲救乘客是否港燈員工?是參加了公司活動?估計有多少人在船上?撞船後船長船員如何應變?卻只問小朋友驚唔驚?作為記者,這就是你能問懂問的嗎?

於是你知道,軀殼是可以悅目的,但智慧卻可以是零蛋的!
.
.
.
去年今日:呼和諾爾的馬
.
.
.

40 則留言:

Desertfox 說...

希望死者安息,受伤的快点康复。

香港,越来越反智了。

传媒,从我每天都在网上报纸上找到口语连篇,语法不通的句子以来,已经没有对他们抱有多大期望。

laulong 說...

是整體的水平下降了,傳媒薪酬微薄,更難吸引長才!

Terence Yun 說...

校長
同意這次海難港府反應迅速,顯示公務員團隊的專業,值得可敬。亦理解到倘若停煙花可能會出現不能預計的情況。

可能校長沒有知道最新的情況,黃之鋒對這次事件上最後亦作出回應,他知道有其錯誤,並且道歉,可見有其侮意之心,亦可理解。

當然作為陰謀論去看亦可以作為他心知勢色不對所以才出此道歉,也可以有這種想法。

但可笑的是居然有人認為這海難和學民思潮和黃之鋒拉上關係,認為應當負責,說什麼不是中秋抗議,就不會有這事情來。這種荒謬無知是如此奇怪及難以理解。

這次事上不少人將之為大量抽水機會(不論是支持或反對政府)都群起攻對方,這是更讓人心寒。

Desertfox 說...

除了钱,还有行业的名声。

现在稍微有点才华的学生都去报读商科,要么医科,法律。现在连IT都看不上了,更不用说传媒。

魔術師 說...

唔好咁喇, 有線已經好好架喇! 呢一年來佢地走左好多資深前線記者,好似盧佩珊,譚嘉恆果啲咁,所以先被逼起用啲妹妹仔啫!

the inner space 說...

游清源是乜水?事後孔明多的是。

海泰輪若是因為停下來入水過多沉了,又多成百人落海(據報99人onboard),到時唔止孔明連龐統魯肅周瑜曹操楊修都出來評論一番矣!

咁多專家出來分析航船規則,都是假設咩咩物物,話相對著航行雙紅就各自向右轉避開(based on 右上左落)。

那末雙綠都有機會個播,海上不同街道,又有沒有規則說明航船都一定要右上坐落,還是左上右落呢?similar for 對角航行,不贅!

魔術師 說...

小黃衛兵道歉嗎?佢好似係話有人冒認佢咋喎?Anyway, 退一萬步說, 「道歉」就「道歉」罷, 咁我地可唔可以話佢「誠信破產,語言偽術,大話鋒,你講乜我都唔信架嘞!」咁呢?

(拿,我無現針對呀,只係用返佢講過嘅嘢對付返佢自己咋!)

蝸牛 說...

香港傳媒冇得救咯!
唔好講生果呢啲無風起浪嘅攬屎棍,嗰晚有線影住條屍幾分鐘,今日港九小輪發言人話有親友遇難有啲感傷,NOW新聞zoom到只見到佢大半個面特寫佢喊,駛唔駛呀,依家啲人痴Q左喇!

eric 說...

奇在內地表示一吓關心,問吓使唔使幫忙,就即刻俾人話抽水,插手香港事務;我相信如果內地毫無反應,一定又會被人話冷血。真喺想幫又唔俾,唔幫又唔得。

佛爺 說...

校長:

或者你覺得我講得過份,不過,我也要講兩句。

學民思潮是披上「良心外衣」的童黨。

黃之鋒是沒有靈魂的傀儡。

香港今次的拯救真是好高效率。你諗下意大利那隻郵輪,乘客報警,意大利海岸防衛隊打電話問船長,船長竟然話無事發生。

匿名 說...

心噏!



自由

匿名 說...

偶然經過看到鴻文, 嚇出一身冷汗, 校長質素竟如此, 為香港下一代擔憂。

不是為黃同學平反,他已在面書為自己的輕率道歉。但事實是,本人當晚也斷斷續續地看新聞到十二點,但也要到第二朝才明白事態嚴重,校長與狼朋們卻眼不盲心盲,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太可怕。

Quality Alchemist 說...

