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和平大晒?

.
尋晚在電視上見到有個老外振臂高呼,說示威者甚麼都冇做,很和平的,批評警察為甚麼要使用武力。

真係和平?這老外果然是特別的蠢,同佔中者一樣!

好簡單,我能進入你屋企,和平地佔用你的梳化厠所廚房嗎?我可以和平地瞓到你的床上,縱使你老婆也瞓在側邊嗎?

和平並不大晒,日本人至今沒有在釣魚台開過一槍,好和平,咁佢地就可以大模斯樣地佔據釣魚台?

不要說干諾道中是你們萬多人的,那是公眾空間,屬於全香港七百萬人,你們冇權去佔據這些空間,冇權去剝奪其他人使用路面的權利。

更不要說你們為了下一代甚麼,佔中根本沒有得到大多數民意授權,你們並不代表廣大群眾!
.
.
.

29 則留言:

嚴嶺鋒 說...

打倒 CY Leung, CY Lai 萬歲!

喵遊俠 說...

佩服校長的勇氣!

希望示威者儘快和平散去。

最重要是,這些行動不會動搖中央的決定,只會堅定中央認為有人搞奪權的想法,無助解決政治爭端。

最終,大部份香港人都是輸家。


喵遊俠

laulong 說...

嚴:

打倒梁師奶,黎師奶萬歲 XDDD




喵:

我怕佢地有牙? One on one 咯 XDDD

你又講得對,最終中央收回全部治港權,咁就真係求仁得仁咯!

世純 說...

校長:

嗰位老外唔知幾醒,雙臂包晒保鮮膠紙,用嚟防胡椒噴霧一流呀,佢應該好有示威經驗。

laulong 說...

個老外啲保鮮紙係美國領事館派的 XDDD

奕山 說...

劉兄,
我而家仍然在中環公司,想著怎樣回家的交通路徑...唉,無奈>.<!

Quality Alchemist 說...

大家都唱家駒的風雨中抱緊自由。
但他們真的明白什麼是 “自由法則”?
就是「在不妨礙別人的自由這個前提下,我們可以盡量爭取我們的自由。」

laulong 說...

奕山:

剛聽了一段音頻,有做丈夫,女兒,家翁家婆因佔中塞車而趕不及見至親最後一面,更不要說因塞車而失救的傷病者。

佔中者根本就係暴徒!




QA:

我想摑醒班盲杉!

佛爺 說...

校長:

根據那班「大帝」的理念,流鶯不應該被控阻街,因她們沒有破壞店舖和毀壞公物。還有,男生去維園裸跑,或男人在電梯內向女生「露械」,也應該合法,因為行為非常「和平」。驚訝!是女人心理作祟而已。嘻嘻!

不過,我覺得警察向他們使用胡椒噴霧和施放催淚彈是不恰當,而是應該向他們發射二萬個供嬰兒咬的「奶嘴」。然後找一位警花用揚聲器向他們呼籲:『Baby!奀咕咕!要不要姐姐來幫你呀?』這才合乎他們潛意識裡的訴求,滿足他們要求全香港人也向他們付出「無條件的愛」。

laulong 說...

佛爺,一個城市裏最白痴的人在搞局,你話死唔死!

俾班友奶咀都唔走,我俾支大棒佢!

新鮮人 說...

這裏只剩下一種聲音了,
往日百花齊花的氣氛已消失掉,
可惜! 可惜!

Armadillo 說...

犯法就係犯法,根本唔可以同和平拉埋嚟講!好多罪案都好「和平」,完全唔涉及暴力,例如賣老翻同電話騙案等等,咁啲罪犯又係咪可以譴責警方執法呢?!

奕山 說...

想咗好耐,除咗暴徒,我都唔知點形容呢班人。

呢班暴徒真係識得搵地方玩。如果係南韓,一早放咗幾百個催淚彈,幾萬發橡膠子彈,如果再講美國啲騎警,直情吓吓好似要攞命咁打啲暴徒,打到問你怕未。

如果話香港警察今次叫做過份暴力,咁就真係過份無見識啦。

laulong 說...

新鮮:

不喇,這裹跟以前不一樣,只是杜絕了匿名留言,不想看那些粗口爛舌,又冇勇氣出名的烏鼠!



Arma:

條猛話示威者和平的老外極有可能係美國特工,仲有人影到佢疑似派錢,哈哈,和平又喜悅的在派錢收錢??? XDDD

laulong 說...

奕山:

香港啲廢官太輭弱,根本畏首畏尾,亦唔排除仲有無間道喺裏面。無架喇,一於火浴重生,推倒重來!

