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我有權不喜歡劉曉波

正如我不喜歡陳方安生、李柱銘一樣。

我質疑今次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發,正如我質疑去年和平獎頒予奧巴馬,2007年頒予戈爾一樣。

和平獎是要嘉許「促進民族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奧巴馬有做到嗎?戈爾有做到嗎?劉曉波有做到嗎?

幾個挪威國會糟老頭,挾持諾獎為美國利益與價值搖旗吶喊,基本上已侮辱了諾貝爾設立和平獎的原意。

嘿嘿,劉曉波,受僱於美國「民主中國」公司,月薪 13000元人民幣。曾瘋言中國要分裂成十八大塊,要被西方殖民管治三百年。這樣的主張配取得和平獎嗎?

這人面目可憎,我見到就想吐!
.
.
去年今日:葉已緣
.

75 則留言:

新鮮人 說...

他說過那樣的話嗎?
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過他也為民權發聲,
無論他背後是否真的有什麼背景,
中共的做法一貫有問題的,
所以才引起這樣大的反應,
就如結石寶寶之父由受害人變犯人一樣,
中國政府的確讓人非議,
人家就是利用中共的弱點加以攻擊,
拳拳到肉,
我們又真係無話可說呢~
唉~~~

匿名 說...

china should then let lau to go to sweden to take the prize ...

see obama and al gore, they took the prize and then they do nothing ...

china should let this happen to lau too ...

篤篤篤撐 說...

我們當然有權喜歡與不喜歡, 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有這權利去喜歡與不喜歡, 劉曉波的觀點如何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發聲去爭取我們現在享受的這個權利。

在香港, 成千上萬的網民/市民日日月月說言論自由, 說基本人權都冇事冇得坐監, 所以冇得攞獎。所以, 與其說是劉曉波羸得這個獎, 倒不如說是北京造就了他攞獎。

更何況, 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要坐一世監, 俾著我, 我都縮左,而劉曉波就大無畏, 這入勇氣就令我自慚形愧了。

最後都係果句, 他的獲獎, 不是因為他的學說有任何獨特之處, 而是身處一個籠牢之中仍然堅持基本信念, 正正是這些基本價值觀, 令我地可以在這裡篤篤撐

佛爺 說...

校長:

我又不知道劉曉波有如此言論,我只覺得此事是小題大做。

鹿米館 說...

以言入罪的話,從判決書所指的文章,不見是俱有真真正正顛覆國家的罪名。因為這些文章其實是很普通。

如果認為08憲章是違法,也更見可笑。

老實說劉曉波所說和要求,並不覺得是什麼驚天動地言論,都是阿媽是女人的基本道理,但是卻可被視為罪之,實在感到可笑。

和平獎的義意,其中是以人權為一個條件,劉曉波所要求的,正是這點,如果一個國民沒有自己的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是沒有立足人權真理可言,或者看看昨日信報練月錚的文章,便可以理解到這獎項的意思。

laulong 說...

新鮮:

真的是拳拳到肉嗎?

趙連海事件我不敢評論,因我對事件的底蘊掌握不深。當然,他如斯入獄我也不忍,但只從感覺上看。我常想,趙先生毋須動怒絕食,更不該上訴,若上訴就不該放棄上訴,若是司法不義,就讓服刑去彰顯它的不義罷!

劉曉波為民權發聲?民權在中國缺乏嗎?相比外國也許是較少的,但社會發展是要歷程的,也有她自己的特定課題,他要中國行西方的一套,是童蒙嫩想而已!




匿名:

各國有不同的司法制度與寬緊度,一個沒有遵行諾貝爾原意的和平獎,可以成為釋放別國囚犯的令牌嗎?

劉曉波去不去領獎、他老婆去不去領獎不重要,若你相信那是光榮,在宣佈的那一刻光榮已來了,去不了奧斯陸不表示那姓劉的沒有獲獎呀!

laulong 說...

篤篤:

若是和平獎頒給劉曉波是因為北京禁制他的言論,正好表示了那幾個挪威老頭的不務正業。

根據中國司法詮釋,劉曉波是犯了中國刑法,若以香港或西方尺度,可能不會被定罪,正如美國仍有很多奇怪的法例,在香港人看來也是匪夷所思的。我們會批評這些法律嗎?或者會批評回教世界一些相對嚴苛的法律嗎?

一個學理幼稚、粗鄙不文的西方在華政治利益的代言人,酬之以獎,只是個可悲的笑話。




佛爺、鹿米:

多謝意見,要下班了,今晚再覆 :)

haode2010 說...

laulong 提到...

我常想,趙先生毋須動怒絕食,更不該上訴,若上訴就不該放棄上訴,若是司法不義,就讓服刑去彰顯它的不義罷!
---------------------
不明白你的意思:"更不該上訴, 讓服刑去彰顯它的不義".
這樣會對法治改進有推動作用嗎?趙連海2009年11月13日被刑事拘留.2010年11月10日才判監. 難道還想繼續離開妻兒去坐牢去彰顯司法不義?
你去了解一下他為訪民李蕊蕊被強姦而報案的事和國內維權律師的狀況吧. 好一些案件法院不予立案,有冤無路訴的苦況.連在網上申訴也被封銷屏障.