樓上的匿名(2012年10月4日 下午12:30)
我相信眼不盲心盲的是你。(不是為黃同學平反,他已在面書為自己的輕率"而"道歉。)同樣是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太可怕。
當黃之鋒指林鄭月娥"因為做了違背良心的事而落淚",已經是走火入魔了。
而他在面書的道歉(http://www.facebook.com/joshuawongchifung)中說:"昨晚收到朋友sms告知梁振英來了海怡半島,亦有面書網友問我去不去找他,當時我只知道發生沈船事件,..."
知道發生沈船事件,無論是否有傷亡,都不是適當時候作示威!
他已經到達沒有分吋的地步,這不能怪黃同學,只能怪他的父母。

laulong 說...

鹿米:

將海難和學民思潮和黃之鋒拉上關係,這一樣是不理性的看法,非所宜取!




Desert:

那反映了社會愈來愈功利,實在非社會之福!




魔術師:

所以要俾我地省下至得,若佢地能看到批評反而是福氣 :)




inner:

有不同的海事專家評論,但大多認為海泰號不應該駛走,這近乎公論。今日有報道說兩船曾一度靠攏,若不是海泰號迅即駛離,南丫四號該不致這樣快沉沒!

laulong 說...

魔術師:

小黃衛兵真係道歉?我接受架,即係啲學生喺我面前道歉,本著教育精神,我怎能唔接受呢?但遺憾是,唔少學生係用黎過骨咯,唉!




牛兄:

觀眾導向,世俗導向,唔嘩眾取寵就冇銷路,冇銷路就冇工做,傳媒公信力?嘿!




Eric: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扭曲事實與價值,這班盲毛優為之!

laulong 說...

佛爺:

學民思潮是披上「良心外衣」的童黨。
黃之鋒是沒有靈魂的傀儡。

呵呵,我唔百分百贊成,九十九喇!




小行:

師傅個心沉晒!




12:30匿名:

吓?你標冷汗?我直頭俾你嚇死喇!若你為人父母,或將為人父母,我真為你的下一代絕望!

稍為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場嚴重災難,要確定死難人數才知大件事?你的判斷跟智慧同你匿名樣,只能是最底層的烏鼠,唔見得光!




QA:

12:30匿名不會是黄的父母罷?若是,那就實在太理所當然了!

匿名 說...

我們不能責怪黃,他畢竟還是一個少年人。他組織的團體,以反國教為職志。過去三個月,有這麼多人將他們捧到天上,他自然覺得反國教應比一切事物都重要,又怎會分輕重、識大體呢?要責怪的,應是那些把他捧到天上的人(包括所謂香江第一健筆)。不管他的道歉是真心還是假意,這次對他的成長其實大有裨益,讓他見識民意之飄忽,不再那麼飄飄然。

匿名 說...

》》》有不同的海事專家評論,但大多認為海泰號不應該駛走,這近乎公論。今日有報道說兩船曾一度靠攏,若不是海泰號迅即駛離,南丫四號該不致這樣快沉沒!


嘩!真的訊息萬變,事後張飛都出埋嚟,訊息滿天飛,飛阿飛!飛阿飛!

Well 若兩船曾經靠攏或纏着更有可能被拉埋沉下去,要走必須一番車前倒後,才能脫船一走了之,但南丫4號的被救乘客,海泰號的倖存乘客,還有尾隨南丫4號的姊妹船上乘客,加加埋上千隻眼幾百張嘴,都被驚恐得目定口呆,要三天之後才能定下來說出來!

Anyway,還是呆等半年後的 official report 吧。多謝劉朗讓我發言!


sPace

Armadillo 說...

首先,我都相信真係有部分乘客要求海泰號船長盡快駛返埋岸。不過作為船長,應該有自己嘅專業判斷,喺非常情況,冇可能乘客話點就點囉!至於嗰啲借呢單嘢抽水嘅人,我只可以話佢地係人渣,因為班友根本就當咗事件死難者係政治工具!

佛爺 說...

【正常與不正常】

中秋節是喜慶節日,晚上走出去抗議,是否正常呢?

將中秋節抗議活動連上南丫島撞船事件,是否不正常呢?