奕山 說...

劉兄,

火浴重生,推倒重來?好呀,一於等恆指跌到萬五點就開始分段入貨。

不過如果香港經濟重傷,最慘都係一班年青人,搵工只會更難,收入只會更少。希望佢地明啦。

話時話,如果「佔中三狼」同埋佢地金主上星期開始做沽空同埋掃PUT輪,咁今次就真係大茶飯,條數我都唔識計咯!

eric 說...

這幾天以來我對六四有不同想法。對錯不是我以前所想的非黑即白。

laulong 說...

奕山:

肥佬黎條豬粉腸乜嘢做唔出?嘅係賣國賣港,又係貪財動物。

惡果,要班低智花 0靚領過嘢才知咯!




Eric:

正是,歷史的真像在人為的煙冪裏被隱藏,我們所見的可能不是真見。

佛爺 說...

校長:

真是要說一句「人蠢無藥醫」!「佔中」為了什麼目的?就是要癱瘓香港金融市場,從而影響內地經濟.現在加碼,「佔銅鑼灣」、「佔旺角」、「佔尖沙咀」,危害內地經濟乎?重創香港本地零售業就有,對內地經濟有何影響?

學聯和學民思潮的「遍地開花」,請恕我講得粗俗,「遍地開花柳」才真,認真戇居!

遲些不如佔領「垃圾堆填區」,等於塞住香港人的肛門,香港立刻「遍地開坑」呀!嘻嘻!

不敗的魔術師 說...

「都是學生」,「手無寸鐵」,「驅散」是事實的陳述,一張相片可以「永後後世」;「帶有敵意」,「令你感到受威脅」是主觀上當時感受,你不是當事人,你不在那個時空,你感受不到。

講道理,太深太長,要思考,群眾運動講的是情緒,不是背後的道理,沒人能夠消化的。

年輕人預左「承擔後果」,不會只是個人,社會上經濟上的後果,70萬人說了算。

laulong 說...

佛爺:

俾你笑死我。佔中班盲杉俾美國佬利用,佢地青春浪擲佢嘅事,但阻我返工去街,阻病人及時送院,阻商業運作就唔啱!

其實販民班友係想搞港獨,為美國佬賣命,一群美狗驅動班年青盲毛,就係咁!




魔術師:

盲動要付出代價,出黎玩,遲早要還,苦果到黎嗰日,要後悔也太遲。

班人要死,由佢喇!

Ebenezer 說...

稍稍有些微智慧者都會發現,以佔路作今次的戰場主線是愚不可及,奇蠢無比的。甚麼才是港人最大的力量?甚麼才是這場運動所可依恃?現在因佔路而令市民不滿的怨氣正日益加深,此刻民意對佔路者的容忍已達到臨界點,隨時爆煲,民意逆轉,指日可待!換句話,佔路者以為手上所可恃的民意籌碼,可以一夜間化為烏有。未戰先敗,此路不遠矣。

laulong 說...

就是,逐漸糜爛變質,只是一群周星馳式的無厘頭文化發難,好醜!

喵遊俠 說...

其實真係唔想講多,不過日日睇住啲消息,成日係度叫一定要俾金莎我,粒瑞士糖唔收貨,我要霸住條路直至有金莎至肯走;佢地搶咗人地支波板糖,就話佢有權攞,人家要搶返支波板糖,就大叫要差人執法,好心就唔好做得咁醜樣啦,你肯慷慨就義,俾人打到頭破血流,尚可博得一絲同情及尊敬,如此錫身,唯有用鼻哥冷哼一聲,評論都費事。但係有啲淺見不吐不快,吐咗之後我舒暢你激脹都好,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梗係個人心理健康緊要啲。

1. 政治鬥爭的核心要義,就係點樣令到自己朋友多多,而敵人少少

唔好同我講呢個係學生運動,唔係政治鬥爭。講緊政治問題,有不同的意見,有衝突,就係政治鬥爭。依家有辦你睇,仲係個反例,睇住佢地將一批批的潛在盟友,點樣一步步推向敵人度,阻塞交通唔在講啦,將幾多基層推向對立面,係呢一刻,真係雞蛋高牆角色互換。Unfriend更加係將好多支持民主訴求,但唔認同佔領手法的人趕走,原本正常的做法,就係點樣集合有同樣訴求的人,去向佢地眼中的高牆爭取,但係依家就好似細路哥玩泥沙咁,我係男仔妳係女仔,我淨係同男仔玩唔同女仔玩咁。

講多句啦,用錯手段係達唔到目標㗎,你用九因歌,正常係無法子解到條減數題。當然啦,我希望佢地真係諗錯咗,用錯咗手法,如果一切係按計劃進行的話,咁心腸就太惡毒啦。

2.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一句伏爾泰從未說過的名言

我唔係想要考證乜野,自己上維基睇下就知來龍去脈,但既然呢句名言大家都掛係咀邊,就唔好講就一套,做就另一套。Unfriend就已經係明顯的例子,又係反例,當然呢個係地圖炮,有份做就有份中,唔理左中右。不過號稱最民主自由的上等人,都會做埋呢啲下等人行徑呢?

