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吃糞罷,陶傑


【原本貼了貪曾那核突光頭作狀懺悔擠不出眼淚照,還是刪了,不要污我的博】



〈不罵曾蔭權〉             陶傑

曾蔭權多次外訪豪遊,住很貴的套房,全城唾罵,連大陸新華社也不留情,詳盡報道,加入圍剿。

這時候,你該不該加一張嘴也罵曾一份?我認為絕不應該。有很多理由。

第一,有沒有聽過一句名言:「當華爾街的擦鞋童也在談股票的時候,就要放掉你手上的股票了。」同理,當中國官方也加入圍剿一個人的時候,不管是誰,如果你有一點政治觸覺(或者尚有點人性),即使你本來很討厭這個人,但此時也要停一停,想一想:此一跡象,是一個臨界點,不要加入眾聲的喧嘩,反而,要沉默了。

其次,至目前為止,只是住了幾天總統套房,租了豪宅,沒有貪污千億,英國人是他的師傅,但他沒有把至少八十億託一個英國人轉移海外。身為一名中國官員,有人早就指出過了:他的清廉品格,已經十分高尚。

第三,以此邏輯推論:曾特首做了中國人的高官,一切只按中國的潛規則辦事。英國人領導的時代,曾蔭權那麼規矩,換了一面旗,他即刻學得那麼壞,即使是貪,是什麼樣的「文化國情」水土,激活了曾特首身為炎黃子孫血液裏的腐污 DNA?多簡單的常識?不必我再說下去了吧。

第四,以香港十五年來「當家作主」的經驗,特首 A在一片罵聲中下了台, B上任,香港人很快就覺得 B A更爛,開始懷念 A。當 B也在罵聲中下台, C挾「高民望」上任,香港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純真,開始懷念 B。以此歷史規律,你們很快就會覺得「其實那時曾蔭權也幹得不錯,至少沒有……」了,既是如此,與其明天很快的後悔或失憶,於今日的落水狗,眼光就遠點好嗎,何不留點口?

當然,這也不表示曾特首沒錯。七年前,他剛上任,我私下對他說:「曾爵士,今日您很成功,擁有了一切,唯所期者,是將來的歷史名聲了。」曾先生聽了,沒什麼反應,我才省悟,這句話,可能太深了,是我不對。

只剩一個月,曾特首還有最後的機會。只要明晚,乘車經過維多利亞公園外,車停下來,他打開窗,遙望一片燭光,把向公眾道歉時留中不發,沒擠出來的眼淚,自然的釋放出來,低下頭,再開車絕塵而去,他會力挽狂瀾,在歷史留下好名聲。不要緊的,政協副主席不會給你的,你沒損失,而且,這會是歷史對你的特赦。」




所以,中國根本沒資格執行法律,法辦薄熙來谷開來劉志軍賴昌星,你們都要沉默了。

所以,香港官員以權謀私都是沒問題的,有人貪污八十億嘛,曾蔭權才一個零頭咋,不用追究不用追究。

所以,葛柏貪污也是可原諒的,洋人血液根本沒腐污 DNA 的,只是因為香港地近中國,炎黃子孫血液裏的腐污 DNA 越界污染了紅鬚綠眼的葛柏,所以他是無罪的。

所以,香港特首注定是一屆不如一屆的,不消半年,你們就會知道曾蔭權如何可愛,現在踹了爛泥,下一步注定踩狗糞,所以你們還是去親吻爛泥罷!

又所以,在維園邊不用下車,只伸頭窗外擠一滴淚,就可以洗脫以權謀私的污名,贏取同情。是甚麼時候開始,才子把六四集會,看成了貪官的救贖?


嘿,文人反智無行竟至於此,還能言語嗎?
.
.
.

30 則留言:

the inner space 說...

若貪污沒法根治,就適度貪腐存在。哈哈哈!manageable 的 corruption! 我讀完之後,頭擰擰!暈坨坨!


