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3日星期日

老照片

.

一九八四年七八月之交,坐三十年車齡的解放牌貨車離開拉薩,穿越青藏高原。五日四夜的艱辛車程,看過唐古拉山上空璀璨欲墜的星河,捱過高原上八月暴來的飛雪,伴著我的,就是這件羽絨褸。

我更不會忘記,那年鳳凰影業正在拉薩拍〈神秘的西藏〉,我的一位不太稔熟的中大女校友是攝製隊成員,輾轉聽聞我也在拉薩,在我離藏前托人送給我一排大裝的三角朱古力。就靠它,我能在飛雪下補充了熱量。我感恩,我懷念,所有待我如斯眷顧的人。
.
.
.

34 則留言:

Hana 說...

我去青藏高原的時候天是很藍很徹的。
青海湖好美好美。

laulong 說...

青海湖,我是八二年去,遲些貼些照片上 Blog。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罹 說...

i went hiking in Nepal in 86 Xmas:)

eric 說...

哇,劉兄非常的"型"呀!

laulong 說...

Angel see-mui:

Nepal 我沒去過,但那時曾有鴻圖欲由從藏入尼泊爾,但太多未知情況,故作罷了。

大家都有歷險之趣啊!

laulong 說...

eric:

見笑了。那是艱辛旅程熬出來的,任何人都會顯得莾倉。我還記得司機小李,整個車程他就如狼之警覺,如鷹之銳利,因為公路危機四伏。到晚上睡覺時,他又可以呼呼熟睡。他才 man 得可以。

記得在唐古拉山口,冷到不得了(一個月前公路塌方,又遇大雪,這裏才冷死了二十多人),他二話不說,拉了被蓋就鑽到車底裏睡。我坐在駕駛室,伸頭窗外看看瑰麗的星空,看看遠處沉默的山影,昏昏沉沉,哆哆嗦嗦的捱到天明。

小李是天生在青藏高原活的,而我,只是一個過客!

匿名 說...

雲煙兄:

你型到甩轆噃~~~~~~:P

P.S.二十多年前要去西藏?勁大鑊!:O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甩轆咪撞車,不好罷。其實都已往了!只留下一張老照片。

那年,我和在西藏碰到的年青人,大概是入藏的最早第二三批香港人罷。我經歷了太多有趣、難忘的情景,都已成了我記憶裏不可移走的片段。倏忽廿多載,現在想來,還是非常滋味啊!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咦,你o黎架? @@!

有 d 張藝謀 既 feel ~~

PS : 你食煙? 嘿嘿嘿 ~~

匿名 說...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提到...
咦,你o黎架? @@!

有 d 張藝謀 既 feel ~~

PS : 你食煙? 嘿嘿嘿 ~~

你一定不知道煙草的歷史~~~~~~:P

Daniel.

laulong 說...

哈,大文兄,你不知嗎?在青藏高原,吸煙是闖蕩的通行證,又是建立人際關係的握手器,叼著煙又表示你是男人。

記得有一次,我穿了黃色風衣,無叼煙,竟然被幾個修路工人吹口哨聊,有冇攪錯,我成嘴鬚,而且這世界只有我聊人,點會有男人聊我,真係 kuonowyah ,即刻攞煙,嗰幾隻野當堂醒悟,傻笑收皮,哈!

laulong 說...

Daniel 兄:

我剛回應大文兄的便是煙草在青藏高原的小史。更何況,我那時不抽,只是食二手煙都食到傻。

還有,八十年代在大陸,冇支煙入公厠癖吓味,隨時被臭暈,昏死在那些五顏六色的人肥上,真係人世間最慘烈、最悲情、最不堪的喪禮啊!

講到慶合合,有一次我要大方便,同小李講:唔掂啦唔掂啦!小李續駛了一段路,然後遙指遠處一個只有腰身高的小茅棚。嘩,我如見歸宿,真的如陶淵明翻歸時的載笑載奔。我邊走邊除皮帶,想著今次可以來一趟暢快的大江東去罷,怎知到了棚邊一望,吓,點攪?原來人肥已堆滿糞坑,甚至突出了地面近尺,死啦,我冇練洪拳冇紥馬 N年,點算?躊躇了幾秒,冇得再諗,惟有在旁邊另擺新堆!

