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4日星期二

佔中搞到喵都躁

.
網上圖片
友 喵遊俠  的留言,真切之情躍然紙上


其實真係唔想講多,不過日日睇住啲消息,成日係度叫一定要俾金莎我,粒瑞士糖唔收貨,我要霸住條路直至有金莎至肯走;佢地搶咗人地支波板糖,就話佢有權攞,人家要搶返支波板糖,就大叫要差人執法,好心就唔好做得咁醜樣啦,你肯慷慨就義,俾人打到頭破血流,尚可博得一絲同情及尊敬,如此錫身,唯有用鼻哥冷哼一聲,評論都費事。但係有啲淺見不吐不快,吐咗之後我舒暢你激脹都好,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梗係個人心理健康緊要啲。

1. 政治鬥爭的核心要義,就係點樣令到自己朋友多多,而敵人少少

唔好同我講呢個係學生運動,唔係政治鬥爭。講緊政治問題,有不同的意見,有衝突,就係政治鬥爭。依家有辦你睇,仲係個反例,睇住佢地將一批批的潛在盟友,點樣一步步推向敵人度,阻塞交通唔在講啦,將幾多基層推向對立面,係呢一刻,真係雞蛋高牆角色互換。Unfriend更加係將好多支持民主訴求,但唔認同佔領手法的人趕走,原本正常的做法,就係點樣集合有同樣訴求的人,去向佢地眼中的高牆爭取,但係依家就好似細路哥玩泥沙咁,我係男仔妳係女仔,我淨係同男仔玩唔同女仔玩咁。

講多句啦,用錯手段係達唔到目標㗎,你用九因歌,正常係無法子解到條減數題。當然啦,我希望佢地真係諗錯咗,用錯咗手法,如果一切係按計劃進行的話,咁心腸就太惡毒啦。

2.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一句伏爾泰從未說過的名言

我唔係想要考證乜野,自己上維基睇下就知來龍去脈,但既然呢句名言大家都掛係咀邊,就唔好講就一套,做就另一套。Unfriend就已經係明顯的例子,又係反例,當然呢個係地圖炮,有份做就有份中,唔理左中右。不過號稱最民主自由的上等人,都會做埋呢啲下等人行徑呢?

雖然我都明白知易而行難,不過現在係口叫爭取民主自由,行的是專制獨裁之事,如此手腦不協調,令人感覺是「前門拒虎,後門進狼」。佢地未上位已經咁專制獨裁,上咗位就一定會變本加厲,到時一定黑暗過歐洲中世紀。唔係話依家政府做得好,不過俾你地上喎,我冇信心囉!到時衰過地底泥呀!

講開上位,順手提下政制,分2個層次講:

第一,有留意政改程序的人,應該知道依家到咗第3步,第2步人大出咗個決定,咁下一步係點呢?咪過立法會囉!立法會要3份之2議員通過先得喎,咁佢地認為接受唔到個方案的話,咪否決佢囉!又唔得喎,好多人其實想2017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喎,再來多次2005年翻版實俾人鬧死,好傷㗎!

第二,有留意提名委員會的應知道,其實由提名委員會提名進行遴選的門檻其實未定,坊間傳緊可能是原來的8份之1,甚而是10份之1就可以,其實呢啲全部都應該係在第二輪的政改諮詢中討論。以過去來看,所謂泛民要入呢個閘唔難,問題係出唔出到閘做候選人,除非係提出啲如港獨呀要俾人殖民呀呢類政治主張,唔係冇信心爭取提委會一半的支持呀?定還是你地的主張從來都係小眾呢?真金不怕洪爐火,我從來都認為特首要可以提出平衡各階層利益的主張;而且理論上建制實會多過1人參選喎,實分薄票源㗎,咁都冇信心偷雞?點學人奪權呀?等政治綜援?

3.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先講,我好憎人講「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殆,不危也。知己知彼,也只是立於不敗之地,同百勝仲有一段距離。做下文抄公:孫子兵法‧謀攻篇「故曰: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對於香港的選舉,對於所謂的建制同埋所謂的泛民,批評就係「海軍鬥水兵 - 水鬥水」。「佢地俾人蒙騙」(認不住一句國駡),明知唔啱聽就唔好講啦!「我有做地區工作㗎 - 咪落區派單張囉」(認不住再來一句英文版),真係好藍血,不知民間疾苦。其實大家睇睇,以2012年為例,香港成年人口6百萬(冇專登分開未夠7年),只有340萬人為選民,當中只有180萬人投票,即係全港成年人得3成走出來表達意見,而表達的意見仲係五花百門,有成200萬人連選民登記都唔做,咁香港的政黨其實有幾多代表性,心照啦!

