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星期三

感覺天與地

失而復得的感覺真棒

到了哈爾濱,乘機場巴士到火車站去。到站後,司機交我一把鑰匙,原來是要自己鑽進行李廂解鎖的。我的拖箱放得比較入,要取回就要挪開有鐵鍊繫著的其他行李,後面又有人在擠前,情況頗為狼狽。

用蠻力搞了幾下,終於取回行李了,便向火車站走去。走了二三十步,心下一涼,怎麼掛在襯衣紐扣上的太陽鏡不見了!我真的慌了,這眼鏡少說戴了二十年以上,不可以失掉啊!我隨即想,會不會是取行李時掉了,連忙走到下車的地方去。也許司機是上廁所罷,車還沒有開走。我待他回來請他把行李廂門打開,呵呵,我的太陽鏡就擱在冷冷的鋼板地台上!那一刻真好像劫後重逢,開心到不得了,我甚至要感恩,因為我得回了我最不想失去的!




嚇人的二百倍

到海拉爾的是夜車,還有好幾個小時,但我還是先到火車站看看環境。本打算把行李寄存在火車站才去中央大街逛,但一看價錢牌,不得了,竟然要 25元,較大的行李還去到四五十元。1980年我初回國內旅行,火車站寄存行李只幾毫子,三十年間收費竟然上升了百多二百倍!

最終我沒有寄存,划不來呀!便拖著行李到聖索菲亞大教堂去,看成群鴿子繞著教堂自由飛翔,看街頭畫家在音樂揚起的廣場上為顧客畫像。原本尚有時間的,但開始下雨了,便乘公交回到火車站去。在巴士站的簷下避那轟隆的雷雨,雨稍弱了就走到對面的 KFC坐了一會,寫一下日記。到了雨停雲霽,一抹晚霞在西邊的天際浮現!嗯,天地人生,本來就在不停變化,那麽在困逆時,愁甚麽呢?「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這是蘇軾說的。







呵呵,牛肉麵

在北京吃了幾次牛肉麵,最搞笑的要算在王府井地庫美食坊。照片很對辦呀,但端來時卻發現碗裏只有幾片細小如葱花的肉片,我看到儍了眼,問服務員牛肉就那麽少?對方毫無赧色的回答是呀!我把麵搞了兩下那幾片葱花牛肉就淹沒在湯水裏去了。

倒是這個黃昏我在 KFC 旁的「美國牛肉麵大王」吃,卻吃到這八天來最好的牛肉麵,牛肉份量最多,味道最好又不貴。我在想,連牛肉麵都輸給老外 (希望是國內資金用美國名號罷 ) ,那真是無話可說!




30年後又一夜

1980年遊廣西雲貴四川,浮槎長江三峽後登岳陽樓,接著在城陵磯擠上落廣州的火車,人多得難以置信,結果我由下午四時一直站立到第二天早上六時,中間只有幾十分鐘是內地人好心讓我坐坐他們自攜的小櫈。想不到 30年後又來一個這樣的晚上。我作了很多想象啊,可以補個卧鋪嗎?若不,車門位可以讓我捲縮坐一個晚上嗎?

火車晚點了,侯車室裏有買不到票一臉無助的回鄉女人問我可以補票嗎?唉,我那又知道呢?我自己還在忐忑呢!

車到站了,我拖著行李半行帶跑的走到登車口,擠,還是國人的習慣罷。走進車廂,瞥見行李架有空位,就先把行李推上放好,回頭見對面的三人座有空位,問過座上的乘客就坐下來了,呵呵,竟然不用立終宵,感恩了呀!

但長夜漫漫也是難熬的,瞪著眼到兩點多,因火車已在途程的末段,不斷有人下車,上車的人卻少,結果有些座位全空了。我先找了個兩人座,曲腿睡了一會,隔了一個站,再找到一張三人座,結果可以把腰板伸直了,來個好睡!




最美麗的醒來

不是說人,這車廂裏沒美女,就算有,熬了一夜,臉上就只有倦容了罷!

那是我五時多醒來,抬頭望出窗外,啊呀,未完全發白的窗外竟是一幅流動的漂亮風景,原來我已進入了呼倫貝爾的地界。

昨晚上車時烏天黑地,黑龍江境內鐵道旁該只是尋常的田野,想不到一覺醒來,就是另一個世界,真像千與千尋裏一家三口驅車駛過秘密的隧道後,世界變了樣!

那感覺是美麗的,尤如在雲端的觸動:草原、農舍、小河、湖泊、牧馬、牛群,只恨雨水的痕跡還在窗上爬,令拍攝增了難度。

所以要訪呼倫貝爾的話,真值得在哈爾濱乘夜車,若能有卧鋪,就最好了,你早上醒來,美感的回報是超倍的!



在幌動的車廂裏又隔著窗,未能把景色好好拍下,只能以眼晴去領受美麗的呼倫貝爾初遇!
.
.
.

27 則留言:

l.minor 說...

那個太陽眼鏡是很有記念價值的嗎?

在火車時不怕俾人偷行李嗎?

best actor 說...

倪匡年青時曾在呼倫貝爾服兵役﹐來港後第一部小時名為呼倫池的微波﹐是一個羅密歐朱麗葉式的種族愛情悲劇。初中的時候看畢﹐心想真要到呼倫池看看。不料呼倫貝爾的美麗名下無虛。

largeheadboy 說...

要是失去了最不想失去的
確實令人傷心啊~

eric 說...

所以有機會我是寧可坐火車,當然最好是不用站一整晚啦。

匿名 說...

校長:

物價高漲,牛肉同太陽眼鏡價格
升幅驚人!

自由

Hana 說...

