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0日星期一

王丹是這樣的人嗎?

文章轉錄: 〈王丹人品低劣 來港所為何事〉楊正剛 6-1-2011 文匯報

 司徒華病逝,王丹急不及待地表示要來港「鞠個躬,上炷清香」,並聲言會堅持「三不」原則(不見記者、不開新聞發布會、不參加公開活動)低調行事,但實際上已給港府出難題,即使未能成事,亦可借事件為自己叨光,佔領道德高地。只不過,揭開王丹虛有其表的假面具,根本就是一個人品低劣、財色皆貪的市儈小人,被人諷為「朝求台灣財,暮伴台男睡」*。這樣的人來港致祭司徒華,司徒華九泉之下不知作何感想。

 號稱「海外最大民運雜誌」的《北京之春》,是由台灣「國安局」出資2億多新台幣設立的,其主要任務是,在「支持民運」的名義下,為「台獨」、「藏獨」、「疆獨」等勢力或組織製造輿論,並替台灣情治單位收集兩岸及美國的情報。王丹正是《北京之春》的社長。王丹一再聲明自己沒有接受台灣的資助,但在陳水扁「國務機要費」弊案鬧得沸沸揚揚之後,他迫於壓力,還是承認自己曾收受過台灣的20萬美元「政治捐款」。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王丹接受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貪污「總統」陳水扁的收買,自然是一種利益交換和人格的完全出賣,甚至從支持「台獨」簡而化之為一邊倒和無原則的支持陳水扁。早在2002年,陳水扁拋出「一邊一國論」,台灣朝野高度緊張之際,王丹曾突然現身台北,呼籲台灣各界要支持陳水扁;2006年3月大陸頒布《反分裂法》,令一度囂張的「台獨」氣焰大受打擊,民進黨內部人心渙散,眼看情勢不妙,民進黨特意安排王丹到「立法院」演講,為陳水扁「廢統」站台打氣,激勵島內「台獨」士氣。

 王丹出賣人格,不問是非為陳水扁、「台獨」鞍前馬後賣力,連同屬「民運」分子的王希哲也看不過眼,撰文質問王丹:「台灣『立法院』請你,『陸委會』請你,民進黨『中常會」開會也請你,倘若你不支持『台獨』,『台獨』會那麼愛你?你姓王我也姓王,怎麼『台獨』就偏歡迎你王而不歡迎我王?難道你那麼福氣?」

 王丹除了貪財之外,還被傳媒揭發私生活糜爛,沉迷同性戀淫亂。台灣《TVBS》周刊曝光,王丹經常光顧台灣的同性戀場所尋歡,與一批又一批男同性戀者約會。

 王丹打著「民主自由鬥士」的幌子招搖撞騙,內裡卻幹著斂財縱慾的勾當,高調宣示來港拜祭司徒華的真正目的不過是想掀起政治風波,再為自己臉上貼金,至於能否成事恐怕非其所在意。


註*:據說出自六四天安門另一學生領袖封從德詩歌《贈王丹》



延伸閱讀:

港人所不知道的王丹的另一面
大陸民運人士吃喝嫖賭....全都要台灣拋錢
男同性戀者王丹丟盡臺灣主子的臉
.

30 則留言:

卡臣 說...

抹黑就最叻

laulong 說...

抹黑?也有可能。但能夠引述同是民運份子的王希哲說話,及六四天安門戰友封從德的詩句,卻又不大可能杜撰啊!

鹿米館 說...

奔喪同佢係一個仆街(中共認為)其實係兩回事喎。
犯人(別人眼中)都有其權利呢。

如果咁樣的轉移視線方法的話。
咁六四中共對學生的行為,但係中國崛起又對大陸有幫助,咁係唔係就代表中共就係對呢?

將之抹黑(舉例同性戀係係問題?),然後無限擴大,講佢人中之恥都可以,只要有一個媒體平台可以發聲便可。真係容乜易。

laulong 說...

鹿米:

我當然知道這是兩回事,同性戀當然唔係罪,你睇張國榮如何受尊重就知道。甚至王丹性伴侶一籮也不算甚麼,你看貝盧思科尼就知道事也平常。

只是我看了這篇報道,真有點意外,這跟王丹之前給我的印象全然不同。

至於奔喪,奇怪了,通常只有子女至親等才可用奔喪這詞語,王丹只是司徒華的朋友,實在用不上這詞語。

那用來港悼念罷,但王丹該被列為中國政府的不受歡迎人物罷(若真是鼓吹,甚至推動台獨),那麼特區政府不讓他入境又不是沒理據啊!

