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西泠依舊

.
久違了,杭州。闊別了二十多年後重回,西湖沒有多大變化,只是沿湖汽車多了,也多了很多外國連鎖店。

第一次到杭州,是剛出來工作的頭幾年,在一個春花仍盛的復活節假期,與幾位同事到黃山南京蘇杭走了一趟。那年頭,心真的年輕,所以感受也最深最多。我們在黃山的食店教內地遊人排隊,在南京玄武湖公園看柳絮漫飛,在西湖畔驚訝落日之美,回港後又作了個旅遊紀念品展覽,都叫人難以忘懷。

幾年後,與孩子的媽媽又到杭州黃山去了,只道如此山水,她該會喜歡罷,現在想來,她卻是不喜居多。但也無妨了,人與地的緣份,也像人與人的緣份一樣,錯誤化生了,也必然以一個不協調或遺憾終結,這倒是自然的。

今次到杭州,心情又不一樣。沒了閒適,卻多了很多責任。只是走到樓外樓旁的博物館參觀後,仍有充足時間,便信步到西泠印社看看。卻原來,那裏的格局跟二十多年前沒兩樣。書坊印樓散落在小山坡上,拾級而上的台階是原始的,門扉走廊,也是原始的,使我生起了時光回轉的感覺。

在小牌坊下拍了照,但疲敝的面容又怎堪與過去相比,我把照片刪掉了。不變的西泠印社,在歲月下不能不變的遊人,原來勝者,永遠是那無悲無喜,無怨無怒的花草木石,棟柱樑桓。
.
.
.



1983年拍下的西湖日落


是1987年罷,靈隱寺佛像寶相莊嚴


這個夏天的西湖,想起了岸沚汀蘭



西泠橋外那一畝荷塘,花也艷
.

11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哦,原來你仲講緊遊大陸,仲以為你介紹食牛排添^^

laulong 說...

哈哈,俾你激死,食咯喎 > <

佛爺 說...

校長:

很喜歡這一句:「人與地的緣份,也像人與人的緣份一樣,錯誤化生了,也必然以一個不協調或遺憾終結,這倒是自然的。」似是一種無奈的心境,也像是看透了人生!

肥貓 說...

在這十年內我也去過杭州三次, 三次的行程都有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三次我有去蘇堤.

漫步蘇堤是一件賞心樂事, 只有慢慢的走著看, 你才會發覺西湖其實變化不大, 也許變了的是我們自己.

laulong 說...

佛爺:

我也老大,思入遲慕也正常了。生活,確有很多無可奈何的東西,然而也沒甚麼,把錯誤修正,或者像巨噬細胞般包著它,把它放在思維不常去的死角,生活便又如常,甚至更好了!




貓姐:

變了是自己,對,今天我還在變,雖云木石長在,卻缺乏精采,人心卻永遠如風紋如潮浪,有經歴還是好於沒經歷的。

Ingrid 說...

物是人非, 此景彼情成追憶
於是, 人勝花草

小丁 siuding 說...

這個blog 的底變作咁花...好難看字...

匿名 說...

校長:

荷花相影得好靓!

自由

laulong 說...

Ingrid:

在情的範疇,人勝花草,對!天下間所有物理享受,都是短暫的,容易遺忘的,唯情天地,卻是甘苦皆能永味。




小丁:

是黑白反差強了點,我也要一段時間才適應呢!




小行:

提到荷花照,又令師傅想起讀預科時的一段豆芽夢、青澀情,有機會當寫寫!

小丁 siuding 說...

不是因為那個黑底白字的反差,
而是 在圖上放圖, 或者圖上放字再加黑底白字便在閱讀時更辛苦, anyway 呢個係個人style ^_^ 由佢.

laulong 說...

哦,明白的。多謝你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