廿年總咁型,眼光一流

佛爺 說...

校長:

你這篇寫得好細膩詳盡,感覺到你這個旅程的辛勞!然而,它卻是難忘的。或許,你的兒子也受不了此等煎熬!

卡臣 說...

都係果句:分享艷遇唔該

laulong 說...

minor:

冇乜紀念價值架,但用久了就好有感情。

中國已經發展了一套乘火車文化,這麼多年,我未見過有人在車上被盜行李的,而且大家的容忍度都很高,你可以鑽進椅下睡覺,坐在椅上的人又不會抗議,而且大家有傾有講,好鬼河蟹!




actor:

原來倪老頭有這樣的過去。他說的呼倫池可能就是呼倫湖了,異族戀確可以是動人心魄的故事,只是蒙古美女並不多見!




大頭哥:

發現不見了眼鏡的感覺真的很忐忑呀,幸好尋回了,否則我會很消沉的。




Eric:

我下決定去呼倫貝尔到出發的日子太短,很多東西未預先籌劃好,甚至我回到國內才知道火車是預售十日票,結果卧舖多買不到。你若到大陸去,可以嘗試聯絡鐵路的附屬旅遊公司,該可以得到很多方便。

laulong 說...

小行:

加加加,乜都加,糖又加鹽又加 ....

80年內地人工只幾十元,現在就算加到 2000 也只不過增長四五十倍,追不上寄存行李的加幅呀!




花花:

那是 Ray Ban 鏡呢!原本鏡框都包了皮革,很酷的,但廿幾年,都殘了,現在是苟延殘喘,不過我仍是很喜歡!




佛爺:

我就是嫌我的孩子適應力低,強壯是要鍛煉的,捱過咸苦,生命才有堅靱的彈性。當然我知道,要他們像我一樣不避勞苦,是很難的。




卡卡:

冇呀,冇艷遇,都見唔到靚女 :(

Ebenezer 說...

放心吧!你那太陽眼鏡即使真的失去了,也不會令你那靚仔面容失去!

匿名 說...

你指無艷遇係在蒙古(因為無靚女),咁你可以分享下其他地區既艷遇!

自由

laulong 說...

Eben:

我唔得喇,歲月已刻在我的眉上(我三十年前狗屁不通的詩句),而且我本來就是個普通到不得了的小書僮!




小行:

冇艷遇除左因為蒙古冇乜靚女,最緊要係我唔掂嘛!啲女生知道我年踰半百,即彈,艷鬼艷馬咩!

嘿嘿 說...

那Ray Ban很衬你啊,戴上去就是靓仔一位嘞!哈哈哈~

laulong 說...

呵呵,嘿嘿,我請飲茶,我請飲茶 :p

Armadillo 說...

要拖住行李去玩,好辛苦啫!所以話呢,我地呢啲老人家都係跟團好啲!

laulong 說...

跟團有跟團好,真係優哉游哉,身心都可以放下。

自己去呢,就可以自由啲。今次都可以講係重拾吓幾廿年前嘅感覺。

火女 說...

20年的Ray Ban, 型呀!

好喜歡看這些遊記! 搞到我都想去旅行了......

laulong 說...

呵呵,女女,有假期就出去行吓,工作工作工作,是很累人的。

匿名 說...

二十年的太陽鏡,如果唔見左,起碼要傷心十年,好彩搵得番!:)

呼倫貝爾?!
第一次聽,上網查,原來是內蒙地方。
哪兒沒有美女嗎?真可惜。
相中哪位小妹妹都好標緻呢!
她坐定定的模樣顯得她很乖巧。
哪張快要完成的掃瞄像把她描繪得很純樸無暇。

茶少

laulong 說...

是呀,我不願失去它,直至它年華已盡,才好送它走!

呼倫貝爾與俄羅斯接壤,邊境城市滿州里的俄羅斯人特別多。這草原很不錯,比內蒙南部的好。

我就是喜歡那小女孩的乖巧,一生裏這階段是最純最純的!

路漫漫其修遠兮 說...

一副眼鏡用20年, 證明你很愛惜東西, 更證明你的視力一直那麼好, 不少人經歷這歲月, 己不知道更換過了多少副眼鏡了.

laulong 說...

路漫漫:

是的,是經歴過戰亂的母親教懂我珍惜所有。至於視力,我也不諱言是很好的,我從沒戴過近視鏡,遠視鏡,只是近年用電腦太多了,有了些微下降。

SKII 說...

你令我想起港產片中我最鐘意的那一套,海角天涯,英文名改咗做 "Lost & Found",我就是看此電影開始喜歡金城武,他在戲內的角色是替人尋找失物!

Ray Ban,你這一副很酷耶,我一看圖就想讚,用皮革綑邊,一定係好野來的!你令我想起我的花心又長情,多年來買了丶換了多副太陽眼鏡,來來去去都是差不多的牌子,Ray Ban 也有三副!!早前替他們拍下了照片,想寫一個,一直沒提起勁做!

你這篇是摘自沿途寫下的日記麼?閱讀時和平常那些感覺不太一樣。很好看!

laulong 說...

你把太了陽鏡放上blog,好讓我們開開眼界。很多年了,Ray Ban 都沒有再出皮革綑邊的,我不能再重溫了啊!

聽說 Ray Ban 的鏡片很堅硬,子彈也打不穿,不知真假!

謝謝讚賞啊!我在旅途上寫下日記,回來後再增潤整理。也多謝有了 blog, 否則我會懶惰而不增潤的。

Jessica Chan 說...

這Ray Ban 眼鏡與你真有緣:)

laulong 說...

嗯,但它跟我一樣,已開始損壞了,有些老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