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誰批孔了

.


今天回校,行經柯布連道行人天橋,在謝斐道交界扶手電梯牆上,發現了這幾個大字:

孔子正人渣
子孫害國家

好地道的簡體字,但 '人渣' 又似乎是香港人用語。

那孔子究竟做錯甚麽?繁衍後代都錯?他那位子孫又害苦國家

是孔慶祥?孔令輝?孔令瑜?孔捷生?還是早已死了的孔祥熙?

難明!
.
.
.

35 則留言:

佚名 說...

爺爺:
謝斐道唔係灣仔來既咩?爺爺返學校要經過灣仔既咩??

eric 說...

孔祥熙是有貪污,但是人也早死了。或者這位仁兄認為他誤了民國呢。也不只是他一個人的緣故罷。

Desertfox 說...

刚公报了的数据, 孔子后代有记载的两百万, 加上没有记载的应该有三百万了.

要找出害群之马, 确实不易.

laulong 說...

小佚:

其中一條路,我仲要轉車架!





Eric:

係呀,咁大型嘅貪汚根本就係集團式,淨鬧一個冇理由。若不是孔祥,又係邊個咁有份量呢?



Desert:

哇,三百萬,真犀利,多過解放軍人數!

the8 說...

一竹桿打一船人!

咁鬼妄斷...好似睇唔開啵!

正如日本仔係侵華,佢認係佢首相及政苦既問題...但唔可以個個日本仔都 label 住係壞人!

Singer/ 歌手 說...

可能佢有個仇人姓孫啫...
依家d年青人都鐘意發up風

eric 說...

嗰位有份量人士大家就心照喇。哈哈。


扶手電梯是動的嗎?寫得也算端正,也算是難得了。

Coffee n Tea 說...

之前有討論區都問過呢個問題,不過不了了之。

自由行 說...

幾無聊!

嘿嘿 說...

中国人太多了,
人多口杂。

难管!

佛爺 說...

是電梯維修員寫的.否則便是飛天擒佬寫的.電梯走動中,無可能寫到咁正.

佚名 說...

爺爺:
嘜咁多路既@@

Ebenezer 說...

從詩歌體裁所見,推測應屬公厠文體一類。詩人應該在懷緬當年批林批孔的日子,因而作文抒發。照推斷,詩人首先在公厠有感作下一首批林詩歌,完事後出來行經天橋,詩興再發,因而完成關聯的批孔部份。


(類似以上老吹嘅手法,在基督教解經書中常見)

肥貓 說...

同意ebenezer所講, 這該是公厠文體....
寫的人可能無意, 但讀(聞)者有心.

篤篤篤撐 說...

可能呢位仁兄俾一個姓孔既人呃左成副身家哩!

laulong 說...

the8:

係咁架,依家啲人鍾意簡單一體化,係一種思維躲懶現象!




歌手:

睇黎似上咗年紀嘅多啲,分分鐘與我咁上下嘅憤怒中年或阿伯。




Eric:

佢可能係夜孖孖趁人少,整停條梯,然後塗鴉。佢都識揀位,用電梯嘅都睇到。




Coffee:

我今日冇行嗰邊,唔知洗咗未呢?如果佢繼續寫,分分鐘係第二個曹灶財。

laulong 說...

小行:

香港大把哩啲人,衰唔過甘議員用公帑溝女噃!




嘿嘿:

係呀,一樣米養百樣人。但事實上有冇姓孔的明裏暗裏賣國,就要考證。好像我提到的孔捷生,就專寫文章罵中國政府。




佛爺:

該唔駛似湯告魯斯咁吊威吔,按緊急掣停了電梯就得,不過行動由頭到尾都係擾民及破壞,鬧埋孔子更無聊,我性交生子,子又有子都有罪?

laulong 說...

小佚:

多路?kekee, 你爺爺周身牙齒印嘛,可能有人伏架!不過我唔係驚,只係唔想打親人啫!




Ebenezer:

hahaha, 你個解釋最過癮,可以解頤呀!




貓姐:

umm, 寫嗰個似乎都好有恨意,或者佢幫趁個姓孔嘅医生,医唔掂便秘,喺公厠搞極唔掂,結果塗鴉洩憤!




篤篤:

有可能架!佢可能係國內貪官,俾個姓孔嘅黄雀o趙咗筆貪款,唔忿氣,就話人害咗國家,其實最先禍國嘅係佢咯!

港男大力 說...

好懷疑係佢純綷貪順口, 係又up唔係又up...

佚名 說...

爺爺:
多路?kekee, 你爺爺周身牙齒印嘛,可能有人伏架!不過我唔係驚,只係唔想打親人啫!
-->0.0 爺爺打交唔好架!

laulong 說...

大力:

歡迎光臨!

有云:罪不及妻兒,何況祖先。就算孔門真有惡棍,咪大家四四六六拆掂佢,冇理由鬧埋二千幾年前嘅老祖宗!




小佚:

kekee, 你爺爺性好和平,唔打到黎我係好溫文架!

佚名 說...

爺爺:
我都信爺爺唔會亂打人^^~~

佛爺 說...

有云:罪不及妻兒,何況祖先。就算孔門真有惡棍,咪大家四四六六拆掂佢,冇理由鬧埋二千幾年前嘅老祖宗!

係喎!真係有道理,關個祖宗乜事?

laulong 說...

小佚:

你放心呀,爺爺熱愛和平,除非打到黎。




佛爺:

唔好睇漏哩句呀:鬧埋孔子更無聊,我性交生子,子又有子都有罪?

kaka, 哩句好嘢黎架!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真係幾無聊!
還有巴士椅背寫 阿哥愛阿妹!

laulong 說...

巴黎:

阿哥愛阿妹?唉,似亂倫多啲!

我今日又經過,仲未擦呀!香港啲管理,好 hea 呀!

港男大力 說...

睇下邊個叫人清潔啦...
小市民叫既真係睬你有味....

laulong 說...

就係嗰啲高官大人都懵吓懵吓咯,從沒有諗過派人去關注哩啲!

一個美食太多要通波仔就民望急升,卻佢從來不曾睿智過關顧過,社會反智如此,边有得講吖!

佚名 說...

爺爺,香港咁安全應該唔會打到來掛

佛爺 說...

kaka, 哩句好嘢黎架!

係喎,至情至性!哈哈!

laulong 說...

小佚:

爺爺唔驚!




佛爺:

有情至有性,啱晒!

佚名 說...

那爺爺先休息一會兒,孫女等爺爺^^

SillyCat~ 說...

Oh, my dear, 發生咩事﹖

laulong 說...

小佚:

睇吓喇,爺爺可能好耐至再寫架!

laulong 說...

My dear, 攰咯!

又想寫吓其他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