還好,因為高原乾燥,人肥不臭,我只聞到自己的味道,我沒有嗅索別人昨日大前日吃了甚麼的私隱!

匿名 說...

雲煙兄:

我從不吸煙,但到了這種充滿"瘴氣"的環境,無煙在手,一定早抖:P

P.S.住在山林茂盛地方的人,一定抽煙.

海火火女 說...

>>記得有一次,我穿了黃色風衣,無叼煙,竟然被幾個修路工人吹口哨聊,有冇攪錯,我成嘴鬚,而且這世界只有我聊人,點會有男人聊我......

笑死我了XD
爸爸這個經歷好 "正", 你好型~!

laulong 說...

Daniel 兄:

也許吸煙是人類史上最離奇的現象,明明有害,甚至可以死人,人們總是照食如儀。真怪雞!

laulong 說...

女女:

西藏行還有很多趣事。就我坐的那貨車罷,近三十年車齡,比我當時還要大。車的避震唔慌好,那時的青藏公路又爛過爛布,砰砰砰砰,我拋上拋落,頭撞到上車頂不知幾多次,所以到依家咪 short short 地囉!

匿名 說...

laulong 提到...
Daniel 兄:

也許吸煙是人類史上最離奇的現象,明明有害,甚至可以死人,人們總是照食如儀。真怪雞!

前幾日睇緊第三種猩猩,終於明白!:P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猩猩曾多次在你的留言出現,有甚麼玄機?又或者那是否很值得看的篇章?

新年了,順祝新春進步,心想事成!

火鶴 說...

劉sir,

憂鬱嘅眼神, 唏噓嘅鬚根
張相嘅編號仲係007添
原來你先至係漆黑中嘅螢火蟲
你呢D咁出色嘅男人, 難怪契媽佢...

新年快樂!

匿名 說...

laulong 提到...
Daniel 兄:

猩猩曾多次在你的留言出現,有甚麼玄機?又或者那是否很值得看的篇章?

新年了,順祝新春進步,心想事成!

恭賀新禧!

那位院士的系列作品,解答了很多人(包括我)想了很多年但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Daniel.

laulong 說...

火仔:

好耐無係學校見,不知係你怕我見家長,做咗逃學威龍,還是我吞仆。

火仔,自從上次比易亦篤爆,學校唔比我見家長啦,我而家日日巡小食部,睇住啲小朋友食垃圾食物,仲叫佢地小心唔好竹簽拮到,唉,火仔,嗰到好大風架,鼻哥都紅埋...

好想再見家長.......

噢,忘了,祝你新年快樂,學業進步!

正在守緊水塘的副校長

laulong 說...

Daniel 兄:

咁勁?很想見識下。讓我這隻笨猩(哈,一笑)開開竅。

匿名 說...

laulong 提到...
Daniel 兄:

咁勁?很想見識下。讓我這隻笨猩(哈,一笑)開開竅。

而我就係顛猩(喪笑中)一隻~~~~~~:P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那我們是鬼馬雙猩(狂笑中),咔咔咔.....

laulong 說...

火仔:

唔記得講,其實你的中文認真不賴:

憂鬱嘅衰神, 唏噓嘅老人.....

咔,二十幾年後仲唔變成咁.....

火鶴 說...

劉sir,

我果段, 抄呀星爺架咋.

http://hk.youtube.com/watch?v=ruw75jyni4M

laulong 說...

火仔:

抄都抄得咁叻,都唔係少嘢!

匿名 說...

雲煙:

唔抵得囉,靚仔到你呀,我無定企噃~~~~~~:P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你講笑,打交呢,拳怕少壯;講樣咪一樣,你如日方中呀!

匿名 說...

laulong 提到...
Daniel 兄:

你講笑,打交呢,拳怕少壯;講樣咪一樣,你如日方中呀!

去Facebook看吧~~~~~~:P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事實無內子幾年啦,原因費事講。如果唔係點會喺情人節約人食飯。

Facebook 點玩我都烏卜卜,點 search 你,打 Daniel 就得啦?

匿名 說...

雲煙兄:

So sorry,my condolence......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521800113

Daniel.

Jessica Chan 說...

這張相應該是經典之照吧!

laulong 說...

kekee, 好說好說,我到依家仲擁抱住嗰刻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