* * * * * * * * *

為何選擇中秋夜來抗議呢?這就是「幕後搞手」高明之處了。

中秋節不去慶祝,而去示威,製造一個形象,就是國教科是何等神憎鬼厭。

誰料次日不幸地發生撞船事件。佳節去做負面事情,已經給人們帶來不安的感覺。翌日發生了慘劇,人們就很容易把慘劇連繫上之前發生的異常行為,這是動物的天性。行為心理學就叫作「條件反射」。

這種「條件反射」的心理效應,在賭客中猶為明顯,因他們面對的是無法預計的結果。

傀儡鋒被某些人與撞船事件連繫上關係,的確是冤枉。因為,這是「幕後搞手」也有「讀寫」障礙。中國人最講意頭,就算「幕後搞手」是讀番書,也應該知道「條件反射」效能。中西文化也不懂,竟然出來搞鬼,似是不合理,但其實好正常,因出現「條件反射」效應,也是傀儡鋒承擔,與「幕後搞手」扯不上關係。

因此,「不正常」的抗議活動,就牽引了「正常」的心理活動--「條件反射」。「穿上良心外衣的童黨」要責怪的,不是有一些人愚昧無知,把他們中秋夜的抗議活動連繫上撞船事件,而是「幕後搞手」是外星人,中西文化也不通。

laulong 說...

7:29 匿名:

所言也有道理,不過我對這少年人全不看好,不懂謙卑,不懂包容,成長了只是個躁狂政棍!




inner:

報道是來自太陽報,引述一個生還小朋友的控訴,我難以判別其真假。至於三天後才有這報道,也有可能,要找到這些乘客訪問,不是容易的事。




Arma:

我諗起普選咯,選民叫領導點做就點做,於是就沉船翻艇死人,其義一也!




佛爺:

我也曾有閃過這樣的想法。國慶升旗時學民班躁狂仔穿黑衫去抗議,基本上就是唔尊重個場合,俾人趕走係應有之義。等同你著得大紅大綠去人哋嘅喪禮,唔俾人打就算好彩。晦氣,確是影響咗人嘅心理,所以你說的條件反射,確是順理成章會出現的。

匿名 說...

在此拜讀過各位受過高深教育者的言論, 可見七十年代國共在大專學界進行洗禮工作十分成功! 我的弟弟是在七六年在港大明原堂宿舍被洗禮, 我父當時十分傷心, 因為自已是國共的犧牲品, 他常說[家仇國恨], 但兒子卻認賊作父, 認狼作兄, 後來因此患病! 現在, 我弟和諸位一樣, 但凡異見者便被罵街, 我已經無話可說!

匿名 說...

看過大陸電視劇[潛伏]嗎? 沒准黃之鋒的學校和教會已被潛伏, 我們都沒有這小子的遠見和心水清! 我們這一代已經半百, 他們仍有五十多年的歲月, 為何不可以為他們自己和下一代爭取所得的民主空氣?

匿名 說...

又唔見梁振英和中聯辦對菲律賓人質事件的受害者咁關心?

Quality Alchemist 說...

中大校長沈祖堯 - 我的中國心 (值得一看再看)
http://www.vco.cuhk.edu.hk/js_blog/index.php?option=com_jaggyblog&task=viewpost&id=56&lang=zh-TW

laulong 說...

3:53 匿名:

70年代有人在大專界洗腦?哎吔,冇人洗我添,我太渣咯,左右派都唔黎洗我 :(

不過我覺得你咁樣睇都有問題,我能否說所有認同西方民主模式的人都被老美洗腦或者收咗錢呢?

至於你父親的情況我沒資格說,希望他老人家放開一點罷,以前的中共早已消失了!




4:21匿名:

這小子遠見?我只見他的懵懂!

上世紅初俄羅斯不少人義憤填膺,拋頭髗洒熱血的追求共產主義,若今日他們未死,會覺得自己好戇居!




4:43匿名:

你唔知時間,唔讀新聞,不求真不尋真,冇嘢需要同你講!




QA:

看了,我的心路,跟沈校長有一小段相似,謝謝推介!

匿名 說...

