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Yo, 洗腦?

.
微博圖片
.
.
.

85 則留言:

魔術師 說...

一語中的!

所以呢,「洗腦」只是愰子,「反共」才是標的.

laulong 說...

係咯,其實共都冇乜好反咯!中央幫香港實在幫得太多,香港逐漸落後,都係香港人自己唔爭氣。即使要中止港人治港,國際社會,販民盲杉又咬中國食嗎?我想要撤資移民嘅肯定比 97 少。

冇架喇,一日肥佬黎喺香港,佢都會繼續去洗香港人嘅腦,啲傻瓜中剷,中小學雞只會聞風起舞,香港矛盾只會愈多而不會愈少!

the inner space 說...

哈哈哈!啲卡通是劉朗兄創作架?容我狗尾續貂

》香港人 un 唔 un 打 stand 呀,唔 un 打 stand,就 讀讀 花旗總統的名句喇:

John F. Kennedy. Inaugural Address. Friday, January 20, 1961 ...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香港再不是會生金蛋的雞,靠自由行撐零售,靠紅籌股撐港交所,靠內地人買樓撐樓市,靠人民幣兌換結算撐金融 。。。。。。沒有貢獻就沒有議價能力!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覺得狄志遠有勇氣及有獨立思想,不人云亦云。(據何俊仁的說法)他可無視社會人士強烈的反對和憂慮,堅持認為推行國民教育並無問題,違背民意及民主黨立場。
身為民主黨員的狄志遠昨日以家校會前主席身分,與教育局官員會晤,他在會後表示,不認為國民教育科造成「洗腦」,建議局方先設監督委員會定時檢討。
http://hk.news.yahoo.com/何俊仁要求狄志遠收回言論-123207445.html

魔術師 說...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88899

唔單止有成年人話D細路會變「紅衛兵」,仲有細路話「要批鬥自己父母」,「國民教育教既係中國整出嚟既歷史,唔係真既歷史」喎!乜係咁既咩?佢地會唔會係俾人洗左腦?

hollycowplanet 說...

哈哈! 今日能令我一笑的卡通joke!放心啦!

1984年我同學一家移民加拿大,就是因當年她父親林乜乜教育局長,我uncle,發现他離任后那年輕新教育局局長是10多年前中共「放入」香港準備管理香港教育的。但這「无間道」竞然未入局就英年早逝。

放心啦!

佛爺 說...

校長:

多倫多所在的安大略省,是加拿大最重要的省份。最近省教育局推出新法案,要求每一所學校要設立一課程,教導學生這個世界有不同的宗教和性取向,大家應該互相包容。天主教教育局立即出來抗議,反對在天主教學校介紹其他宗教,更加強烈反對同性戀的議題。

事件越鬧越大,其他人也出來抗議。跟著華人基督教會也走出來反對。

議案好似已經在省議會通過了。就算未通過,也一定會通過的,因在議會已得到足夠的票數支持。

看電視新聞的抗議人潮,和那些反對的人講到咬牙切齒,你會以為這項法案會食了他們的屁股肉似的。

國民教育是否會洗腦?知道同性戀會否變成同性戀呢?

我讀過一科性學,該課程本來是設計來培訓性教育老師的。雖然我已經忘記了九成內容,但至少我知道同性戀在古希臘是十分盛行的,埃及人在三千年前已經有用石頭來割包皮,古埃及人以檸檬和蜜糖放入女性陰道來試圖避孕,早年神父是可以結婚的,六世紀才有修道院,最初只有修士,沒有修女的。

我知道這些東西,沒有變成同性戀或做了神父。香港一些家長何以如此緊張,國民教育最多給學生知多一點大陸的立場,況且中港關係越來越密切。在一個開放社會,知多一點又何妨?

laulong 說...

inner:

所以讓反對中共的盲杉販民,muddle 家長同佢地培養緊嘅港產小紅衞兵去移民美英罷,山姆叔叔歡迎你,山姆叔叔歡迎,英女皇都歡迎你 ……yeah~~~




QA:

不是言論自由嗎?何矮龜做乜要別人收回言論呀?唉,真係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哎,何矮龜都僭建噃,呵呵 ~~~




魔術師:

根本就係,新一輪文革,新一輪批鬥由肥佬黎哩個新教主帶起,佢嘅工具就係來歷不明用極唔盡嘅資金,同爛果報!




牛牛:

咪係!得道者天助,最終審判總會來,都係舒坦啲好過,帶啲幾歲嘅細路去晒,為了滿足自己的錯誤,實在無謂,甚至係虐兒。




佛爺:

你總是令人明理的清流。

香港的家長就是被煽動了,於是又去洗佢地粉頭一般小朋友的腦。哈哈,要港獨必先要做人心港獨,但班友實在太傻,從來獨立背後就係要武力,或武力嘅潛質,香港憑乜呢?嗰班手無揸雞之力的販民同怕死嘅家長?

Armadillo 說...

哈哈,洗腦?都唔知邊啲人先係喺度對啲細路洗緊腦!電視新聞所見,琴日遊行由BB車隊開路,又有好多豆釘仲未識行,要家長抱住,試問咁細個又點會明白乜嘢叫做國民教育呢?佢地接收到嘅信息係:國民教育係洗腦,洗腦係唔啱。而呢啲信息完全係單方向傳遞,絕對冇互動討論空間,而且重複又重復,正正中晒洗腦嘅定義!用洗腦方式嚟反洗腦,都唔知啲家長係俾人洗咗腦,定係佢地根本就冇腦!

laulong 說...

「單方向傳遞,絕對冇互動討論空間,而且重複又重復,正正中晒洗腦嘅定義!」

呵呵,你講中晒咯,哩班家長俾人洗腦洗到連腦都冇埋,只會用個 pat pat 去諗嘢,可悲!

匿名 說...

哈哈~~哩個好好笑吖~~

laulong 說...

來自新浪微博 :)

Coffee 說...

校長,政治啲嘢我哩唔係好上心,但微博圖片上的英文係指邊度學生講架?係指香港呀?

佛爺 說...

校長:

「muddle 家長同佢地培養緊嘅港產小紅衞兵去移民美英罷」

哈哈!我被你這句說話笑到肚痛。北美一些香港留學生,連電飯煲也不懂得用,莫說叫他們煎蛋和腸仔了。住房亂過狗窩。若果他們大批移民,muddle 家長立即會帶同港產小紅衞兵上街遊行,歇斯底里地大喊:『還我廉價菲傭!還我廉價印傭!還我囝囝囡囡飯來張口的權利呀!』

港產小紅衛兵,「上餐下館」就會,張口就會喊口號,開口就要自動米入口。

港產家長以武力搞港獨,也要帶菲傭和印傭幫他們托槍拉炮,幫他們的仔女煮飯呀!嘻嘻!

匿名 說...

我唔係好明. 支持國民教育既你地, 真係覺得小朋友從小要被國家感動, 從小被灌輸認同中共政權, 並不是一件壞事?

嘿嘿 說...

每个国家都有国民教育的,要不然社会乱嗮啦!

嘿嘿 說...

美国也有国民教育啊,只是很多人没觉得那就是国民教育罢了。

匿名 說...

"每个国家都有国民教育的" - 問題是: 是接受那一國的教育呢? 國民教育是一種同化. 被文明社會同化當然可以. 被黑社會同化嗎? 當然不.

laulong 說...

Coffee:

我都唔知架,有可能真係指香港人講嘅!




佛爺:

哈哈,自動米入口,真係笑死架!香港家長出咗名直升機,啲o靚仔八九歲都唔識綁鞋帶自己沖涼,哩班港產紅衛兵其實冇乜好怕,怕都係啲冇膽色嘅廢官!




8:39 匿名:

我支持國民教育,但從課程架構重叠反對開放設這科。

你想清楚,中共政權在你身上做了些甚麼衰嘢?你要國家施政冇失誤冇瑕疵嗎?世界上冇乜國家可以罷!




嘿嘿:

我也聽過美國如何推行國教,像找美國退役軍人到學校宣教,但我相信他們真不會把美國人的戰爭罪行 --- 濫殺敵國平民都講埋出黎,寫埋喺書到。




11:58 匿名:

你把中共等同黑社會?你喺咪發燒了?

那你去被美國的偽善與不義同化罷!

the inner space 說...

每個國家都有 civic education 公民教育,每個國家都有 國家安全法 national security law/act。

若遇到非常時期 emergency,每個國家都有 非常時期緊急國家安全法 emergency national security act or similar to give 最高領袖 president premier chairman chairwoman 特權 extra power,去處理 to deal with the emergency or crisis!

匿名 說...

可以正式拿出来当国民教育的,怎会是黑社会教材呢?这位先生太偏激了呗!或许他不懂什么是黑社会!

嘿嘿嘿~

嘿嘿 說...

"每个国家都有国民教育的" - 問題是: 是接受那一國的教育呢? 國民教育是一種同化. 被文明社會同化當然可以. 被黑社會同化嗎? 當然不.

