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

劉曉波的空凳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莾謙恭下士時。若是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看了很多擁劉曉波的文章、網誌,心裏就不禁浮起這詩句。是非真是難說的,仇共的人會說對劉的指控是抹黑,但若叫他們找出抹黑的證據,他們卻舉不出來,也懶得去找,總之一句:就是抹黑!

嘿嘿,我能說你是太 green 嗎?
.
.
.
去年昨日:星期五好一個人

後記:去年的這篇文章我也很愛,於是我稍稍打倒自己的理性、紀律與習慣了,一切都是因為一種偏執的愛。
.

29 則留言:

巴黎旅客 Voyageuse de Paris 說...

每人對這空凳有不同感覺,無論如何11年太沉重了。
錯過你「去年今日亅那篇,悠然自得的周末。龍門消失前我也去了看它...

laulong 說...

巴黎:

明白你的感受。

龍門,唉,這麼快又一年了!

largeheadboy 說...

我不算仇共,但很不喜歡有些人顛倒是非,用不合理的方式打壓異己~

laulong 說...

大頭:

是一定在劉的那方,非一定在國家那方?倘若是非剛好調轉呢?

嘿嘿 說...

是非真相,见仁见智……

詩白爾 說...

我覺得中共係處理呢件事o既方法好醜怪,凸顯左佢o既暴力又非法o既行政主導法制管治方式。

就算今屆和平獎得主「罪有應得」,條罪都唔係「顛覆國家政權」吧。一個連武裝力量支持都無o既人,得把口點顛覆國家政權?

就算今屆和平獎得主係壞人,但都唔代表中共係好人,或者係一個好o既政權。兩者係無關的。今屆和平獎得主o既黑材料有好多,但佢今年個獎係中共頒俾佢,唔係大家特登搵個人黎熱鬧下的。所以校長你唔好再醬缸了,都醬缸左幾百年,你唔厭你唔覺得醜o既咩?

laulong 說...

嘿嘿:

是非在虛假的包裝、禍心佯作好、好心卻幹了壞的情況下扭曲不明。




小詩:

處理手法確是非港式或西方式的,真是有值得檢討的地方。

至於是否顛覆國家政權罪,在香港這個政治從來免責的地方,標準可能不是,但法律是特定地方的事物,有其獨特性,英國犯了殺人罪不會判死,美國卻仍會,英國人會批評美國人太嚴苛太不理性嗎?

中共不是好人?能在短短三十年內讓數億人脫貧的政府不是好人,那又是甚麼壞人了?

醬缸了幾百年?滿清的你也記入共產黨的數?小詩,你多讀歷史罷,多到國內走走,眯著眼是看不到真像的。

海龜 說...

 題外話:唱空凳的夏韶聲因出席左派演唱會表演而被那些反共的人指罵,我覺得那些人的批鬥跟民革時中共沒兩樣,那些人未有權力都只小事批鬥別人體無完膚,有了權力我認為會比紅衛兵更激進

嘿嘿 說...

同意海龜的看法,很多人只懂得講人霸道,其實自己的言行作風還不是一樣霸道!有嘴說他人,沒口說自己。

Hana 說...

校長你好勁,我雖不認同中共是好人的觀點但极讚嘗你以理/禮反駁的態度。好過好多好多打着爭取民主、言論自由的但又一味話所有相反意見的人係五毛黨、抹黑(點抹點黑又講唔出喎!)的所謂民主政棍/盲毛多多聲。

laulong 說...

海龜:

嗰啲港產紅衞兵,我領教過喇。有天我到某「時事評論員」的網誌回應一下,隨即給人公開我的個人資料。嘿嘿,我的鄙陋工作單位何足道哉,但你可見這些人的胸襟何其狹窄!




嘿嘿:

我對這群人徹底失望。他們對中國歷史所知不多,對政治學理掌握膚淺,卻盲目批評,甚至耍出一些下三濫的打壓手段。你看他們未入廟堂已經如此,得入的話貽害更大。




花花:

你的留言不啻綸音!你對中國的認識比我深,所以我更尊重你的所見。至於那些打著民主旗號的文字惡棍,政治流氓,絕對會是弄死香港的罪人,但他們會覺醒嗎?哈哈,破壞,原就是他們的本份!

Derek 說...

Lau,

Long time no see your political commentary! I enjoy reading your comentaries very much! I agree with your views! Keep up the good work, we need a clear head and a brave voice!

laulong 說...

