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明報公信力?

.
打從查大俠年代,已開始閱讀報,說一齊成長真不為過。但這份經鍾愛的報章卻日漸蒙塵,真有屈子「惟草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感覺。


那年代讀明報,沒有因為甚麼公信力的考慮,只覺得這份報紙正派,乾淨,很知識份子,讀的價值很高,自己的幾次投稿都曾被登載過,好感油然而生,但自從被這報紙的記者屈過一次後,就逐漸改變了看法

時為 1998年,我負責校內的教務工作一年那年暑假會考放榜後,一位明女記者來電,想訪問校長一些教育看法。那位心態識見能力都欠奉的校長自然卸膊,就找我來應對了

我見是明報,自己喜愛的報章,就跟這名記者談了。其了一些開科問題,接著問學校今次放榜的零分考生數目。如此敏感問題我自然不會回答,便說數字在校長處。怎知第二天文章刊載出來,卻說我承認校內零分考生很多。

這分明構陷了,開科只是個幌子。這事件對我的事業前景影響巨大,辦學團體的副主席即時要我解釋,結形勢不俗當上學校領導的前景,年多後因這副主席坐正而截然扭轉。諷刺的是,自我接手教務之後,零分考生數目五年間下降九成!

當然,我這個人的小寃屈不能確立明的公信力下降,但觀乎這數年報章的偏側報道,揭露唐梁僭建的工於計,來論偏重發表泛民意見者,可見其辦報已然由客觀中立,走向為其政治信念而服務。編採低素質的識見與思考,已令這報章的光環日褪色。

如今由編與裙帶寫手逼宮,要老闆就更換總編一事就,只是醜態一場,鬧劇一場而已



.
.
.

30 則留言:

佛爺 說...

校長:

你講起被明報女記者屈。我才記起明報一些名人的訪問是偽造的,因我認識一些富二代,記者吹噓到離哂大譜。

嚴嶺鋒 說...

今天的扱刊立場鮮明真好,看了標題已知它是大解還是小解,好省時間。
其實認真地說,不應太花時間看新聞,睇多d書好得多。不過自己媒介出身,陋習難改。

the inner space 說...

向劉朗兄借位詢問佛爺爺,
那加東加西版的明報如何如呢?

laulong 說...

佛爺:

這叫舐富,去害人都得,當然可以去擦鞋攞番啲人脈同油水咯!




嚴:

講得好,剛有條奀種文棍又黎我地獻世,粗口爛舌想除褲,無胆匪類我一筆就波都踢爆佢喇 XDDD

辦報太多背後考慮了,生存、盈利,仲有成班怪獸編採寫手喺度爆自我小宇宙,病態太甚!




inner:

你同佛爺加國通,我都好想知!

佛爺 說...

校長、the inner space:

加拿大明報跟香港明報大同小異,那頁副刊是香港的複製品。而寫本地生活點滴的一版副刊「明坊」,奇怪的是內裡的文筆,竟然流暢過香港的副刊,而且不會好似癲狗一樣亂罵一通。

但加國的本地新聞版,文字就錯漏頗多,而且不時用詞不當。

加拿大明報的週刊,講及加國一些財經和地產等情況,你就當看小說。因我聽一些業內人士罵到明報週刊飛起,說他們「三分訪問,七分想像」,只是在胡說八道。但很多人就信以為真,搞到佢哋無法跟客人溝通和解釋。

順便一提,銀行、地產和一些大型零售商的中文小冊子,八至九成也是簡體字。而政府出的中文冊子,就幾乎全用簡體字。而且,多倫多和溫哥華機場的自助電腦清關機,中文也只提供簡體字。

另外,聽聞香港有內地新移民要求用普通話授課。反對者認為他們要入鄉隨俗,全世界都沒有地方給人用外來語言上課和考試的。

最近多倫多有一間大專,開設全中文的營養學課程,但畢業後有認可的證書,成為執業營養師。因華人有一定數量,業界認為這些畢業學員不需在主流的西人社會打滾,也可以搵到食。