李蕊蕊與庞大的接访产业链
http://nf.nfdaily.cn/nfdsb/content/2009-12/30/content_7674490.htm

我也沒喜歡過劉曉波. 你說他曾瘋言中國要分裂成十八大塊,要被西方殖民管治三百年. 這是多年前他在訪問時說的, 你不覺得這話是反諷之言而不是鼓吹主張嗎?

中共對人民嚴厲而對高官寬鬆使人產生鋤強扶弱的意念.
大躍進, 文革死多少人, 毛澤東有沒有被追究受審? 河南血漿經濟艾滋病血祸,當時省的領導李長春和李克強有沒有被追究? 後來升官,現在還是有權呢!

致胡锦涛公开信被大陆封锁
http://haode2010.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08.html

三聚氰胺食物事件處理
http://haode2010.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06.html

四川校舍質量問題與譚作人案等, 都使人對大陸司法和對人民嚴厲而對高官寬鬆的情況不滿.

前幾日學者等人出境, 被邊防阻攔,理由是“危及國家安全”, 寧可影響國家的憲法聲譽也不放過幾個書生出境. 昨天還開始壓制異見人士的自由, 把人從家裹軟禁到京外, 或停通訊, 或停水電. 可必這樣高調制造氣氛, 把獎禮搞到這樣重視.

laulong 說...

haode:

你的 9:27 留言該已完全囊括 9:28 9:29 留言了,所以我會省去後兩段,已收明晰之效,然後再行回答。

laulong 說...

佛爺:

你指劉獲獎是小題大做?還是他的十八大塊西方殖民論是小題大做?

我知道劉的這些,是因為左中右報章我都會看罷 :p




鹿米:

法律寬緊度問題我上面已答了。輿論對法庭判決的質疑,香港也不乏,但香港人從來不會以這些判決來定性政府是否不義,我們對自己真的寬厚很多。

對和平獎,很多人是走進了自我定義的格局了。諾貝爾的原意是甚麼,昭昭在目,不是言論自由、不是人身自由,雖然這些都很重要,都是普世價值。在這方面,中國在這三十年裏已取得進步,但還須改進與完善,這我從來相信。

匿名 說...

lau-long,

you mis-read me ... i didn't say that 諾貝爾和平獎是釋放別國囚犯的令牌 ... i just said let him go to get the prize ...

well, they can always give him a life sentence, or whatever sentence of whatever length, after sending him to olso to enjoy a nice trip to get the prize ...

and, as you said, the prize means nothing at all ... so why bother blocking him to go to oslo to enjoy a nice trip to get the prize ...

laulong 說...

haode:

我說趙先生不該上訴,但也接著說若選擇上訴就不要放棄上訴。這是對信念的追求,是公民抗命的表現罷。

很多謝你提出了這麼多案件的資料。我也不能說西方也有寃假錯案,香港也有官員愈犯錯愈高陞來作遮掩,說國內有這些事可以接受。

至於劉曉波那些分裂說殖民說是反諷之言?haode, 你這說法是不是無限「下綱」呢?中國人不是常說聽其言觀其行嗎?

匿名 說...

//劉曉波去不去領獎、他老婆去不去領獎不重要,若你相信那是光榮,在宣佈的那一刻光榮已來了,去不了奧斯陸不表示那姓劉的沒有獲獎呀!//

lau-long, i would buy you a dinner, treat you a big feast ... by the moment i extended the invitation, you should have already felt full ... 去不去吃也沒關係 la :-) ...

匿名 說...

//社會發展是要歷程的//

agree ...... but are we all in agreement that there is indeed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if we keep carrying on the current process ???

and how far away is the end of the tunnel ??? ... how long do we still have to wait before we can at least get a glimpse of the approaching end of the 歷程 ???

if we keep putting up this 歷程 argument, are we just just keep hypnotizing ourselves ???

匿名 說...

//我有權不喜歡劉曉波//

you don't have to 有權 before you can 不喜歡劉曉波 ... you can simply 我不喜歡劉曉波 ...

but in china, i think, you really have to possess some 權, some special power or privilege, before you can dislike something ...

like 趙連海, i don't think he has that kine of 權 so he can't 不喜歡 how the powdered milk tragedy is smothered up ...

佛爺 說...

校長:

我是指頒獎給劉曉波是小題大做。根據以上一些留言的見解和邏輯,最有資格獲得今屆諾貝爾和平獎的,應該是維基解密的創辦人阿桑奇吧!他一樣有大無畏精神,勇氣可嘉!結果換來的是無用安全套被控告強姦,不得保釋。

無用避孕套,不得保釋,猶如殺人犯。天主教是禁止使用避孕套的,而全世界大約有十億天主教徒,佔全世界人口數量的17%。

現時的教宗曾在非洲一次彌撒上,揚言使用避孕套只會增加愛滋病。

近期教宗在接受德國一份雜誌訪問時,說男妓可以使用安全套。後被傳媒誤解,說成是妓女可以使用安全套。教廷再次詮釋,教宗是指男妓,不是指女妓。教廷對避孕套所持的立場沒有改變。

那就是說,教廷接受娼妓!但不接受避孕套。根據教廷最新的指引,嫖妓也不能使用安全套的。那麼阿桑奇為何無用安全套而有罪呢?他搞一夜情,至少衛生過嫖妓吧!