大力:

真的沒見已久,你好嗎?

多謝你呀,我是不抵得,所以發點牢騷,希望我可愛可敬的網友們能加體諒 :p

佛爺 說...

校長:

你的回應真係有兩度,如果我比人咁樣留言,我可能會破口大罵。

laulong 說...

佛爺:

我像半個出家人喇,要戒嗔莫喜.....

haha, 其實我是曾失去太多,一切都已沒有所謂了 :)

詩白爾 說...

校長請不要打稻草人,更不要搬出「觀點與角度」o既稻草人。

換番做你工作環境,就算有個操行極差o既高材生,考試成績科科A,都唔代表你唔可以鬧佢操行差劣,更唔代表你唔可以要求佢改善。況且有錯要納勸、要糾正,而唔係謊言狡辯轉移視線。

仲有假如你成日搵外國黎比呢樣果樣,即係一世跟住鬼佬跑。做得中國人就要建立自己o既一套,做到四方八面人人稱善。最有力o既反擊係現實,而唔係日日黑晒面批評人地迫害自己,搞埋晒D九唔搭八連「得獎人」都唔敢現身o既垃圾獎。

愛國,都要愛得有理。鞭策自己做好自己,唔好成日批評其他國家,國家先有希望。

laulong 說...

小詩,我有打稻草人嗎?哈哈,冇名冇號的打黎都冇乜癮。羅織罪名,嘿,有罪嘅好多都唔覺得自己有罪,民主民主,多少謬誤假汝之名而行。太多人不懂民主而高喊民主了!

國家是母親的國度罷,余光中老師脫離母體於台灣,在文革未了之時,猶思其溫。當下之所謂民權鬥士,卻要革了母親之命,要國家翻天覆地,行西方的模式,卻不知道他人之常藥實為本國之毒藥。

中國之難治,是地球史上所未有,中間出現紕漏實在可理解?做到四方八面人人稱善,崛起咗幾百年嘅英國佬美國佬法國佬意大利佬個個都唔得,獨你認為只改革了三十年嘅中國就必須得,小詩,你這不是太過份要求了嗎?

我愛國,愛得一定比你有道理,因為我知道她的既往,你睇頭唔睇身,唔怪知睇錯晒咯!

咦,睇你最尾嗰段,係我做咗你嘅稻草人噃!

肥貓 說...

看見你上一篇文章就知道此為"惹火尤物", 不過你"功力深厚" 見招拆招, 以理相對, 真係好精彩!! 言論自由真的很可愛.

佛爺 說...

詩白爾:

「做得中國人就要建立自己既一套,做到四方八面人人稱善。」

你有沒有在美國坐過飛機,有女人月經到,被安檢人員用力觸摸陰部的衛生棉,怕是炸藥。美國大力吹噓自己是民主國家,為何沒有「做到四方八面人人稱善」呢?為何回教激進份子,不會因為美國是「仁義之師」,不戰而降呢?

laulong 說...

貓姐:

其實我較愛雪月風花,不用談政治最好。只是見到事理歪曲,憋不住了才發聲一下。

言論自由確是可愛的,82年我到新疆遊玩,在廣州的火車上,與幾個內地大學生高談闊論國事,不知多暢快。言論自由在那年頭已具備了。至於劉案是牽涉刑事還是濫判,因不同地區、不同文化、不同著眼點而有不同理解,我是明白的。




佛爺:

這些作風可以叫做政治的高蹈派,那是不掌握現實卻作出了超乎現實的期望。假若國家做不到他們心目中的完善,他們就更把不合理的看法變成合理,於是他們永遠是對的,永遠自我感覺良好,而抱有他們相反意見的就永遠是錯!

呵呵,美國,是因為她是要輸出她的價值觀與制度,以維護美國人利益而到處樹敵。世界不一樣呀,西方的制度日見毛病,真難以明白香港的盲毛泛民仲要拜到五體投地,哈哈,奴性咯、蠢蛋咯,唔通仲有一啲講唔出嘅原因....

新鮮人 說...

看看這兩篇很多很多正反言論,
没有必要分對錯,
只是坦誠討論,
不過......

我們在內地可以這樣直接討論這些政治議題嗎?
講都無得講,
何況是其他呢!
唉~~~

laulong 說...