以上问题问的太傻了,笨!每个国家当然是用自己的啦!白问了呗!

总觉得,问的人有问题,思维错乱啦!

嘎嘎嘎嘎嘎~

匿名 說...

我明白大家不同意我的看法。我不期待能改變大家。但既然有這個機會,讓我嘗試說明一下我這種跟大家不同的看法。希望大家平心靜氣看完後,我們能繼續討論。

中國的政權由中共所控制。從中國官方的立場來說,中共等於中國,中國等於中共,所以愛中國也必需要愛中共。從中國及香港的官方立場來說,作為屬於中國一部份的香港,裡面的居民也必須愛中國,所以也必須愛中共。既然如此,香港的教育系統也應該讓小朋友從小對中共政權產生親近認同之意。

以上是我所了解的國民教育的前設。支持國民教育的人未必同意這些前設,可能說: "國民教育不是洗腦,只不過是客觀認識中國而已"。各人當然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到目前為止,已被揭示的事實已經令大部份人相信,以上的前設正正是真實的,國民教育的企圖確實是洗腦,要小朋友從小仰慕中共政權。

再說一說前設:愛袓國及愛中共有甚麼問題呢?

每人的出發點不同。可能對於你來說是沒有問題。可是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這是非常大的問題。

為甚麼呢?

中國政府能夠及常常對任何它不喜歡的人作出監禁及其他措施。在中國境內不論你是誰,你的人身安全都沒有真正的保障 (即是你是 "領導" - 看看權力鬥爭)。中國境內的司法系統和法律,維護中共政權是首要,公平公正是次要。

把中共政權比喻為黑社會,聽來好像誇張了些,但確是很多人的想法。為甚麼呢? 黑社會的其中一個定義是: "黑社會是指一切為求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不顧法律的組織及團體,通常這些手段包括盜取、詐騙、恐嚇、暴力、勒索及傷人等."
不幸地,中共對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的手法正正類似。

因為這些原因,過去數十年不斷都有從中國進入香港的移民。

是以反對國民教育。

我不期望大家同意,但請嘗試聆聽其他聲音。

laulong 說...

inner:

感謝提供更豐富資料。




12:30 匿名:

那位先生的黑社會定義寬得過份了!




嘿嘿:

當一個國家自詡比其他國家文明,那就是一種霸權的開始了。那位先生也許沒想過這點。

laulong 說...

5:08 匿名:

黑社會的定義不是「指一切為求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不顧法律的組織及團體,通常這些手段包括盜取、詐騙、恐嚇、暴力、勒索及傷人等」,那是黑社會常有的一個表徵,卻不是黑社會之成為黑社會的充份條件。

「不擇手段、不顧法律的組織及團體,通常這些手段包括盜取、詐騙、恐嚇、暴力、勒索及傷人等」可以來自幾個人的群體,甚至可以是學校裏的幾個學生,但就不能謬然定性為黑社會組織。

論辯的犯錯,往往就是因為自設定義,然後用這個自設的定義去支持自己的論點。

中國是一黨執政國家,很容易給人感覺黨就是國,但中國最高權力機関人大卻並非全由共產黨員組成,理論上黨即是國不成立。再者中國既然一黨執政,國民教育科要讓學生認識共產黨也很正常,但「愛中國必須先愛中共」又只是你自己的看法,然後你又用自己的看法去證明自己的觀點,不又是荒唐嗎?

也許你很年輕罷 (當然你可以說自己很老,但無從驗證) ,也許你很少回國內罷 (當然你可以說自己常返,但也無從驗證), 你不會知道這三十年來國內民生的改善情況。黑社會組織會把上億人拖離貧窮線嗎?會把國家從赤貧逐漸帶到小康嗎?會把國家的國際地位、綜合國力、科學技術弄上世界前列嗎?

施政缺陷和失誤,法治觀念落後,甚至你說的可能黑獄,東西方世界都常有。香港與世界接軌百多年,六七十年代仍然警權過大,人權被擠壓 (可能你又未經歷過了) 。我是要說,一個國家與地方的成熟,是要時間的,而且更加要整個民族的提升,才會同步反映在國家架構上。國內只穩定發展了三十多年,很多東西有瑕疵不足為奇,但就且形容那是黑社會政權,那是見小不見大的失焦西諺誤了。

這幾天沉醉睇奥運,閣下若再有留言,我未必就覆了。

蝸牛 說...

版主所言很公道。
只要聽聽國內朋友偶爾想當年,就知道中國走到今天是多麼不容易。全面否定共產黨同全面肯定共產黨,都是偏頗,並非多角度思維,有違現時「國民教育科」指引的,哈哈。
所謂擔心培養愛黨思想等捕風捉影、未審先判的幻想,根本不消提。
有些反對人士質疑:為什麼一定要愛國?對,假如世界大同,沒有國家之分。但是又為什麼不可以呢?假如你奧運完全沒有傾向看中國運動員,假如在外國出事你拿著中國護照卻對中國領事館和其他國家的抱相同期望的話,再說吧。
如果培育對國家的感情是不能接受的,那麼,為什麼學校可以教唱校歌?為校隊打氣?大學宿舍的所謂spirit?教導孩子尊敬師長、孝順父母,你怎麼知道那老師就值得尊敬,那父母有盡責任撫育孩兒?孩子就懂得分辨了?

魔術師 說...

蝸牛, 跟他們辯論,是沒有效果的,因為佢地都唔係理性的人.

樓上的匿名,我不想在校長地頭撒野,便借用了閣下有關黑社會的意見在我blog中參上一腳。

http://magician__ya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674262

蝸牛 說...

嗯,我倒沒打算辯論,畢竟不是十八廿二,想講就講而已。

佛爺 說...

校長、蝸牛:

你們的論證認真勁,教人佩服。

加拿大的官中,每天早上也要播放國歌,外來留學生也要站立不動,不能說自己不是加拿大居民或公民而拒絕站起來。

全世界每一個國家也有國民教育,就算香港獨立了,成立了「香港國」,也有國民教育。香港一些人真的腦殘,盲目地抱住香港還是殖民地。

the inner space 說...

由論政談洗腦引申到“黑社會”,我都來趁趁熱鬧!

我偷懶只是借用我舊文的一小段:

》》
在一個民主社會裡,有多個不同政治團體團隊~政黨,他們把將來施政方針方法,編成 platform 政綱,再經人民選舉出來,由當選的的政黨去領導,去實行管治,去負責來管治維持一國家一個社會的秩序,人民則繳交不同的稅款,一方面供養這個當選的政黨,另一方面也供養,負責提供醫療、防衛、治安、教育、消防、供水,當然包括倒垃圾等等服務行業的工作者。

繳交稅款的人民,當然要有最終話事權,但卻另一方面要從事生產,沒能一一跟進監察被選出的政黨,和不時發表自己的意見,那就開始發展成代議政制,經由一班經人民選出的代表負責,分別組成執政黨和反對黨,互雙監察,互雙制衡。但始終是人民才是主人,因為是他們納稅,去供養這一班人,所以這班人被稱為“公僕”。若執政黨做得不好,幾年後就會敗選下臺,再由另外一個政黨上臺,去負責來管治維持一國一個社會的秩序,當然也需要另有反對黨,互雙監察,互雙制衡。

但在一個極權社會,所謂執政黨卻不是經過全民普選,而是經由假民主,自己圍內內部協商產生,是由小數人進行小圈子選舉出來。這樣子產生出來的執政黨,來負責來管治維持一國家一個社會的秩序,但人民仍然要繳交不同的稅款,一方面供養這個當選的政黨,另一方面供養,負責提供醫療、防衛、治安、教育、消防、供水,當然包括倒垃圾等等服務行業的工作者。人民雖然繳交了稅款,卻沒有聲音,沒有方法,沒有代表,去進行監察,去作出制衡,人民不能罷免政黨,人民不能作主。

這和坊間街頭的一班爛仔,向街坊們拷詐收取『保護費』,以防止另外幾班爛仔的搗亂,這祇能看那一班爛仔好打些,當這一班爛仔,養尊處優,變成不堪一擊,第二班爛仔,就會取而代之,繼續向街坊拷詐收取『保護費』,但有時是幾班爛仔,同時向街坊拷詐收取『保護費』,苦的祇是街坊們。這個情況周而復始,一個接一個,不斷遁環著。

在中國自周朝以後,每一個朝代,都是用武力打敗前一個朝代,取而代之。每個朝代初時都有些勵精圖治,但不久就腐敗起來,再由另一批人起義,打敗腐敗的朝廷,建立新的朝代,換湯不換藥。又有時是由幾個小頭目,分別起義,割據一方,瓜分中國,成立幾個小朝廷,但都不能避免腐敗,再由另一批人出來,用武力推翻,再建立新的朝代,統一起來。在中國幾千年來,這個情況周而復始,一個接一個,不斷遁環著。

》》
0


humbly yours

sPace

嘿嘿 說...

说到奥运,在澳洲,整天不停播放的还不是祗有澳洲队参与的赛事!这有真么说?