講下講下,離晒題添,唔講啦,用出師表最後四隻字作結啦!

ps. 呢個爛攤子點執手尾呢?班學生到時拍拍羅友拍拍手,唔洗負責!仲有到時有幾多人入咗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呢?
.
.
.
.
.
人回應 :

真係覺得你的躁 XDDD

講得好啱呀, <動物農莊>咪講咗哩樣嘢,革命前革命中大家都係平等嘅同志,革命後有人就比其他人更平等,即係更高人一等,俾班無知學棍,奸險政棍掌權?唔計賣港賣國,淨係獨裁都有排獨。人類歷史裏只有中國嘅禪讓制度係毫無私心的。美國共和黨父子隔代世襲,民主黨夫妻 (該會成事) 隔代世襲,菲律賓母子隔代世襲,泰國兄妹隔代世襲,民主制度?嘥氣喇!反而老毛之後冇嫩毛,老鄧之後冇小鄧,老江之後冇嫩江,老胡之後冇小胡 (唔好話習仲勛,在中共建制裏,習算老幾?)

西式民主制度喺傻仔至信嘅啫!

仲有好多,以前講過普選荒謬都唔想再講,總之今次佔中就係奸人,蠢人,爛人,懵人,壞人大雜燴,照妖鏡一眼睇晒,無所遁形!
.
.
.

15 則留言:

嚴嶺鋒 說...

民主喎?你都唔撐?
呢句野真係好殺食。讀慣懶人包的即刻要起身支持。
其實民主同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等都只係個籠統招牌,同你條女叫你買個 iPhone 套俾佢一樣,九萬幾款,晤一齊去揀,包你買錯,咁佢今晚咪扮野頭痛囉。
有真民主就無地產霸權?咁「最民主」的國家都要佔領華爾街啦。
小朋友們,玩過就算不枉青春,係時候收手。催淚彈都話暴力,遲D真係大蛇痾殊殊你就知。

佛爺 說...

校長:

首先要稱讚喵遊俠的這篇文章,分析得十分詳盡,真是字字珠璣。

我想以「條件反射」理論始創人、俄羅斯神經學家「巴甫洛夫」的研究,來附和一下喵遊俠的見解。

十九世紀末葉,「巴甫洛夫」在給予狗隻進食前,響起了鈴聲,久而久之,狗狗聽到鈴聲,未曾見到或嗅到食物,就會開始流口水,這就是「條件反射」的基本理論。此項研究使「巴甫洛夫」成了第一位俄羅斯生物學家取得了諾貝爾獎。

若干年後,「巴甫洛夫」做了另一項實驗,他在狗狗進食的途中,響起鈴聲,跟著取走了牠們的食物。久而久之,狗狗在進食時,聽到了鈴聲,有某些種類的狗隻,立即會狂吠,因牠們預見到食物將會被取走。

「佔中義士」使三區店舖的生意受損,縮短一些人的開工時間,加長打工一族的上下班時間,還堂而皇之美化成「今天無飯食,明天會更好。」思想稍為正常的人也會知道,訓練狗隻或其他動物,是要使用食物來餌誘的。「佔中義士」將本來有生意做的店子變成生意一落千丈,本來可以加班的打工仔變作開工不足,這不是激起民怨如此簡單。

這就等同「巴甫洛夫」的另類「條件反射」實驗一樣,「和平佔中」和爭取「真普選」,就猶如狗隻進食中途的鈴聲,意味「店舖營業額會大跌,和打工仔會開工不足」,猶如狗隻正在入口的食物快將會被取走一樣,受影響的香港人,逐漸會對「和平佔中」和「真普選」產生厭惡感,因這兩句詞語連繫了「無飯開」,但原本是正在「開飯」的。

「巴甫洛夫」說,不是所有狗狗對「無得食」的鈴聲也會發狂的。有些狗隻反應輕微,有些就自動溜走。這就解釋了為何「和平佔中」搞到香港大亂,還可以有不少支持者。因可能一些香港人認為,「無得食」也不是問題,他們的民主標準才是最重要。

香港學聯是八大專上學院組成,沒有理由無大學生知道「巴甫洛夫」的「無得食」另類「條件反射」研究,使「爭取真普選」失去部份支持者。唯一解釋,是他們自大到認為,「巴甫洛夫」的研究也在他們腳下。

不敗的魔術師 說...