基督教義是西方的精神、文明和哲學的核心。為何阿桑奇會被控以違反了基督教義的罪狀呢?

各位衛道之士,請不要罵我!我沒有你們的分析能力,只憑感覺觀事。若有得罪之處,你們大人有大量,請不要怪我這位膚淺小人物。

laulong 說...

10:50 匿名:

讓劉曉波去奧斯陸?是中國刑警押解他去,待他領獎後又押他回來?那不可能罷!西方頒和平獎給劉,潛台詞是想在中國激發一班所謂民主鬥士 (像那個永遠一臉煞有介事的艾未未,其餘的不提也罷),從內部摧毁共產黨管治的架構。要釋放劉是他們的其中一著。你會相信他們會讓中國的司法人員帶劉入境,再帶劉出境嗎?

唐太宗曾讓三百九十餘名死囚回鄉過年,春節後這些人全部自己走回監倉去待死。劉曉波去了奧斯陸會回來嗎?以這人的狂妄傲桀,嘿嘿,他連個市井罪犯都不如!




11:00 匿名:

算罷喇,我不太喜歡美食,你留著自用罷。

你的說法,叫我印證了我學自〈出師表〉的一個詞語:引喻失義!

laulong 說...

11:05 匿名:

不是催眠的。我 1980 年開始回國,三十年來見證了國家的變化。那時報攤上報刋很少,也全是官方刋物,人民也未必有閒錢買,於是要到街頭的鏡箱去看。現在呢,報刋雜誌浩如煙海,除了黃色雜誌、邪教刊物外甚麼都有。批評政府的文字也可以面世,這不是進步是甚麼?

我想我比你老大罷,也看得較多,只我不能把我的認知與記憶放到你那處。




11:24 匿名:

你對題目的反思我是想過的,只是你不知道,香港已經比內地共產多了。我們的很多所謂民主民權鬥士,只准許你有他們的想法與口徑。若你稍為說一些國家的好話,就叫你做五毛黨、土共,無限上綱上線。

我這題日,只是要告訴他們,香港是言論思想感覺自由的地方,他們喜歡向聲背實,捧個奸人做偶象,是他們的事,可不要強求香港人人這樣想。

laulong 說...

佛爺:

我知道你的牢騷。

阿桑奇確有不畏強權的鐵膽,他的被起訴與封殺,正說明了西方政客的偽善與卑劣。更令人嘩然的竟是有高層政界揚言要人殺掉他。哈哈,可見這班廟堂之上身穿華服的所謂尊貴人士是如何醜惡侷促!

至於避孕套,哈哈,教宗不是民選的嘛,所以不是好東西,並非好東西而荒謬,根據民主派人士認為,正常過正常啊!

匿名 說...

你有權不喜歡劉曉波: 10000個支持!!!!

做香港人真好!!! 還有權選擇!!!

可憐世界上有些國家, 只有溫飽權:

上網, 沒有選擇網站的權,

出國, 沒有權

出家門, 都沒有權

你是幸福的, 因為,

"你有權".

laulong 說...

匿名,你可要說清楚,你只是支持我有權不喜歡,並不是支持我不喜歡劉曉波!

據我猜想,你喜歡劉曉波入骨喇 :p

有溫飽權,不可憐喇,很多非洲人連這權利也沒有。至於上網權,我在中國旅行都覺得不方便,但我又為中國青少年接觸不到黃色網站而告慰。

出國沒有權?不是罷,那只是限制一些別有用心者。噢,我突然想起原來阿桑奇連不用避孕套也沒權!

我幸福?哈哈,因為我懂得一丁點兒思考咯,不會人云亦云,不會被今非昔比的諾貝爾和平獎騙倒咯!

哈哈,昨晚奧斯陸上演了一場令人嘔心的荒誕劇!

Armadillo 說...

哈哈,劉曉波我就真係唔敢寫嘞!雖然個個香港人都話要捍衛言論自由,但係遇到唔同意見嘅時候又會有乜反應呢?頒和平獎呢壇,好明顯係西方社會圍堵中國嘅策略。佢地都唔知己想見到中國內部矛盾激化,真係越亂越好!

laulong 說...

Arma:

我同你的睇法完全一樣。班老外點會喜歡見到中國興盛呀,奇就奇在嗰班名為愛國實則賣國的洋奴買辦,喺香港搞搞震,佢地得到啲咩呢可,呵呵,唔敢講咯!

eric 說...