中国人喜欢自责、自贬、自怪罪自己的领导和政府,但是去没看到很多事情在那一个国家都是这么做的,包括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只是做法有时不同罢了。

这种负面看自己,倒是说中国人的劣根性!西方人的看法是,居然他是政府,就让他去做,没什么大错的话,就不需作无谓的批评或指责。

嘿嘿 說...

在新加坡也一样有国民教育,尤其是对刚刚入籍的新加坡公民,要不然新公民怎了解自己的国家和法制。这是compulsory的!It‘s a MUST!

瞎子 說...

==================
學生要向政府說不 加拿大模式國情教學

【明報專訊】近日政府硬銷國民教育,無所不用其極,其中一招叫做「國際慣例」。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郝鐵川上周在微博稱,西方國家在中小學也搞「洗腦式」國民教育,香港做是合乎國際慣例。

但真相是,西方在中小學做的是「全國公民教育」,培育年輕一代的反思和批判能力,鼓勵學生看到社會不公義要發聲,而不是培育乖巧愚忠的順民。

加拿大資深教育家Jan Haskings-Winner閱讀過香港備受爭議的國民教育課程指引,直指課程危險﹕「這份文件令我想起希特勒,納粹推行的就是這種國民教育,強調盲目向政權效忠,不鼓勵人民思考。」

加拿大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認識國家呢?

當我們的教材一味「隱惡揚善」,把中共政府吹捧為「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加拿大的教科書卻敢於「揚善更揚惡」,大篇幅記錄政府百年來犯過的歷史錯誤,例如剝削黑人投票權、掠奪原居民土地、欺壓女性權益、愧對亞裔移民等。

教科書內更特別註明,政府犯錯後會向人民道歉,甚至作出賠償。
撰寫教材的Jan說,教育的真諦,是希望孩子能從歷史的錯誤中學習﹕「世界的問題只會愈來愈多,我們需要下一代成為思想家和問題解決者,而不是盲目的愛國者」。

在紛紛擾擾之中,香港人似乎已產生「國民教育疲勞」,有人因為厭倦爭議,想被動接受國民教育科,更提出「不易洗腦論」。這群人認為,學生不是那麼容 易被洗腦,更指學生上課可以消極抵制,敷衍了事。可是,我們卻沒有想過,孩子的光陰是寶貴的,我們應否給他們更好的教育?如何能讓他們在不被「洗腦」的情 下,多角度去認識歷史,讓他們成為明日的領袖,真正提升社會和人類福祉?

讓學生做判官
揭開加拿大教育家Jan Haskings-Winner這本為安大略省Grade 10(相等於香港中四)程度撰寫的加拿大近代史教科書,示範了如何討論國家歷史,卻沒有洗腦效果,甚至有啟發判斷思考的功能。其中一課,要求學生做判官, 考證一個歷史人物是否「真正的加拿大英雄」。這個空軍機師Billy Bishop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裏擊落無數敵軍,書中卻提供多角度一手歷史資料,觀點互相矛盾,學生需要自己思考查證,部分資料觀點十分大膽,甚至會提出 「會否因為有人想宣傳軍隊形象而誇大戰績?擊落敵軍是否就是英雄?為何人們要把軍人英雄化浪漫化?」

另一課,講加拿大現代史。課本刊出一張攝於1990年的新聞照片,畫面非常震撼,一名原居民站在一架翻了的警車上持槍示威,以抗議土地被省政府徵收 作商業用途,原居民堵塞了區內主要道路與政府對峙。警權、徵地、堵路、示威,這些在中國內地經常發生的少數族裔維權事件,被視為禁忌的敏感議題,在西方社 會卻成為學生的學習案例。而課本引導學生思考的方向不是「穩定和諧的重要」,而是指出社會發展對弱勢族群的欺壓,少數族裔對土地的主權等。課文列舉多宗土 地爭議的文獻,到最後均由政府或企業向原居民作出金錢賠償,或歸還土地讓他們自治,並修改法例維護原居民的權益。

撰寫這本教科書的作者Jan Haskings-Winner是一名資深中學教師,在安大略省多間中學教書達25年,主要教授公民教育、歷史和經濟等科目,她現時是安省歷史及社會科學 教師工會會長,亦兼任多倫多大學等多間教育學院導師,並且曾參與編寫中學課程工作。她撰寫過多本中學教科書,其中這本Canadian Sources: Investigated 1914 to the Present的教科書,出版4年售出5000餘本,在安省高中歷史科獲廣泛採用。

筆者把這本二百多頁,記述加拿大近一百年歷史的教科書全看了一遍,粗略估計,書中標榜加拿大豐功偉績的部分只佔內容的兩成;餘下八成課文包含的均是 爭議題目,例如對早年政府對黑人的歧視,三十年代勞工階層受到的欺壓,外來移民在加國受到的歧視,女性權益被剝削的法庭案例,還有法語地區魁北克省多次爭 取脫離加拿大獨立的事件等。

Jan解釋,認識歷史必須要坦然面對不光彩的部分。「歷史總是有些部分令人覺得不太自豪,但我們一定要透過重溫歷史,檢討過去,才不會重蹈覆轍。」 她特意在教科書內放入大量第一手史料,包括舊報紙的政治漫畫、政治家的演說、平民的心聲等。她形容,只有提供多元角度的史料,學生才可以學習獨立思考,分 析批判,建立自己的觀點。

也談未解決的「加拿大六四」

記者問她,中國近代歷史上有「未解決」的爭議題目,例如六四事件,成為中港教育的爭拗點,加拿大有沒有她們的六四事件?Jan說,加拿大政府在20 年代把原居民小孩從父母家裏帶走,以「教化」之名送他們進院舍接受白人耶教教育,不准他們保留自己的語言和文化,部分孩子被虐打和性侵犯。雖然院舍在80 年代停辦,但政府至今未就事件全面道歉和賠償。時至今日,原居民權益仍是加拿大社會的敏感議題。但教科書不但不會迴避相關題目,政府近年更積極鼓勵老師在 課堂與學生多探討原住民權益。

即使是現代政治題目,如加拿大911後決定派兵到中東,亦容讓學生自行討論,課文題目是﹕「加拿大作為一個維持和平的國家形象,是事實還是神話?」關鍵是,所有議題都是開放式的,讓學生自行找資料和答案。

這種探討歷史瘡疤、容許反對聲音、多元詮釋的「國民教育」,和我們看到香港政府近日強推的愛國愛黨歌功頌德式的洗腦「國民教育」,相去甚遠。但建制 中人卻不斷以「國際慣例」指出西方國家也做國民教育。經常參與國際教育研討會Jan反駁,加拿大和瑞典等民主國家,根本不會推動一套愛國主義的 National Education(國民教育),有的只是Civics Education(公民教育)。Jan形容,香港把一直沿用的「公民教育」突然修訂為「國民教育」,違背了國際教育慣例﹕「大部分民主國家,有的是全國 性教育系統(National Education System),而不是一個灌輸愛國價值的教育」。

教學生做懂反思的公民

她進一步解釋,西方民主國家,重視公民教育遠多於國民教育,目標是訓練學生成為主動、有責任感、有認知的公民﹕「我們希望年輕人,看到不公義要行 動,不同意就要表態。我們不想教學生如何做一個自豪的國民,而希望他們做個懂得反思的公民(We do not teach them how to be proud Canadians, but active, responsible, informed Canadian citizens and thinkers)。」

相比於西方社會公認的「公民教育」,推動「國民教育」是一種倒退,含有的價值觀令教育家質疑﹕「你搞國民教育的危險是,它不會教學生思考,你結果可能教出一個希特勒來。國民教育重視的只是對領袖的效忠,盲目服從,而不是鼓勵人民提出反對意見或質疑。」

瞎子 說...

港式國民教育
「令人想起希特勒」

按照筆者建議,Jan把香港教育局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閱讀了一遍,並參考了相關新聞資料。

她指出,文件裏用詞有問題。例如指出有「中華民族美德」,似乎是指向單一種族的國民形象,黃皮膚黑眼睛的漢人,在多元文化的世代,這種觀點落後封閉﹕「你其他種族呢?其他信仰呢?同性戀者呢?殘疾人士呢?他們在國家裏有沒有國民身分?

