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


我拍的荷花,又怎及各博客高手美?只是經小行提起,令我想起唸預科時的一些往事。

那年我拖著一把及肩的長髮,竟然走到一間校風純樸的學校求一個中六學位。是後來我的班主任老師開恩了,竟然收了我這個不肖學生。在那短短的一年裏,我也著實曾給他不少麻煩,包括校服儀表不正,把班房當作小型足球場,甚至把黑板踢穿了一個洞!但老師依然給我眷顧,甚至在課堂上讚賞我,這令我振奮了,而我最終也沒有令他失望。

老師嚴肅卻又捉挾,那年班裏只有十六個學生,僅有的六位女生中卻有一位是美得不可方物的,所有男生都神魂授予。老師不僅把我編到坐近那女同學,甚至有一次,竟公開叫那女同學多向我請教,我想是他看到我動了凡心罷。

班主任老師是教中文的,那年我們班裏的文學氣氛特別濃厚。有一天,那女同學寫了蘇軾的〈江城子〉給我,我看了直頭有點暈眩了: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那時我的文學鑑賞水平不高,那知道此詞有更深遠的意思。我只道是一種傳情呢!但那年頭,對這樣心儀的女生,我反而盡失方寸。是我太保守,還是太進取了,總之我是只帶著渴望,直至與她一起進了崇基。

她唸宗教系,如此一個美人兒,在大學裏,不就吸引了更多有才華的人士追求嗎?其中包括講師、助教,我又豈能再有唸預科時的福份?

就這樣,看著她被蜂蝶纒繞,我只有讓她從我的思維裏慢慢淡出。打後的日子裏,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就只能在我的回憶裏,偶爾閃現。
.
.
.
去年今日:來許個願
.

18 則留言:

Coffee n Tea 說...

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鞦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校長︰

不如你教下大家賞詩詞,我第一個報名。

嘿嘿 說...

焉知情有独钟?你知天知地知。

肥貓 說...

好有詩意的年代!

女同學把詞寫給你, 是否如蘇東坡當時寫這詞給彈筝者呢?

佛爺 說...

校長:

這幅荷花真是拍攝得很好!由顏色至構圖都完美。很多人只會把主體放於畫面中心,不知構圖理念。

你每篇溫馨的回憶也寫得很動人,尤其是你與學妹在校園步行至天亮那一篇帖子,令人甚為感慨!

Ebenezer 說...

好奇一問,美人兒是否入世未深,抑或另有別情,在那個年代,竟然膽敢選入響當當的祟基宗教係?

the8 說...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好淒怨!

佚名 說...

wa~爺爺影得好靚啊!!

瞎子 說...

劉兄,依人何在?

laulong 說...

Coffee:

多情卻被無情惱,我又何曾不是?

只是情之為物,不可解釋。欲來卻不來,欲不來卻來,這就是緣。




嘿嘿:

曾經有罷,只是未得萌芽已消失於方寸,不能算深刻,是以寫博兩年餘,才因一張荷花照談談。




貓姐:

那年才十八九,想是頃刻之思罷,瞬間起落如潮!




佛爺:

多謝你的讚賞。這荷只是偶然被我看見了,若是其他高手,該有不同的演繹,會更美呢!

中六階段可是我人生的轉捩點,這生澀的小情事我是不能忘的。至於師妹,我真想能再見見她。

laulong 說...

Ebenezer:

美人兒是虔誠的基督徒,她性情嫻淑,也許不曾想及宗教系的情況。

但那年頭宗教系是以愛情追逐聞名?可以敬告一二嗎?




the8:

唉,就是這幾句,讓我朝思暮想!




小佚:

爺爺就是不懂得把照片虛弄,太寫實了,若懂得虛化柔化便好了。




瞎子兄:

依人早為人婦罷,也該膝下有兒,自大學畢業後,我們就從沒有見過!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對依的戀慕,
似輕描淡寫,
然而過了這麼多年,
仍細膩動人....

laulong 說...

巴黎:

在我曾經想過的人裏,她是最美的!

匿名 說...

校長:

憑詩寄意,都幾浪漫!
估唔到當年你個同學仔咁主動!!

至於荷花,你同好多blog 友都影得好靓。因為咁,我越黎越鍾意荷花。

自由

laulong 說...

小行:

你又去影吓,那種影時的尋覓、專注、思考、期盼,感覺好正架!

匿名 說...

校長:

我邊有你地咁高功力,影完唔見得人架!


自由

laulong 說...

唔係呀,你啲吳哥窟照好正噃,你得嘅!

仲有呀,我有一張相見得吓人,背後就有廢相一大籮呀!

Ebenezer 說...

有人叫祟基宗教系做“魔鬼竇”,尤其是在當時的年代,更是一般名門正派所不容。

好滑稽,在基督教界,大部份神學院的degree都不被香港政府承認,而祟基的degree雖獲政府承認,卻被好多教會敬而遠之。

因此,我才問你,你的小可愛當年入祟基,是為了甚麼?Degree or Recogition?

laulong 說...

唉,Eben, 佢好純,成家都信教,大學入學試不太標青,可選擇的系別並不太多。

我都覺得佢入咗宗教系,讀落不會太開心,美麗被獵呀,何況入了你所說的魔鬼竇。

好多好多年沒見她了,我想也沒有機會可見,即使再見,也早已不是以前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