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星期四

玉樓春

〈玉樓春 〉      歐陽修

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
.
.

19 則留言:

車丸丸 說...

玉樓春....令我....
..令我...想起....
想起....70年代鹹片!

laulong 說...

丸丸:

老老實實,你男定女?老定嫩?70年代鹹片你都識?

eric 說...

那一齣春宮片呢?

呢一個辛棄疾既玉樓春 我就覺得有D鹹鹹地...

何人半夜推山去?
四面浮雲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
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雲橫度,
忽見東南天一柱。
老僧拍手笑相誇,
且喜青山依舊住。

兩三峰,溪頭,一柱.....好graphic喎。

雪紅 說...

玉樓春曉? 不過唔係鹹片,係文藝片黎架噃。

laulong 說...

嘩,愈查愈多野,不過真係有啲焚琴煮鶴,對歐陽修有啲不敬。

原來真係有一本清代禁書叫 [玉樓春]。
清嘉慶年間遭禁,原因是講房中術、性虐待情節,嘩!!!!

至於咸片就有部 [紅樓春上春] ,哥哥演出,戲名叫做近啲。

Eric,你所引之詞,真係好鬼graphic!

雪紅,[玉樓春嘵]套電影好正,也不入咸片,首歌 interlude 也很動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AAWw4R4kg0

題外話,今日我的學生瞥見玉樓春的列印本,衝口一句就叫:吓,歐陽鋒呀?

我為之氣結,答道:你個死仔,去練蝦蟆功啦!

哈,歐陽鋒蓋過歐陽修,金庸之功也!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Agreed with "Snow Red" that "玉樓春曉? 不過唔係鹹片,係文藝片黎架噃。", the movie seems to be "My lullaby", something like "My Melody" - those foreign young romance movies.

The song is adopted by Sam Hui ... forgot the name!

Also agreed w/Eric - very graphic!

車丸丸 說...

我是中女一名, 70年代是我花樣的年華!

eric 說...

"原來真係有一本清代禁書叫 [玉樓春]。
清嘉慶年間遭禁,原因是講房中術、性虐待情節,嘩!!!!"

呢部[玉樓春]既成書時間好似同法蘭西既性虐"大師"Marquis de Sade差唔多喎(更早都唔出奇!)。搵黎比較下先....哈哈!

laulong 說...

嘩,嘩,嘩, Eric 你好掂,正經如論語,性經如 Marquis de Sade 都識,我這個'老'弟五體投地---直頭好似信咗密宗,去咗拉薩!

海火火女 說...

"兩三峰,溪頭,一柱"

嘩...唔知係唔係抱住"歪念"去睇, 所以真係覺得有d....

laulong 說...

女女:

從來如是,這叫有色眼鏡嘛!

今天放假嗎?

laulong 說...

丸丸:

70年代也是我開P狂蒲的年代,識女仔無數,我唔會同你跳過舞啩?

喂,我啲慢四步跳到女仔唔肯走架噃,會唔會......

laulong 說...

Angel:

就係上高嗰首啦,聽吓啦!

車丸丸 說...

laulong,
sorry! 應該無!
我先天長短腳, 從不跳舞.

laulong 說...

丸丸:

真的嗎?容我留一個問號罷!

eric 說...

我發神經,咪乜鬼經都睇囉。哈哈。

逍遙小妹 說...

咁果本"玉樓春"圖書館有得嗎? :P

我只知舒淇同李麗珍做的鹹片,果套叫做"滿清十大酷刑"

laulong 說...

Eric:

你神經得幾勻循喎!

laulong 說...

小妹:

圖書館有冇,唔知呀!

那片,我有冇看過,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