希特勒的納粹統治也是講究一種『理想國民』,只有白皮膚藍眼睛金頭髮的男人才是優秀國民,你不符合這個標準就被消滅。」

另外「祖國」(motherland)一詞在民主社會根本沒人使用﹕「國家和公民應該有同等權力,以『父母』形容國家,意味人民權力低於國家權力,含有父權意味。」

香港的國民教育指引裏,不時建議學生參加「升旗禮」,學唱「國歌」,並要求學生要感到「自豪」。反觀加拿大,沒有國旗法,破壞國旗不是刑事罪,學校 升旗亦只是由校內工友進行。校園內唯一關於「國歌」的法例,就是每天早上播放國歌時,學生必須站立。
(此例只規管校園)Jan說,播國歌時,學生只需要站 立,不需要跟唱,可以不留心聆聽。重點是,若學生因為宗教原因,認為不適合向國歌肅立,可以申請豁免。此例可見,當國家和信仰身分衝突,不一定是國家身 分贏出。

「身分認同在教育裏是重要的,因為我們要知道自己是誰。但我會說,國民身分只是眾多身分的其中一個,更不是凌駕於其他身分之上。」Jan說。

衝突比和諧重要

香港的國民教育指引,時時刻刻強調「和諧穩定」,忽略內地發生的維權事件和民間衝突。Jan認為,公民教育精神裏,「講衝突比講和諧更重要」,而加 拿大課程強調教授學生「Conflict Resolution」(化解衝突),無論族群間或國家之間的衝突,如加拿大在八九十年代法語地區魁北克省多次要求獨立,最後要舉行全民公投解決;或是近 年蘇丹種族屠殺人道危機;還是後九一一加拿大政府出兵中東,都可以是理想的中學生公民教育題目﹕「在廿一世紀,世界只會愈來愈多戰爭和種族清洗事件,我們 不能因為別人跟我們不同就排斥他,必須知道如何用和平手段化解衝突。」

香港教育局派給學校的情意問卷,其中一條問學生「國家做錯事仍然要支持」作為國民認同指標。Jan聽到後搖頭反對﹕「無論是誰,不論是國家還是私人 機構,做錯了,公民都必須出聲。」她舉例,她教導的一名學生,母親被懷疑是恐佈分子,被拘留卻不獲審訊,該學生於是組織同學到首都渥太華和平示威,是「公 民教育和實踐的好例子」。記者向Jan介紹學民思潮,並讓她看中學生反洗腦教育的示威照片,Jan讚頌他們是「好公民的榜樣」﹕「他們有自己的看法,以證 據支持,而且抗爭手段和平,是你們香港需要的優秀公民,當然,以現時國民教育的標準,他們一定不能符合當權者的口胃。」

筆者邀來西方白人教育家對香港教育政策指指點點,有人可能會說是以「西方霸權干預中國國情」,Jan這樣回應﹕「除非中國沒有任何需要解決的問題, 若有的話,你需要的是有能力和人溝通,有分析查證能力,以理性方法提出反對意見的公民,相反,國民教育只是政治宣傳(propaganda),沒法解決問 題。」

加拿大人的國民美德?

「加拿大國民」是一個什麼形象?數十年前,加拿大除了原住民(以前叫印第安人),主要人口是來自英國和美國的移民,故此「加拿大人」給人的印象是白人為主。但近年加國接收大量亞裔印度裔和非洲裔移民,白人人數現只佔全國人口一半。

加國政府八十年代把「多元文化」成為法定政策,致力消除種族歧視。在加拿大,國民根本沒有一個單一臉孔,更遑論「血濃於水」「同根同生」這種論調。筆者也是九十年代中才移民的加拿大公民,沒有白人臉孔,卻不會被當作「次等公民」。

加拿大人有一種政治常識,就是不可以隨便查問別人種族,以免引起歧視誤會。筆者邀請這中學教師做訪問,越洋先以電郵聯絡,根本不知道受訪者是男是女,是白種人還是其他種族的人。直到見面詳談後,才知道她原來有瑞士血統,其祖父母輩多年前從瑞士移民到加拿大。

Jan撐枴杖到來,她解釋,自己患上多發性硬化症,平衡力不好,需要拐杖協助行動。故此,Jan說,她作為一名「加拿大國民」,既是歐洲移民後代,也是一個女性,更是一個殘疾人士,她關心的身分有多個(關於Jan的家族背景和病歷,筆者已徵求她同意可以寫出來)。

值得注意是,加拿大的公民教育,雖然注重反思和批判,但加拿大的國民身分認同感卻非常之高。一項今年2月公布的調查訪問了2000名加拿大公民,逾 八成受訪者認同自己「身為加拿大人而自豪」,更難得是,新移民對國家的自豪感,比土生加國公民更加強烈。受訪者認為,「包容不同背景人士」是加拿大非常重 要的公民美德(www.cbc.ca/news/canada/story/2012/02/13)。

不少普通小市民在家門都愛掛國旗,加拿大運動員勝出亦有很多人興奮感動。Jan說﹕「你對國家歸屬感,不是由教育灌輸出來的,是因為每個公民有自己的經歷和故事,你愈強迫人愛國,只會引來反彈。」

文/ 譚蕙芸 2012年7月29日
印於《星期日明報》周日話題

不正 說...

很多人說全世界都有國民教育。可是其實大部份地方都是公民教育而非國民教育。譬如美加澳等地都只要求國民(包括新移民)對該國有基本認識如有多少個省份、國民的權利和義務等如不要損害公物和投票權等。至於是否有愛國心,會否感動等就其本上無人理(只要不是做間諜便行)。是實上他們也不容有人強迫你愛國,因為自從納粹德國之後,大家都知愛國主義可以是很危險的事。

有人說西方國家上課前或典禮也會播國歌。那其實並沒有硬性規定。不少學校(包括公立學校) 並無此習慣。但是如果典禮上播國歌,那大家(包括非居民)都會起立。因為那是一種禮貌。就如胡溫外訪進入會場播中國國歌時,大家都會起立一樣。與國民教育無關。

不少人反對國民教育科,主因是中國有黨國不分的情況。中國高中課本《思想政治•文化生活》中認為,”在當代中國,愛祖國與愛社會主義本質是一致的。”但共產黨既然是中國的唯一執政黨,那麼愛黨又有甚麼問題呢?問題就是黨容不下批評、反對的聲音。從七十年代紅衛兵批鬥,到今日被和諧的異見人士。縱使今日百姓的生活比從前好,但大家心裡都總會擔心,自己會將來會否有被黨”關照”的一天。在農村的由於土地產權不清,農地隨時無償被黨徵了去發展。做生意的又怕工廠突然被產業昇級而結業了。因此百姓有點錢的都渴望有外國passport,以後不用擔驚受怕。黨一言堂的害處當真罄竹難書。話說回頭,二、三十年前中國一窮二百,還不是拜黨大躍進賜的!

其實中國本身也並無國民教育科,但有硬性的政治課(科名倒是老實)。若這科成績差,上重點大學就別提了。所以內地學生都能寫得一手黨八股。從前內地學生要讀黨史。但現在都只讀黨的政績。或者連黨也不想面對從前,只想用GDP來麻醉人心。當然在強國只有騙子才是真的地方,也不是每個學生都相信黨才是真理(所以黨真心相信沒有洗腦)。但個個都知反對黨的領導就無運行。所以從小就學懂假意奉承,指鹿為馬。國民教育最令人反感並不是要你對國旗有感動,而是令學生習慣虛應故事,埋沒良心,只會向錢看。看看內地數不清地溝油、小悅悅事件就知其可怖。

the inner space 說...

嘿嘿兄所言甚是!

又可以問問 佛爺兄,入籍加拿大需要靠入籍試,我記得我的姨母,日讀夜讀一本由“華資處”的小冊子,又要去上入籍班,學習加拿大的歷史,咩喺 first nation Aboriginal people,加拿大有幾多省份,etc etc 當然還要識唱 O‘canada!,

蝸牛 說...

佛爺:

你提供的許多資料,擴闊小弟眼界至真。

權利與義務,雖然老掉牙,香港許多人卻刻意忘記。

the inner space 說...

嘻嘻!我唔好意思打錯字。。。。華資處應該是華諮處 or 華咨處主辦大多市的入籍班,好多華人新移民報讀!

瞎子 說...

好多人唔明,呢個國民教育,係要教細路點做49年之後呢個中共治下之國嘅國民,即係教你尐細路,車傷人要車死埋佢嗰隻,或者用地溝油當食油嗰隻,而唔係仁義忠孝嗰個五千年中華之國。

你睇下浸大本手冊,封面有無孔孟?有無傳統中華文化?全部都係中共野。

佛爺 說...

嘿嘿:

你的見解十分中肯,不偏一倚,教人信服。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那個入藉試其實並不複雜,只是概括地介紹一些加拿大的歷史、地理和政府結構,其實並不全面。華資處是幫助一些沒有在加拿大受過教育的新移民,強記那些事件。

若果你去考那個試,取了那些資料自己看一遍後,便可去考試,不用去華資處上課的。

佛爺 說...

瞎子:

國民教育導至軍國主義,二十世紀歐洲有兩個國家,一個是德國,一個是意大利。亞洲有一個國家,就是日本。

中國自1368年朱元璋攻入金陵建立明朝,到1644年女真族入關,建立清朝,一直幾乎閉關自守,鄭和七下西洋也沒有進行殖民主義。至1842年鴉片戰爭結束,才被迫門戶開放。袁世凱也沒有向外擴張,毛澤東更把中國再關起門,閉門造車。

希特勒於1933年從選舉中上台,1935年違反凡爾賽條約,推出徵兵制。1936年出兵箂恩河非軍事區。1938年吞併奧地利。1939年3月侵佔捷克。同年9月1日揮軍入侵波蘭時,觸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的「第三帝國」只得十二年壽命,1945年已經玩完。

『港式國民教育「令人想起希特勒」』

那就是說,港式國民教育會導向軍國主義,向外擴張,對嗎?

