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來自甘乃威議員的通識


.
前提一:我是老闆,我有權開除員工。

前提二:我是老闆,我有權開除不稱職的員工。

前提三:我是老闆,我也有權開除「能幹、盡責、表現良好」的員工。

前提四:我是老闆,我有權開除「能幹、盡責、表現良好」的員工,而毋須向任何人作任何交代。

結果是:我開除了這個「能幹、盡責、表現良好」的員工,卻願意補償額外八個月薪金,甚至安排去別的黨友處工作而仍由我支薪。

原因是:我嫌錢腥……我有派錢癖……我超級好人……我還前世的債…….我只喜歡男人做我下屬…… 我派她去黨友處做卧底………..

再不是,因為….…..……..

尊貴的甘議員,解釋可以是這樣的!
.

25 則留言:

篤篤篤撐 說...

甘大枝在這件事上表現低能, 唔怪得當年大家寧可空降外人都唔俾佢出選立法會

佢真係唔夠班!!!

Bittermelon 說...

其實甘議員可能係一代情聖,為了所愛的人,不惜自毀前途以殉情!

laulong 說...

篤篤:

佢仲衰多情,想來個婚外激情?須知道溫柔鄉就是英雄塚。




苦兄:

哦,大鼻子情聖...

佢睇錢份上多啲,雙料議員成十皮嘢個月噃!

不過人有咗權,有咗錢就心痕痕想搞吓不覊嘅浪漫,結果因為自己質素低而食檸檬。

佢冇品亦唔夠格,其實食檸檬有乜所謂,去打第二個主意咯,依家搞成咁,真活該!

佛爺 說...

甘大爺:『我休妾也關你們事!可怒也!那是我的房舍,我付銀兩給一房,讓她可出去找一頭好人家,簡直有情有義,你們還罵我!可怒也!』

『還有,為何要公開查問,那是我的私房事!村長、族長都話可以咱家處理,你們有無尊重村長,族長的權威說話?』

甘大爺,你是我的偶像!

the8 說...

呢啲咪正所謂係果到食唔好係果到咩囉!

Coffee n Tea 說...

我唔明甘生點解要解僱女助理?這是顆炸彈,很淺顯的道理,定還有更不能說的秘密?

laulong 說...

回佛爺:

『阿甘爺,你啲錢我都有份架!你想納妾,原則上應該問過我。去調戲,更應該預埋我份。甚至洞房,起碼俾百分一個春宵我。

你瘟女不成,真係好鬼失敗,枉你為朝廷雙議士。哩,衣家連我都冇得食,你呀你呀......回水 !!!!! 』




the8:

係呀,揾食要行遠啲咯!再唔係就休咗髮妻先,然後學長毛去泡吧,立會暑休時去法國搞吓一夜情,咪仲蕭灑得多!




Coffee:

哩啲叫色迷心竅,老羞成怒咯!此人整體質素平庸,卻能經年成為區議員,現在更為大議士,證明香港選舉都係得啖笑!

vvip 說...

學人講政治 你地夠班咩 成班擦鞋仔

肥貓 說...

laulong,

>> 不過人有咗權,有咗錢就心痕痕想搞吓

你錯啦! 有啲男人無錢無權都想攪攪陣, 甘生就係表表者, 佢之前已有前科, 朋友serve過佢, 都話佢把口好賤, 常常出言調戲, 總之佢就係一個100%既賤人. 我好少會咁閙人, 甘生除外.

laulong 說...

Kekee, 阿 VVIP (Very Very Important Person, 噢,講錯咗,係 Very Very Impolite Person ), 我唔夠我唔夠,你夠晒!

Kakakaka .....

laulong 說...

貓姐:

>>佢把口好賤, 常常出言調戲, 總之佢就係一個100%既賤人...

哦,原來如此!

咁佢又會選到嘅?唉,香港嘅選舉真係...

肥貓 說...

議員是什麼質素材料, 又會有誰知?

第二個唔講, 程介南未出事, 又有邊個知佢以權謀私?!

Singer/ 歌手 說...

咁呢單新聞好正呀~
原來到左佢個年紀好多都鐘意搞搞震.

laulong 說...

貓姐:

正係道出了選舉的死穴。就是選民只以外緣觀察,或人云亦云,結果只係盲俠聽聲劍,仲要唔係叻嗰個勝新太郎!

講選舉我可以講唔停架,咁住先!

laulong 說...

歌手:

老有老搞,嫩有嫩搞咯!依家啲十o靚歲細路,嚇死你!

佛爺 說...

阿甘爺,你啲錢我都有份架!你想納妾,原則上應該問過我。 .....

校長,比你的回應笑死我.不過真係講得好合乎邏輯.好笑得來有道理.哈哈!

Denzel Leung 說...

最反感記招個日佢搬老婆出黎...見到佢老婆好無奈個表情真係慘不忍睹...
做男人,江湖事江湖了,禍不及妻兒呀...真係無品!!最睇唔起呢種人!!!

自由行 說...

呢件事越黎越複雜, 仲要殺個路人譚出黎, 睇黎佢想唔辭官都唔得.

laulong 說...

佛爺:

我...我有納稅個噃,幾大都話我啲稅去咗做佢嘅糧喇,有著數就揩番小小溫柔呀,點知所放非人!




Denzel:

佢老婆係最不幸嘅女人,明知老公越軌,仲要強作支持恩愛狀,真係好委屈。所以話女人嫁錯郎,一世咯!




小行:

阿甘好恨錢,應該唔會辭職,佢會死撐,話知呀,唾面自乾,銀紙就大袋大袋咁裝。

richmapoorma 說...

大家心裡有數了吧!

laulong 說...

Richma:

事情昭然若揭喇,身無屎嘅,反應點會係咁?

Singer/ 歌手 說...

心裡有數呀!! 我一聽到單新聞, 即刻相信左!!!

laulong 說...

歌手:

擺明喇!冇得死錯人!

湯記 說...

這單甘事件,隨時令這位好像等上位等了好耐的議員的政途蒙上陰影——胡亂又予盾的解釋,令人費解.

laulong 說...

個人與黨,都逃不開個人自我防衛機制,一味抵賴,今日何俊仁說賠償十萬不代表承認犯錯,哇,作為納稅人,我是否可以告阿甘利益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