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星期四

驗證一國兩制就憑王丹?

哈哈,這人是太自我膨脹了罷!一國兩制關乎政治、經濟、司法、選舉、文化等制度,王丹之不准來港,破壞了那些制度?

我真的不解,這麼一個小人物,憑甚麼跟一個政府討價還價呢?要人家給你特別考慮,要給你開綠燈,你當自己是誰了?

王丹不能來,特區政府自有其理據,實在毋須向被拒者交代甚麼。正如美國不准恐怖分子入境,總不能指著他的鼻子說:因為你是恐怖分子!一位女生拒絕賤男追求,也不該向全世界宣佈因為你是賤男!

王丹說不准他來港證明一國兩制失敗,也就等於恐怖分子說不准他入境美國就證明美國不自由一樣,根本不值一哂。要特區政府交代拒納理由,只是童蒙者思維,失落了就趴在地上死的街童行徑而已。

王丹不能來,實在沒甚麼大不了,司徒華的生榮死哀不會因為沒有他的鞠躬而減少,只希望把這人捧上天的政棍不要在華叔靈前吵鬧甚麼,訴求甚麼。人去了,安息了,就請讓他安靜,不要叨擾。

專心做好華叔後事罷,王丹只不過是萬千悼念者之一,全世界各地都有,若誠心弔祭,縱有天人之隔,關山之遠,華叔還是領受的。
.
.
去年今日:緣非刻意
.

43 則留言:

Coffee n Tea 說...

我極少睇電視,咁啱今晚睇了,所以見到王在發言,我看到他的雙眼,他已是一弄心術的人,同埋聽見由佢口中宣稱一國二制...佢真是托大得很呀!

laulong 說...

世情變,人情變,王丹沒有李祿的質素,謀不到好的職位名祿,唯有當陳水扁的跑腿,此人已無足道矣!

佛爺 說...

校長:

根據王丹的邏輯,我出恭有困難,都可以話土地公公唔人道。

HollyCow 說...

朗朗說得好!顶一下。

王丹憑什麼說憤怒和難過?他太高調!柴玲是正確的,為什麼為一個鞠躬,失去及放棄言論自由!此外,王丹已經利用這一事件,再次向世界展示,中國沒有人權,小小的要求中國不能接受!他贏了!但真正眼睛雪亮的,再不会受騙。

唔化!我鈡意一國兩掣,有時掣,有時唔掣!哈哈!

篤篤篤撐 說...

重點在於誰負責批準王丹來唔來港 ? 如果北京負責拍板, 那就是違反一國兩制; 如果是hk拍板, 那就不能說是違反了。

問題是, 在上位者有心時, 在下者揣情上意, 你就吹佢唔漲。

呢單野, 我信北京拍板。

新鮮人 說...

小家鬥小氣,
俾佢黎又如何呢?
可以搞到出什麼花樣,
但係啲公公最醒就係拍阿爺馬屁,
芝麻綠豆嘅事都搞到咁樣,
這個政付亦唔見得好醒,
至於王生是什麼人?
這已不太重要了,
重要的只是六四時中共做過的事,
會永遠永遠留在人心中!

Armadillo 說...

其實班友(包括香港嘅民鼠陣營同王丹自己)根本就唔在乎王丹嚟唔嚟到,一切搞作都只係政治手段。佢地都唔知幾想港府拒絕條友入境,咁佢地咪可以攞住一國兩制大做文章,肆意攻擊香港同中央政府囉!呢班友咁虛偽,我就打死都唔信佢地會誠心悼念華叔嘞!班友連死人都利用,何止虛偽呀,簡直係無恥添啦!

laulong 說...

佛爺:

呵呵,王丹既是台獨的面前卒,自然要跟中央政府找碴了!劉青罵他痔瘡不好是因為不恰當運用肛門,看來便秘是他呀!




牛牛:

好衰架你,你頂我還是挺我啫?

咁我請你食飯掣唔掣啫,嗱咪一時掣一時唔掣!




篤篤:

港府不可能不揣摩上意,哩個係全世界大中小機構只要有上下級分別就有嘅文化。

不過又不能遽然說是北京拍板,因為很容易變成慣性嘅莫須有。




新鮮:

為政者的考慮與我們升斗市民是應該有差距的,因為不是普通人的課題,我們一般都不會想得深刻。這兩天報紙透露了這一個點,就是若王丹來港後不走,那就是一個很重大的麻煩。

特區政府為甚麼要為王丹來鞠個躬而冒上這樣的政治風險?若說王丹有承諾,你信佢嗎?搞政治若咁容易相信,去玩煑飯仔可也!




