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8日星期五

活死人語

.

咦,陶傑先生,你還沒死嗎?

因為,我一直以為,死人才會發出這些沒血性,沒溫度的囈語。

西方政府、卑劣傳媒對中國誣衊,中國人起而抗爭,要罷買外國貨,要發出怒吼,你說這是新義和團運動,把之比擬成清末一場非理性、宗教狂熱的盲動。你又說是中國網民怕死,只會隱身在安全的網絡世界裏嘶喊。你還說他們是一群人生的失敗者,說若真要召集打仗,他們一個也不會現身。

真的嗎?你如此勇銳,夠膽走到北京去,在天安門廣場 (啊,算了,你侷促污穢,勿要沾污我們的英雄地,到菜市口罷,方便給你行刑)高唱你這番爛調嗎?

你把希特拉說成魅力人物,你患了白蝕嗎?白化去到陰囊了嗎?對呀,中國現在沒有,將來也沒有這些戰犯狂魔!你喜歡讚賞殺人犯,我不會奇怪,因為你白化了的血液本來就有這種特性。

你又說若打仗,中國股民手上的股票會化為泡影,美國會把中國人在國內的房地產充公,財產凍結。你說中國人一講到錢,就會猶豫,所以當前反西方的只是一場躁動,一場麻疹,不會引發戰爭。

啊,混帳的陶先生,若跟你的講法,我那篇 [股份化是貧富懸殊的元兇] 要改寫成 [股份化是世界和平的原因]了。外國股民不愛錢嗎?西方商人沒有投資在外國嗎?所以任何國家都不要打仗了。陶先生,你這番爛調可以取得諾貝爾和平獎啦!

誰都知道這次風波不會演變成戰爭,那有人會像你這麽幼稚!但最可恨是你把中國人的義憤形容為麻疹。你是人嗎?我早懷疑了,鑽回你的活死人墓去罷,擁抱你心愛的腐臭爛泥罷!

又或者,回到你最愛的英國去,欣然接受你的大英帝國勳章!

.

點擊觀看:
世界大戰 陶傑

.

36 則留言:

陶白白 說...

你的講法真是再對也沒有. 我也有些感想.

中國現在有, 未來也不會有像希特勒這些戰犯狂魔, 可惜過去有. 這個戰犯的照片, 還懸掛在天安門城樓前面.

當你曾經在那荒謬的十年活過來死不去, 你會更暸解.

天安門廣場, 也許是英雄地, 可惜卻建立了一座古怪的神龕, 供奉著一具令人遺憾的屍體.

阿包 說...

屌,陶傑個死仔,人嚟架咩!鬧得好!

匿名 說...

陶傑真是混蛋.

你叫他去菜市口方便行刑, 他知道了可能會沾沾自喜呢, 因為菜市口有特別的象徵意義.

那個地方在市中心宣武區, 是皇朝誅殺異己的地方: 譚嗣同就在菜市口就義.

現在的菜市口一帶, 早就變得不同了. 在大街的一邊, 聳立著sogo百貨公司, 還有walmart超市.

但是對面街, 卻依然是破爛的貧民窟. 那些狹窄骯髒如公廁的住所, 門口卻釘著個鐵牌, 稱這裡曾是某某明朝理學家的舊居.

每天都有個阿婆堆著木頭車經過, 用一口京片子沒氣的嚷著:

"檢 - 破 - 爛 - 哩 -"

那天我在sogo購物之後, 拿著購物袋經過這裡, 發現那裡的居民, 都用欣羨好奇的目光, 想看看我袋裡有什麼.

於是我明白, 雖然sogo只是在對面街, 他們是沒錢進去買東西的.

無所謂啦, 旁邊正在建大酒店, 這個貧民窟將被剷除.

沒有人會再理會, 菜市口過去的故事, 沒有人再知道, 這裡曾是明代理學家的居所, 檢破爛的阿婆早被趕走, 貧民被趕出了宣武區. 譚嗣同? 是誰哩?

遷來了百貨公司, 辦公大樓和大酒店, 成就了一個國際大都會.

peter 說...

我是90年代从北京来港的新移民, 我想讲讲我们部份人的看法.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 看过义愤的事实在太多了; 如今竟会有些麻木.