鹿米館 說...

王丹與司徒華的關係,以二十年來「六四」的體會,相信有資格到靈前鞠躬。說句話,即使是平民也真的有心到靈前鞠躬也可以。

我都理解你不會認為「同性戀」是什麼問題,而是這篇文章的核心根本就是轉移視線,將一些無關痛癢作為一個拒絕的理由。

這才是值得大家深思。

講真,有幸這篇「轉錄」文章,很少民眾會閱讀文匯報這類黨報。正因為這樣,也可以給大家一個更深刻的體會同反思。

提供不同形式和立場的文章讓大家思考,都是值得推許。

題外話,從政治角度看,其實最慘明顯是曾蔭權,王光亞扮到這是特區的事情,外表上個波交比特區處理,眾人都知這是中央不給予綠燈但又要扮開明,這下便給曾蔭權硬食一野。阿公叫到,下屬必然要聽話。

laulong 說...

鹿米:

我也是很重情誼的人,王丹要到司徒華靈前致祭,實在可以理解。特區政府的考慮不是他鞠躬的資格,而是准予他入境的理據。正如我上段文字所說,若北京真的定性王丹為台獨推動者,那麼特區政府不予他入境仍是有道理的。

至於文旨不全對焦,我一邊看楊正剛這篇文章也一邊有這感覺,從內容是不能推到題目的質疑的,他應該多用篇幅,從王丹在台灣的活動,及北京與特區政府的考慮著筆。

讀報是我的嗜好,也是我的工作。我每天花百多分鐘看報紙,看免費的頭條、7:30後,我會走上學校圖書館,順序看明報、星島、文滙、大公、經濟。然後到教員室借閱同事的太陽,晚上放工看自己買的蘋果。左中右報章都看了,我竟發覺文滙大公這兩份報章,也不避國內負面新聞的,像新疆智障工人惨被勞役剝削都有報道,跟國內的黨報很不相同。

我也慶幸自己愛閱讀,令我可以知得更多。

至於交波這些,是政治的指定動作了,王光亞交俾曾蔭權,曾蔭權又交俾下屬,呵呵,有事下低服其勞,係咁架喇!

篤篤篤撐 說...

我諗俾唔俾人奔喪, 係另一個問題。

呢篇文, 第一就是用署名文章,如果係真, 點解唔用真名,
第二, 佢所引述既詩, 只係據講係封從德, 寫一篇O甘重要既文章, 連查證都冇 ? 只用據講, 而且節錄, 其心可恥~~
第三, 內文所講, 如果係真, 以國內既與論機器, 一早就砌左王丹幾十鑊了, E+竟然閃閃縮縮,真真假假, 校長聰明人, 一定可以判斷.

回正題, 我立場, 校長一定知, 不過我覺得好難有證據證明唔俾王丹入港就係違反一國兩制, (踵然大家明知一定係), 但我認為如果政府唔俾就應該堂堂正正解釋。

我係要求俾王丹到港的~~

laulong 說...

篤篤:

署名文章唔一定真,也唔一定假。

至於<贈王丹>一詩,是我在另一篇文章看到的,原文並沒有加註。我未求證,所以也只能寫據說。

剛才我再上網搜尋,一手資料來自台灣,我找到一篇寫在 2006 年的網誌,可參考:

http://blog.roodo.com/haiwaiminyun/archives/3369817.html


唉,香港啲官边有識見同 guts 去解釋呢!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覺得經歷過六四的民運人士,對司徒華的敬重是可理解的. 由其是他有份的黃雀行動.
王丹只是其中一位敬重華叔的民運人士. 我相信其他的海外民運人士一樣想給華叔鞠個躬,上炷清香.
無須特別針對某人.

laulong 說...

QA:

你的想法很合理,但不能說特區政府就不可以有自己的考慮。

我們是理解要來港弔祭者的心情的。

佛爺 說...

校長:

真係唔知內裡有咁多乾坤!不過,你閱讀快速,可以睇咁多份報章!教我佩服!

naruto 說...