諾獎一向都好小圈子,都喺嗰幾嗰委員好主觀嘅感覺,好似前幾年嘅醫學獎,關於HIV嘅,俾咗Montagnier,就冇俾都有份嘅Robert Gallo。無啦啦將個獎俾兩個唔同嘅題目(HIV同埋HPV)三個人分,話唔可以分四個人就飛咗Gallo喎。再舊啲嘅就喺DNA嗰屆,冇俾Rosalind Franklin。有人話可能當年女人冇乜地位所以俾人打壓喎。陰功呀佢之後四十歲都未到就拜拜喇。
其他嘅獎,哈哈,學Armadillo我就唔講啦。趁啲雪未溶晒去賞一賞雪先。

laulong 說...

haha, Eric, 真係去賞雪好過。如果諾貝爾在生,一定俾哩班老而不氣死!

可嘆嘅係仲有班香港人同中國人當咗佢係圖騰咁拜,有啲係有陰謀嘅,更多的是無知嘅,嘿嘿,點搞?

鹿米館 說...

校長,
由於內容很長,很沒有太留意太多內容。但其一個內容是有關趙連海的。

其實為什麼要趙連海提出上訴呢?這才是要找的問題。如果結石寶寶得到應有的照顧,理應是不需要上訴,是因為沒有得到正確的回應才會有人上訴。大家都知道在國內的司法制度,其「進步空間」之大,大得難以理解,而內地人更加知道,比香港人更清楚。若果他們走到這一步,必然理解其後果,但卻做到底,敢踏出這步,可見他們的氣憤。

人是脆弱的,記得新聞報導記者在採訪趙一家時,他們的家人說,他們不接受採訪,趙的姐姐說到這時便哭起來。為何會這樣?因為若繼續上訴或者向當局反抗,趙會更危險。這是不難理解。若以坐牢來彰顯這個司法制度的不公平,其實是非常可笑。

因為若果在一個正常的國家,趙根本是不需要上訴,因為制度已經對這些奸商和貪官作出嚴罰,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現在上訴反而是一種諷刺。

請接受我這番言論,也許我有點激動。請見諒。

laulong 說...

鹿米:

怎會呢?你們在我這裏發表意見,是對我這小博看重,我實在感謝!大家都是理性討論,以事論事而已。

趙連海事件,事實上我也憋得難受。一個苦主怎麼會變成階下囚?對他妻子與兒子,這是情何以堪?我曾經在不同立場的報章去嘗試找出更多潛藏在裏面的故事,但找不到太多。於是我想,據說在中國有幾千萬孩子受毒奶粉影響,那麼當其他苦主都接受了國家處理與賠賞,為甚麼獨剩一個趙連海跟十數個支持者繼續申訴呢?

寫到這裏,你們會說一定是國內高壓禁制了。那有可能,但也不排除大部份人都滿意和接受了善後與賠償方案。這兩個可能我們都不能推倒對方,因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至於上訴不上訴,我常想,敢於革命就有赴死的準備,敢於抗爭就有坐牢的準備,你要打倒的不是一個小孩,而是一個司法機構,後果怎樣你不能不懂計算,你看看香港的林炳昌就可知道了。

鹿米,毒奶粉案已定了讞,有人死刑有人下獄有人丟職,絕不能說中國法庭放生了這批奸商。我想國家好,跟你一樣,但國家的真正起步不是百多二百年,而是三十年,中間需要磨合需要調節需要摸索,正如歐美先進國家也曾經歴過這階段一樣。

匿名 說...

yes, i am younger than you are; yet, i have also been to china starting in the 80's and have seen the significant progress china has made in recent years ...

and more than that, i have been working in a fortune 500 companies in recent years, dealing with returning overseas chinese graduates ... i have also been asking emigrating young chinese professionals overseas why they want to leave china in their prime years when it is all rosy in china ...

so, just like you,i do know about china ...

i truly respect your "三十年來見證了國家的變化" ... i have the same observation too ... i could be wrong but i think one difference between you and me is that i am more like "my love towards my home country is deep, so i criticize hard" and you are more like "my love towards my home country is deep, so i have to 護 its 短, even if it is 一面倒的護短" ...

maybe we should all do some 反思 ... you do some 反思 on your past 反思 :-) ???

laulong 說...

有意思,得到值得尊重的辯論對手是很快慰的事。我當然不能三言兩語回你了,但我又盡量不在工作時間回留言,當下又趕著梳洗上班,我午膳餘暇才回你罷。

佛爺 說...

Anonymous 2:22:

When I read your comment, I felt really uncomfortable. You said that you expressed your love toward your home country by "criticize hard". I think you should think deeply about your way of attitude change. "Criticize hard" will only let people think that you are full of bias. Nobody will accept any suggestion against their fundamental value from "Criticize hard".

I also dislike the behaviour of Chinese people from mainland China. But I accept what "laulong" said it takes time to let China get improvement.

I am waiting to read laulong's comment. I believe he has a better approach than me to let you have more appropriate comment.

匿名 說...