在香港看这些事, 有不同的距离感. 看着这些事, 令我想起, 89年1月, 64事件还没发生的时候, 我和同学到王府井大街首都剧场看智取威虎山: 他们竟对演员的表演作万般嘲笑.

我很生气, 他们未免太不尊重建国的先烈了.

看完戏, 我们走了30分钟路, 到前门大街新开的肯德基吃烧鸡, 价钱昂贵而且要排队近一小时, 但我们还是吃得很快乐.

匿名 說...

Norman, 陶傑只是賣國集團的散仔文化打手,奇就奇在都幾多盲毛喜歡睇他的廢文,連金庸都似乎接受了他為才子接班人,可見傳媒抄作如何利害。

其實他的賤,越來越多人知道了。這人既自掘墳墓,你為他踢兩脚泥土,也屬應該。

哈,還有些散散仔小小打手,一早露了尾巴,我看到也暗笑。不過你仁厚,念舊,我又是知道的!

馮婦 說...

我同意陶傑是卑劣的, 但你的講法也有不對.

你說他夠胆就去北京發表爛調,

那麼, 豈不是暗示了,

香港才可以容忍他的夢囈,

那豈不是說明了北京沒有言論自由嗎?

曾憲梓長期支持者 說...

有時候,文章不是令網主惹人討厭,而是留言者對其他人的挑釁,反而令網主帶來惹人討厭之嫌.
一群中抗在自對牆怒吼.
全世界人都不是精英,唯獨自命不凡.

車丸丸 說...

照咁講.
即係陶傑係民族主義無間道
用文章挑起中國/香港讀者團結對外?

匿名 說...

也未必. 觀乎以上留言, 並非一致對外, 都是話中有骨的.

匿名 2 說...

黃金冒險號這名字就是開宗明義地崇洋

laulong 說...

陶白白:

我雖不親歷文革,但這十年荒謬,我豈會不理解。但你說照片中人是戰犯,我卻不能苟同。

戰犯是發動侵略,犯下戰爭罪行的人,像陶活死人所說的魅力希特拉,像蘿蔔頭東條英機,甚至粗暴入侵伊拉克的喬治布殊也幾近之。

那人是建國有功,治國有誤,戰犯云乎哉!

匿名3 說...

黃金冒險號應是九十年代一艘越南難民船的名稱

laulong 說...

阿包兄:

謝謝你的罵!

陶白白 說...

若赤柬的領袖也以戰犯身份受審(他們也只殺本國人, 不涉及侵略), 那同一logic, 照片中人也是戰犯.

匿名 說...

雲煙兄:

好像沒有狗在菜市口那裡接受過行刑的,對嗎?

Daniel.

匿名 說...

陶傑?
只懂崇洋.只懂刻薄,只懂叫人送子女出外留學,最好去英法.
以前還打著學習魯迅救國的旗幟.
沒見過這樣憎恨自己國家的人.

laulong 說...

菜市口斬過幾多人頭,我不知道。

滿清視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的譚嗣同為逆賊,歴史卻尊之為義士。

我視陶活死人為奸賊,他真的為奸賊!

讓他沾一點譚嗣同的光,當作是他上路前的那一口送行飯罷!

匿名所介紹的菜市口,讓我知道更多東西,謝謝你!

laulong 說...

Peter 兄:

那是一抹悲涼嗎?

革命距我們遠矣,尤其在89年,國內貪腐風盛,人民對歷史有異看也不足為奇。

你能反思,足見明智。智者自然不滯於物了啊,幾隻 kfc,又何妨哉!

laulong 說...

吾兄:

成班妖獸,肥瘦歪四,亂舞於前,不戳破之難以對家國交代!

今日活死人在生果報還有一篇小爛文,講 LV,去他的,解放軍用 LV 袋嗎?會因此不去殺敵嗎?

條友的思維根本有病!

laulong 說...

馮婦(即係馮太?):

我說的是請陶活死人去面對他認為龜縮的中國網民,不是中國政府。

對小賤人,大政府根本不屑出手。

我又實事求是,中國的言論自由當然不比香港,但已在改進中!

laulong 說...

