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1日星期四

他們很想知道

.
video

今天早會播了這片段,匆匆上載。

真的,他們很想識字,很想識數,很想知道這世界。
.
.

17 則留言:

匿名 說...

雲煙兄:

平民都是冤大頭~~~~~~:(

Daniel.

xiao zhu 說...

大自然的平衡本來就包含了相對的元素,也許正因如此,就是要透過不平衡才能展示大自然的正常運作!

那些孩子們的奢侈,是能夠有機會讀書、是能夠繼續讀書。甚麼是我們的奢侈? 這個簡單的問題問得實在再好不過了。

eric 說...

很佩服那些在山區的教師。他們都有驚人的毅力及意志。


咦,冇o左o的靚仔相o既.....

laulong 說...

Daniel 兄:

困苦過,更加知道困者之苦。中國還有十分一人口處於極度貧窮,日入不足兩美元。呀!

laulong 說...

小豬:

強者弱者,我知道。然而弱者之弱很多時並非沿於天道,卻在人為。或者是人為之不體恤,不顧念,甚至人為之巧取與豪奪。

laulong 說...

Eric:

愛心、信念、付出,就是他們的動力。默默工作的小眾,比廟堂之上的官宦更令人動容。

形相不足道,我願山區的小孩也能像鳥之高飛。

此段之後,或許重來。

laulong 說...

噢,Eric,假如你是個女的,那句話會更令我暈其大浪,哈!

xiao zhu 說...

你所說的,置於一般情況下,完全同意。然而
在這個範疇裡面的相對,在我看來,主要並不涉及強者、弱者的觀念。提到天道,我反而覺得,他們的缺乏也好、我們的擁有都好,從哲學層面去看,與天道倒也有不小的關連。

反正,這種極度貧困的現象,已經超離了純人文的考慮,國家的治理要讓步予很多政治元素的考慮、國際性的生存,所以可以有錢去上月球、有錢貸款予非洲國家,卻要犧牲了自己的人民了。這個可能是自然的取捨,已然越過了體恤與顧念了。

每次見到山區的孩子,都不期然淚盈於睫,因為那種掙紮求存,是何其悲壯,也何其無奈!

laulong 說...

小豬:

我 1980年返大陸,過貴州山區,那裏窮得十二三歲的男孩子都沒褲子穿,感慨殊深。

至於國家有錢去上月球、有錢貸款予非洲國家,我有另一番理解。

征月是為了科技,特別是軍事。援非,是為了讓他們發展經濟(推動成本低於中國),使他們有起碼的錢再買中國的商品。情況正如八十年代起日本給中國無償及低息貸款一樣,基本上是利人然後利己的活動。

匿名 說...

雲煙兄:

錢穆教授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書中曾問過一個兩難式命題,看你是否幫到我(背景是明朝,其實無關宏旨):國家應該用經費養活二十五個農民,還是鑄一尊紅夷大炮?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25 個農民的生產值不能鑄一尊大炮;鑄一尊大炮卻可以保護 25x1000倍(可能更多)的農民。我會毫不猶疑的鑄炮!

xiao zhu 說...

你80年到過貴州山區,我今日還見到貴州山區的孩子,還都是一樣!

我提登月援非,因為我明白,也所以更希噓、無奈。

eric 說...

嘩,聲明一下先,我唔係女扮男架,亦都唔搞個味野架。哈哈。

laulong 說...

小豬:

我明白,謝謝你的留言。

laulong 說...

親愛的 Eric:

'已', 親埋呢次唔親啦!原來係公唔係字。

唔駛驚,嗰味野我都唔啱!

eric 說...

哈哈,"親愛的",冇所謂,都係一句稱呼嗟。

laulong 說...

Eric:

那麼口裏不親心裏親便是了,但再強調,嗰味野我唔啱,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