佛爺, not sure if i understand you correctly ... or, maybe my "translation" is no good ... all i meant to say is "愛之深,責之切" ... or, maybe the world has changed in such a way that 愛之深,責之切 is no longer appropriate ... or, maybe, maybe, maybe, maybe ............................

匿名 說...

lau-long 兄,

先謝過你的美言 ...

as much as you don't trust democratic house debate is good politics, i don't think 辯論 is a good way to get to the truth ... i am not seeing this as a debate; i am only seeing this as a discussion to learn about what is good for china ...

can't wait to hear your 高論 ...

thanks ...

匿名 說...

Love well,whip well. 愛之深,責之切  -富蘭克林

wow, whip ??? ... 佛爺 surely won't like it :-) ...

laulong 說...

佛爺:

我那敢說會有較好的思路呢?只是我忠於自己,也厭惡那些欺世盜名的人。劉曉波若不是刻意出賣或與國家為敵,就是他的無知。有這些無知也難怪,我 23 歲之前不也像他們一樣堅信一人一票的選舉嗎?

有好些人,書讀了很多,在某方面也滿有成就,但在政治方面活像小孩,永遠不會成熟和覺悟!

laulong 說...

2:22 匿名:

我是一面倒的護短嗎?我在為國家的一些陰暗痛心你是不會看到的。

外國人跟中國不存感情,基本上沒有愛之深,卻有恨之切。美國視中國為首敵,處處圍堵中國是不爭事實。她太侷促了,以為中國強大了就會削弱了他們的利益,劉曉波要中國分裂和被殖民不是對了咀型嗎?前蘇聯和東歐瓦解都證明了美國背後所做的。諾貝爾和平獎不頒予甘地,是因為他抵觸了英國人的利益。近年頒與戈爾、奧巴馬、劉曉波因為符合了美國人利益。幾個挪威小人只作擦鞋之事,卻因挾諾貝爾之名而受膜拜,甚至賺取了不少無知者的淚,何其荒謬可笑。

護短是不會令被護者進步的,但我卻希望國家進步。只我知道,虎狼環伺,你是責之切嗎?你就容易被中國的敵人統了。若中國像蘇聯般瓦解了,會怎樣?若因民智普遍未開而強行西式選舉,造成亂局會怎樣?中國不是個幾百萬人幾千萬人的國家,而是種族文化資源有很大落差的國家,中國歴史也告訴我們不亂尤可,一亂即死。你能樂見中國要像老外般分裂荏弱嗎?

匿名,你的責之切是有色眼鏡,容易為國家帶來紛亂,而你更不能因我質疑劉曉波這單一事件而說我護短。

至於辯論討論,不在台上,沒有評判,一也!

還有,不知你是否要請我吃大餐的那個匿名。我怕你是,若是,又怕你不明白引喻失義的解釋,我還是說一說罷。

很簡單,你說要請我吃大餐是一種期貨,和平獎的頒發可不是期貨,不是要出席頒獎禮才能落實的。歴史上也有人是缺席諾獎典禮的。

匿名 說...

劉朗兄,

謝謝你的分享...

對, 你在為國家的一些陰暗痛心我是不會看到和知道的, 所以我不會, 也不能置評 ...

穩定繁榮這一好使好用的理論, 我是理解的 ... 但外國人的恨之切和圍堵論, 我覺得是太過陰謀論了 ... 所有外國人都是這樣的 ?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 容易由一極端走向另一極端, 所以我們應常常反思, 反思我們昔日的反思 ...

共勉之 ...

laulong 說...

你不是 2:22 匿名罷,多謝你的留言。

穩定繁榮不是一個理論,而是個目標。若你熟知中國這百多年近代史,你就會知道穩定何其重要。

中國,也包括香港有一些知青,歷史讀得不多,滿腦子民主,卻不知道他們所謂的民主並不適合中國,強行只會推倒了這架構,落得死人塌樓,到時他們又說塌樓不關我事了!

鐘擺理論?哈哈,今天我正用這理論和我的中二學生分析宋史,他們都明白!

Hana 說...

我們這些讀歷史的總是會看得長遠些、通透些。

佛爺 說...

校長:

你的解釋已經教人信服,我不需要再跟匿名多言了。人是要以理服人的,不是以他的名氣來服人。我在你這篇帖取得靈感,準備寫一篇搞笑帖來諷刺諾貝爾和平獎。

匿名 說...

穩定繁榮是硬道理, 在歷史的長河裡, 在通透的星月下, 真的是可以見神殺神, 見佛殺佛.

願我們的孩子有救!

Hana 說...

匿名的肓毛們自己硬得起來才來說什麼硬道理吧!要不然能令我們一笑而過。

嘿!

laulong 說...

花花:

讀過歷史,才為中國的命運竦然以驚。近代種種災難,都是驚心動魄的。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過去的動亂是立體的,人民的傷痛是摧心蝕骨的,那些不知歷史,打機一流的青年中年,又豈有像我和你的心憂?

忽然想起,國內那些所謂民運份子,民主鬥士,同樣是在歷史教育空白或扭曲的情況下成長的,他們又怎能作出正確的思考呢?




