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6日星期三

乜山裏面有人住的嗎?

.
網上圖片
同中五學生討論成語〈愚公移山〉的荒誕,有學生問乜山裏面有人住的嗎?愚公移山該不會影響別人呀!

死未?死得!年青人受限於知識同經驗,一來生活形態令他們少行山;就算行,都是被劃為郊野公園,已沒甚民居的水塘山嶺,於是得到這樣的觀念。

通識教育要學生自行建構知識,老師不要講太多,但當學生的基礎認知都有誤,建構出來的只會係怪獸知識同觀念!

教育走了歪路,像幾年前講到無限偉大的「文中有理,理中有文」結果證實破產,不少成績原本不俗的學生因這樣選科而與大學無緣。當年我勸學生和家長不要這樣選科,但言者諄諄,連學校阿頭都聽者藐藐,更遑論教育高官,可見江山代有爛人出,各誤蒼生數十年!
.
.
.

35 則留言:

嚴嶺鋒 說...

呢个學生好堅,關怀国事,知道三峽工程移山倒海,民生流离。痛万民之痛呀,校長快 D 收佢做入室。

the inner space 說...

『「文中有理,理中有文」結果證實破產,不少成績原本不俗的學生因這樣選科而與大學無緣。』


想只是與香港大學高等教育無緣,升讀外國的大學社區學院高中還有一線機會吧!

laulong 說...

嚴:

鬼,佢正係認為移山冇問題,因為山係冇人住嘅!




inner:

最怕無 lui 咯,冇錢就真係讀鬼讀馬!

仲有佢地係應該入到本地 U 嘅,因為選修科目了無相關,不能互補,真係死得寃枉!

嚴嶺鋒 說...

喺,睇真D搞錯咗。中學生都不如。

匿名 說...

愚公移山不是只是一個故事一種說法嗎?如何會討論到它的可行性:P

新鮮人 說...

我無跟進什麼學生的話,
但從你的文中可見城市孩子不單見識淺薄,
連一般常識都沒有,
尤如井底之蛙還不自知,
可悲。

至於文中有理,理中有文是合理的,
但如何理解和執行又是另一回事了,
如推行者有心無力,
或無心無力就更加會禍國殃民了。

佛爺 說...

校長:

有不少香港留學生,將北美洲的印第安人,當成是印度人。這個謬誤源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誤以為到了印度,造成了拉丁語系「印度」和「印第安人」的名詞近似。

奇怪的是,這些香港留學生,已經中學畢業,竟然會在研究為何北美洲早已有印度人。

魔術師 說...

我始終覺得「文中有理,理中有文」才是王道。

大自然世事本就沒有文理之別,強分文理只是世人為「強效率」而設,實乃下乘之法。

不用說古代名將謀臣博通天地,就是傷港人最愛的中世紀歐洲,也有文藝復興時期,鼓吹all-rounded man,其佼佼者就是達芬奇。

先父昔年讀美專時,也是美術光學透視解剖全都要學的;亦因為咁,才教到我出來。

laulong 說...

匿名:

我覺得你的看法是忽悠了故事的不合理性,即係有恆心就得,破壞大自然,毀掉資源,誤人生計,害苦動物,獨裁決定後人的主要生活內容都是沒問題的。




新鮮:

我的這類學生因文理科目了無相關,知識概念不能互相援引,結果被大學所棄,哀哉!




佛爺:

學生始終學生,青澀,片面,衝動,推理能力未具,你睇香港學民思潮班細路,只是被人利用的紅衛兵而已!

匿名 說...

無錯呀,正是因為愚公移山這說法極不理性,又極不合理,所以才認為是說說而已的東西罷了,我是假設一般人都已知的。

不過獨裁一說提醒得好,令我想到不能假設人人都意識到愚公移山係一種愚民手段。

匿名 說...

不要想得太複雜啦, 我聽"愚公移山"這個故事從來都只想毅力, 哪有想到自然生態的問題呢?除非老師以此命題要學生做深入討論或辯論啦.

匿名 說...

劉sir請不要介意: 我認為如果要學生自己建構知識, 哪通識應該執咗佢.

舊學制中, 中史, 經濟, 地理, 生物, 化學, 物理獨立成科, 學生自會從領悟中發現其關連性, 若無此智慧者, 皆非讀書材料, 教都無用.

很多學校取消地理, 經濟, 中史, 整合成綜合人文科, 學生頓時成績一瀉千里, 不學無術, 寶貴上課時間要來學睇報紙, 討論無聊八掛新聞當是知識, 真是荒謬. 貴校不知有否同樣情況.