我地同喵喵on the same page,佢寫嘅嘢同我地的其他文章都有講過(尤其是我都好憎將「百戰不殆」扭曲為「百戰百勝」),之不過好似校長, 佛爺呀,嚴兄,喵同我呢啲聲音太弱了,無人會留意的。要思考實在太難,所以才有懶人包的出現吧?

好似我在FB join 的MBA校友群組,又係個個熱血上腦使命感上身,悲。

怕就怕佔領街道開始成為風土病並且常規化,有乜社會爭議都會有班人出來佔。

其實佔領的「正當性」,在香港已被扭曲為「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小孩子扭計式言論。怪唔得習總話已讓兩次(23條,國教),損失的是香港,HK is not a priority。

都係「人多,殭屍係怪物;殭屍多,人就係怪物」喇。

laulong 說...

嚴:

民主喎,我三十幾歲時已經唔撐!啲人揾佢做圖騰係佢地嘅事,影響到我就勢係假 XDD

再者,大蛇屙殊殊哩班黃毛小子真係未見過!




佛爺:

心理學上的恰當分析!狗的智慧及不上人,更何況理班係一群低智的狗,在動物性上掛一個面具,寫上人性而已!




魔術師:

哩個世界,平凡人、蠢人一定比聰明人多,所以訴諸大多數群眾的普選一定死,冇得傾!

世純 說...

之前玩咗兩鑊,中央都忍你哋喇,今次真係冇得傾喇,如果咁都妥協,台灣西藏點搞呀。

原本中央諗住「止戈為武」嘅,但而家班友越玩越激,最後可能發展到「止戈唯有動武」,行動前記得唔好畀班聞主阿頭走入別國領事館呀。

laulong 說...

唔畀班聞主阿頭走入別國領事館,一就是堵塞領事館前,一就是堵塞政棍家門。其實後者幾好,佔佢一頭半個月,有外賣送都要經過檢查,肯定唔係俾政棍才可入大廈,餓鬼死佢!

喵遊俠 說...

今天休息,可以好好地回覆一下。

校長:

《動物農莊》是我當時中四的課外讀物,其實當時睇完都唔明白,斯其時北極熊亦已經散咗。

講開教育,早段日子和一班前輩同枱食飯講開佔中,有好多講到同仔女的衝突,話仔女俾教師教授洗晒腦。當時就忍唔住地圖炮上身,唔可以全部怪晒去教師度,父母都有教育子女的責任,唔可以將所有教育的責任推晒俾學校。當刻靜晒,依家回想就覺得講嘢得罪晒人!


嚴Sir:

我會將民主視為解決問題的其中一種方法,根本不可能通用,更不可能是真理。試想軍隊如行「一人一票民主」,最開心的一定係敵人。


佛爺:

稱拙作為字字珠璣,實愧不敢當,只是發下牢騷。


魔術師:

我成日都覺得《銀河英雄傳說》,其實是一本《政治軍事基礎讀本》,以小說的手法帶出政治軍事的基礎知識,並給讀者思考。

想當年(笑),中譯本一出就到租書租回來看,甚麼事都請不要打擾!


另外,可以看看鄭永年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寫的文章:亞洲民主(化)的吊詭
http://www.zaobao.com/forum/expert/zheng-yong-nian/story20141007-397526


喵遊俠

laulong 說...

喵:

提醐灌頂,能令他們反思一下,是他們的福氣!

奕山 說...

劉兄,

這幫流氓親身示範了咁先至係真正蝗蟲...所佔之處民不聊生,悲哀呀。

laulong 說...

正是,他們又是一群刑剋香港市民的災星!

佛爺 說...

校長:

我把你在「古今中外」裡「佔中運動與自戀狂」的留言,加了在該篇帖子裡。

laulong 說...

好呀 :D

黃島主 說...

好精采的分析。網友留址介紹此地,到過後真不錯。香港還有此言論者,和有此見解者,少矣。

黃島主 說...

真不錯的地方。網友留言介紹此地。來過後恍如遇上老知己。

laulong 說...

島主言重,感謝你光臨和留言!

最近太忙,跌晒 watt 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