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


以下是余光中老師的作品〈旗〉。當然那年頭,他想的旗自然是海峽那面的。

「敢站出來,就不怕風險,風聲」,是我給一些作家評論員的忠告。在報紙媒體為文,就要有面對公眾的胸襟。好像李怡、陶傑之類的文字寫手,給人罵也不少,但我還沒有見他們惡狠狠回罵的。

至於末段,國旗只會遮護「一位國士多美麗的遺體」。讓菲律賓國旗覆蓋殺人兇手的污穢皮囊,只是對那面旗的侮辱,也再次令香港人感到被傷害。

菲律賓沒智者了嗎?怎麼還是一錯二錯三錯,不停的錯下去!



〈旗〉

高處必定風勁,敢站出來
就不怕風險,風聲


敢露天屹立,就不怕孤立


平靜的日子不動聲色
要等風起,才霍霍地招展


鮮明的本色,誰說孤掌就難鳴?
摑響陰天的正是孤掌


逆風而笑而歌而飛揚
才值得眾目一同仰望


西北風正長,要測風速
要探向冷鋒最猛最烈處


破了,也不做無顏的降幡


待風後,縱使躺下來休息
仍要輕輕遮護
一位國士多美麗的遺體

.
.
去年今日:男人會痛
.

16 則留言:

Coffee n Tea 說...

馬尼拉慘劇十多小時直播,傷透了全港700萬人的心。那是任誰也承受不了的,慘劇中生還下來的人將來的日子不知如何去過?我一想到此,我啲心就揪住痛!試問誰又能承受啊?

大家的心都不好受,大家都在生氣,即使深明事理,亦忍不住一時三刻都會痛恨造成悲劇的國家,再加上他們某些國民事後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超失當行經,我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我很生氣,甚至生自己的氣!

所以,我想,大家都因為有一顆愛香港的心,如果事件弄得有些失了方向,那是因為我們都受傷了!

laulong 說...

>>事件弄得有些失了方向...

對呀,Coffee, 事情發生後,除了是槍手兇殘、菲警無能、菲政府賤格是共識外,竟走出了第二主題,就是特區與中國政府該負的責任。很可惜,就是有些香港人,基於一些政治目的,去抹黑政府。結果討論在香港族群內造成分化,繼續香港的內耗。

香港到了如斯境地,實在令人慨歎!

佛爺 說...

校長:

我在想,為何一位濫殺無辜,死於執法者槍下的狂人,家人會為他蓋上國旗呢?

此一蓋國旗行為,相信在全世界也屬罕見!槍手家人的動機是什麼呢?我想出一個可能性,但在這群情憤慨的時刻,我不敢妄語!

laulong 說...

佛爺:

是菲律賓人鄉愿無知罷!他們思考很簡單,槍手曾是公務員,又是自己親人,死了,用國旗覆蓋,算是對死者哀憐與盡意了。無知的他們又怎會想到這是大逆不道的,用國旗去覆蓋殺人犯,是切切實實侮辱了國旗。更傷害了死難家屬和香港人的感情。

這國家大部分的人思維實在太簡單,從沒有想過別人的感受,真的只停留在佛洛伊德所言的 ego, 甚至 id 的狀態。所以我說菲律賓沒智者就是這意思。

嘿嘿 說...

同表哀悼!


这事件的确很无智!连总统也不懂得做人! 汗颜!


佛爺 說...

校長:

你的意見教我想起中南美洲那些西班牙裔,他們的思想和行為也是幼稚到莫名其妙的,而且hea到未停過,兼而見到女人,由十三歲至八十三歲都會發矛,真是只有佛洛伊德所講的本能,毫無超自我可言。

菲律賓曾經是西班牙殖民地,不知那些「思考很簡單」,是否繼承了西班牙的傳統?

laulong 說...

嘿嘿:

菲律賓名為民主政體,實則仍是幾個寡頭家族壟斷了政權。

觀乎阿基洛三世的表現,跟一個普通人沒有甚麼分別:短視、倨傲、沒智慧,這樣的民主選任,不要也罷!




佛爺:

西巴牙人過於優悠,已有公論,我們不算冒犯了。

菲律賓人確是浪漫的,但貧窮卻不思振奮,想來就是太愛優悠之故。

不振奮了,自然沒心眼去看外面的世界,也就難以趕上世界的共通範疇與標準,於是造成如此令人握腕憤怒的局面。

Armadillo 說...

雖然兇徒家人的做法很愚蠢和不識大體,但絕對不難理解。在他們心目中,他永遠是一個好人。其實這行為侮辱了國旗,最應該生氣的菲律賓人才對。但在一個菲律賓網站看到相關討論,絕大部分留言都是為兇徒家人護航,而對中國大使館的抗議卻極度反感,認為是干涉菲律賓內部事務。這真讓人無言了!至於菲律賓這國家,也可以無視了!

Ingrid 說...

校長和佛爺,
我身處的國家還有我的工作讓我接觸到不同國籍的人, 西班牙人的思想的確簡單、幼稚得奇怪,連帶行爲也如是, 在我們這些儒家思想和西方文化養大的人看來,他們沒禮貌又沒文化,they have no ettiquette whatsoever...and if technical faults were the cause of the tragedy then definitely the differences in thinking have extended it and thereby deepening our wound as Hong Kong people. RIP.

laulong 說...

Armadillo:

在你那邊留了言。這裏還是要重複那句:在自己的思想版圖裏,刪去這國家就是。

沒了這國家,香港人可能更快樂。




Ingrid:

西班牙人很快樂地生活,卻不考慮社會與國家的承擔能力。福利太好,人民欠積極已令西班牙面對早前的金融壓力。

菲律賓人繼承了西班牙人的漫不經意,結果面對挾持事件便出事了。那也就是說,民族性令這國家難以進步呀!

佛爺 說...

校長:

我看了Ingrid的意見,才知道有人跟我對西班牙人的見解相同。我突然想到,西班牙人和菲律賓人的共同點:他們奉行享樂主義。

佛爺 說...

Ingrid:

你這句對西班牙人的見解,「在我們這些儒家思想和西方文化養大的人看來,他們沒禮貌又沒文化!」說得十分精闢。

laulong 說...

佛爺:

享樂還享樂,西班牙人尚有今世人稱道的文化藝術與科技,國家的體制與國民思維都能與國際接軌。菲律賓就更有他們不足的地方,有人笑謔菲律賓男人無能,怎麼可以讓幾十萬婦女到外地當傭工,這是一種流放呀,讓妻不能見夫,母不能見子。大抵菲人有享樂主義之性,卻無嚴謹進取之質,又要嘆但做嘢又勁 hea,咪死咯!

佛爺 說...

校長:

你說得對,西班牙人的藝術真係勁,大家都去hea,但那班賓佬真係無嘢做出來。

Ingrid 說...

我都好憎菲律賓男人,好食懶做
見到班賓佬警察雞手鴨腳的“攻”入旅遊巴,心都寒嗮

laulong 說...

佛爺,Ingrid:

依家啲賓佬開始反撲喇,話全世界菲律賓人唔食中國菜喎,哈哈,我聽到真係笑到反艇。這是夜郎國嗎?真不知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