通識科, 還不是這類預先整定的雜錦炒飯, 真是浪費萬千師生的時間.

唔講猶自可, 講開把幾火.言多激進, 請見諒.

高雷中學 同業 陳老師

laulong 說...

魔術師:

對,大才必通,有很多著名作家,思想家,卻原來數理出身。

我都認為人不能只知一面而完全無知於另一面,只是初中文理並修,已開始了各範疇的基本認知。上到高中,就該集中於自己興趣同能力的科目,達到科目互補之效。




laulong 說...

11:16

我小學讀愚公移山,老師也從不提及他的荒謬處,於是廿多年來從沒反思。

我們該從另一角度去教:破壞大自然,毀掉資源,誤人生計,害苦動物,獨裁決定後人的主要生活內容,學生的所得與啟發會更多。

laulong 說...

12:07

上個回應也該回答了你問題喇 :)

laulong 說...

陳老師:

感謝留言。從整合幾科成為人文科來說,知識欠專精確是事實,不過中學課時真係不足,新知識又不斷增加,像生命教育,理財教育,性教育,樣樣都要進入學校,課節負荷真係爆煲。香港的實際上課時間又係全球最短的頭幾名,真惡搞!

通識不宜必修,該由選修開始,小步子去推。啲老師上 100 鐘就教得?我去上堂時見很多老師的無奈,乏勁,敷衍,嚇死你!

新鮮人 說...

山區住人這個不是知識,
是常識,
是日常認知,
不應把問題推在文理科身上,
兩者無直接關係。

laulong 說...

對,是無直接關係,我是順帶一提,其實教育局的錯誤觀念多到無倫:強制母語教學,必修通識科,求學不是求分數,一試定生死,校本評核,學校自評及外評,IT 教學萬能論,融合教育 ....

實在罄竹難書!

佛爺 說...

校長:

我不同意All rounded man的見解。畢竟文藝復興時期是數百年前的事,當時的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地理、經濟、藝術等等,與今天相差甚遠。今天根本不可能出一位像達芬奇一樣的文武雙全的人物。

我是修讀文科的,這使我對中西史、地理和經濟等也有興趣,但並不代表我對物理、化學和生物全無認識,如你所述,初中已經對這些學科有了初步的了解。若果只修西史,不讀地理,根本不可能理解希特勒的興亡經過。希特勒精通歐洲歷史和地理,但他對理工科全無  認識。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他只是軍隊一名伍長。然而,二戰快將結束時,納粹德國最先發明超音速飛彈,當時英國根本無得擋,任由德國用飛彈炸。

我讀心理學時,教我對基督教教義的認識大為增加,因早期心理學理論,不少源自基督教義。而且,這個學習過程也完整了我對西方近代史的認知,同時也教我得知社會科學的分析和思維方法。

以我自己的學習經驗,文中有理,理中有文,似乎不大合適。知識一定要有互補作用才可更上一層樓。

匿名 說...

如果校長及早發現愚公移山是這樣"深刻"嚴重破壞大自然,那麼當年由校長帶頭反對起屯門公路,吐露港,同埋當年的回歸玫瑰園大project,咁而家既香港會係一個相當接近大自然既鄉村市鎮,又唔會引埋今日咁多中港問題咯,可惜可惜!!!

匿名 說...

以前會响往深山無人果種自在, 而家現實咗喇, 或者夢醒喇, 深山只係郊野公園或國家公園, 不再係理想既生活了.
不過, 我仍然堅決保護這些郊野不受破懷, 佢地既存在對我地既生活質素有重要既作用, 反而人口係可以有效預測和控制.

新鮮人 說...

我沒有刻意跟進過近年的教育改革,
但看到你短短兩句已有一大堆改革了,
是否太急太多太亂呢?
方向又是否改來改去呢?
相信一定好大問題了。

laulong 說...

佛爺:

多謝你的詮釋,生物化學物理是親家,歷史地理經濟又互有聯繫,在學習階段側埋一邊絕對正常,也是必須。

除核心科目外,新高中選科最多三科,若文理兼修,一定會失去科目互補。而且一般人性向能力不是優於形象思維,就是優於數理思維,硬是兼修不擅長的一邊只是拖累!




匿名:

你所言差矣,愚公是基於一己(最多佢條村)之私利,怎能與城市基建,全民享有相提並論。

好明顯你未明白此中利害。

laulong 說...

12:26

討論後期我問同學知道有梯田這樣東西嗎?怎能相信山裏沒人居住?山之腳,山之腰,山之頂;山之陰,山之陽,愚公住晒嗎?