一些在加國留學過的香港人,說在加拿大的法語魁北克省,學生也要入鄉隨俗,只可學法文。為何內地新移民要求在香港使用普通話授課?其實他們也一知半解。在法語魁北克省,若果父母任何一方是英裔,子女是可以入讀英語學校的。而且,法語魁北克省,有幾所著名大學,很多學科還是以英語教授和作答。

現實環境是,在法語魁北克省與美國接連的地區,法裔中產家庭,他們的子女不能學英語,他們就將子女送去美國讀中學,以便子女懂得英語,將來會更容易謀生。這是只在加拿大留學過的香港人不知道的。

所以,香港有不少在美加完成大學的中年知識份子,經常以西方的準繩來衡量香港跟內地的關係,他們的認知是停留了在二十年前以上,未曾進展過。

最後一提,校長可能唔知,多倫多考車牌,筆試也是可以用中文作答。我就是用中文作答的。我完全無睇過嗰本差不多有一厘米厚的英語筆試指南,只看在華人書店買的薄裝中文圖書而已。但筆試合格後的臨時駕駛執照,卻沒有提及是用中文考筆試的。

eric 說...

加東加西版喺多咗啲加國新聞同埋副刊,兩岸三地要聞香港副刊專欄好似都喺搬番香港版嘅,有冇抽出啲就真喺要並列對比一吓(好似最近更換幾個副刊唔講真喺唔喺太覺),但喺咁嘅機會普通讀者都應該好少有。

奕山 說...

校長,

其實傳媒都係一盤生意,但係班友成日扮晒正義化身,口口聲聲講民主咁先恐怖。

其實咪又係各事其主幫老細搵食...

laulong 說...

佛爺:

謝謝相告,唔講真係唔知。外國有好嘢有唔好嘢,但不少香港的盲杉,就矇住眼去學外國,說甚麽國際標準,又盲目踩自己國家的(連文字都踩),真係白痴到唔恨!




Eric:

從來主事者都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冇引起注意嘅佢自然唔會講,民主只是幌子。




奕山:

利益為主,各聚山頭,呼朋結伴,傾軋對頭,嗰班友講乜鬼公義吖!

laulong 說...

King:

所述與本文無關,請恕移除。

Armadillo 說...

老餅所見略同,我啱啱先鏟完日月報!雖然日月報立場日見偏頗,不過重災區暫時都仲係喺副刊版,新聞報導老作成份唔算嚴重。以中文報紙嚟講,日月報仍然係比較好嘅一份,而且我一定唔會睇有預設政治立場嘅報紙,所以暫時仲未考慮轉台。

laulong 說...

雖然係咁,我都日日睇,畢竟佢仍然係重要嘅報章,比諸爛果報,仍有看的價值。

the inner space 說...

佛爺兄:

先多謝你的資料 。。。。。Orz 嗜悲 頓首

如兄台所言:
加拿大明報跟香港明報大同小異,那頁副刊是香港的複製品。

李柱銘 早前在明報的 《法政隨筆》
開天窗 剩下標題:
黑手蓋日月 本報頓失明


今天事件鬧的有趣了
週一的明報香港版有
四位專欄的作者因不滿 明報加東版
抽起了他們談論明報換總編輯的文章
在 港版明報齊齊開天窗只剩標題

吳志森:滅聲封我筆 不屈人自明
李慧玲:抽稿阻不了關心,天窗證我們的真
陳惜姿:烏雲暝日月 挽手待朝暾
卉 芸:刪文難掩口 我手寫我心

愚弟記得回歸前的副刊是由兩個版面的如今縮淨一版很多以前愛讀的作者都不再為明報寫了


最後多謝 劉朗兄 借位,感謝感謝~

laulong 說...

inner:

雞蛋與高牆,我永遠只站在真理那边!

又或者真理難辨,我只站在道裡那边!

李柱銘是過度推論,換老總不代表明報放棄新聞自由和客觀報道,甚至有可能係管理層認為劉進圖唔夠班,貫徹不了明報精神。

至於其餘那四人,我認為無一足觀,尤其前三人,仿如垃圾。

the inner space 說...