【明報六月三日社評】黨報社評認無法根治 反貪腐仗未打先認輸

中共對貪腐的警惕上升到「亡黨亡國」的高度不是今天的事,從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到改革開放年代的鄧小平,以至江澤民、胡錦濤,在各種場合以各種形式都提出過亡黨亡國的警告。雖然中共建政後殺過貪官劉青山、張子善,但貪腐從未斷尾,而且有愈發惡化的趨勢,儘管黨代表大會或全國人大政協兩會上,反貪腐已經成為不能或缺的工作目標,可是依然故我,貪腐不減,民怨不息。

涉及貪腐的官員,近年經官方傳媒揭露的,前幾年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巿委書記陳良宇,上星期是原鐵道部長、黨組書記劉志軍,都是中共紅人。必須指出的是,這些貪官是中共用以作為反貪教材的人辦,更多的中級下級官員貪污沒有揭發,因為只要把蓋子捂開,肯定臭不可當。

國民黨貪腐失大陸中共應引以為鑑
中共把貪腐和亡黨亡國拉上關係是有歷史因素,翻開中國歷史,絕大多數的改朝換代,都因為人民不滿貪官污吏引發,近者如1949年前的國民政府,中共奪得政權,客觀上是當時社會對國民黨貪腐無能的反彈。事實上,國民政府內部那時亦察覺貪腐的存在,於是才有蔣經國到上海打老虎這一幕。然而,皇親國戚以及種種利益鏈,使得蔣經國無法一打到底,不僅成為蔣的憾事,更成為大陸變色的其中一個觸媒。中共目睹這一過程,於是才有第一代領導人的「殺劉青山、張子善,管住幾十年」之說。

於治國而言,中共提出亡黨亡國論調,顯見事態已是不能不下重藥,可是,內地社會近期出現一些異論,令人對中共是否真心實意打擊貪腐有所懷疑。上周二,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題為〈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社評,文章從劉志軍開除黨籍移送法辦,講到貪腐者不斷冒出,「前仆後繼」。讀下去,社評筆鋒一轉,「中國顯然處於貪腐的高發期,徹底根治腐敗的條件目前不具備……腐敗在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關鍵要控制民眾允許的程度」。

這篇社評令人質疑中共反貪腐的原因,一是決心不足,「條件不具備,任何國家都無法根治」;二是「民眾允許的程度」。反貪腐是涉及14億中國人民福祉,也是中共存亡所在,這場鬥爭失敗的話,中共亡黨亡國可期。然而,《環球時報》卻冒出一段「沒法根治」之說,仗未打先認輸,作為中共機關報的旗下報章亦如是說,反貪腐決心由此可見。况且,所謂無法根治,也是以偏概全,不要說別的,就以香港為例,廉政公署成立前的香港貪污遍地,可是廉署成立後到今天,香港社會基本掃除貪腐,廉潔和法治成為香港向全世界誇耀的核心價值。40年前若說廉潔是香港核心價值,必定會被喝倒彩收場;今天香港能與內地不一樣,便是40年前被認定是不可能任務的反貪腐,如今取得成功。

至於「民眾允許程度」更是不知所謂,內地民眾對貪腐一步不退,決不相讓,是因為貪腐已經侵蝕他們的生存權,君不見近幾年內地常有官商勾結強拆民舍,最終是村民抱着炸彈與貪官同歸於盡。要民眾在忍讓貪腐程度上妥協,豈不是等於要繼續忍氣吞聲下去、繼續被貪腐剝削折磨?內地傳媒全是官辦,縱然其中不乏有良心的新聞工作者,但由上而下的操控,在「維穩」前提之下,任何社會不滿,皆在維穩這一藉口下壓成粉末,縱觀《環球時報》這篇社評,予人這種印象相當強烈。