佛爺:

等待你的搞笑版文章。

唉,有挪威人都質疑這次和平獎的頒發,部分香港人和國人卻在胡亂支持,叫人慨歎!




匿名:

你可能不知道不穩定會帶來甚麼惡果,那可以是數千萬人的死亡,上億人的離亂。民主很好玩嗎?真不見得。尤其在中國,十三億人的國家,教育還未完全搞上,你看香港那些政棍已搞得香港逐漸落後,中國要走一樣的模式?真不敢想象那災難性的後果!

至於繁榮,不提了,你在享受繁榮的果實,卻要國人不要繁榮要鬥爭要民主,不是很自私嗎?




花花:

若是匿名求愛,試吓試吓,保持神祕感嘛,還可以。又若是以匿名去砌匿名,又可以,你初一我十五嘛。但匿名對實名......(唉,太辣了,不想寫)。

呵呵,有冇人發明個思想X哥呢?

匿名 說...

什麼是「硬得起來才來說什麼硬道理吧」?

說硬道理要硬些什麼才能說呢?

邓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他一定是硬了些什麼才說的!

匿名 說...

亞劉生, 亞匿名大哥都話要反思, 又話要跟你共勉之. 亞匿名大哥好似無講過要亂, 要唔繁榮, 要一定民主. 亞匿名大哥頂多都係唔明解點解你會當民主係洪水猛獸.

亞匿名大哥話愛之深,責之切,你就話恨之切,話圍堵,話只有你先知道外面係虎狼環伺咁大鑊.

真係咁大鑊? 所有(!)外國人都想我地pk?

你咁講,可能有你的道理,不過會唔會太偏激呢啦吓?

亞劉生,你咁多粉絲,會唔會攪到你自己食了思想X哥都唔知呢啦吓?

laulong 說...

haha, 乜咁多蒙面超人大佬對 X 哥咁有興趣?

要工作喇,遲啲回兩位 :p

Hana 說...

>邓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他一定是硬了些什麼才說的!

乜你咁蠢!邓小平说嘛!他咁係硬啦係硬漢子嘛說得出唔怕認咪係囉!

匿名了喎,縮頭烏龜,點知係乜水?!坑渠老鼠?

竟然蠢成咁,真係好笑了,又為我增添一單笑料,哈哈哈...

laulong 說...

haha, 花花,抱抱,我去陪老人家食飯先喇,阿媽啲清茶淡飯最正 ^^ ,返黎再回哩兩位蒙面大哥 :p

laulong 說...

2:14匿名:

硬者堅也,堅定不移的意志,顛撲不破、擲地有聲的理論。鄧小平所硬,就是他來自共產黨,深知共產主義生產模式的流弊與缺陷,是以要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然而,有這睿智的他還要頂住來自黨內極左派的挑戰與阻撓,記得姓資姓社的討論罷,記得他說主要是防左罷,沒有他的硬性子、硬手段,中國能走上這穩定的改革開放三十年局面?

laulong 說...

7:26 匿名:

雖然你蒙了面,我不知閣下寶號,但也毋須客氣了,叫我一聲小劉,或者阿劉都可以。先生前先生後,若是尊敬的話,我受不起!

我唔係當民主係洪水猛獸,而是民主的詮釋與演繹各處鄉村不同。我愛民主,是以民為主,孟子二千多年前已述了。民主不等同或只是普選,普選也不適用於任何時間任何國度。你那頂民主是洪水猛獸的帽子,謝了,扣不上我的頭上處。

愛之深,責之切?但那不是責噃,我們是講開劉曉波罷,他是要徹底搞砸國家的管治,然後行西方模式,甚至殖民模式,這是那門子責?你所講的亞匿名大哥明顯無視國際形勢與角力,難道他敢說美國的圍堵中國是子虛烏有?

我也沒有說外國人都想我地pk(唉,怎麼你這樣喜歡扣帽子,你家是賣帽的嗎),全世界 68 億人,除咗本國 13 億,難道有 55 億人想我地 pk ? 不會罷,我相信更多人想美國 pk 多啲呢!

政府行為不等同於國民行為,阿蒙面大哥,你懂嗎?

至於我有好多粉絲?哪會呢,我這小博門前冷落車馬稀,尚幸有十數位好友常來探問,才不致蛛網塵封。我是近乎老僧入定了,思想 X 哥,還是留給各位蒙面大哥了罷。不是嗎?各位只須把面幂向上推,就蒙眼了,像你們般乜都無視,眯埋眼是會很 high 的,你們要 X 哥,也就固然了。

laulong 說...

23:15 匿名:

haha, 我不會傳話了,你要說自己到那邊說去。

匿名 說...

亞劉sir,

亞 2:22 匿名大哥講愛之深,責之切, 個語境好似係 general context, 唔係劉曉波喎.

你話 : 外國人跟中國不存感情,基本上沒有愛之深,卻有恨之切. 你無 quantify 外國人喎.

你話 : 民主很好玩嗎?真不見得. 咪以為你唔 likey 民主囉.