首先多謝劉朗兄


如今愚弟經已不買明報超過 15年
也沒有如往日追讀副刊的文章了

誠如 佛爺兄所言:
加拿大明報跟香港明報大同小異,那頁副刊是香港的複製品。而寫本地生活點滴的一版副刊「明坊」,奇怪的是內裡的文筆,竟然流暢過香港的副刊 。。。。。


今天是同事們提起愚弟才拿起看看“四度天窗”(李柱銘的天窗沒看),20日週一的加東版都應該沒有天窗吧!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laulong 說...

吾兄言重,我都係貓,好奇心反而令到我們都不死。

太陽之下有新事,世情混沌又精采,常抱探索之心,就是我們貓之本色!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我現在間中才看一下明報,不知那天加拿大的「香港副刊」有沒有開天窗。

不過,明報的「香港副刊」不止文筆不夠加拿大的「明坊」流暢,內容也不及「明坊」有深度。「明坊」講到一些華人生活的心態,頗為細緻入微。

明報「香港副刊」差過加拿大「明坊」,這是明報的悲劇。加拿大的中文水平,不可能好過香港。明報「香港副刊」只填滿著詆譭性的文章,內容毫無深度可言。若果是泛民的死硬派支持者,就會越看越興奮,其他人就會覺得是充滿偏見,這是基本社會心理學常識。報館如此多人才,無人知道這個理論?或是別有用心?

魔術師 說...

其實我唔明, 點解老闆換department head,竟然要先得到一眾散仔的批准?

laulong 說...

佛爺:

黨同伐異,明報編輯有食呼群,已失掉客觀公正。香港寫手中文水平下降是不爭事實,年多前我讀過練乙諍的一篇文,語句累贅到嚇死人,呵,博士啊博士 XDDD




魔術師:

班友想奪權呀,複製香港電臺的老路,編採無限大,把新聞自由據為己有!

the inner space 說...

先多謝 劉朗兄 佛爺兄 愚弟獲益良多

今天同事借明報看
然後再上網讀多讀

有兩點資料可提供:

》》
《明報》加東版副刊昨沒有「抽走」評論明報的專欄稿,昨日的加東版如前日的香港版般,副刊專欄出現了4個「天窗」,沒有如上周般將「開天窗」的李柱銘專欄,轉為其他內容。負責北美業務的明報編務董事呂家明對此表示不作回應。

》》》
立法會今日辯論由公民黨梁家傑提出的新聞自由議案,一批明報現職及前任員工早上會到立法會外派發藍色絲帶,呼籲議員支持新聞自由。香港記者協會昨發表聲明,對明報堅持安排不熟悉香港情況的馬來西亞傳媒人鍾天祥接任《明報》總編輯,感到遺憾及失望。


end quoting

予成長於港英殖民地時代,如今過渡回歸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愚弟覺得現今香港太多假設性,泛民如是建制派如是,雖曰預防勝於治療,應該防患於未燃,但過份的推測將設,是否就是民主進程的必然 “成份” 呢?是醒覺還是凡是過敏?

有人說這就是缺乏互信的基礎 。。。。。唉!

laulong 說...

inner, 你的質疑對了,也是我所想!

換老總就表示明報老細破壞新聞自由?劉進圖等於新聞自由,其他人都不是?

這是甚麼邏輯?

安排不熟悉香港情況的人接任總編,感到遺憾及失望?

那麼香港的大機構都不應該聘用洋人做第一把手,早前聘的港大洋校長應立即解聘!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 先要多謝得到劉朗兄登出

》》
予成長於港英殖民地時代,如今過渡回歸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愚弟覺得現今香港太多假設性,泛民如是建制派如是,雖曰預防勝於治療,應該防患於未燃,但過份的推測及假設,是否就是民主進程的必然 “成份” 呢?是醒覺還是凡過敏?

有人說這就是缺乏互信的基礎 。。。。。唉!
《《


真的失禮嗮 。。。。。因為在車上寫的回應,多得兄台登出來,才發現白字連篇 (italic),還要在校長面前,犯上低級錯誤,慚愧慚愧!