有無人知道,從朱元璋開始,那一段時期中國出現過歷史沒有記載的軍國主義呢?

倘使中國近代史沒有出現過軍國主義,而香港推行港式國民教育就會出現軍國主義。那麼,軍國主義就會是產自香港,不是中國大陸了,對嗎?

香港現在的年輕人,不少也由直昇機家長栽培,菲傭或印傭服侍成長,他們受過港式國民教育,就會拿起支槍去侵略別國?

* * * * * * * * *

『她指出,文件裏用詞有問題。例如指出有「中華民族美德」,似乎是指向單一種族的國民形象,黃皮膚黑眼睛的漢人,在多元文化的世代,這種觀點落後封閉﹕......... 』

中華民族是指向單一種族的國民形象,這是白痴的言論。中華民族是指五十五個民族,這是常識。明報那些讀完番書的記者,可能要問Jan才知道中華民族的祖先是皇帝。

大部份西方大學的亞洲研究專家教授,連土生土長華裔也說他們的言論發神經,只有不懂得亞洲文化的洋人才會崇拜他們是專家的。還有,明報那些在西方學中國文化的記者,他們也會視西方亞洲研究學者是專家的。

佛爺 說...

蝸牛:

謝謝你的讚許!我很多時只是隨心所言而已!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你醒過我。我覺得華資處好似有唔妥,但我就完全想不到這個「諮」字。我有個朋友經常開玩笑,說在加拿大住得耐,英文未見進步,中文就日漸退步。嘻嘻!

佛爺 說...

校長:

我可能搞錯了。中華民族應該是五十四個民族,還是五十五個民族呢?

嘿嘿 說...

我对“洗脑”这词很反感!再有就是以前肠癌批评中国的“宣传”。

很多人只会用帽子来扣人家,但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当成是理所当然得了,其实上面两个动作,西方国家还不是用得很痛快,却不以为然。

瞎子 說...

佛爺:

我不是該文作者,但據我所見,文章並沒有說國民教育導至「軍國主義」。文章是說國民教育會導致納粹統治。

納粹統治嘅核心,同其他法西斯政權一樣,就係人無自由,更加無反對國家嘅自由。

或者大家可以睇下:

http://en.wikipedia.org/wiki/White_Rose

德國學生反對納粹政府之非人道政策,最終被政府beheaded。

瞎子 說...

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 True Story of Anti-Nazi Activis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NcgrE5GF-0

laulong 說...

佛爺:

先答你的,概據維基與百度,中華民族是漢族和另外 55 個民族。

laulong 說...

牛兄:

>>假如在外國出事你拿著中國護照卻對中國領事館和其他國家的抱相同期望的話….

相同的話,我也常對學生,也間接對那些較年青,只知有世界公民地球村,卻沒有家國民族觀念的老師說。





魔術師:

上面的匿名先生還好了,起碼說出了些道理,最令人失笑和失望的是那些來罵你一句垃圾,卻又說不出一丁點道理來的盲杉!嘿嘿,這些標榜西方價值,高喊民主的人士,原來卻是最不接納言論自由的,真是打著紅旗反紅旗。




佛爺:

這裏面更有深層原因。香港中產反國民教育較明顯,是不能接受中國內地的飛躍。六七十年代我還是要幫母親寫包裹把舊衣物寄返國內,改革開放初期港人在內地是人上人,怎麼現在要仰內地人鼻息了。再加上部分內地暴富户的囂張,這種反內地情意結慢慢發酵了!




inner:

政黨上台執政,佔去的是重要部門的首長位置,國家的中低層公務員系統還是與選舉無關的,就像台灣由國民黨到民進黨再到國民黨,公務員系統基本不變。

沒有政黨輪替,不代表人民沒有發聲的渠道。香港在沒有代議政制前,還是有壓力團體的。國內現在也有維權上訪,政黨輪替才可以讓人民發聲,絕對是一個誤會。

laulong 說...

嘿嘿:

>>他是政府,就让他去做,没什么大错的话,就不需作无谓的批评或指责。

也許西方人知道施政不易,中國人,尤其是香港人就叻唔切!




瞎子:

看了。加拿大真不容易,能有這樣開明的看法。但正如我一向認為,社會走向成熟是需要一個歷程的,加拿大都曾經青澀過罷,中國要走上這路,還需要一個歷程。香港相對會近一些,但觀乎反對國民教育的人,用心在去國族化,這點卻是我不能苟同的。

至於「希特勒」之說,佛爺已回應了,我不再敍了!




不正:

愛國不等同愛國主義,讓人民愛國的直接思考是當國家面對侵略時要保衛國家,有災難時要互相扶持,你相信中國的國民教育是培養侵略者嗎?(倒是日本侵華前的國民教育真的宣傳大東亞共榮圈的「光輝」願景)

黨國不分只是一種崇拜西方政黨輪替的批評。西方模式毛病逐漸出現,要學嗎?真要清醒一下。

至於你說的不公與缺陷,是社會未成熟,法制未成熟的必經之惡,與一黨執政沒有必然關係。

佛爺 說...

校長:

你回答每一個人的意見也十分精闢、客觀和獨到,閱後對我也是一種裨益。

加拿大也出現跟香港同樣的情況,地產商、汽車零售商和銀行等財務機構,已經不再重視香港人,他們只著眼於大陸的新移民。而且印刷的中文宣傳冊子,幾乎全是簡體字了。

佛爺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the inner space 說...

》》國內現在也有維權上訪,政黨輪替才可以讓人民發聲,絕對是一個誤會。

政黨輪替不是完美,不過國內的上訪和維權運動效果有多少,大家心中明白!政黨輪替會因為任期段暫,為爭奪執政權而承諾超優福利政策,只着重短期可見效的行政手段,變得短時漠視長遠影響,造成歐美常見的困局。不過暫時看來一黨專政的弊端,仍然較多更多。

美國共和黨 reagan & bush (senior) administration January 20, 1981 – January 20, 1989 + January 20, 1989 – January 20, 1993;英國保守黨 Margaret Thatcher & John Major administration 4 May 1979 – 28 November 1990 + 28 November 1990 – 2 May 1997;加拿大自由黨 Jean Chrétien & Paul Martin administration November 4, 1993 – December 12, 2003 + December 12, 2003 – February 6, 2006,最終因人民發聲了而下台,實現政黨輪替!


至於星加坡屬於異數的《人民行動黨》由 Lee Kuan Yew 5 June 1959 開始執政至今,但得票率已經下降至新低 60.1%!

其實在我提過的【舊文】,也慨嘆中國五千多年文化,卻未能孕育出一套比歐美民主制度更佳的模式。近世,剛剛巧就有了所謂:《中國模式》!

中國模式~有中國特式的社會主義,有很多學者研究,有很多書籍討論,暫時未有結論。就連香港都有攪到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把香港鬧得熱烘烘,哈哈哈!


噢!太長太噚了,到此為止!謝謝劉朗兄給我借用空間。

不正 說...

laulong:

對,愛國不等同愛國主義。但鼓催盲目愛國報喜不報憂又是愛國應有的態度嗎?加上教局指引國民教育強調血濃於水,那更有偏向民族主義之嫌。在香港不少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其實是南亞裔人,他們又怎跟你血濃於水?難道都叫他們一是回他們那已經不是祖國的祖國,一是裝作血濃於水?難道不是同根生有災難時我們也當視而不見?

西方模式出現毛病並不證明中國模式比較強。一黨專政長處是動員快,壞處是一但方向錯了便容易一錯到底。相信大家都見識過文革發生的事。況且,愛國跟愛當權政府根本是兩回事。孫中山不愛滿清,難道你說他不愛國嗎?

一黨專政未必一定造成不公。但共產黨的做法就顯然造成不公。譬如內地當公務員,法規明明寫著只要是中國公民便行。但實情是要當正部官員,這個黨藉是少不了的。要上重點大學,就必要政治課熟讀黨的教導。各壟斷性的國營企業高層是黨員更不用說。黨成了一個特權階級,在法制之上。法制又怎可能成熟?不要騙自己了。

**根據中共中央黨校出版《黨的建設辭典》- 黨對國家政權的領導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人民民主專政的歷史任務是消滅階級,從而使國家歸於消亡,實現共產主義。
黨的任務是使國家歸於消亡,但現在又叫你愛國。說些連自己也不信的話卻叫學生們學習。那還不是叫學生們去虛應故事?我們要這種德育、這種愛國嗎?

laulong 說...