文匯報你都睇埋呀?真係你唔寫都唔知佢地講D咁嘅野。。。

娛樂新聞就話砌料啫,呢D都要?

HoLLyCoW 說...

基本上經過二十年後现在的王丹是个怎樣的人也有可能,人性多面化。

但給他來港送华叔最後一程好合理。

laulong 說...

佛爺:

其實我睇嘢好慢,要快同過目不忘要數 Hana 最叻。

我睇報紙不是段段睇,嗰啲娛樂新聞我基本唔睇,最近淨係知道劉華開個唱,其他边個边個獲乜嘢獎真係睇都費事。

我係站著看報的,鳥瞰式見到吸引嘅才枚落去,kekee, 當然包括靚女同靚景嘅相喇 ^^




naruto:

通識嘛,唔睇只會側埋一边,香港人大部分都如此。

話砌料又唔啱,我引啲文章原料喺來自四五年前嘅台灣,你細心睇吓就知道!




牛牛:

變晒質喇,或者講大部分都變咗質 lu. 這班人已無甚足觀。

至於來港拜華叔,在王丹的人情來說應該,但特區政府可不能為任何人思考人情,應從既定政策來考慮。

當然,說不定王丹最終會被批准入境的,這政府分分鐘和稀泥。 

武光 說...

華叔回憶錄有一段這樣說
"另外的手段也能驗證目的,假如有人手段太離譜,也可測驗他是否真心為了他的理想信念。有真正理想信念,不會做這些東西。"

現在王丹的手段和他的目的根本背道而馳,我不會說他想來香港送華叔是假,但顯然他的目的遠不止此。

laulong 說...

謝謝留言。

若王丹是光明磊落如華叔者,當不會有這麼多負面新聞和爭議,而那些消息,久遠者已流傳了七、八年以上。

政客大多是不誠實的,眼中只有利益,若王丹真如台灣消息所言,又實在不可相信。

香港人其實不認識王丹的底蘊,他像永遠戴著六四的光環,如今欲來港一事,卻令負面消息廣為流佈,縱使能來,已是得不償失!

largeheadboy 說...

會唔會大家都諗多咗
可能王丹真係只想來鞠個躬,上炷清香呢~

laulong 說...

大頭哥:

其實我並不抗拒讓王丹來香港,他只是個小角色而已,更何況現在信息溝通太容易,要陰謀也好陽謀也好,不來香港也一樣聯繫到。

我關注的是特區政府該如何思考這問題,若王丹真被定性為台獨推動者,特區政府就不能讓他入境,正如特區政府不可以讓推動藏獨的達賴、疆獨的熱比婭入境一樣。這是兩制下,香港必須服膺一國的原則。

匿名 說...

嘩! 王丹同性戀? love it!

不過, 單o野堅定流架?

流O的話, 好似幫人散播謠言喎!

laulong 說...

同性戀都好平常啫,我個 point 唔係在乎佢係咪同性戀。

單嘢喺台灣傳咗七八年喇,唔係今日嘅炒作。

匿名 說...

執筆為文, 當效退之文以載道之風. 流言, 謊言, 誑言, 皆不可錄. 雖不能起八代之衰, 也或可收持平之道.

laulong 說...

道在,則文以載之。道不在,則文以伐之。

流言乎? 謊言乎? 誑言乎?尚有待考稽,不錄,則焉能作起釋始辨?

匿名 說...

「若王丹真被定性為台獨推動者,特區政府就不能讓他入境」

Blog主此言差耳。不要說王丹是否台獨推動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斷,王丹自己也沒有承認。現實是,台獨推動者,也可大搖大擺的造訪大陸。現任高雄市長黃菊是民進黨高層。民進黨人自己也承辦是推動台獨,並以此撈選票。但是,黃菊也曾於年前正式訪問上海。所以,即使王丹是台獨推動者,援引上海的先例,特區政府也可以讓他入境。

potato

laulong 說...