今天敝公司的話題是:

思歪不出席渣打馬拉松,當主禮嘉賓鳴槍出發,被指稱是要報復渣打銀行,不服從指令在不聽話報章抽廣告,云云。(看片

真的危言聳聽聳人聽聞!

Quality Alchemist 說...

在八十年代期間,查良鏞對《明報》立場控制非常嚴格,他表示「報紙是老闆的私器」及「新聞自由,是報社員工向外爭取的,而不是向報社內爭取的。報社內只有僱主與僱員的關係,並沒有誰向誰爭取自由的關係。」
http://rthk.hk/mediadigest/md0008/04.html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謝謝你提供明報加東版「香港副刊」開天窗的資訊!不過加東版咁做,又癡咗條根。

以前多倫多中文廣東話電台,以香港泛民人士的新聞做頭條。跟住就比從廣州來的移民打電話往清談節目斥罵:『你哋新聞講緊嗰個乜乜乜,喺乜水?我都唔識,點解會做頭條新聞?你哋新聞部有冇國際視野㗎?』

喺喎!廣東地區的移民,真喺唔認識香港嗰班「神經過敏」嘅人㗎喎!

廣東話中文電台的新聞報告即刻收歛咗,唔敢將啲香港「神經過敏」的小新聞做頭條新聞。

明報加東版的「香港副刊」開天窗,來自中國內地的移民可能又感到莫名奇妙,明報加東版可能已經比人發電郵罵到飛起。

香港的傳媒人,以為香港大過天,無諗過海外的大陸移民,好多根本唔知香港「神經過敏」嘅小事。

佛爺 說...

校長:

你講起香港寫手的水平下降,我突然諗到,明報加東版「明坊」的寫手,可能來自中國內地或台灣,所以有相當的中文水平。

魔術師 說...

//班友想奪權呀,複製香港電臺的老路,編採無限大,把新聞自由據為己有!

即係拎老闆的錢來給員工做自己的事? 這跟打劫有何分別?

至於「不出席渣打馬拉松,當主禮嘉賓鳴槍出發,被指稱是要報復渣打銀行,不服從指令在不聽話報章抽廣告,云云。」反對派反中反政府的手段, 已到莫須有的程度. 如此質素, 竟然仍大有市場, 香港回歸只十多年,竟便淪落至此,實在令人沮喪.

laulong 說...

inner:

特首唔去鳴槍即刻少咗五萬人參加?睇得粱振英咁大?

要施壓駛乜做哩啲細路仔唔同你玩嘅玩意呀,泛民班友已經失心病狂,煽風點火,無中生有,玩弄民意可見一斑!




QA:

查大俠退隱,明報報格漸喪,俾班賣港者逐步滲透,依家老細覺得唔對路,咪釜底抽薪咯!劉進圖,死有餘辜喇!




佛爺:

香港班寫手,只是一群政治瘋狗,或者傻(唔用戇字喇 XDDD )狗,蔡子强本來唔錯,但維護寫作地盤太甚,也淪落了,吴志森李慧玲更不足觀,壞晒腦咯,只有腐朽一途!




魔術師:

所以明報事件簡直千古奇聞,老細唔可以話事?淨係明報公信力跌 watt 劉進圖都要負資喇,唔因咎開除佢咪算佢好彩!

至於渣馬,就係無限上綱喇,班友痴晒喇,已經無晒理性!

蝸牛 說...

依家興將啲野掉轉講。
劉進圖做總編明報公信力跌,但係炒佢又會令公信力跌!
私人機構人事調動都要拎上垃圾會討論,又唔係用公帑,咁不如議員辦事處請咩人公開交待吓?
算把啦!一班垃圾,物又大把人追捧?香港人高質素喎......

laulong 說...

哇,議員公開請咩人?一堆臭屎掉落街咁咯,李卓滛個賤精將職工盟據為已有,更是臭中之臭!

匿名 說...

冇乜睇明報喇, 唔知係咪真係水平低落咗!

會唔會少咗d獨家報導大新聞?

laulong 說...

獨家報道只是個點子,我就逐漸不喜歡她的報格,編採約稿側埋一邊,但卻缺乏理念理據,知識度低,最多只能及上我大學三四年班水平,每次看我都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