黨報維穩遏抑民怨 一旦爆發引火燒身
維穩把社會上的怨氣都壓縮到一個小小的空間,中共把怨氣的發泄視為挑戰政府的行為,大力打壓;《環球時報》則捨正路而弗由的說「難以根治」,冀圖把千千萬萬股對貪腐的不滿轉向消弭。這種一手硬一手軟的做法絕不可取,縱然一時之間取得上風,控制了大勢,但到了最後,怨氣愈積愈多大爆發,那時即便再加強壓都無法控制,終致引發翻天覆地的巨變。國民黨丟掉大陸,有軍事上的原因,更大的是失卻民心之故,中共一些人不信邪,終會導致更大的悲劇。


【人民日報/環球時報05月30日】反腐敗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攻堅戰

铁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昨天被宣布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这一消息再次触动了公众关于腐败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从全国范围看,腐败官员落马的消息的确不断冒出,给人贪腐者“前赴后继”之感。没少抓,但像是抓不完。这究竟怎么回事?

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有人说,只要“民主”了,腐败问题就可迎刃而解。然而这种看法是天真的。亚洲有很多“民主国家”,如印尼、菲律宾、印度等,腐败都比中国严重得多。但中国很可能是当前亚洲“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

这跟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会深入人心有关。但现实是,市场经济冲击了它的落实,敷衍甚至背叛它的官员从各种制度的缝隙中不断漏出。中国是全球化很深入的国家,发达国家廉洁的高标准已被中国公众见识,这些不同时代、不同条件下的信息强行压缩在中国舆论场上,痛苦和纠结因此无法释怀。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

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地区实行高薪养廉,美国的参选者很多是富人,一般人当了官后积累名望和人脉,卸官后可以通过各种“旋转门”把这些积累全变成现金捞回来。而这些路在中国都是死的。

给官员大规模提薪,中国舆论断不会接受。官员退下来后一转身利用影响和人脉赚大钱,制度就不允许。让富豪们去当官,更让人觉得“变味”。中国官员的法定工资很低,一些地方官员的福利常常通过“潜规则”实现。

整个中国社会现在都有些“潜规则化”,医生、教师这些涉及公共福利的行业也在流行“潜规则”,很多人的法定收入不高,但有“灰色收入”。

哪里是“潜规则”的边界,这点并不清楚。这也是当前腐败案较多,而且有些是“窝案”的原因之一。民间流行“法不责众”的说法,一旦有哪个官员相信了此说,并且以为“别人和自己一样”时,他就已经十分危险了。

必须对腐败分子进行严厉查处,决不姑息,这可以极大增加腐败的风险和成本,起到必要的震慑作用。官方必须以减少腐败作为吏治的最大目标。

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但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

写这些话,决不意味着我们认为反腐败是不重要的、可以拖延的。相反,我们认为反腐败确应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它也是整个国家的共同追求。

然而我们认为,反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它同时需要“发展”帮助解决。它既是腐败官员自身的问题,也是制度的问题,但又不仅仅是。它还是中国社会“综合发展水平”的问题。

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但它的胜利同时取决于其他战场上对各种障碍的肃清。中国不会是其他方面很落后,唯独官员们很清廉的国家。即使一时是,也持久不了。反腐败是中国的突破口,但这个国家最终只能“综合前进”。

Terence Yun 說...

佢連續寫幾段用同一種語氣,係人都知佢曲線鬧緊曾蔭權兼寸埋其他,一次過抽晒幾樣水。

你睇唔出?

雖然平時陶傑係好流,但今次篇文明顯唔係流。

佛爺 說...

校長:

未曾在西方世界生活過,崇洋媚外的人,會以為陶傑經常開金口。但在西方聽到他的「偉論」,就覺得他的金口長滿念珠菌。

hollycowplanet 說...

一向不喜欢这隻崇洋狗!你骂得斯文了!

best actor 說...

有些人也許以賣文為生﹐然而和文人二字扯不上關連。當然他有大放厥詞的自由﹐然而我們也有不敢苟同的權利。

新鮮人 說...