謝謝留言。

是陳菊罷。我在網上找到篇文章,也許可以讓你了解陳菊與王丹之異:


胡儒德 〈假设民进党人放弃“台独”主张,中国会怎么样?〉

「“台独”就是战争!因此民进党人提出的“台独”主张不得两岸同胞的人心。马英九、连战等国民党人就是应用“台独就是战争”与大陆形成“国共联手反台独”、“维护台海和平”的政治同盟。这样,大陆方面才向马英九执政团队释放大量善意,使马英九执政团队在两岸关系问题上取得巨大政绩。由于两岸关系取得较大的突破,还使台湾在经济层面上得益匪浅。否则,如果大陆方面不释放善意的话,马英九执政团队的政绩将是一无是处。

  最近,陈菊访问大陆,使“国共联手反台独”形势出现复杂化。民进党前中国事务部主任董立文著文如此评论:陈菊访问中国既震动了民进党,还震动了国民党与共产党的防线,可以说是2009年两岸关系较令人意外的发展。董立文对陈菊访问大陆的令人深思的深远意义作出了如下论述:

  1)陈菊访问中国最大的突破口并不在于她说了“我们中央政府的马英九总统”这句话,而是在她没有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及接受“九二共识”的立场,就以官方身份到中国公开访问,并得到中共官方的接待及礼遇。(即中共官方已经放弃政治前提)。因此,在这个关键点上,突破了国民党所宣称的只有“九二共识”才能恢复两岸谈判维护台海和平的论述。

  2)第二个突破口是,陈菊公开到北京去就一件国际事务(高雄世运)与中共对口单位会谈,这是过去想不到而国民党也做不到的事情。

  因此,董立文认为:两岸关系已经走到一种极为有趣又难以想象的阶段。目前只知道这次中共防线的松动是测试性质,假使中共对民进党的“一中”防线如果撤守,就可能造成国民党防线的全面崩溃,马英九总统似乎还未体会到危机的来临。

  笔者是从大陆的《参考消息》报上看到董立文的那篇《面对中国,民进党的新姿态——回顾民进党与中共的接触史》。坦率而言,由于两岸已经政治分裂约60年的缘故,因此阅读台湾地区中国人民写的文章很困难,需要认真揣摩。但是揣摩毕竟是揣摩,难免出现差错。笔者对董立文的文章进行揣摩后,发现董立文似乎有以下的思路:

  (1)董立文认为:民进党当然不能锁国与自我封闭。但是这样的话,是否等于民进党也要制订对中国务实开放的政策?而且民进党是不是要与国民党比赛谁对中国更加务实开放?民进党在对中国更加务实开放层面上比得上国民党吗?

  (2)假设民进党人放弃锁国与自我封闭政策,其前提必然是民进党人放弃“台独”主张!因此一旦民进党人放弃锁国与自我封闭政策,必然是放弃“台独”主张!民进党会放弃“台独”主张吗?

  (3)假设民进党人放弃“台独”主张,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政治局面呢?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存在着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为代表的三大政治势力,有些人把这三党之间的关系称之为“将演变成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三国演义’的新赛局”,像台湾作家蔡诗萍认为“大陆对台政策不能忽略民进党”。但是蔡诗萍认为大陆可能使用“两手策略”而拉一党、压一党,或者,另外,国民党与民进党能够“分进合击”而共同对应共产党,即由国民党与民进党“各自担任台湾价值的黑白脸而争取台湾的最大生存空间”。

  笔者认为,由于董立文是民进党前中国事务部主任,此人其实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关于两岸关系问题的“政治家”,因此董立文的见解肯定胜过蔡诗萍的见解。董立文通过“回顾民进党与大陆接触史”,对民进党的中国政策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即民进党放弃“台独”主张而持中立立场,然后让国民党与国民党在“一个中国”与“两个中国”问题上继续争议下去,这样,民进党就可以得到一箭双雕的利益。据此,董立文才会在那篇文章中指出:“中共对民进党的‘一中’防线如果撤守,就可能造成国民党防线的全面崩溃,马英九总统似乎还未体会到危机的来临。”

  综上所述,关于两岸关系极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民进党将以务实开放的政策破解“国共联手反台独”的政治同盟,因此民进党将会制订出(暂时性)放弃“台独”主张的“新中国政策”,而大陆方面也将会为了应对民进党的“新中国政策”而务实开放地(暂时性)放弃“一个中国”原则。陈菊访问大陆就是关于民进党“新中国政策”的一个实例或实践。或许,“台独”主张从此会退出两岸之间的政治舞台。显而易见,一旦民进党(暂时性)放弃“台独”主张,那么“国共联手反台独”政治同盟必然会自然而然地解散,因此,将会产生这样的2种效应:

  <1>两岸之间不可能再因“台独”而爆发“台海战争”,因此会取得维护台海和平的政治效应。

  <2>董立文认为,在以前的时间中,“北京正式指责陈水扁‘不知中国为何物’,民进党政府则还以‘不知民主为何物’,尽管表面上双方是为了公投争议而使用这样的词句相互批评,但是,这两句话倒是为民进党与中国多年来的接触与交流留下了最好的注解”。如今,陈菊访问中国一事,似乎可以认为民进党正在实施放弃“台独”主张而与大陆打“民主牌”的策略。这是民进党正在使用的“以退为进”的“新大陆政策”。

  总而言之,“三国演义”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段最复杂的“政治集团之间的博弈”,那时的中国人主要是以战争手段解决政治集团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如今,假设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三党也是进入“三国演义”新赛局,笔者希望“三大党”不要使用武力而是使用和平手段解决政治集团之间的利益关系,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各政党目前都是以慎之又慎的态度处置政治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这是一种令人欣慰的社会现象。不过,对于“国共两党”而言,当务之急是如何理性地应对民进党的“以退为进”而打“民主牌”的“新大陆政策”? 」



假如王丹有統(統戰的統)的價值,也許北京還是會放行罷。但王丹又怎同於陳菊呢?

匿名 說...

//流言乎? 謊言乎? 誑言乎?尚有待考稽,不錄,則焉能作起釋始辨?//

咪係,不錄? 咁點叫言論自由呀! 流言, 謊言, 誑言, 話之佢乜Q言, 總之多多錄, 快快錄. 錄到佢堅料流料, 乜料物料滿天飛, 咪等O的友仔自己起釋始辨囉.

Matt Damon 係 Green Zone 裡面問個 reporter 有無 check 過個 source. 駛Q, 打o左先算! 好似王丹咁, 抄條料, 打個問號, 加O的延伸閱讀, 條友仔唔死都一身潺o拉.

不過, Matt Damon 係 Green Zone 裡面係一個老粗, 軍佬一名, 佢都識叫人 check check 個 source. 我地叫做讀過o下書, 係咪都應該咁做呢?

laulong 說...

唓,我又唔係 reporter, 你要我做 reporter 嘅嘢?你要我去摷料,做狗仔,做專訪牙?

嗱,王丹係咪 gay 唔關我事,佢幾濫交與我無干,佢黎到香港對香港冇乜好處壞處,我只是詫意於佢一直給人的印象不是這樣的,那是真是假呢?

另外我也在想香港如果不批准佢入境,理據何在呢?

再講番求證,劉青、王希哲、封從德都是有名號的人,卻沒有發表過,指出過網上所言是虛構偽造的,咁你自己諗吓咯!

匿名 說...

咪係, 寫篇 blog 唧, 駛Q攪咁多o野. 你叫我諗吓, 係叫我求證, 定係叫我信都冇O的乜水有名號的人話唔係, 條料唔十成堅都九成堅
o拉? 我諗你都係咁諗, 係咪?

話之你 reporter 定 軍佬, 教書定讀過o下書, 寫篇 blog 唧, 冇責任嘅, 都係抽吓水同吹吓水唧, 嘴都唔抹, 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話之佢係咪唔死都一身潺, 又唔係我潺, 係咪?

不批准佢入境,理據何在呢? 你咪講o左囉: 一國兩制下,香港必須服膺一國的原則. 批准佢入境, 呀公唔 happy, 冇理由攪串個 party 咯! 係咪?

laulong 說...

>>冇責任嘅, 都係抽吓水同吹吓水唧, 嘴都唔抹, 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haha, 匿......名大哥,你講緊你自己?

匿名 說...

//道在,則文以載之。道不在,則文以伐之。//

伐無道, 亦道也.

//流言乎? 謊言乎? 誑言乎?尚有待考稽,不錄,則焉能作起釋始辨?//

三人成虎, 以訛傳訛. 二、三者曰虎, 辯曰待考稽, 不傳, 則禍或可甚矣.

傳或不傳, 繫天堂地獄於一念. 望君慎思.

laulong 說...

我有慎思,至今仍未落判語,我甚至仍在找反證訛言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