沈校長是我尊重的學者, 但他沒有親身體驗過中共的殘害, 他的國家觀是不足以為我的借鏡! 劉副校的一句{以前的中共早已消失了}, 我不敢苟同; 諸君可知道在現在中共政權下, 有多少人[被自殺]? 英國人Neil Hayward被害的案件, 若不是前重慶副市長兼警察局長王立軍知道自己將[被自殺], 走進成都的美國大使館避難求助(但所托非人), 世人都不會知道薄妻殺人, 薄熙來(花名[勃起來], 一笑)的暴行才掀出來! 江澤民的[血債派]在這13年又犧牲了多少人? 昨天是林彪的四十一年空難忌辰, 你們自命愛國愛港者, 到底對祖國理解有多深? 為何今年三月溫總對記者說若不政改, 國家會回到文革時代? 在中國的[保釣]反日遊行的[打, 砸, 搶, 燒], 國民教育有包括這些嗎? [中港融合]是雙向的, 只香港人逆來順受, 可以嗎? 現我只見梁政府的所作所為, 只是加深[中港矛盾]而已!

laulong 說...

haha, 你叫劉副校叫得這樣親切,難道我們是認識的?

你在尋找一個沒罪惡的公義社會?我告訴你,你是不會找到的。我想你讀報不多,你不知道被自殺的事件世界各處都有,美國最近就有一宗黑人在警車上被自殺。江澤民的甚麼血債派?恕我孤陋寡聞,未聽過,也許是你(或者你們一群人)所編撰的,我不知道。林彪空難忌辰?那不過一個權力鬥爭失敗的叛逃者,你認為他是被不公義謀殺?國家會回到文革時代?溫總都錯了,要看比況文革的甚麼,亂象?還是階級鬥爭,摧殘舊文化,倫常泯滅。你看得太片面了,你見到皮膚就以為裏面是豬肉。英國最近一次騷亂,都是打搶砸,嘿嘿,英國的國民教育又包括這些?你太亂了,冇得教!

海龜 說...

引述我兩位讀緊護士朋友的專業角度:
A: 睇到香港沈船新聞, 令我反思個個走佬船長既決定...
首先聲明一點, 我無既定立場, 我絕對同意因應現場環境作出判斷, 任何決定都唔應該只係黑同白黎判斷
第一樣野令我諗返起既係哈佛大學網上片段講... 未睇過既朋友上youtube search 下就有
究竟呢個情況應該係考慮後果 (包括救人風險), 定係考慮 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 既道德標準?
見到咁多人係度爭論, 我真係覺得佢地講緊雞先定蛋先既問題, 純粹視乎你係採用邊種原則既人
老實講, 如果個船長去救人而結果多左傷亡 (自己隻船沈左 or 內哄), 佢都會俾人插到死, 所以救唔救佢都一定要承擔風險&娛論壓力

B: 撞船唔同撞車..船長係點判斷 你唔係現場真係無得鬧既..
救任何難第一件最重要既事係"現場環境安全", 而唔係匹夫之勇. 係海面, 如果你都係出事船隻, 你首先要確定自己架船唔會沈, 船入面既狀況容許救助.
如果唔係只會幫倒忙.
萬一救救下人架船沈堆一份?
萬一船入面d 乖客發狂?(撞完船正常人都想快d上岸啦?)
我同你都唔係船上面, 呢一刻根本無辦法判斷船長駛走係屬於 不顧而去, 定係 專業判斷. 人唔到死, 絕對唔可能判斷自己係果d moment 會點樣反應. 同感性定理性無關.
呢個係經驗問題. 用結果睇野, 同係現場睇野, 永遠都有出入. 結果係人地架船埋到岸. 唔等於當時一切安全. 學習的應該是我. 到底 安坐家中連救人是如何都不知道 的人,
是如何看待 生死. 全賴只懂"常理" 不懂體察的香港社會

看罷對護士有愛心的睇法改觀…

魔術師 說...

「我同你都唔係船上面, 呢一刻根本無辦法判斷船長駛走係屬於 不顧而去」
呢種理論,跟李天命所稱的「極端相對主義」(見《從思考到思考之上》)係一樣嘅,講嘅人係口不對心的.因為如果呢種理論行得通,世界上根本沒有任何人有權可以評論其他人,例如:「我同你都唔係李旺陽的病房裡面, 根本無辦法判斷李是『被自殺』」。
***
我又諗起年前博愛醫院門前有病人心臟病發,門口接待處文員叫人兜路去急症室,而唔係直接叫醫生來協助,最後俾人丙到暈.
之但係毒果記者,竟然話文員應該知道當時病人最需要的是心臟除顫器云云(人地有呢種專業知識,就唔係文員喇!).
撇開陰媒論,傳媒之禍,在於過度濫情.
***
「救任何難第一件最重要既事係"現場環境安全", 而唔係匹夫之勇. 係海面, 如果你都係出事船隻, 你首先要確定自己架船唔會沈, 船入面既狀況容許救助.」
同意, 咁船長駛返隻船返碼頭, 就已經意味著隻船無即時下沉的危險.
就算隻船真係將會「慢慢」下沉,但係救援已經嚟緊,你又有足夠救生衣,是否可以先把有即時生命危險的遇難者救上來,起碼俾件救生衣佢,爭取時間?
再睇返呢個節目: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12137621
楊沛強都話,你留係度,有盞燈照下,都可以俾到遇難者一個希望. 在危難時候,意志和希望,係好重要的.
***
你走,就同「小悅悅事件」的路人無分別.
結論:現在社會,佔盡話語權的香港人就係虛偽,扮正義.

