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寃枉來,瘟疫去

.
敝鄉雖在新界,但只是小村落,相對於五大氏族鄧、文、廖、侯、彭,我們實在蚊型得太多。然而二三百年的經營,祖上還是留下了一些薄產。在我的祖父那代,家族分三房,田產地契由長房我祖父這邊掌管,後來祖父去世,續由我伯父及父親代管。

約在四五十年代罷,二房叔婆常抱怨自家孤兒寡婦,沒家財揸手,終日跟我伯父吵。有天伯父及我爸氣不過了,就將仍未分產的地契都擲給叔婆,自此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

伯父我爸離世後,二房的那位叔輩就肆無忌憚了,竟然把太公的田產地契據為已有,侵吞了另外兩房的應有部分,結果成了擁有幾塊地皮的富翁。

我們這邊吃了啞虧,但地契事件當事人都已仙逝,口無對證也做不了甚麼來。這位叔輩也扮好人,祠堂上香春秋二祭也不缺,但神心卻阻不了文題的這句:寃枉來,瘟疫去。

這位族叔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平庸老實,小兒子則初做懲教,後轉了當差。該是成長期培養不了好素質,這位最高做到警署警長的族弟好賭成癖,但  十賭九輸,自然沒有好結果,最終竟然欠人二千幾萬賭債,警務工作掉了,族叔不明就裏簽字作為兒子的債務擔保人,給果大部分侵吞下來的物業,連他們本房擁有,正在居住的老屋都要用來填債!

這半年回鄉,族叔連假裝熱心鄉事的戲都不做了,落寞的承受敗家子為他家帶來的懲罰。是的,報應不爽,〈論語里仁篇〉云:「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臨財毋苟得,若他們明白這個道理,會弄到這田地嗎?


網上圖片

兒時的鄉下印象,只沒有水車,其他都庶幾近矣!那滿地牛糞,蒼蠅亂飛,雞鳴犬吠,日頭遠山沉沒,巷弄瀰漫獨特氣味。

回憶,盡是美好的,尤其當我把乾樹枝塞進老屋灶底的爐火裏,紅紅的光影,噼拍的響聲,樹脂燃著了的香氣。兒時不會知道成年人的糾結,我的每一次回鄉,都是笑臉!
.
.
.
去年今日:雪嶽山
.
.
.

16 則留言:

蝸牛 說...

好仔不問爺田地,人到無求品自高。

the inner space 說...

原居民有族譜應該可建丁屋 。。。劉朗兄加兩位公子有 3間,侄兒和侄孫 3間,坐底已經 5間 quota,還有將來的男丁!

世純 說...

唉,最衰都係賭錢。賭賭吓欠人2千幾萬,賭癮都好大喎。 :o

奕山 說...

劉兄,
人生際遇真係無謂強求...警世之作!

eric 說...

所謂喺你嘅就一定喺你嘅,唔喺嘅呢就到最後始終都唔會喺。

佛爺 說...

校長:

我都見過一啲現眼報的個案,唔需要等來世。

laulong 說...

牛兄:

對,自己打拼出來的更足珍貴!




inner:

有丁權,但鄉村沒足夠土地建更多丁屋,徒呼荷荷!




世純:

嫖賭飲蕩吹,男人最大鑊,衰在賭!

laulong 說...

奕山:

係自己嘅,享之;係人地嘅,讓別人享之!




Eric:

不以其道,誤人累己,生命只會損折!




佛爺:

對呀,這叫現眼報!

匿名 說...

香港落實土地注冊上百年囉噃, 點可以單憑一憑就可以成功掠地地架?
還有, 冇土地, 有丁權, 都夠發達啦. 而家d地產商就係有土地冇發展權, 佢地全靠套丁發展.丁權有價校長咁都唔知?

laulong 說...

我族叔做了甚麼手腳我唔知,夥同村長好多嘢都可以搞出來。

至於套丁我知道,但賣一個丁權二三十萬唔算係乜嘢錢。

the inner space 說...

賭 到冇就收手最多手緊一時 。。。。但賭仔 百份百 跟著就是借貴利翻本愈踩愈深永無翻身之地。

laulong 說...

沉迷賭博,可以傾家蕩產,甚至命都輸埋,真係不可不慎!

新鮮人 說...

只怕故事未完,
還有人會繼續賭。

laulong 說...

都會,江山易改,品性難移!

Jessica Chan 說...

校長:

保重呀!令慈完成了人生的規律歷程!

laulong 說...

J:

會的,你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