怪不得有人話做老師, 習慣了權威, 形成了職業形變 (professional deformation), 容易有「只有我懂,其他人都不懂」的氣焰. 叫你反思, 共勉之, 真係勉鬼勉馬. 你都係繼續做你個硬漢子, 硬起來跟花花抱抱啦.

講完囉, 無野講啦.

Hana 說...

12:44匿名:你太可憐了,真心地為你父母難過。

過內人 說...

12:44匿名

一啲人身攻擊嘅說話,好無賴好無家教嘅說話,通常都係啲人技窮,再得再發圍,但又要落台下先會咁講。

你要落台,出句聲咪得囉,洗乜講呢啲說話呢?人哋laulong, hana 好有家教,你真係無位走,點會唔畀少少空間你落個台吖!

佛爺 說...

Hana 提到...

12:44匿名:你太可憐了,真心地為你父母難過。 X 10

laulong 說...

23:15 / 1:00 匿名:

我做乜要幫你傳話啫,我都唔識你,你是男是女是長是短(我講手腳)我一概不知。相反我的好友來給些意見,我是倒履相迎呀,那是朋友之義。你沒朋友的嗎?你不明白這道理嗎?




12:44 匿名:

好,就同你講語境。這五十幾段留言,都是因劉曉波而生的,是因為他光頭嗎?是因為他吸煙嗎 (講開講,香港傳媒不該登他的吸煙照嘛,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吸煙,教壞細路)?是因為他要搞砸現在的政體,行他的所謂三權分立輪流執政聯邦制,這就是總語境。若 2:22 匿名在我貼文之前討論國情,我真可以當之為一個 general context, 但不是嘛!

總語境之外,還有很多輔語境,當我回答時我就是沿那次對談的語境回答,所以當我講 「外國人跟中國不存感情,基本上沒有愛之深,卻有恨之切」 是根據提問者的語境而答的,你又怎能抽了出來斷章取義呢?也所以當我講 「民主很好玩嗎」也是順者提問者的思路及語境而答。

至於當老師的是否正如你所言,你勿一竹篙打一船人了,大中小學幼稚園研究院都有老師,人類文明也就因師生傳承而延續發展下來了。我是老師就不可以有信念嗎?不可以堅持嗎?匿名大哥一句反思共勉之就走上了道德高地?嘿嘿,大天二都會叫啲靚反思共勉之的!

至於你那句硬起來抱抱的話,太過火了,很明顯你已不再冷靜理性,所以你不要再來我處留言了,我不想繼續成全你的惡!

laulong 說...

花花:

其實我都想幫哩個匿名兜番,甚至曾想過刪除佢哩句,但差劣就由它差劣罷,有些人的素質就是這樣的了。

有網友私下問我花花會唔會沉默呢?我回答說花花見慣風浪,這事濕濕碎喇,看你回應果然。




過來人,佛爺:

是我諷喻他的蒙面太深了罷!討論中失了平靜,情緒化的話就會來了。老師前輩說常以恕待人,我想花花和我都是會的 :)

火鶴 說...

做無賴真係好, 蒙塊面賴篤屎抽吓水然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唔怪之得咁多人想呢個社會亂.

民主果然好玩.

laulong 說...

鶴哥兒:

太多人是假借民主來興波作浪。西方民主制度有其優越性,但絕不能不理國情而生吞活剝。至於他們所服膺的所謂民主,卻成了極度排他的武器,你稍稍不認同或質疑,這班人就視你為死敵,要把你鬥死方休,真係同文革的紅衛兵冇乜分別。

Kate 說...

>12:44匿名:你太可憐了,真心地為你父母難過。

不用為佢父母難過,有咁嘅仔女總唔一早俾佢激到回歸天父懷抱?

>老師前輩說常以恕待人,我想花花和我都是會的

Hana姐都冇當佢係人,又點以恕待佢呢?laulong你都咪當佢係人啦!坑渠老鼠就似!

laulong 說...

Kate:

我知道了,他犯了眾怒,而我們敵愾同仇,先哲教我們慎言為上,真的很有道理!

匿名 說...

first of all, i don't have a blogspot a/c (i am not a blogger), i don't have a google a/c, and i don't have my own website, i just pass by so i can only be anonymous (the only identity choice that seems feasible in blogspot's 留下您的意見 dialog box) ...

1. to comment on a 意見, i think the key point is to read the content of the 意見 ... it shouldn't be a big deal, in my opinion, if it is from 匿名 or 蒙面大哥 ...

2. to comment on a 意見, it is quite enough to comment only on the 意見 itself ... it is stepping over the line, actually in a sense quite offensive, to bring the commentator's family into the picture, like "真心地為你父母難過" and "不用為佢父母難過,有咁嘅仔女總唔一早俾佢激到回歸天父懷抱" ...

3. i have read all the 60 comments ... my impression is that many of the anonymous comments are not pushy in nature ...

one mentions that he understands your 穩定繁榮論; the other says that "外國人的恨之切和圍堵論, 我覺得是太過陰謀論了" ... i think he is merely expressing an opinion, not forcing you to accept anything ...

still another one says that "你咁講,可能有你的道理,不過會唔會太偏激呢啦吓?" ... you may say the comment is challenging your belief, but its first premise is already giving you the point that "可能有你的道理" ...

