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日星期三

第幾代

.
死啦,我慢慢覺得有啲無聊。誰耐煩去分第幾代第幾代。皺紋最多,大部分老得已行動不便的是戰前一代,皺紋已多但仍行得走得的是戰後第一代,接著是像我兄姊的第二代,像我的第2.5 代,跟著第三代,3.5代....... 死啦,一百年後的社會學家,不知要數到第幾代?

其實每一代有每一代的機遇,也有每一代的難題。你估第一代人很過癮嗎?那時基本上沒有社會保障,他們要面對的就是溫飽與餒冷的問題。到我那一代,好些了,但要飲買不起的牛奶嗎?還是要星期日到舊修頓球場排隊,飲教會派發的救濟奶。讀書嗎?全部要交學費,升不上,隨時無得讀。我小學未畢業就去麵包店兼職,洗廚房,做門市,晚上收鋪時攞五元工資加兩個賣不去的麵包,便心滿意足的回家了。你問我辛苦嗎?不!你問我快樂嗎?很!你問我會埋怨上一代嗎?不會,我感恩都來不及!

每一年代有每一年代的環境,但同一環境裏卻同時有幾代人受影響,沙示裏最受害的是3.5代的人?非也,失去了兒女的第二代不慘嗎?失去了父母的第五代不慘嗎?不要把災難獨攬在自己的身上罷!我小候也經歷過霍亂潮,我父兄經歷過鼠疫潮,那年代的環境,比沙示更惡劣十倍!

分析問題除了看共性,也要看個性。同一世代的人雖然面對相同的社會議題,但仍會有自己的獨特成長環境。想用一個世代形容所有的人,未免想得太簡單了罷。在同一世代裏,有人成功,有人平凡,有人失敗,你根本就難以用它去形容或解釋甚麼。

我年齡上我是2.5代,外表上很多人說我是第三代,心態上我自覺是第四代,口袋裏不多的錢又告訴自己頂多屬第3.5代。那麼,你說我究竟是第幾代?

我又知道,人際矛盾產生自人我群分之後,群分繫於階級、信念、教派、種族、利益,看來,不將人細意劃分,好處多於壞處罷!
.
.

22 則留言:

陳大文 部落 說...

這個回應實在精彩 !

匿名 說...

雲煙兄:

我在Erica果度寫了少少回應,send了以後發覺自己也犯下錯誤:當局者迷......

Daniel.

laulong 說...

謝謝大文兄!

laulong 說...

Daniel 兄:

言重了。我是 blog 界新手,仿如童蒙,得Daniel 兄贈言,幸如何之!

laulong

匿名 說...

laulong said...
Daniel 兄:

言重了。我是 blog 界新手,仿如童蒙,得Daniel 兄贈言,幸如何之!

不用謝,阪本龍一才是高手~~~~~~:)

Daniel.

xiao zhu 說...

在"被誣衊了,深水埗"留了言,胡寫了幾第幾代的看法,才看這篇。看得開壞!

近日看見那些新生代的咆哮,真的不自在。甚麼第四代要把聲音傳給第二代聽,這是甚麼話。每個社會、地方,在不同的時空裡,總有當時同時存在的幾代人,今日人們談論的還是老掉牙的人與人的異同而已,有甚麼特別? 總覺得,到頭來是製造了更多社會分化問題。

laulong 說...

小豬:

剛剛知道你食完野跳到嚟呢度,歡迎光臨啊!大家嗅味相投,我漸漸覺得自己都有陣豬除。

xiao zhu 說...

朗兄:

豬除? 我有咁大影響力,咁短時間就惹到你一身豬除,我都與有榮焉喎。如果真係嗅味相投,其實都總有原因嘅,有機會嘅話,日後或者自有分曉。(係唔係有啲語無倫次呢? 呀,你同我一樣,冇顯示自己嘅email 出黎。哈哈!)

laulong 說...

唔通小豬係同行,甚至係我其中一個也叫小豬的親戚。死啦,中情局呀,軍情六處呀,KGB呀,唔關我事架,我只係寫幾篇爛gap(可能串錯)文字咋。

喂,小豬,追債,開故可至:

lautkau@netvigator.com

xiao zhu 說...

朗兄:
做咩咁 "tun" 雞呀,擺明身有屎啦。嗱,唔好話俾我聽喺我度惹返黎架。
咁,唔開估係唔係唔去得先?

(係 gag 呀)

laulong 說...

小豬:

唔開估都嚟得,幾時都歡迎豬駕光臨!譬如豬事理要秘密分享啦!多嘴街阿邊個邊個正在地下情啦!你有豬心事要同我講啦!

唔講你唔知,我雖然搞教務,但其實訓導出身,但卻最精於輔導。無人夠我識鑽心理。學校很多很多年前有個病態黑青,其劣行放大咗就等同汪洋大盜,但都比我講到淚下漣漣,低首下心。

小豬,同我傾計,帶定紙巾。


ps:剛剛知道你不是豬公,是豬女,我好 蠢啊!

xiao zhu 說...

朗兄:

>>無人夠我識鑽心理

嗯,果然真係好識鑽/捉心理呀吓!!哈哈,有意思。

好蠢? 我話你精甩辮呀!^_*

laulong 說...

小豬:

精乜鬼,我蠢到家零一。如果唔係,駛乜攪到今時今日......又或者,我蠢,係太仁慈既另類講法罷!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

聽,轉主題曲啦!

laulong 說...

死啦,小豬,你會唔會係我以前嘅學生?

xiao zhu 說...

朗兄:

嗱,又兜個彎讚自己囉!仲唔精?

你可以有兩個放心。

第一,你要轉咩主題曲我都可以接得到架,冇問題。

第二,我一定唔會係你嘅學生囉。唔駛驚。

海火火女 說...

朱朱點解你一定唔係佢學生? 你地d留言鬼死咁好睇呀~

laulong 說...

火女:

梗係我激嬲咗小豬,小豬唔睬我啦。我衰囉,講嘢無分寸,你幫我講吓好說話啦!

xiao zhu 說...

朗兄:

何出此言呀? 我邊有唔睬你唧? 直情長駐候教、賴死唔走果隻添啦。

火女:

真係好睇咩? 咁有勞朗兄得閒做定啲編輯功夫,話唔埋第日可以考慮合作出番個"流浪。豬日誌" 喎。

laulong 說...

小朱:

我以前真係做過跟網友交流的留言集,不過未到出版階段。情濃情淡,可以漸變,可以倏變,現在已沒有這動機了。

慨歎了嗎?寄居半百,生老病死,恩怨情仇,我是看得太多了。

我雖未有聽雨僧廬下,但鬢亦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這感慨,近矣。

xiao zhu 說...

朗兄:

生老病死、悲歡離合、恩怨情仇...生命裡可供慨歎又豈止於此? 要慨歎者,更要為快樂、幸福、美滿而慨歎,這才是真無常。

朗兄既曾看過、甚至經歷以至經過,就應該喜悅。

海火火女 說...

你睇下你地!!

laulong 說...

火女埋嚟,跟阿爸去探吓啲江南大俠呀,湖海散人呀,郭靖黃蓉,楊過龍女,佢地個個身懷絕技,善良慈愛,稍一親炙,你都受用無窮。其中有一位小朱女俠,專愛好打不平,更是不可不見的人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