Arma:

你講到應晒!根本就是一個炒作,是另類的發死人財。

王丹已經唔係六四嘅王丹,為台獨張目,根本同建立他們所謂的民主中國是兩回事,作風問題多多,難怪他被劉青趕走,被王希哲罵了。

匿名 說...

又是一個9up的blog,三四個人在此互相贊同,互相吹捧,
果然是吹吓吹吓又一日.
如果生活空虛,就去做義工,ok

laulong 說...

haha, 考晒試又得閒啲。

咦,一個膽小如鼠嘅蒙面廢人來留低一段廢話噃!

呵呵,我做義工架,義務推你去堆填區又點話 :p

naruto 說...

憑劉丹都得

laulong 說...

唔得唔得,王丹黎唔黎同香港可以保持原有資本主義50年不變有乜関係?

就憑佢?呵呵

Armadillo 說...

校長,咁就啱架嘞,留返條友嘅罪證喺度,等大家可以睇清楚嗰所謂熱愛民主嘅人士(或動物)係幾鬼祟、幾無聊、幾冇品!真係慶幸香港而家仲未有佢地所謂嘅民主!

laulong 說...

haha, 我正有此意!

想起幾個月前,我偶然知道一個所謂時事評論員寫到我,我咪作個回應咯,我具名架,點知條友發爛碴,喺意見欄到爆我喺边間學校教書。哈哈,荏弱如此,粗暴如此,真係睇到我眼都突埋,歎息到頭都搖甩埋!

其實匿名都唔係唔得,但哩個匿名就水準低咯,又無學理,一般情況我係唔會貼嘅,但我都貼出黎,就係要等佢獻吓世!

laulong 說...

哎吔, naruto, 原來你講劉丹!依家至睇清楚!

咁劉丹仲得唔得我唔知架!

HollyCow 說...

匿名 提到...
又是一個9up的blog,三四個人在此互相贊同,互相吹捧, 2011年1月28日下午2:25

9up not 9up, 吹ah?!?!
匿名=廢話=廢人

largeheadboy 說...

其實不用王丹
一國兩制根本一早已經不存在

laulong 說...

噢,牛牛,好!

你返香港或我到你那邊,我都請你吃飯去 :)

laulong 說...

大頭哥,我倒不這樣想,兩制所涵蓋的範疇太廣闊了,王丹事件只是九牛一毛,香港異於大陸的制度依然存在。

石先生 說...

唔俾你來咪咁囉!
王丹發爛渣做咩鬼野!
王丹發完今次爛渣,更顯得唔俾你來,怕你違反承諾,怕你搞事完全無捉錯用神。
大家都要下台階,你唔俾位落台,人地點做野呢?唉!

eric 說...

呀哈嗰個黃XX時事評論員,好誇張好一言堂,郁啲就又律師又起底,我就唔敢好似劉兄咁大膽啦。

唉呢排忙搬屋,冇乜留意香港時事,乜王丹個單嘢重未搞完?

新鮮人 說...

香港政府不會没有能力"送走"一個人的!

王生信唔信得過我唔肯定,
不過我一定信唔過中共。

匿名 說...

argument ".... 政府自有其理據,實在毋須向 xxx 者交代甚麼 ..."

-- you'd better watch out for what kind of goverrnment you really want to govern you, me, and us -- the people ...

-- not only must justice be done;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

in this case, we are not even sure if justice is done, let alone it is seen to be done ...

laulong 說...

石先生:

謝謝留言!

王丹今次,是贏了策略,輸了名譽。他能來不能來,都衝擊了特區政府。能來的話,只要賴死不走,這炸彈的引爆力量更大;不能來的話,就乘機抹黑一國兩制。但他意料不利,他的臭史卻被人揚起了,讓人知道他的真面目,真是得不償失!

怪就怪在大把人信一國兩制真是衰咗,呵呵,點衰呢 hea ?




Eric:

未完,仲有排玩。司徒華後事完了,班友就會摷翻出黎玩,話香港無出入境自由,只聽命中國。嘿嘿,香港全年有上千萬旅客自由出入境都不算自由,就因為兩個台獨推動者不能入境就說不自由?咁嗰千萬人係乜黎架!