唉,只能說今之少年生活接觸面太窄。




新鮮:

我直頭心死,指點教育江山的都是不懂教育之人,嗚呼,哀哉!

奕山 說...

劉兄,
看來今時今日的教育工作, 也真有點愚公移山的感覺... 保重呀>.<!

laulong 說...

奕山,是教育局帶頭矮化老師,用種種無謂手段去扯我們後腿,弄到教局,考局,家長,學生無限大,老師卻因為做無數文件,做無數與教育不相關的工作而不斷地割裂,勞而無功!

不敗的魔術師 說...

佛爺:

//我不同意All rounded man的見解。畢竟文藝復興時期是數百年前的事,當時的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地理、經濟、藝術等等,與今天相差甚遠。今天根本不可能出一位像達芬奇一樣的文武雙全的人物。

數百年前也沒有互聯網,沒有補習天王,不會隨街都有小孩子8歲便有8級網琴,5國語言.現代社會,尤其是香港,「效率」比數百年前「進步」得多了;而且按理,人類也應該「進化」了,而不是「退化」了的.能夠學習的「容量」既然多得多,要求不是應該相應的提高嗎?

//我是修讀文科的,這使我對中西史、地理和經濟等也有興趣,但並不代表我對物理、化學和生物全無認識,如你所述,初中已經對這些學科有了初步的了解。若果只修西史,不讀地理,根本不可能理解希特勒的興亡經過。希特勒精通歐洲歷史和地理,但他對理工科全無  認識。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他只是軍隊一名伍長。然而,二戰快將結束時,納粹德國最先發明超音速飛彈,當時英國根本無得擋,任由德國用飛彈炸。

//我讀心理學時,教我對基督教教義的認識大為增加,因早期心理學理論,不少源自基督教義。而且,這個學習過程也完整了我對西方近代史的認知,同時也教我得知社會科學的分析和思維方法。

//以我自己的學習經驗,文中有理,理中有文,似乎不大合適。知識一定要有互補作用才可更上一層樓。

能夠融會貫通,已經是文中有理,理中有文, 文理雙修了.

佛爺 說...

不敗的魔術師:

西方世界在近數百年,經歷著政教分離之爭,「權力」逐步由「教延」(Church)轉回到「國家」(State)的手上。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綻放出人的「心性」,工業革命教人質疑教延的「至高無上」地位。沒有教延的拑掣,這才令西方在學術思想,科學領域大放異采。這數百年來,西方世界無論在人文和科技的發展,也突飛猛進,而且超越了東方。

這些科技和人文藝術的發展,造就了很多獨立領域的學科。如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地理、經濟等等。二十一世紀的知識領域,比中世紀時膨脹了多少倍?相信很難估計一個大概的數據吧!

互聯網發達,又有補習天王,學生在吸收知識上,可以大量的「進口」吧!倘若從另一角度去看,今天知識的「多樣性」和「廣泛性」,是否可以教人大量地吸納呢?就算有人可以24小時不睡覺。

況且,每個人是有不同潛質的,文理皆通,不是沒有,只是不可能太多。舉一個「潛能」的例子,「專注力失調」是壞處,還是好處呢?倘若是一位會計人員,有「專注力失調」,簡直是大毛病。若果是一個藝術創作人,「專注力失調」是必需的「病態」,他的思想才可以天馬行空,發揮想像力。

然而,凡事有「常規」,也有「例外」。物理學家愛恩斯坦,他是玩小提琴的高手。我不時也有看你的網誌,知道你是在中大修讀理工科出身,但卻有文人般的時事分析力,教人嘆為觀止。你也是「例外」。

試問修讀生物,不修化學,可會怎樣?只修歷史,不讀地理。歷史課讀到希特勒重整軍備後,馬上出兵箂恩河非軍事區。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箂恩河在那裡?為何希特勒要先佔領箂恩河非軍事區?

我不知道現在的香港學生是「進化」還是「退化」。不少留學生,尤其是女生,連電飯煲也不識用。一些說得一口不錯英語的香港留學生,以為北美洲原住民是「印度人」,不知道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誤以為到了印度。這是我在小學時已知的常識。

我曾經跟修讀統計學的人隨口講起統計的問題,換來詫異的眼神。我才解釋,因心理學是必修一科統計科的。因比較「控制組」和「實驗組」的數據時要用上統計學。人們誤以為心理學是不用計數的。但我早已把那些統計知識忘記得一乾二淨了。因為,我沒有任何其他相關知識可以互補。