佛爺:

曾經被形容善於營商的香港人似乎已遺忘了在商言商的道理。更諷剌的是奉行簡體字的大陸和星加坡經濟都在急速上坡,行繁體字的香港和台灣卻停滯不前,也沒有人夠膽說星加坡人沒文化,真諷剌。




inner:

歐美粗糙的社會矛盾早已因二三百年的發展和磨合弭平了,中國在發展的初階,矛盾在所難免。

歐美政黨幹得不好就落台,於是另一個幹得也不見好的政黨取而代之,選民便大樂了,幹得不好就下台嘛。到四五年後,這個幹得不好的政黨又下台了,選民又大樂了。直到最後審判(像歐美的經濟困局)來的時候看那個政黨正執著個熱山芋罷。

那種政治模式較好難有定論,誓死支持蘇聯共產模式的人早已變成白骨,卻至死未悟。當西方人正驚覺中國模式的高效低險時,香港人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敗徵已現的西方模式是否就好呢!




不正:

盲國愛國報喜不報憂?我作為一個中史及通識科老師,一定不會。在教科書以外,我一定把國家的困難、缺點告訴學生。

毋須對血濃於水這些詞語加以撻伐,相關概念的成語我相信在外國都會有。非原來族裔人士如何融入社群,如何面對國民教育的問題他國也有。

你提文革,真是一個很特別的例子,鄧小平看清了本質,早就釐定了打後的施政守則:絕不要個人崇拜。他自己也身體力行,就是要防止類似的運動再起。中國打後也嚴格執行退休法,避免有人壟斷權力。

至於你引用的條文(使國家歸於消亡,實現共產主義),是神枱桔喇,早已已沒人重視了。

佛爺 說...

校長:

中文已繼英文和法文之後,成為加拿大第三大語言。多倫多和安大略省政府介紹政府服務的中文冊子,全以簡體字印行。大學的中文系,也只教授簡體字,只有少數與台灣聯繫的學院,才用繁體字。

這裡兩篇明報介紹加拿大教育的文章,是美化了的。北美奉行的自由教育政策數十年,這一代中學生的輟學率,高過父母的一代。換言之,中學畢業生佔人口的比率正在下降,這是震動了西方教育家的神經。為何一套如此優秀的教學制度,會令學生厭倦上學?這是北美教育專家眼前頭痛的問題。因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會使經濟嚴重失去競爭力。

倫敦搞奧運,一些中年白人,很詫異地問:「世上有雙層巴士?」雖然今天資訊發達,但從這句說話,你也可知道這裡的封閉程度。

香港一些傳媒工作者,神化了西方世界。

laulong 說...

那是另一種祟洋。中國自鴉片戰爭前輕洋,連串戰敗後畏洋,到二次大戰後祟洋,而曾經被洋人管治百多年的香港人更不用說了。

洋人的好總是有的,但不善之處崇洋者就視而不見了。

至於簡體字,中共推行是鑑於建政初期人民識字率太低,為了盡快讓人民懂字,就進行簡化了。正如一孩計劃是要解決人口爆炸,糧食不足問題。只可惜人們只看其副作用,卻不看正作用。

瞎子 說...

劉兄:

佛爺(奇怪有人叫自已做爺,都幾自大。)反駁我說『文章並沒有說國民教育導至「軍國主義」』,所以證明我對納粹的歷史認識不深。又話我教佢看希特勒的歷史,又話我陶醉在反納粹抗爭。

對人不對事,無辦法下,我不得不回應。

劉兄此處是說理的地方,劉兄與我意見有時相左,但大家從來都是以理服人,互相尊重,從來不會針對人。所以如果佛爺話我陶醉在反納粹抗爭,請你以理論証一下我點樣陶醉在反納粹抗爭。

至於點樣以理討論,我會咁嘗試,例如佛爺話:


「更諷剌的是奉行簡體字的大陸和星加坡經濟都在急速上坡,行繁體字的香港和台灣卻停滯不前,也沒有人夠膽說星加坡人沒文化,真諷剌。」


佛爺以上的經濟理論:簡體字=經濟增速,行正體字=經濟增長不前。

疑問一:香港一路都用正體字,但以前叫亞洲四小龍?同時大陸之經濟係一窮二百?

疑問二:香港的GDP由2001年的1,665億美元升至2010年的2,244億美元,增長34.7%?34.7%的增長算是停滯不前嗎?

綜合以上疑問,我推論佛爺以上講的一段,真諷刺,錯了。

laulong 說...

不,瞎子,「更諷剌的是奉行簡體字的大陸和星加坡經濟都在急速上坡,行繁體字的香港和台灣卻停滯不前,也沒有人夠膽說星加坡人沒文化,真諷剌。」是我說的。

我只是比較中港台星的經濟表現,GDP 增長,香港真的給星加坡趕上了。停帶不前不是個精細描述,只是個粗糙印象。

我的相關數字在學校裏,假期完畢後會補充一下。

不正 說...

我並不是說你會報喜不報憂。可是在網上留言版也好,高調走到傳媒前說也好,偏向報喜不報憂的自稱教師者倒也不少。並非說他們都是五毛黨。但有些人愛國過了頭,急著為國家護短。就像一些過份溺愛兒女的家長,人家說自己小孩不是就立即為兒女找說詞。如果課程指引明確兼有客觀標淮倒也罷。可是指引偏偏用感情作標淮,要求學生有「感覺」。你看看現網上討論最熱的課本/參考書就是依課程指引出的。人是最不可靠的動物,怎可單靠各老師自律。言語不清的指引加上一些熱血上頭的教師,再加上不少在國內有公職急著領功的校董們,教程出現偏頗那是一定的了。只差在程度而已。版主可以明辨事非,但你能保證你校的其他老師也可以?你校可以那其他學校呢?

我之所以針對血濃於水這些詞語是因為相關概念根本是族群分化。在其它國家如加拿大、澳洲等,基本上是會不會宣揚這些概念。你試想,一個多族群的國家明明大家來自不同地方,強加血緣、地方概念不就是散播種族歧視的種子?那你會問非原來族裔人士如何融入社群?但何謂融入社群呢?要跟土生土長的人一般模樣?譬如在加拿大,基本上只要求你懂略懂兩種法定語文其中之一,即是你能和其他人溝通便行。你要保持你的母語,只要有一定人數,那管你想學中文、越南文問政府申請就可拿到錢辦學。可是不要以為加拿大人不愛國,他們可是全世界其中一個最愛國的地方,而且新移民比土生土長的更甚。因為加拿大給予國民很大的自由,甚至中國最忌諱的分裂國家自由。十多年前,魁北克省就全民公決脫離加拿大。政府全無文攻武嚇,就拿出投票箱。在一個這麼自由的地方,投票分裂的只是少數,最後分不了。所以一個國家的凝聚力並非要靠什麼教育,什麼豐功偉績,什麼血濃於水。簡簡單單對國民公平尊重,那國民便愛死了你。要教國民教育,倒不如老老實實把中史重新納入必收科。

反觀內地個個血濃於水,個個都有同根生的概念。但事實上中國有五十多個族群,族群與族群之間的差距分分鐘每和別國還大。而內地人很多時同根生概念過了頭。我在國內辦廠,不同省份的工友分配要相當小心。否則,兩幫不同省份的隨時因小事大打出手。你會說如內地遇上天災,我們立時幫忙不就是血濃於水的體現?但細想一下,難道如果不是血濃於水,那些人是不是就不值一救又或不用那麼盡力救嗎?

至於文革,那只是其中一個一黨專政的惡果。在此之前還有大躍進。但如你所說,即使做了天大的錯事,黨也只是釐定一下守則,連向人民道歉也沒有。一個不用擔心下台的政府怎會認真對人民負責?你說那些是遠年特別例子。那近年的強拆、毒奶粉、豆腐渣工程等等呢?基本上每個都足以令一個西方政府倒台的事件,黨連道歉也沒有。你要維權討公道?還未到上訪部就給消失/和諧掉了。之後強拆、毒奶粉還照常三天半月又見報。這就如有個不能解僱的員工,你怎可能幻想他會做事負責?一個不會向人民負責的政府,你真的覺得比別人的強?西方政府最多經濟沒做得那麼好。中國一黨專政下人民吃的擔心有毒,住的擔心被強拆,說政府不是會被和諧。你說經濟好,我擔心沒命享。聽口號沒用的。看看內地大款高幹都第一時間拿了外國護照。

那些什麼共產主義,我當然知道早已無人理。我就是要指出,國內的政治課(即內地的國民教育課)還是要讀這些什撈子。一些無人信的東西還叫學生門讀,不就是教導學生虛應故事?

另「簡體字的大陸和星加坡經濟都在急速上坡…」我想插嘴。我想指出這句話純粹穿鑒附會。星加坡是多族裔國家。華裔佔七成左右。法定語文是英語。所以即使華裔也不一定懂中文的。因此星加坡簡體字文盲應該超過三成。如果用使用簡體字的地方經濟都在急速上坡做羅輯,應該得出高文盲率跟高識字率的地方經濟都在急速上坡的偽結論。

佛爺 說...

瞎子:

對不起!我要向你道歉!我完全沒有唯意我對你作了人生攻擊。請接受我的致歉!

我已經把該段留言刪除了。

the inner space 說...

