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我是個超齡 LP

太原,唐朝李淵李世民起家的地方,今日,卻只是個不起眼的城市。

由太原乘動車回北京,只三個多鐘途程。天氣轉好了,蔚藍的天綠色的平疇,陽光璀璨,真的好天氣。在車上我讀了本叫〈旅伴〉的雜誌,裏面描劃了 Lonely Planet 式的旅行,那是孤身上路,用最少的交通、住宿、食用開支去遊歷最多的地方,旅程裏要不怕孤獨,不避艱辛,要深入民間,體會最道地的生活。

那我還算是個 LP 嗎?在沒有拼團的日子,我吃得很少,住很便宜,交通也是最平民的,這種絕不能稱為享受的旅遊,我卻甘之如飴。那不錯是孤獨的,卻並不寂寞,我甚至享有了一種難得的平靜。我思考、處理、調節旅途上每一個問題;我疑問、期盼、失落、享受每一個抽緊心絃的觸覺。我覺得,我比廿多年前的浪蕩,得到更多!

回到北京,晚上又去了一趟前門,在一間小店吃了碗牛肉麵後便隨意蹓躂,買了一袋愛吃的桃子後,便走到台灣夜市街那邊,融入觀看樂隊演出的人群。

離去時忽然有個小女孩迎著我叫了聲叔叔,還說了一句話,我還未回過神來就慣性地回絕了。一個中年婦人接著上前,說孩子餓了一整天,只想要個桃子。唉,這還不容易?是真也好假也好,我拿了個桃子給她。

走了不遠,想,一個桃子又怎夠呢?於是走到步行街的另一邊多買幾斤,回到剛才的地方卻不見她們了。回頭走了不遠,卻遇上另一對相同情況的母女。嘿嘿,那是一個行業罷,我想,但我還是把剛買的桃子大部分給了她們。只十元八塊,就算是騙我了,又騙得我多少呢?
.
.
.
去年今日:哀悼.憤怒.痛恨
.

22 則留言:

naruto 說...

騙個桃?有乜用?

laulong 說...

該是個開始,像賭話事啤的 parts,事實上第二對「母女」有問我要錢,我拿了幾元零錢給她們後就堅決打發她們了。

卡臣 說...

街頭騙案北京版

eric 說...

這個我聽過,多數是和賣桃的串通,將桃放回架上再賣過。
不過我也會將多出來的給他,不過有時候會吸引一大堆人。

largeheadboy 說...

係喇,十元八塊就豪畀佢喇
況且豪完之後應該感覺良好~

laulong 說...

卡卡:

是乞討的另一方式,北京的乞丐仍是不少的,反而我在廣州深圳少見。




Eric:

她們把桃子回賣了,得回幾塊錢也是好的。用這種方式乞討,我還是較易接受。我跟第二對母女談了幾句,算是江湖邂逅罷。




大頭哥:

我也這樣想,可能還有百分之一機會是真的,那麼就能讓她們不捱餓了。

佛爺 說...

校長:

若果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夜晚有人走近你,不是取十元八塊,分分鐘是要命的!在油站買汽水,好似香港銀行提款咁,不過用盒子推出來的不是錢,是汽水而已!

匿名 說...

估唔到校長成為桃子黨落手對象。

自由

laulong 說...

佛爺:

那中國的治安還是可以的,在國內旅行我還是感到安全的。

把桃子化成金錢,金錢化成可飽肚的其他食物,也好。




小行:

我攞住包桃,就成個阿伯咁咯,仲唔黎打我主意咩!

Armadillo 說...

哈哈,個標題好搞,LP喺台灣係另有含義架!廿九幾年前喺天安門廣場已經有好多呢類呃錢黨,班友貪得無厭,死纏爛打,真係煩到無倫!

laulong 說...

吓?唔係啲乜嘢牛郎掛?係就該煨咯!

咁哩兩對所謂母女都 OK, 我叫第二對咪再跟佢地就唔跟喇,同佢地傾時佢地都好有禮貌。

匿名 說...

北京,我20年前去過。
那時是冬天,冷得人騰騰震。
那時早餐吃街上賣的煎餅,餡料是辣醬,
又熱又辣,三天早餐都是食佢。

茶少

新鮮人 說...

是真是假很難說,
不過我從前在成都真的中過招,
所以很不相信他們,
無論如何在首都北京情況都是如此,
(真的~ 代表人民還很苦,
假的~ 代表治安秩序有問題)
看來中國還有很多很多地方要改進!

laulong 說...

茶少:

那都成了珍貴回憶喇!人生有經歷就好!




新鮮:

中國太大,人口太多,差距太大,要新加坡沒乞丐容易,要中國就很難。事實上香港開埠百年,到六七十年代還是有本地乞丐的。

Desertfox 說...

家父出名是守财奴,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国内他都会是这些人的目标。而真的每次他都乐意奉陪,要他买他就买,要他给钱他就给。我们只能在一边佩服这些人的眼光。

去旅行能够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是最好不过的。一直看你的游记让我恨不得立刻回去看看。

laulong 說...

令尊走過災難的四五十年代,貧乏的六七十年代,有深刻的同理心,所以就手鬆了。

回國旅行,機會多著呢!只希望國情能不斷改進!

Armadillo 說...

LP者,卵葩也,喺閩南語指男性生殖器官。民進黨政客粗鄙不文,成日將卵葩掛喺嘴邊。陳唐山就曾經話鼻屎國捧大陸卵葩,引起一場小小外交風波。

laulong 說...

呵呵,原來係哩家嘢,咁我話自己係超齢都啱嘅,不過幸好都仲用得吓 ^^

匿名 說...

深圳的公路上很多行乞者,但請不要心慈施捨,因為立了新例,馬路中給錢乞丐的車主或乘車人士,會被罰人民幣二佰元。

laulong 說...

嗯,忘了公路上的。在非繁忙時間,北京地鐵也有不少殘障人士沿車廂行乞,有些人未到歌聲先到,又唱得不賴,成為北京一景!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愛一個人旅行
那種孤獨的自由...

laulong 說...

是呀,可以好好反思,宜於自我觀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