以前電腦昂貴時,我自己買機壳、主底板、記憶體和DVD機來裝嵌的。但我不能說自己是文中有理,因我只懂一些理工科的「皮毛」知識。

美國這一代的中學生,輟學率竟然高過他們父母的一代。即是說,美國中學畢業生的比率在下降中。有確實的統計數字顯示,美國這一代的少年人,是在「退化」階段,但美國教育家現時也束手無策。究 竟美國先進的自由教育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為何我不時說凡事也有「例外」?希特勒投考奧地利音樂學院,被拒諸門外,他就做了四年流浪漢。這四年街頭生涯便教他精通歐洲歷史和地理等知識。俄羅斯大文豪托爾斯泰,沒有完成大學。法國作家「左拉」,被公認是自然主義大師,出道時在出版社當雜務員。微軟和蘋果電腦創辦人也沒有完成大學。有一派心理學說的創立人,只有中學畢業,別遑論博士學位了。但這些天才的個人經歷,不代表人們不需要接受專上教育。心理學家早已研究得知,一些天才是會被傳統常規的考核和潛能測試淘汰出去的。以我有限的認知水平,我認為凡事也有「例外」的。

你可以堅定地說:「文中有理,理中有文,才是王道。」因為,你就是「例外」。

laulong 說...

佛爺:

從你處真的所學良多,令我眼界大開,衷心感謝!

魔術師 說...

佛爺:

佛爺所學淵博,實非常人,如此過獎,實在惶恐。

我自覺不是什麼「例外」,我可能只是比「一般人」的求知慾強,肯花金錢時間心力去學一些「看起來無即時用途」(例如考試、升職)的知識(通稱「雜學」),也領略得一些融會貫通的法門而已。說起來,獨孤求敗、楊過、令孤沖這些小說人物對我的影響還是頗深的,起碼我理解到令孤沖應較楊過強,因為令孤沖領悟的是將學問(天下武功)理解,融會貫通的「無招之法」,楊過學的不過是徒具其形的「無劍之法」。形式常變,精神不滅,何者才是贏家,不說自明。

我經常譏諷香港此間的「起跑線論」,就係其實「贏在起跑線」,並唔係真係培養子女的體育藝術數理學識,只係表面上的「文理雙修」,為的只是應試,由名幼稚園到名小學到名中學到名大學再「搵份好工」,認真目光淺,志氣短。本來目光淺,志氣短都無問題,但香港家長卻紛紛以「贏」在起跑線,「資優」子女自居,沾沾自喜,猛往自己臉上貼金,真的不知羞恥為何物。如果這些香港人都叫「贏家」、「資優」的話,那麼達芬奇、希特勒、愛因斯坦、拿破侖、毛澤東等,又算是甚麼?

美國的教育制度我不清楚,但現在香港的教育制度,只會造成「贏了考試制度」就是一切,而不會去追求融會貫通,活學活用。如果你問我要在八級鋼琴五國語言,還是知道懂得山裡住有人這種常識之中二選一,我必定會選常識;但香港家長,就只會選前者,同時亦造就了「我是程式員,你不能要求我會寫一篇通順的電郵」和「我是讀文科的,你不能要求我去寫一個Excel試算表出來。」(我認為這是當事人只是以文理分科作逃避責任的藉口。)

長此下去,「一般人」的程度,恐怕真的是會「退化」的居多。

laulong 說...

好,擊節!

我從來不相信贏在起跑線,更大可能是初起步已注 定了將來的失敗。十項全能但精神荏弱,眼界淺窄,只知自我而無視他人,只識樂未嚐苦,不知古更不識今,正是新一代的挫敗點。

九月至今已有四名學童自殺,都是來自中產或以上家庭,他們該是贏在起跑線的份子,卻輸在起跑不久的短距離上。

魔術師 說...

校長:

講起金庸小說,我還講漏了《俠客行》.

「俠客島」上各洞穴武功註解何止千萬,各派高手鑽研起來卻各有心得,不得要領, 找不到「model answer」,正是「死讀書,讀死書」,被那些囉囉嗦嗦的註解誤導了. 反而目不識丁的石破天能夠think out of the box, 從常人不能理解的切入點悟出絕頂武功,其實也是另一種學習和做人態度的延伸.

佛爺 說...

校長:

不敢當!我只是略懂一些皮毛知識而已!你的分析力才教人配服!

佛爺 說...

不敗的魔術師:

我只是知少少,勿誇奬我。你有不少時事分析,思維頗為獨到,混合著理性和想像力,真是啟發了我。

laulong 說...

魔術師:

〈俠客行〉係我第一本讀的金庸小說,石破天能勘破,真有點老子無為而無所不為,同埋無用之用的的境界!




佛爺:

兩位都是我的良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