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1日星期五

因你而思 之二

.
我能夠說些甚麽!生命總是充滿糾結。我也曾恨過某些人,但最後我卻釋然了。我不是放過他們,而是放過自己。因為我知道,我繼續去恨,表示我繼續受他們影響,繼續被他們擊敗。他們作惡的成本太低了,而我憤恨的代價卻是太大了,不值得啊!而且狷狹者周圍招怨,生命的刀鋒自然容易損折,生活自會給他應有的結果。想通了,我得以從仇恨解放出來,我心裏不怨尤,不抽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暢與寧靜。

你媽媽的探望當然可以理解,她與兄長有悠長的生命交叠,切肉不離皮,換著是你,我想都會如此。也許這些叫存念罷,也許這叫骨肉情重於財富罷,也許這是對你外祖父母感情與責任的交代罷!

親愛的,你的日子還長呢!正如你去做義工,是想著去愛,而不是想著怎樣去離開這世界。

.

7 則留言:

xiao zhu 說...

很多時,很多事,都非不能也,實不為也。放手真的可以海闊天空,不過偶爾執著,也可以是生命裡的另一種痛快。

游走於收與放,才過癮呢!

(你都好快喎,咁快改左。咁好啲,頭先我想留言嘅意欲冇咁大。)

laulong 說...

真是很識諗野的小豬!

快,可能是自己想得不夠透徹的另類講法;又或者是,生活本來就有很多不同的姿態,有很多不同的可能。

xiao zhu 說...

>>真是很識諗野的小豬!

不知怎的,這句總是看得有點不自在。(哎呀,可是你千萬別再跟我請甚麼罪才好。)

Hana 說...

多謝!

另:你都好取巧啫,拿回應當文post

laulong 說...

小朱:

這樣稱呼你可以嗎?還算準確嗎?

突發奇想,你會不會是我未見過的師妹,甚至同系?

緣份的交叠還有甚麽呢?我想不出來了。

laulong 說...

hana:

還沒有睡?不是取巧,我實在太喜歡這兩段文字。用心寫的東西讓多些人看到也是好的。

剛在你的正身網誌看到你對朋友的生日祝願,12:01,你是很深情的女人啊!

xiao zhu 說...

關於我的名字,我在我那邊"翎:"的留言回覆樸老已經有解釋。叫我小朱,當然沒有問題。

一定不是你的師妹,根本就沒有甚麼關係,當然想不出來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