不是的,新鮮。若是朋友對談,甚麼都可以說,即使是公眾場所。至於網絡,確是較嚴的。慢慢來罷,中國不比香港,這裏已開放了百多年。

還有,30 年前若進官立學校教書,也是不能批評政府政策的,香港尤其如此,你就可知了。

麻甩佬 說...

校長, 其實波波的主張我無睇過,不過如果僅僅只是提倡聯邦制、唔應該一黨玩晒就要坐文字獄就的確不符合現今世界的主流價值觀 -- 人地真係無講錯! 平心靜氣的話連講都唔敢俾人講,呢個世界點會多元化發展? 又唔係宣揚甚麼邪教和個人崇拜。 唔通剩係俾人認李剛係佢老豆咩?

laulong 說...

麻甩佬:

多謝你的意見。但你在留言裏批評另一位博客的那段文字,恕我不能登出,你要說請到那邊說,我想這是博客的應有操守罷。

至於劉曉波,所做的並非影響香港,香港人隔岸觀火,怎會有恰到而切身的感覺?正如我們不是回教徒,怎會有對回教法律的恰到感覺?

聯邦制、政黨輪替絕不是普世價值,即使主流並不一定適合中國,你有了前設去看中國國情,是偏頗了。

劉曉波怎會是平心靜氣呢,一個受薪外國的政治掮客,根本就要為主子謀事而青筋盡現了!

麻甩佬 說...

校長, 你說得對,意見如果要發表本來就應在彼處,是我孟浪了。

回歸主題,至於波波是否和如何受外人錢財、替外人謀事,非我等一個小小港人能知悉真偽; 至於聯邦制、政黨輪替是否適合現在的中國,由於對國情和整體發展認識不深,我也無從評價,所以我沒有前設去看中國國情,故此也談不上偏頗。 我所認為的世界主流價值觀是 "言政者無罪",你可以表示懷疑,因為中國有逾十三億人口,佔全球人口差不多兩成。

我雖然不是回教徒,未必對回教法律有深切的理解,除非我去深入探討; 但我們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國公民,國家法治和政治的現況於我們又怎會只是隔岸觀火? 另一方面,正正是我這種在香港殖民地教育制度下學習成長的中國香港人,才沒有東、西方政治和文化的包袱,不須要在心理上依附那一邊,更能以事論事,包容理解不同。

Armadillo 說...

劉曉波係咪被抹黑就唔敢講嘞,始終我自己喺呢方面冇乜做過深入研究。講到抹黑,嗰自命白過白紙嘅反共人士隨時有過之而無不及啦!

嘿嘿 說...

刘晓波的言论根本是和法轮功相似,都是为反对而反对的极端偏激言论,再说他最后是以行动(发动签名)来挑战政府,怎么不算犯法呢?这行动在哪里都会受压制的,况且中国有保护自己权益的法制。

他已经是越过言论自由能忍受的底线!就像法国最近的示威也是一样,肯定会被武装镇压下来的,怎么不见反中共人士有同样的异声指责法国政府?

说穿了,还不是不满中共,并想推翻中共政权罢了,正符合美国的利益,根本不是在为广大中国人民的利益着想。

有本事就混进去政体参加改革,这才是对的行动!而不是在社会兴风作浪,扰乱治安,挑衅稳定!


佛爺 說...

校長:

我在內地也不時聽過有人咬牙切齒地批評政府,中國有那麼多人,為何只判了劉曉波那麼重罪?如果劉曉波只是一般言論被判刑,那麼應該有幾百萬人被重判的。

laulong 說...

麻甩佬:

劉曉波受人錢財之說,劉的陣營從沒否定過。正如李柱銘做民主黨主席時由美國國會一附屬機構派人來港作其祕書,李柱銘也從未否認過。

至於言政者無罪,在港英時代你若糾集人簽署約章要推翻英國殖民統治,我諗你都幾頭痕,洗定 pat pat坐籃可矣!




Arma:

haha, 講中晒,佢地仲要粗暴不文,你睇癲狗幫,唔單止吠人,仲要趙埋自己人,禽獸黨即係禽獸黨,冇得傾!




嘿嘿:

我在回麻甩佬也是相同睇法,那不是齋 talking, 而是有實際行動,而且一定有後續行動。嗰班號稱民主人士就吼準了港人那慈悲心,且看美國政府點對阿桑奇,就知這政府的偽善和雙重標準!





佛爺:

好些人不知歷史而亂談政治,不識國情而盲目反對,有更多是惟恐天下不亂,對國家的成就視而不見,我是超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