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老舍

很喜歡的一位作家,唸大學時,差不多把他的作品都讀遍了。作品的水平,文壇的地位去到這樣的高度,卻選擇了在文革式的羞辱下摧毀自己,拋下了一身的榮譽,深繫的親情,這,我是難以理解的。

今日,我走進你生活作息了十多年的四合院,陽光瑰麗得庭院裏沒半分暗影,看著那老舊了的沙發桌椅,書桌上有你的眼鏡文具,你的衣履,你愛玩的紙牌還在臥榻上,若不是塵封了,一切都跟你在世時沒兩樣。

園子裏的兩棵柿子樹尚有青青的果實,更高了。在扶疏的樹影下,我在軫念也在惋惜你的人生結局。

踏出大門,剛巧踫見一個背著畫板正在回家的小孩,就請他幫我拍了一張照,小孩子很乖巧,拍過後向我微笑後就轉身走進那深長的巷弄裏。

我走到胡同口,就在那裏的小店吃我已近中午的早餐,豆漿加小籠包子只六塊錢。不知道這店子開多久了,老舍也曾在這裏吃過東西嗎?





七月的最後一日,很炎熱的天氣,我提著傘從老舍故居所在的豐富胡同走到王府井大街,幾日前曾到過的地方已沒甚麼遊覧期盼,只是機緣巧合在那裏拍了一張蓮花照,嗯,很愛:


.
.

11 則留言:

naruto 說...

蓮花照-靚

laulong 說...

謝謝大師 :)

l.minor 說...

你去的時候多人嗎?

laulong 說...

人很少,只有一個媽媽帶著孩子在看。

Armadillo 說...

我仲記得老舍真名叫做舒慶春,不過佢有乜作品就一啲印象都冇嘞。哈哈,我都覺得自己嘅記憶模式好唔正常!

卡臣 說...

我是老漢

laulong 說...

Arma:

佢嘅代表作就梗係〈駱鴕祥子〉咯,〈四世同堂〉、〈茶館〉都係代表作。

記得係舒慶春,可能係以前要背作者掛 ^^




卡卡:

咁我係老殘 XDD

佛爺 說...

校長:

我知道老舍很出名,但從未看過他的作品,也不知道他在文革中了結人生。

laulong 說...

是呀,好慨嘆,照計思想性咁高嘅人該已勘破死生榮辱,但他還是過不了。

SKII 說...

文人(校長)去旅行,感覺完來不一樣!

laulong 說...

S:

在吃喝玩樂之外,開拓視野,湧動思維,我是很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