借用 佛爺 寫的:你(劉朗兄)回答每一個人的意見也十分精闢、客觀和獨到,閱後對我也是一種裨益!

兄台的意見雖未必絕對認同,卻幫助我時常愛用的 horizontal (lateral) thinking vs vertical thinking 去思考開闊了,謝謝!

laulong 說...

不正:

報喜不報憂有問題,那報憂不報喜又是否有問題?有些人恐共仇中過了頭,對國家的成就視而不見,又是否偏頗得過份了。

我不是所謂的土共,甚至少年時非常反共,但這三十多年到國內的遊歷,看到的是整體民生的改善,國力地位的提升,你能夠說這是假象嗎?你說的社會不公是存在的,但可不能抹煞政府管治的成效。

你用加拿大、澳洲這些多族群國家來分析中國並不妥當,中國向來把 56 個民誤都視為中華民族,我卻看不到有原來的加拿大族,澳洲族。所以你非議「血濃於水」並不成立。

香港高官近來都喜歡道歉了,但犯錯仍是繼續下去。共產黨沒有對人民負責嗎?我相信不是你說了算,觀感的評斷由國內的老百姓來做罷。至於像強拆、毒奶粉、豆腐渣工程會否導致西方政府倒台,這很難說,我只知道卡特里娜導至新奧爾良成災,美國政府救援混亂,使城市變成人间煉獄,布殊政府沒有下台。最近美國有藥廠隱瞞藥物副作用,美國政府又沒有下台。

星加坡的現象,華裔是否不一定懂中文?簡體字文盲應該超過三成?最好問問文友嘿嘿了。

我說簡體字地區經濟上坡旨在說,揶揄國內的香港人有甚麼可以驕矜呢?經濟發展都給人比下去了。你真的認為我相信簡體字是搞好經濟的神力?哈哈,不會這樣看扁我罷!




inner:

我也因為各位的留言受益,感謝!

佛爺 說...

一些香港人似乎美化了加拿大,讓我講一些情況。

加拿大的失業率是香港的一倍,搵食困難,香港移民把加拿大說成是「艱難大」。而且這裡稅收高,每年由一月至七月初賺取的收入,也是用來交稅的,所以國民儲蓄率低過香港很多。

北美洲不少土生土長的華裔,包括香港移民的第二代,大學畢業後也渴望回到中國這個「極權」國家發展,而不眷戀這裡的自由與民主。就算美國長春籐大學的碩士畢業生,回流人數雖然不多,但增幅卻驚人。這是我沒法理解的。

佛爺 說...

還有,加拿大和澳洲是移民國家,中華民族生活在黃土大地已經一萬年了,歷史完全不同,是否可以相比較呢?

嘿嘿 說...

新加坡一向以来,几十年了,都用简体字,怎会有简体字文盲???即使是台湾移民,他们也都习惯了吧,不认识简体字,根本不能和当地文化沟通,那才是真正的新加坡华文文盲!

其实,这次讨论让我大开眼界,说真的在我眼里你们都不是左派!!!现在却看到你们这么爱国爱港。真叫人兴奋得不得了。爱国无罪!

呵呵呵~~~ 我好高兴!

佛爺 說...

美國總統一做就是四年,就算出現毒奶粉,總統也沒事。美國總統被彈劾,通常是內部權力鬥爭,與民生無關。就算總統下台,就由副總統上位,執政黨仍然保住地位,直至任期完結。

加拿大採用英式議會制,執政黨若果贏得超過半數議會議席,叫做「大多數政府」,幾乎可以坐穩任期。倘若出現重大爭議性政策,總理或省長才會在任期未結束前宣布大選,以便重新推行新的政策。若果執政黨在議會的議席是少過半數,叫做「少數派政府」。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倘使沒有被議會通過,依循習慣,就要舉行選舉。

若干年前,安省一個小鎮發生屎池糞便流入了蓄水池事件,死了七人,傷了數十人。
2006年滿地可一條四線行車天橋突然塌下,做成五死六傷。
這些事件也沒有令執政黨倒台。

最近加拿大安省飛行救護隊的總裁,被揭發自己給自己140萬加元年薪,(加拿大總理的年薪是31萬加元),兼而用救護隊的經費為自己的豪宅供款做按揭等,副總裁是他的情婦。安省衛生廳長說,他「乜都唔知」,拒絕辭職。執政黨當然無事。

西方的執政黨下台,通常是關乎重要政策,很少是被天災人禍(例如豆腐渣工程)拖下來的。

不正 說...

我也常聽到為甚麼我或我這類人都好像偏向報憂不報喜。這是因為是實上共產黨以至內地傳媒都不容否認地偏向報喜不報憂。「喜」的根本一點都不缺。人民日報的不用說,即使開明見稱的南方都市報,很多時都受中央的壓力即使普通如最近的北京大雨水浸也不能如實報導。記者只能打擦邊球,偷偷在個人微博傳出本已排好的專訪。這當然也在不足一小時內被和諧掉了。記得四川地震那時,電視能見的都是解放軍救人的片段,至於豆腐渣工程的報導就半點也沒有。在內地即使看TVB新聞,只要有半點不那麼正面的報導都會被插播廣告。要回到香港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這兩年香港傳媒也見到開始走這樣路線。這正是我擔心的地方。

至於近年國內經濟起飛,大家都用共產黨治下人民生活都好多了來証明「中國模式」。更用西方各國的高失業率和GDP增長都不及中國來說明「西方模式」的不濟。可是這有一個盲點,就是基數低。中國近三十年以世界未見的速度增長。但中共掌權頭的三十年也是以世界未見的速度把國家弄到一窮二白。其中在大躍進時期就餓死了三千萬人,比滿清八國聯軍加兩次大戰的總死亡還多。把基數推得低無可低。所以即使用了三十年功夫也只是到上年人均收入才比得上泰國。用香港人最熟悉的股票來比喻:1949年買了中共股,坐了60年才叫做打和。如果當日買了臺灣股,今天已是經是中共股的4倍。中共常用經濟起飛,大部份人生活都好起來的口號,還不是把大家當作朝三暮四的猴子。

即使只看今天內地人民生活比前好。但那也只限於你的生活不用跟黨或政府遇上。因為一旦你要維權,那你就只有被拉或被和諧的份兒。我外父文革時給下放農村,沒得吃只有吃樹皮。經濟改革這幾十年跟大家一樣以為生活好起來跑去開工廠。上年一聲土地發展,要無償遷出。工廠立即像網上所說一樣,給即時斷水斷電。跑去跟政府理論,幾個大漢來招呼。十幾年心血就這樣給發展掉了。在國內,人是沒有保障的。這也說明為甚麼有點錢的都要跑去買passport。在國內生活內心的不踏實,不是幾個GDP可以買回來的。

至於拿了passport為甚麼會回流,因為財產都拿到外國去了。中共怎清算也清算不到。你看看那些「裸官」便知了。移民了在國內有錢的,保障比無錢的大很多。外父工廠未被發展掉前,跟外判的鬧上法庭。律師第一時間不是跟你研究案情,而是說要給幾萬元疏通便可判得值。可見在國內道理都在有錢的那一方。

至於其他國家也會發生事件如美國卡特里娜時政府救援混亂。對,布殊共和黨政府沒有立時下台。但之後選舉總統選舉共和黨的確敗了。受災地區的州長也由反對黨提代。所以政府即使當下「賴死」,大選時人民絕對可以叫你路的。但共產黨卻可賴死不改而人民全無辦法。甚至表達反對也不能。香港高官也一樣,道歉了,但犯錯仍是繼續下去。市民全無辦法。因為高官不是選出來的。唯一分別是,縱然無辦法,香港人還可以表達反對。

你說「中國向來把 56 個民族都視為中華民族」。但不能否認族群與族群之間的差距分分鐘每和別國還大,之間經常有磨擦。我前文指出,香港也有不少土生土生的南亞裔。不少祖先跟隨英國人來香港已有上百年歷史。你叫那些明明是印度裔的怎跟你「血濃於水」?這不就是叫香港的少數族裔難堪。這個問題不能視而不見。況且中國56 個民族並不是自古如是。不少是和宋、明皇朝經常開戰之「外族」。這不就是不喜歡時就如國歌原名《反滿抗日義勇軍進行曲》般對抗到底,要統戰時就「血濃於水」嗎?我想重申國家凝聚力並不應也不用靠「血濃於水」。

至於「星加坡簡體字文盲應該超過三成」,請留意當地非華裔 (即印度裔、馬來裔等已佔三成)。另外25%人口並非星加坡人(即外地到星加坡打工的外勞)。所以星加坡簡體字文盲應該超過三成乃基於此簡單估算。至於會否印度裔人又或外勞都跑去學簡體字,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可以說我這些人,見到大陸發生甚麼也跑出說三道四。好像外國的月亮都是比較圓的。我卻衹是恨鐵不成鋼。你說你這三十多年到國內的遊歷,看到的是整體民生的改善。我見到的是在大陸還存在的種種不公義。我不能說你不對,但我相信只有不斷鞭撻才能令中國變得更好。

the inner space 說...