至於那個姓黃的 leng 仔, 低智躁狂,真是不提也罷。照計佢咁後生,未受過乜嘢共產黨嘅苦架,梗係以耳代目,人云亦云咯,俾班所謂民主大老毒懵咗!




新鮮:

記得那個在日本成田機場滯留了三個月的馮正虎嗎?若王丹以種種人為理由而不能回台灣或美國,港府也不可以將他送離香港机場,那就造成了一個政治震蕩。

另外你為甚麼信唔過中共呢?有很多為香港公益作了不少貢獻的傑出人士,年輕時也曾幹了不少壞事錯事的!




匿名:

有幾 Just ? 呵呵,我幾十年冇用英文喇,希望冇理解錯你嘅想法。

討論有了壟斷性的前設,便容易走錯了軌。說香港唔係一個公正公義的政府,於是她的決策亦都唔會合理。

若這樣,就不用在事理上作獨立討論了。

這個世界,還是有萬惡政權的,但香港不是罷!

匿名 說...

//有幾 Just ? 呵呵,我幾十年冇用英文喇,希望冇理解錯你嘅想法。

討論有了壟斷性的前設,便容易走錯了軌。說香港唔係一個公正公義的政府,於是她的決策亦都唔會合理。

若這樣,就不用在事理上作獨立討論了。

這個世界,還是有萬惡政權的,但香港不是罷!//

朗兄, 你真的是想歪了!

語盡. 可悲, 可哀, 可嘆!

laulong 說...

haha, 你是 5:51 的那位大佬嗎?

要你悲哀,實在可歎。那以後不要來了,呵呵!

laulong 說...

還是要再加一句。

世界上大多國家罷(我怎敢說全部呢)都不會向被拒入境者解釋原因,我已經在文章裏引例,何苦向壁虛做呢?

佛爺 說...

校長:

為何匿名的發言者,也以人身攻擊來完場?

laulong 說...

佛爺:

也許是受過我的批評罷,心裏面不爽。

blog 雖是私人的,但放在網絡上,就得有接受別人意見,批評的準備。但能否虛懷若谷,能否因別人的批評而更能識己,就要看自己的素質與造化。

佛爺 說...

校長:

我覺得這班人好離譜,辯論是講論證,但他們找不到論據時,就以潑婦罵街式的人身攻擊而離場。

laulong 說...

佛爺:

那匿名還有來言的,但我覺得他(或她)是流於情緒化,所以我不貼出來。

嘿嘿,這人不忿之心只是自己的毒藥而已。

eric 說...

前一排嗰個話要燒可蘭經嘅美國傻佬都冇得入英國啦。
一個鼓吹國家分裂嘅人,唔俾入都唔出奇嗟。

而且好似有其他六四流亡嘅人,真喺真正低調咁入到境喎。

laulong 說...

Eric:

說得對極了,鼓吹推動國家分裂的人,香港不准許入境自有其據。

其他六四流亡嘅人,像李祿甚至可以回到中國,就是因為他不是王丹、吾爾開希那類人。

laulong 說...

5:52 匿名:

我的網友在我處留言,我喜悅不已,既停駐寒舍,我當奉之以款待。

你我素不相識,你批評我無礙,但劍指吾友則非我所能接受,是以閣下之來言我不會張貼。

我不是說過閣下不要再來嗎?茅舍簡陋,就請他向而過罷!

佛爺 說...

校長:

以上給5:52匿名一文,寫得好有體面,佩服!

鹿米館 說...

laulong兄
請恕小弟在此發表一些並不認同的文章。也感謝你提供一個園地和大家討論。
網誌理應一如別人的家中,可以發表個人意見,若到人家指點說不合於理的說話,實屬無禮。正如匿名兄所說的話其實在互聯網世界中也常見,因為生怕起底之故。正因如此,若以正名說話的時候,正常便會收起粗言。

而且也欣賞laulong兄說話從不左閃右避,說個人己見,因此本人常和你的理念相左,但仍以打讀laulong兄的文章。

說回正題,此文可能在說理上或者與本人有所疑問,當中有數點可供參考。

一、如果王丹是一個小人物,那麼正路政府就實在不必大費周章去考慮他是否需要入境與否,因為小人物實在不用考慮,也不需擔心。

二、若果以恐佈份子來形容王丹不能入境,其實是有所偏差,只少王丹從來都不是恐佈份子,最多只是一名和中共政見不同路的人物,但政見不同路就不能入境?他顯然不是一名恐佈份子。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市,出入境理應是很自由開放,除了如上述所指的「恐佈份子」外,正常都給予任何人士出入境。