曾生的事情我没有深入了解,
真的貪污了嗎?
那就交由廉署去查吧!

還是他繼承了英殖民時代的高薪厚職大花筒習慣呢?
行為不對和貪污犯法是兩回來,
要分清喎!

至於貪就是中國人的習性,
没有正式統計是中國人貪啲還是外國人貪啲,
不過中國官貪就無可否認,
這點你我他都知,
如果曾生真的貪污了當然會查會駡,
但駡的同時也回看自己祖國的官員,
相信更有不聲唏噓的感嘆!!

the inner space 說...

先多謝 劉朗兄 容許以上轉載的兩篇長長的社評社論!

如今,高薪養廉是否已經沒作用了,曾蔭權示範了為官者的潛規則! 既然貪腐無法根治,就將就適度容忍貪腐。這一套理論竟然出現在《人民日報/環球日報》上!

laulong 說...

inner:

你記得1977年的警廉衝突嗎?結果港府仍是要特赦,承諾既往不究才平息事件。

權宜之策常有,但也不表示我認同國內可以適度貪污。首先要問的是國內有決心全方位打貪嗎?有能力全方位打貪嗎?還是策略地從點到面,從上而下,而這工程也不是數年可為功。

國內的 size太大了,連自詡法治百多年的香港在1977年也弄不妥,中國不是會難上千倍嗎?

當然,難都要做,不做,如何面對億萬群眾!




鹿米:

所向不同,理解各異。




佛爺:

他除了滿口念珠菌,還滿嘴狗糞!




牛牛:

我想乜嘢乜嘢佢架,乜嘢乜嘢?咪乜嘢乜嘢咯 XDDDD




ba:

對,他有大放厥詞的自由,我們更有口誅筆伐之的權利!




新鲜:

以權謀私,虛耗公帑,批准數碼廣播換回退休後之豪宅低租金居住已然有受賄之嫌,已足以要他身陷囹圄!

殖民地大花筒?那些都是有規條寫下的,像公務員旅遊,公俬津貼之類。

尤德有一次外訪,航空公司給他升级,尤德主動自掏腰包退回差價。貪曾?舐到盡咯。

菲菲 說...

唔係識寫字就叫文人掛?陶傑呢條友污蔑左文人呢個稱呼!

laulong 說...

謝謝菲菲留言。

條友廿歲時寫詩好正,但正如屈原講,惟草木之零落兮,哀眾芳之蕪穢!

睇住佢壞,睇住佢銅臭,睇住佢寫咸嘢,係一個文人的墮落。

新鮮人 說...

如果查明屬實則理應重罰,
枉他為官多年,
這些道理都唔明,
搞到一塌糊塗,
貪少少壞自己一生名聲,
不知是無知還是他白癡了,
可悲!

laulong 說...

曾爵士的貪,是深層次的。早在他未做特首之前,已有走精面在英國買車避税行為,但這仍算中性。這個典型 jetso 要攞盡的香港仔,坐正後就飛擒大咬喇,劣行接二連三,仲要嗰頭道歉深圳豪宅之事,轉頭就去歎巴西總統套房,這人是不會自覺的。

Quality Alchemist 說...

陶傑好像說反話。

我借用了你的「去年今日」改為「去年今天」(因為抄東西都需要改一點)。我在六四的二十周年開始,每年寫一篇網誌作記念。雖然自己沒有什麼真知灼見,但把前人或他人的知識智慧扼要來分享,以此對民主出一點力。(公民社會的人民需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欣賞及尊重別人的胸襟。)

the inner space 說...

》》當然,難都要做,不做,如何面對億萬群眾!

妙就妙在他們提出:
因為国家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

是要
控制民眾去接受國家默許貪腐最高程度,
還是
控制貪腐降低到民眾允許的最高程度呢?

哈哈哈!這個潛規則真的妙極妙到毫巔!

laulong 說...