佛爺 奇詭的多倫多的市長 David Miller 換了 rob ford 但 Top Cop 仍然用返無料到的 William Blair,真是無人才,哈哈哈!

laulong 說...

佛爺:

香港人遠睇歐美,乜鬼細菌病毒都睇唔到,咪以為嗰度係天堂咯!




嘿嘿:

愛國無罪,奇怪在有啲香港人卻認為愛國有罪,真係叫人大開眼界。





佛爺:

卡特里娜導致 1700 幾人死亡,有些不是死於直接風災,而是死於救援太遲。在庇護中心又缺乏警力,結果不少婦女被強姦。若發生在中國,又給人無限上綱,,要胡温負責,甚至鞠躬下台了。但香港那些民主良心,對美國的生存權不被保護,就屁都不放一個。




不正:

你真的很有心很有誠意。不過像大躍進、文革這些錯誤,實在看不到會再出現的可能。共產黨曾經犯錯,所以她永遠是邪惡的,打後都會再犯錯,這種心態很有問題。

至於中國社會的走向,立足點各異,看法真係大纜扯唔埋,然而像你所說社會不公需要鞭撻,這我都會做。

民族的組成怎樣的,五千年前中原就只有華夏兩個民族,嗯,那是五千年前了!





inner:

無料的人坐高位,就是因為用人唯親,黨同伐異的原因罷。人性,有太多質劣之處了。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多倫多市長福特(Rob Ford)的體重是330磅,我睇見佢個超級大肚腩都頂唔順。不過,我都認為他建多一條地鐵是對的。多倫多冬天咁凍,站在室外等巴士或輕鐵,簡直是要命的。

佛爺 說...

2008年美國大選,北美州人人都見到,共和黨一定輸,不是因為救災不力,而是小布殊掛住打仗,搞到經濟民生一團糟。美國總統競選,誰勝誰敗,幾乎全與經濟增長掛鉤的。

西方政黨有功績,不一定會贏大選。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帶領英國戰勝希特勒的英國首相邱吉爾,戰後在大選中爆冷門地輸了。他輸了大選之後,有一句名言:『一個善忘的民族,才是偉大的民族。』邱吉爾的金句,箇中寓意,真是無法領悟。

laulong 說...

佛爺:

射到鳥了,跟著就要求射太陽。正如中共撥亂反正,改善了民生,有一些人就更要求中共 0 缺陷,做不到嗎?就要求她下台了。

the inner space 說...

佛爺大哥:
多倫多 TTC chairman Karen Stintz 是新的吧,不知有冇料到?

不過以前個位 Adam Giambrone 是 David Miller 的契仔,每年TTC都要加價,但又意外頻頻,停駛,罷工,勞資糾紛,樣樣齊!

Shephard Line 應該是建造中,又有建議話築條鐵路去皮爾遜機場,E+又話要起多一條地鐵路線?去邊處架?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Miller個契仔無得玩喇!佢想參選多倫多市長果陣,被人爆出佢同個十九歲大學生鬼妹,在公車局總部辦公室,頻頻「開炮」,將辦公室當做佢既私人「炮房」,指責佢對唔住「正印女友」喎!

Holly雪呀!女友都有Official Girlfriend架喎!我都唔識呢個英文生字添。不過,契仔開佐兩分鐘記者招待會,垂頭喪氣認佐「炮房」一事,跟住即刻退後走人,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Sheppard地鐵支線起好喇!而家話唔夠人坐,要關閉。坐開果班友走去抗議,結果仲係度行緊。

皮爾遜機場去多倫多市中心鐵路半年前拍板喇,2015年泛美運動會前會建成,比香港機場鐵路遲差不多二十年,都算好成績架喇!以這裡的開會,民意調查,討論,研究,專家意見,又民意,.........

新地鐵起係邊度?我無留意呀!因為有一半人支持建輕鐵,一半人話要建地鐵,仲未拗得惦呀!

多倫多公車,佢唔罷工,就可以宰雞殺鴨還神,其他唔好奢望喇!

嘿嘿 說...

朗兄、佛爷,

现在发现和那群人交流的确是在浪费时间和口舌,你看,原来他们所谓“新加坡的简体字文盲”就是非华裔!这简直是臭屁废话!

既然不懂华文,那还分什么简体字、繁体字文盲的呢?狗屁不通!

嘎嘎嘎嘎嘎嘎嘎~~~ 的确是白痴、脑残、加废人!

laulong 說...

嘿嘿:

謝謝你的一語中的 XDDD

佛爺 說...

嘿嘿:

就係囉,加拿大有3%華人,內裡六成是香港人,四成是台灣、大陸和東南亞華人。咁你不如話,加拿大有97%華人唔識中文字。

匿名 說...

版主你好 - 我是把中共比喻成黑社會的那位. 看完你的回應. 謝謝. 至少, 我感到你願意以理服人.

看過你的其他留言...

"施政缺陷和失誤,法治觀念落後,甚至你說的可能黑獄,東西方世界都常有。"

"我小時受父親影響,反共到不得了,後來讀得文史多了,又常回國看,逐漸以務實的眼光去看國家,知道她的過去的苦難,當下的貧乏,制度的優點和缺點,這又豈是那些不懂國家卻又在罵國家的人所能掌握的。"

我想, 或許你真的愛中國這個國家和住在裡面的人. 你或許認為批評並不會對改善這個國家有幫助. 你或許認為我們都應該以務實的眼光去看國家, 體恤它的難處, 讚賞它的成功處, 並看看自己能有甚麼貢獻. 如果是那樣, 我欣賞你.

但是, 如果你真的愛中國這個國家和住在裡面的人, 我真的真的認為你不應對這片土地上所發生的無法無天的事視作正常. 小悅悅事件, 陳光誠事件, 李旺陽事件, 還有很多其他的... 真的, 我不能同意這是一種過渡過程中會發生的必然現像. 它們的存在, 告訴我們這個國家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巨大的問題. 當中很多關係到中共的貪腐和專制. 如果說現時中國的問題都有其歷史因素和必然性, 是應該容忍的, 對不起, 我不同意. 歌功頌德的聲音在中國裡並不缺乏.

我不是要把中國和其他國家比較, 說中國這些那比及不上其他地方. 真的不是.

是的, 我反共, 也恐共. 再過幾十年, 我希望發現自己是錯的. 我希望那時再沒有小悅悅, 陳光誠, 李旺陽.

請相信我並不是為反對而反對. 請相信還有很多我這樣的人.

匿名 說...

這篇文章很能表達我的觀感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au/2012/08/blog-post_7417.html

laulong 說...

匿名:

>>這是一種過渡過程中會發生的必然現像....

我不會認為這是正常,「正常」這個詞語好容易帶出歧義,以為我會接受這些現象。我告訴你,我也為小悅悅事件而神傷,至於陳光誠、李旺陽事件則難作評斷,因我沒有足夠認識去作出評斷。

國家存在各式各樣的巨大的問題,我豈會不知,只是批評者的心態很重要,我想國家好,恨鐵不能變成鋼,但太多反對者是要國家黯淡下去,去證明他們迷信的西方模式。

順帶一提,最近小悅悅事件的翻版在英國美國都出現,證明人性到處一樣。

不正 說...

「新加坡簡體字文盲」就是用來點出之前劉先生的「更諷剌的是奉行簡體字的大陸和星加坡經濟都在急速上坡…」的類比之不合理。嘿嘿指出的不就是我所說的嗎?(即新加坡有不少基本上連中文也不懂的人口,是故簡體字和經濟急速上坡沒有直接關系。) 大家究竟是否明白甚麼是邏輯歸納?還好意思作人身攻擊?枉我寫了幾千字,以為會有高水平的回應,可白說一場了。

本想分享一個在1967叫“The Third Wave"的實驗。講述美國加州一名教師--- Ron Jones 用5日時間,將一群生活在民主社會的中學生,變成聽從獨裁,聽從權力的納粹主義者。希望說明洗腦其實不是想像中難。看來跟你們說也不能期望有甚麼啟發。你們自己看好了。

中文譯本 part 1 - http://pnn.pts.org.tw/main/?p=41930
中文譯本 part 2 - http://pnn.pts.org.tw/main/?p=42057
中文譯本 part 3 - http://pnn.pts.org.tw/main/?p=42068

佛爺 說...

西方經濟學家,早已把中國定性為「國家資本主義」,香港一些崇拜西方制度的盲毛,還在大喊「反共」,簡直好奇怪。北美州的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研究中國的營商模式也是重要一環。香港一些盲毛,是否知道,地球是會轉的,不是停留不動的。

laulong 說...

不正:

你鍾意睇啲唔睇啲我都冇辨法!

有人洗腦成功又怎樣?都唔駛你舉例喇,蘋果日報斷章取義,偏頗報道,歪曲事實就是最好的洗腦例子,唔駛用你半世紀前西方的了。




佛爺:

他們反的共是五十年前的共,班友食塞米,見到個共字就發晒癲,真係戇廢到無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