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4日星期日

狼死

.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是我常對年輕人講的話。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末,成長在六七十年代,那時候,物質普遍匱乏,如不努力,就不能改善生活,如不上進,將永遠陷溺貧窮;於是大部分香港人都很拼搏,一股求生意識造就了八九十年代的繁榮。仿如蒙古人困頓於大漠,遂發憤圖強,最終狼圖騰民族建立了人類亙古未見的大帝國。

然而,當餓狼走進肥沃的中土,在華夏薰得遊人醉的暖風下,漸漸慵懶。牠不再需要用兇獪的銳目去搜尋,不再需要用靈敏的鼻子去吸索,不再需要用飛快的健腿去抓獵,飯來張口,錢來伸手,忙於圈地,忙於搜刮,結果當漢人拿起石頭泥耙作武器,滿身肥肉的蒼狼只能伸舌喘氣,蹣跚地步回牠來自的大漠。

貧賤不能移,但富貴確能淫。香港富貴了,我們再不需要七十二家房客,細小的單位裏最好是一個嬌,兩個妙,孩子都萬千寵愛在一身。我們怕孩子不快樂,於是給他們最好的;怕孩子受傷受創,於是給他們最周全的保護;怕孩子悶,於是電玩電視節目不輟。孩子要受教育,於是免費兼差不多保證升班。孩子們知道困乏嗎?不知道。知道爭取嗎?不知道。知道責任嗎?更加不知道。

這些錦衣肉食,嬌縱溺愛走出來的孩子,最受不了壓力。他們會以為世界已為他們準備了一切,幸福是必然,美好是應份,還只怕不夠多。一旦現實的帷幕揭開了,一個小小的觸痛便叫他們手足無措,萬念俱灰,甚至輕生赴死!

我希望我的孩子快樂,但我不會給他們華麗,我甚至要他們跟成年人一起面對逆境,合比例的背負困厄。我也不要他們相信凡事要領先,要完美,一切盡力而為便已足夠。繼後的成功嗎?是激勵;失敗嗎?便是鞭策。

在這意義上,我要他們保著來自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大漠上,那不死的狼性!

.

4 則留言:

匿名 說...

雲煙兄:

我也剛看完七十二家房客,反是從公共行政去想為何會出現"故事"中的弊端.唉,職業病:P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剛在 "星期天" 那邊回應了,謝謝你。

匿名 說...

Norman,你文字的功力又高了。

laulong 說...

吾兄:

言重了,未入吾兄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