QA:

陶傑賣文,喜歡故弄玄虛,好去掩飾自己的虛偽。

此人愛攀龍附鳳,他與權貴富豪交往,當然不會反過來諷罵老細。

我對他這文章反感,是因為他的反邏輯,指桑罵槐卻昧於常理(像國家表態否定貪腐是有陰謀的,小偷不要緊因為有巨偷,洋人沒有污腐 DNA,不要罵衰人,因為總有更賤的),所以我說他反智。

也許有網友以為我不認同國內貪腐,有嗎?




inner:

該是後者了:要控制貪腐降低到民眾允許的最高程度。

哈哈,但是民眾所能允許的最高程度是 0 呀!貪腐的最终受害者是群眾,那一家群眾會接受自己受害?

不過 inner 你聽過這話嗎:水清無魚。中國人的經驗與判斷,往往兩極,真是很奇怪的。

the inner space 說...

多謝 劉朗兄 讓我發表!

》水清無魚!

對!我們在蛇竇都有談起這話。
唉!香港的水比較清,無怪曾特首要請纓了!

laulong 說...

不要客氣,得你賜教,實在感幸。

香港這水,在廉政公署成立前實在很濁,而那時香港與世界已接軌了百多年。

嘿嘿 說...

高薪养不到廉,却养了懒惰的耍太极官僚!因为,多做多错,不如干脆少做少错,没做没错!哈哈哈~~~

laulong 說...

嘿嘿:

香港高官名人接連因貪出事,真是見笑於貴國。原來香港人叫得震天價響的普世價值,在這層面卻是失守的。

嘿嘿 說...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还是人,难免对动凡心。天下乌鸦一般黑! 呵呵~~~

Quality Alchemist 說...

其實我不太明白陶傑為何被稱才子。可能是西方文學了得。
我只看過一本書叫斑馬在線,作者是劉天賜及陶傑。

laulong 說...

嘿嘿:

人的心腸面貌,真的很受兒時教育影響;長大後就受道德法律所影響。也有人都是一生清廉耿介,但太多人臨財苟得。




QA:

世上總要有些偶象,不能讓位置真空。樂壇天后走了,就會有另一個補上;才子老退了,就要有另一個才子,人們就有了崇拜的對象,他們的自我肯定就有來源了。

陶傑只小材,卻被捧成大用,而觀其尖酸刻薄小家子氣,只會叫人睥睨失笑。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既然 嘿嘿兄 都來趁熱鬧!

我又想提出,我們的下屆特首 梁振英(變色龍), 是想將星加坡阿李伯光耀先生個套管治理念,全數搬來香港。雖然 CY 沒有宣諸於口,但他是研究過星加坡模式,再加入中國元素,成為他71後的治港綱領!

請看看 梁振英 以前做公職時,最愛模仿李伯的一些動作,似有李伯的強人影子,我們等著瞧!

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

laulong 說...

怕梁振英沒有李光耀的老煉通透!

嘿嘿 說...

李光耀可有一位精明能干的老婆哦,又是读法律的,比李光耀还厉害呢!可惜过世了。

laulong 說...

像諸葛亮有個貌醜卻聰明到極點的老婆?

the inner space 說...

》》怕梁振英沒有李光耀的老煉通透!

就是怕 CY 學到半桶水,香港實冇運行,仲畀星加坡拋離更加遠喏!

》》李光耀可有一位精明能干的老婆哦!

CY 的老婆唐小姐,連些少政治觸覺都冇,前些時持着是後任特首老婆,拖埋個女唔排隊就霸了人家久候的桌子吃麵,外面還有條排隊龍。連門面功夫都懶得做,氣焰頗大的特首夫人啊!

laulong 說...

梁夫人?呵呵,只能說一句:女人啊女人....

the inner space 說...

物以類聚囉!

CY是老董的愛將,梁太學足董太要坐A1/1A的氣焰!

相信過世的李光耀太太柯玉芝女士高很多吧!

laulong 說...

老董與 CY 都完全唔係李光耀嗰班,背後女人更不足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