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2日星期四

舊作 --- 河山夢

.

人渴求被愛,因為在愛裏面,你得到關懷與重視。人也渴望愛人,惟其這樣,你的感情才能有所安放。基督說:「我來,是為了讓你們的生命更豐盛。」愛與被愛,生命之所得也屬如是。


然而,我今次要說的卻不是這些;我要說的,是對國家、對同胞、對山河大地的愛。


我愛我的國家,始於微時,毋須等到回歸後,看到國旗升起時才忽然愛國。也許是讀得古籍多了,小時候對中國的一切都有莫名的嚮往。「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既刻畫了河山的秀麗壯闊,也道出了歷史的滄茫與世情的虛幻。


到我讀到金庸的小說時,更迷醉於他筆下的絕嶺雄關、長河大漠;即使是一個平凡市集、一間簡陋旅店,也可以因奇詭的情節而鮮活起來。還有老舍刻畫的故城風貌、司馬長風筆下犬牙交錯的莽莽羣山,無不令我神馳意奪。


讀大學時,更被余光中的詩歌吸引了:「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之間,枕我的頭顱,白髮蓋著黑土,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張大陸,聽兩側,安魂曲起自長江,黃河,兩管永生的音樂,滔滔,朝東。」


對國土的鍾情,還有更深刻的嗎?祖國的秀麗山河,從此經常入夢,直至大學三年級時,我與幾位同學,揹起行囊,第一次親炙我那日思夜想、古老、偉大,卻曾歷盡災難的國家。


那是一九八零年的夏天,在晨光初露的早上,我們在大學站乘搭柴油火車往羅湖進發。隨著火車壓過路軌的轟隆轟隆聲,我的心跳也愈來愈急促,漸行漸近,想望了多年的國土,我終於可以踏上!


那年,我浮槎漓江之上,看江底油油青荇,竟是似曾相識。我們走過貴州山區,親近貧瘠土地上艱苦生活的農民。黃菓樹瀑布、石林、樂山、都江堰、峨嵋山,還有渴望已久的長江。我們在汨汨水聲中別過重慶,直下江陵,經過李白早發的白帝城、杜甫覊旅的夔門、屈原成長的秭歸,三峽仿如一卷長長的山水畫軸,在我們眼前蕩開了一個又一個古老而親切的故事。


往後幾年,只要有較長的假期,我都回到我的中國。我在廣州的列車上與內地大學生談論國事、在黃山腳下教導人們排隊輪候、在青海說服公安讓我與國人坐一樣的公車。我經歷過青藏高原上盛夏的飛雪、探過海螺溝萬年不易的玄冰。我在五千多米高的唐古拉山看璀璨欲墜的星河、在遼濶無邊的蒙古大草原看冉冉月升……太多了,我怎能在這短短的信裏寫盡我與國家的因緣!


愛國,讓我的感情有所安放、生命有所附麗。我會為中國的落後而沉重、為政情的波動而神傷、也為她的進步而雀躍。她牽動了我的情思,正如你所愛的人給你的牽動一樣。


朋友,假如你仍未能體會我的感覺,多從中國的歷史長河裏尋根溯源罷!不愛國好像沒有損失,但正如你生命裏沒有所愛的人,不也是一種遺憾嗎?更何況,除了這片國土,那處更能讓我們安身立命?


根就在這裏,你必須珍惜給它滋養的土壤!

.

14 則留言:

車丸丸 說...

換上洛山大佛
祝世人平安

中國歷史悠久, 文化累積幾千年
任何人在她面前都顯得渺小

laulong 說...

車丸:

這是我 1982年在洛陽龍門石窟拍的照。

貼這照,也就真如你所作的祝願!

孔仲嚟 說...

對故國文化深表嚮往

對現有政權不敢苟同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I'm recently proud of Chinese, especially those Sichuanese ...

匿名 說...

啊,這蘆舍那大佛.

Norman,勾起了昔日同遊新疆的片段!轉眼廿多載了!

匿名 說...

雲煙兄:

很慚愧,只到過北京幾趟.

Daniel.

laulong 說...

孔仲嚟:

政府還有很多弱點需要面對,很多盲點需要正視。不過,比諸八十年代以前,她已有進步。

你會發現,我愛的是整個國家,包括她的歴史、文化、風物、人民,不只在單一的政權。

laulong 說...

Angel:

對,國內雖有壞人、惡人、但看到災難中透出來的善、仁、勇,真是令人歡慰的!

laulong 說...

吾兄,同遊之樂,從未忘記!

那年,我們都如日中天啊!

laulong 說...

Daniel:

大把機會!

遊中國,最深感受是景點大多深含歴史與文化故事!

eric 說...

去年暑假我回香港小住幾月,藉機去了九寨溝峨嵋山一遊。希望他們都平安。
在香港,遊中國真是方便啊。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My 1st time to feel PROUD of Chinese ... hope it is sustainable and not only "showcasing" the World that cos of the coming Beijing Olympics ...

BTW, i'll have more spicy food to support the Sichuanese, a special way:)

laulong 說...

Eric:

一樣的心情,一樣的祝願!

laulong 說...

Angel:

無論典籍文章,山川人物,我接觸都比較多。國家,還是有很多缺點,但我自然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