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沅水

.
二千二百多年前,屈原失意於楚,自放於沅湘之間,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

今日沅水,可還有歷史的浮光?

.
.
.

19 則留言:

Denzel Leung 說...

係呢度想起屈原,會唔會有小小傷感...唉...做忠臣真係唔容易...

篤篤篤撐 說...

E+國內城市處處一模一樣, 沅水和東莞/虎門冇咩分別, 屈原睇到唔知會點諗

自由行 說...

>>E+國內城市處處一模一樣, 沅水和東莞/虎門冇咩分別, 屈原睇到唔知會點諗

屈原睇到咪話自己點解咁笨實, 揀咁鬼遠, 近近地幾好, 仲可以落香港兜番轉.

Ebenezer 說...

如果今日屈原喺大陸,見到家吓嘅沅水,仲有冇興致澤畔行吟呢?

巴黎旅客 說...

水邊之高樓
時巳易兮....

laulong 說...

Denzel:

忠臣很難,難在伴著昏庸之君。這是個人之運,也是國族之運。




篤篤:

此一時,彼一時。不過我在鳳凰還看見人們頭帶花冠,跟屈原紉秋蘭以為佩好相似。




小行:

屈原俾楚王見棄後,都拾吓拾吓,失魂落魄咯!





Ebenezer:

我喺沅水邊見到啲人在游水,笑聲晏晏,屈子若見,或者諗吓滄浪之水既濁,不如濯吓足好過咯!




巴黎:

就是陳子昂之歎,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呀!

佛爺 說...

校長,那個「沅」字,廣東話應該如何讀?

laulong 說...

我一直讀作 "婉", 希望沒錯罷!

肥貓 說...

看見這沅水照有點失望, 這就是屈原自放之地, 怎麼半點古樸的味道都沒有.....
歷史的浮光就隨時間消逝得體無完膚.

laulong 說...

貓姐:

我想是一段段罷。這段河道流經常德市中心,高樓夾峙也不為奇,若流到鄉郊,風景即異!

eric 說...

再多一個二千年,這些新穎的建築就是古色古香了!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係呀,就算今時今日...係公司做忠臣都好危險架...不過有時性格D野,真係好難講...

佛爺 說...

laulong 提到...
我一直讀作 "婉", 希望沒錯罷!


謝謝你!因我只知道一個字裡有「元」字在裡面的,讀音便多數很怪的.

佚名 說...

爺爺:
中文口試唔識,諗就咁up個音過去,但太緊張,又變回讀,岩既字,就讀錯左,真係死緊啊!

the8 說...

噢...blog 頭森林的相好夏日呀!

laulong 說...

Eric:

對呀!後之視今,亦如今之視昔!




Denzel:

做忠嘅,惟心之所安罷!




佛爺:

這個字我明天回校再查查。校裏工具書較多!




小佚:

考試過去咗就唔好困擾喇。

記取經驗就夠了。




the8:

唉,這真喺夠晒夏日喇,這兩天熱死人!

佚名 說...

爺爺會架啦,但依家少左學校練習,一考試就會緊張架啦
咩都唔記晒

laulong 說...

小佚:

臨場心理也要練的,要鎮定如恆,山崩不懼,處事才能遊刃有餘。

佚名 說...

爺爺:
咁我仲要多d修練先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