三、事實上王丹雖然不是一名小人物,但至少也是中華社會當中一名著名的「異見人士」。他曾是中共在六四事件當中頭號通輯犯,比吾爾開希和柴玲都重要人物,而他在國內也囚於牢中多年,出獄後仍然奔走民運活動,因此中共眼中才認為他是一位難以駕馭的異見份子,而且王丹屬於不少傳統華人眼中的一位公共智識份子,博士生、學儒派背景時,自然更有威脅。

四、不能入境基本上權不在港府,而是中央政府,但是這不次入境理由必然是有關「六四事件」的政治考慮而不是其他因素如台獨理念等,因為連黃菊台獨主義者都可以到大陸訪問時,為何王丹是認為「小人物」不可以入境呢?

五、高調與低調入境為何要以區分?入境理應只是靠是否符合便成,而低高調則屬於主觀意願,若果把視之為呎度便可會成為「人治」之思維。

五、我們實在不可以常常以「自有理據」的理由來不問何事就把事情不了了之。這是千百年來中國人的弊病,「算數」就成為中國人詛語的一樣。自有理據並不是一條護身符,因為若這種護身符成為萬能之符,那麼社會的統治階層便可以無限放大而為所欲為之法,這是對整個社會都有極為深遠影響。

我之所以無禮地寫這篇文章,是因為laulong兄是位得人愛戴的校長(從過往相中也見學生愛戴),所以我相信不少同學都有機會觀看此網誌,而在討論其間或者大家說話時有所火藥,所以我以提出另一種看法供其他朋友參考,讓可以看到文章的學生有另一種思想去判斷,至少在獨立思考上能多點方向。

感謝laulong兄提供空間。

祝新年進步。

laulong 說...

佛爺:

匿名陷於口舌之爭,我不欲糾纏!

laulong 說...

鹿米兄:

謝謝你的留言。君子對論不宣惡言,鹿米兄行文釋理井然,泱泱風度,我是萬分敬重的。

眼下還有研討會議,待了過公務後,再行回復,在此再三致謝 :)

鹿米館 說...

laulong兄
剛剛寫到的文章在名字有所錯誤,應是「陳菊」而非「黃菊」,謝。

laulong 說...

啊,易有此誤,因菊為黃色呀。會中小休,再談。

HollyCow 說...

被佛爺笑死了,當今世上連在私人blog回贴也要講體面!暈!

不過堂堂校長,當然懂體面吧。

朗朗,把此匿名貼放上,讓大家学習罵人嘛!

laulong 說...

鹿米兄:

一.王丹是一個小人物是我的感覺。曾蔭權班人怎麼想,我可不知道。

二.我只是用恐怖分子被美國拒入境為喻,是指相同的情況;我也用女生拒絕賤男追求為喻,而你自然不會以為我把王丹說是賤男。

三.同第一點一樣,我也不可能知道中央怎樣看王丹。就當我狂妄罷,很多有點名氣的人我都視之為庶犬,癲狗、長毛、廢業在我眼中更如同垃圾。王丹是個小人物,已不是最差的了。

四.對陳菊訪問大陸的分析,我引述了台灣一篇政情文章。裏面的觀點與視野我跟鹿米兄都是不可能具有的,鹿米兄請到那裏看一下。
至於你說王丹能否入境權在中央,這我是不認同的。批准或不批准甚麼人進入港境,國內完全沒有任何介入機制與渠道,但香港又不可能不考慮國家的觀點,畢竟香港仍是從屬中央的。

五.在我看來,無論王丹高調低調,他都是不會被批准來港的。有個別六四學運領袖可以到港,正好說明了王丹之被拒不是因為六四,而是因為推動台獨,吾爾開希則因為推動疆獨!

六.自有理據不是避而不談,而是不可能公佈,也毋須公佈。理據就如美國不准恐怖分子入境也不會公佈原因一樣。

鹿米兄,我只是個小小教員,學生不嫌我嘮叨老邁,我已是有幸了,愛戴實在談不上。我的學生若能看到鹿米兄論辯的彬彬儒風,定能獲益,在此致謝!

laulong 說...

牛牛:

不貼了,此君之言,徒在語句文辭上執抝,無足觀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