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轉載文章:厚多士姐的控訴

.

「厚多士阿姐」大控訴 被辱罵「大陸婆」委屈



網上圖片
 「你厚多士!」操半鹹淡廣東話的婦人張X芳,因不滿乘客批評其子疑在港鐵車廂進食,繼而連珠發炮還擊乘客「好多事(厚多士),令她一夜間網上爆紅。最新一期《東周刊》獨家專訪「厚多士阿姐」,她哭訴當日被乘客辱罵「大陸婆」、「鄉下婆」,因此動火反擊,「我畀人鬧時就無拍低!鄉下婆都是人,我都有香港身份證,點解要睇我唔起?咁多人鬧我,我頂唔順呀!」

原名張X芳的「厚多士姐」,是位四十六歲的兩子之母,九年前從潮州嫁來香港,現已離婚,一年前獲編配九龍一公屋單位,每月靠約七千元綜援為生。被網民拍下短片,芳姐覺得受委屈,當日是五月十日早上,她帶七歲幼子回潮州家鄉探親,因兒子嚷肚餓,遂買了兩個蛋撻給他充飢,「他食了一個多少少,仲有少少食唔落,我咪食少少。點知食完坐落去,隔籬個師奶就話我食嘢唔得,咁個仔肚餓嘛,使唔使畀他食呀?但我無霸三個位!」她氣憤地說。


姐說到傷心處掩面大哭,更數度擁著東周記者流淚。「又唔係偷又唔係搶,點解要咁玩我?如果我自殺死了,全香港人要負責!」

她九年前嫁來香港,發現前夫好賭,工作懶散,結果她決定離婚。幼子出世後,跟她姓張,長子則跟前夫姓,「前夫已經無聯絡,亦都無畀贍養費。」既然生活艱苦,可有想過回鄉?芳姐斬釘截鐵指,「無!兩個仔呢度出世,一定要在香港大,一定要畀心機湊大佢地。」

平機會發言人表示,大家應該互相包容及尊重不同人士,並盡快諮詢公眾意見,是否應修法「反歧視內地人」,以法律保障內地人或新來港人士受到保障。不過,有芳姐街坊向《東周刊》記者表示,她經常被鄰居投訴,「幾乞人憎、好嘈、好惡。」   
 21.5.2014   頭條日報

.
.
.
多士姐容有不是,但像她這樣個知識同文化水平不高的婦女,判斷以自己及家人的感覺為先,其實不難理解,也很常見

我倒著意於,干涉的乘客究竟是對任何人都一貫如此,還是估計這對母子是內地人,所以「勇敢」地作出批評。若是後者,這種現象其實並不值得欣賞。因為干涉者知道批評內地人已成為一種風氣,內地人在這裏孤立無援,反過來批評他們容易找到其他港人援手,基本上是有贏冇輸。

那位干涉的乘客會去批評一個貌似港人的飲食者嗎?不要說臂有紋身,惡形惡相的江湖人士,就算一個 OL 或者一個中學生,我相信她都不會。

看風駛帆,挪用威權,就是那位批評者的寫照。若是我,除非飲食者影響到我,我是不會干涉別人的,因為我不是地鐵的執法者。

很多港人都試過在地鐵車廂飲食,喝一口水,吃一粒糖,甚至飲水送藥我都試過。其實我都懷疑,我舉起水樽做了一個飲水的動作,地鐵職員如何證明我是飲水呢?我用口吸一下樽裏空氣不可以嗎?

同樣,我嘴裏有 1/4 塊餅,如何證明我是吃餅呢?唔俾我在吐嗎?

哈哈,只說笑!!!!
.
.
.
相關文章:厚多士事件的低智與反智

             :地鐵剪指甲

             :地鐵異象之這女人真臭
.
.
.

12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從前中港兩地人交流少,反而感情比現在更濃;而在相處多了,爭執也多了。

所謂相見好,同住難,的確是一個硬道理。

新鮮人 說...

ebenezer,

以前人人送糧送油送衫上去接濟,
點算少交流??

新鮮人 說...

劉兄,

見人在地鐵飲食,
人人有權出聲提醒。
如果有學在課室吃東西,
係咪要只有風紀可以出聲丫?

可憐係一件事,
做了不對的事卻是事實,
規則下人人平等,
婦人只是出聲提醒,
有何不妥?

在沒有任何証據下,
判斷她只指責內地人是不妥的,
這是未審先判的行為,
反而是另一種歧視。

匿名 說...

我都見過唔少次貌似香港人食嘢飲嘢,但冇人出聲。

奕山 說...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其後南朝《弘明集》解曰:「豈獨愛欲未除,宿緣是畏,唯見其有,豈復是過,以此嗤齊侯,猶五十步笑百步耳。」比喻自不知恥卻只懂指責的人。

自認文明的五十步笑百步,可悲之事也。

the inner space 說...

還有 量趁罂和d局長 火上加油 !

嚴嶺鋒 說...

又話法律好難讀嘅,點解依家D人睇吓 Youtube ,上吓网就做到法官,拍驚堂木,好爽。

IamMiss無糖 說...

係地鐵食野係唔岩, 如果唔係就唔會有人被罰錢, 但呢件事一定係因為厚多士姐鄉音未改先被放大, 鬧人鄉下婆之類, 如果係真既, 那些人都好有問題, 厚多士姐錯既係佢唔應該飲食, 唔係佢鄉唔鄉下婆, 誠如我媽, 係香港30年辛勞工作, 佢鄉音依舊, 唔通又叫佢快D返大陸? 我都唔鐘意隨街大小二便的人, 但唔剩係大陸人, 就算老外, 何嘗唔係有好多無品無教養? 但有幾多夠膽對住老外指責? 又或者惡形惡相既大漢食包, 又是否敢同佢嘈呢? 依家愈來愈多已經唔係對事, 而變成對人。

佛爺 說...

校長:

好心嗰班友收手喇!奚落一個鄉下女人奚落到咁High,即喺「自我價值」低落到極點,潛意識裡覺得自己無屎用。

匿名 說...

本來少留言,又估唔劉兄兩篇野都好"惹火" ^^
都係奕山哥哥仔講野好有文化,kaka,個五十步令我想起俺小時上學時情景,呵呵,乘坐大巴很多時都見到個d工友們係到吞雲吐霧,俺只會好奇點黎咁多歧視呀,嗯...怕有人話我自我作"大",俺小時候係坐16a,16a跟著變左30號,33a,40號都係我小時常搭公車號,你估下我係住邊到?,kaka,仲有要提下9座位紅van.....算了!

匿名 說...

拍條片就大家一齊插佢;呢邊講兩句:"冇鄉音冇人插?",又掉轉頭撐;嫁嚟生兩件佢老公突然好懶,離婚?

香港人究竟係天真定蠢?
普選?佔中?XD

匿名 說...

但係, 不能否認一個行為和觀念與公認的標準格格不入的郷下女人, 在都市是容易遇到奚落的. 通常, 事主會通過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學乖的, 但也有的人堅持自我, 那麼她就得面對社會尖刻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