魔術師 說...

應是明愛醫院才對。

蝸牛 說...

魔術師:無錯,現在很多香港人根本就是虛偽,如果事件發生在國內,香港人又會怎麼說?

laulong 說...

海龜:

兩位護士有這樣的睇法叫人遺憾,但也不代表說她們沒愛心,那只是她們認識有誤,思考有了盲點。其實從海泰號船長撞船後一直陷於極度困擾,甚至未能讓調查人員取證,可見他大概也認為自己犯了極嚴重錯誤。

再者,若如那兩位護士所相信,那以後撞船,大家都可以一走了之,海上交通文化、道德、規則就蕩然無存了!




魔術師:

你分析得極對,這種「極端相對主義」反映部分香港人違反知識,或者乾脆忽悠了事情真相。這種逃避事情判斷,自覺心安理得的心態,是社會走向道理不清,是非泯滅的徵象。

傳媒之禍,也作於他們沒常識,常以自己調高了一大截的標準去質疑別人,但其實他們也是認識有誤。無冕皇帝?嘿嘿,他們那有足夠的素質去判別他人?

昨晚在電視上看到一些撞船片段,撞後真係 key 埋一齊的,唔係好似撞車咁彈開,可見當時若海泰號遲些褪開,南丫四號不致沉得這麼快,乘客就可以有更長時間去求生!




牛兄:

現在很多香港人是紅了眼晴,唔駛帶眼鏡,已經上晒色。我只能歎肥佬黎,販民洗腦好成功咯!

佛爺 說...

大半年前溫哥華的一場球賽結束,市中心幾乎被翻轉,滋事份子數量大過防暴警察很多,場面失控。一些名人的子女也牽涉在內。

一年多前多倫多舉行的G20高峰會,受暴亂而被破壞的商戶,保險公司不肯賠償,多倫多市政府說,與他們無關,因峰會是聯邦政府搞的。聯邦政府說,暴亂發生在多倫多市,跟他們扯不上任何關係,拒絕作出賠償。

以為西方世界沒有暴徒,這不是事實,這是迷信。

laulong 說...

佛爺:

他們患了大近視,看不到西方社會的荒謬、病態、缺陷、偽善與不義。卻又患了媚外的妄想症,以為外國乜都好,其實一切都因為無知!

Quality Alchemist 說...

反國民教育應該告一段落了。
今天,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政府接納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的建議,會擱置課程指引,但認為毋須撤科,政府不會就課程提供任何官方指引。
如果反國教科大聯盟再不罷免,就是蠻不講理,非理性反對。

總結我對整個運動的感受:
學民思潮,斷章取義;
洗腦教育,無中生有。
中大校長,有中國心;
國民教育,保釣魚台。

laulong 說...

沒有指引,由學校本著教育良知去進行德育及國民教育,學民那班o靚仔該收聲了,姓陳那生個仔出黎作工具的婆娘該收聲了,這班根本不安著好心名為愛國實為賣國的爛人該收聲了!

魔術師 說...

見到今日擱置國教指引的新聞,再見陳昔姿依然話要提防染紅資料於其他科目例如中文及普通話科出現,我就真係忍唔住笑,睇嚟第日中文科都要被撤。

海龜 說...

“她”出了你思考有了盲點…哈哈
我那兩位護士是和尚寺的中小學同學,一個在昆士蘭實層習,一個中大的,跟我在海難上死了同一位朋友
就是樂記的梁敬流也是護士呢

laulong 說...

魔術師:

哩個係條陳婆嘅無限上網喇,惡之欲其死,叛國害國上晒面!




海龜:

哈哈,那叫他回來讓我給惡補兩堂,或者,介紹阿 sir 個 blog 給他看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