雖然我都明白知易而行難,不過現在係口叫爭取民主自由,行的是專制獨裁之事,如此手腦不協調,令人感覺是「前門拒虎,後門進狼」。佢地未上位已經咁專制獨裁,上咗位就一定會變本加厲,到時一定黑暗過歐洲中世紀。唔係話依家政府做得好,不過俾你地上喎,我冇信心囉!到時衰過地底泥呀!

講開上位,順手提下政制,分2個層次講:

第一,有留意政改程序的人,應該知道依家到咗第3步,第2步人大出咗個決定,咁下一步係點呢?咪過立法會囉!立法會要3份之2議員通過先得喎,咁佢地認為接受唔到個方案的話,咪否決佢囉!又唔得喎,好多人其實想2017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喎,再來多次2005年翻版實俾人鬧死,好傷㗎!

第二,有留意提名委員會的應知道,其實由提名委員會提名進行遴選的門檻其實未定,坊間傳緊可能是原來的8份之1,甚而是10份之1就可以,其實呢啲全部都應該係在第二輪的政改諮詢中討論。以過去來看,所謂泛民要入呢個閘唔難,問題係出唔出到閘做候選人,除非係提出啲如港獨呀要俾人殖民呀呢類政治主張,唔係冇信心爭取提委會一半的支持呀?定還是你地的主張從來都係小眾呢?真金不怕洪爐火,我從來都認為特首要可以提出平衡各階層利益的主張;而且理論上建制實會多過1人參選喎,實分薄票源㗎,咁都冇信心偷雞?點學人奪權呀?等政治綜援?

3.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先講,我好憎人講「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殆,不危也。知己知彼,也只是立於不敗之地,同百勝仲有一段距離。做下文抄公:孫子兵法‧謀攻篇「故曰: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對於香港的選舉,對於所謂的建制同埋所謂的泛民,批評就係「海軍鬥水兵 - 水鬥水」。「佢地俾人蒙騙」(認不住一句國駡),明知唔啱聽就唔好講啦!「我有做地區工作㗎 - 咪落區派單張囉」(認不住再來一句英文版),真係好藍血,不知民間疾苦。其實大家睇睇,以2012年為例,香港成年人口6百萬(冇專登分開未夠7年),只有340萬人為選民,當中只有180萬人投票,即係全港成年人得3成走出來表達意見,而表達的意見仲係五花百門,有成200萬人連選民登記都唔做,咁香港的政黨其實有幾多代表性,心照啦!

講下講下,離晒題添,唔講啦,用出師表最後四隻字作結啦!

ps. 呢個爛攤子點執手尾呢?班學生到時拍拍羅友拍拍手,唔洗負責!仲有到時有幾多人入咗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呢?

喵遊俠

laulong 說...

喵~~

真係覺得你的躁 XDDD

講得好啱呀, 咪講咗哩樣嘢,革命前革命中大家都係平等嘅同志,革命後有人就比其他人更平等,即係更高人一等。人類歷史裏只有中國嘅禪讓制度係毫無私心的。美國共和黨父子隔代世襲,民主黨夫妻隔代世襲,菲律賓母子隔代世襲,泰國兄妹隔代世襲,民主制度?嘥氣喇!反而老毛之後冇嫩毛,老鄧之後冇小鄧,老江之後冇嫩江,老胡之後冇小胡(唔好話習仲勛,佢算老幾?)

西式民主制度喺傻仔至信嘅啫!

仲有好多,以前講過都唔想再講,總之今次佔中就係蠢人,爛人,懵人,壞人照妖鏡,一眼睇晒,冇所迍形!

laulong 說...

想將你的留言貼為正文,讓更多人睇到你的意見,可否?

喵遊俠 說...

歡迎歡迎!

躁...呢個係佔中症候群 XD

喵遊俠

The Inner Space 說...

校長 恭喜恭喜 七優狀元!

laulong 說...

冇喇, inner, 我地邊有咁勁,保住及格率都已經偷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