死啦,曾....者,唔係好明你講乜。

這裏有中坑嗎?我唔知。

因為我係老坑啦,哈哈!

laulong 說...

丸丸:

梗係唔係,佢陣反賊除,臭傳十里,冚唔倒架!

唔駛佢挑,叫佢挑番自己啦!



匿名:

有骨嗎?埋佢囉!

laulong 說...

匿名 2, 匿名 3:

多謝提供!

laulong 說...

Daniel:

不會,中國自古有狗市,根本不會在刑場屠狗。

應否食狗是另一問題,這裏不述。我只記得一句古話:

仗義每多屠狗輩!

laulong 說...

陶白白:

我很明白你的感覺。

柬埔寨的動亂牽涉內戰及族群(不單止於種族,還包括階級、職業與派系)清洗,所以英薩利喬森潘等歸入戰犯。

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被視為政治運動,雖然誤人無數,卻怎也不能視為戰爭。

laulong 說...

匿名:

>>陶傑?
只懂崇洋.只懂刻薄,只懂叫人送子女出外留學,最好去英法.
以前還打著學習魯迅救國的旗幟.
沒見過這樣憎恨自己國家的人


就是了,他吃過中國的苦嗎?還是他吃飽了洋人的奶?

F.E.L.I.X. 說...

陶傑那高高在上的姿態加上其貌不揚的外表總有令我感覺是鑽研甚麼高深學識的後遺症。自他開始在電視機中出現,我就對他不屑一看,但我又没有那文化背景作支持去評說他日常所言所寫。周遭不乏支持他的人,我不明白是我的膚淺令我對陶傑有承見,還是那些人大多目盲的跟隨了所謂的名人?

Desertfox 說...

Laulong,
Well said, Tao made a couple of horrible mistakes. 1, he generalized netizens. Two, he generalized Chinese.
If possible, can you email me the original essay written by him to erikleung2000@gmail.com? Thank you so much.
Your writing always catch my attention.

laulong 說...

Felix:

陶傑在明報時還睇得下,轉到生果報便愈不足觀了!

畢竟歌頌令人傲慢,他骨子裏又已白化,魅魑魍魎,唯主子是視,還不瘋嗎?

laulong 說...

Desertfox:

謝謝你,你該還在忙碌中啊!

我會把文章電郵給你!

eric 說...

陶傑早期在明報寫的舊人舊事,及比較抒情的文章還可一看;就算是時事評論,也沒有像現在這般偏激。有時我想,他是不是受了什麼打擊才變成這樣。

或許生果報的市場策略有所不同吧。

我見過他好幾次(他好像住在我舊居附近),雖則"其貌不揚",但我印象中他倒是甚謙虛有禮平易近人。不過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

laulong 說...

Eric:

生果報的路線很清楚,圍聚在下面的寫手該也同一氣味了。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後天的誘惑,加上先天的國情誤解,便引出了這群仇中的寫手了。

Alan.zero 說...

沒法,寫這種能勾起他人情緒的文章,就是現今他的生存價值。

另外,引用了你這篇blog為我blog一篇爛文做連結參考,希望你不會介意吧。

黑人 說...

陶傑一邊鬧VTC 教廢柴學生
同時又當VTC 廣告代言人啊
他同樣一邊鬧地產佬,一邊幫地產佬宣傳

他是個文字戲子,放他在功夫茶是土共打手,放左蘋果光明頂,又是另一個極端

小弟以曾經他的fans,現在雖然不討厭他,但已變得indifferent,覺得他講的,不必當真

如果中共出錢請他當公關顧問,相信他也會義不容辭地為奧運講好話的

laulong 說...

alan.zero :

剛剛在 Hana 那邊留完字,回來見到兩位兄台大駕,很榮幸!

你的第一段文字寫得準確極了。深不可測的人思慮無盡,有限之人詞窮理絀,陶先生,後者也!

我的拙文,得 alan 引用,是我的樂啊,謝謝!

laulong 說...

黑人兄:

陶先生也一邊仇中,一邊做介紹中國文化的節目,一邊賣中藥材海味廣告,也類此了。我想起伯夷叔齊,耻不食周粟而餓死首陽山,這叫風骨!

變色龍爬在銅板、鈔票堆上,顏色也因而變化,這是陶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