4. i can only think of one reason why these anonymous comments are not pushy at all ... the objective of this discussion is for an exposition of ideas ... anonymous commentators have done their part, and you have done your part ... through this discourse, we all now know what you think, how you think, and why you think in such manner, about this 劉曉波 incident ...

5. the discussion made an ugly turn when 穩定繁榮是硬道理 was brought up ... but hasn't that also be pronounced by some prominent politicians and businessmen ??? ...

hana's very filthy comment "硬得起來才來說什麼硬道理吧!" and your "思想X哥" addition certainly pour oil onto the fire ...

and i dare you say that hana's and your comment has no implicit filthy meaning in them ...

yet, anonymous' "硬起來抱抱" 論 is also very inappropriate ... but isn't he just following your and hana's feedback ??? ... anonymous should apologize for that -- he shouldn't be playing fire with the devils ...

6. it seems that you have deleted at least 2 messages (or maybe even more -- and how can i know ?) ... not sure what they are about ... if they are indeed related to hana's and your comments, then, as a reader, may i say that it is not a fair treatment to the anonymous commentators ... and you guys capture the moral high ground solely because of this arbitrary act of your withholding of information ...

7. anonymous say "有人話做老師, 習慣了權威, 形成了職業形變 (professional deformation), 容易有「只有我懂,其他人都不懂」的氣焰." ... i think at most he is indicating a possibility, hence the phrase "容易有"; otherwise, he would write "總會有" instead ... in no way did he ever mention that you should not have your own belief and hold on to your conviction ...

8. after all these 60 comments, mostly your long-winded comments, somehow the old saying 遁辞知其所穷 comes to my mind ...

9. may i certainly hope that this long message may ever come to the light ...

laulong 說...

你這樣有心,意見也能不刋錄?

至於我有不刋錄的他人意見,都是情緒化的批評甚至謾罵,是對我朋友的,我錄了,我就是罵朋友的幫兇,你會做嗎?

其餘的我不作回應了。

Hana 說...

2010年12月18日上午6:22匿名:

如果沒有BlogSpot的A / C也不是一個 Blogger,除了匿名也可以給自己安上一個稱呼,阿強、阿弱或阿貓、阿狗。這裡有這麼多匿名,邊個打邊個看者完全唔知,難免不令人疑惑是否出自同一人;如同唔係又冇咗上文下理,你話係哇?

我相信每個人都係有羞恥心嘅,當人撿咗一個稱謂畀自己,係嗰一刻一定會為言行負責,唔想負責就會「 蒙塊面賴篤屎抽吓水然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阿貓:你應該唔係哩挺人啩?所以暫且稱你作阿貓(當然你都可以另外起個名號嘅,至少畀我哋知你係匿名中的何許人嘛!)

關於5,只能夠說高下立見,你要明白知識唔够唔緊要可以學,但修養、品行冇得學喎!

Hana 說...

剛在自己的網誌回留言,寫了這個也貼在這裡回應你說的吧:

「以恕待人某程度來講係會加速泥足深陷的人的不能自拔,所以我做人傾向於邪邪哋,你狠我更狠,你狼我更狼。」

laulong 說...

花花:

我同你都相信嬉笑怒罵,可成文章,文字上的捉挾,是鬥常識,是鬥思維,是鬥靈活,也是看文字的蝕入與聯想能力。只是有些東西還是碰不得的,像 12:44 匿名,就是犯了指名道姓的人身攻擊之誤,是非常缺德的。

所以阿貓(姑且也用這名來代替 6:22 匿名罷,若不喜歡,可來言要求改為阿狗)嘗試去把我和你的用詞與比喻也定性為 filthy,以沖淡 12:44 匿名的缺德。

花花,你是絕不含糊的人,這是好生敬重的,你對恕的評析,我理解而接受。

佛爺 說...

Anonymous 6:22:

I have read your long comment for quite a few times. Anonymous 12:44's attitude is really offensive toward Laulong and Hana. Your standpoint is same as Anonymous 12:44, so you do not feel anything wrong with him.

過內人 說...

有些時候,更奇怪的是在香港似乎只有權做某些事,但選擇做另一些事,卻會被人鬧。

例如:

「你唔去六四晚會,你無良。」
「你唔鍾意睇蘋果,你無求真相的心。」
「你投票投民建聯,你白痴。」
「你唔撐劉先獲獎,你都唔和平。」
…………

另外,好多外國人夠覺得出街要帶身份證係唔合理嘅法律;我都覺得畀人食牛食羊但唔畀人食狗係白痴;我亦都唔明點解有啲國家唔畀人飲酒;有啲國家又畀人吸大麻但香港又唔得。」

家有家規,國有國法。大家尊重大家喇!

laulong 說...

佛爺:

匿名誰是誰,誰不是誰是很難說的!




過內人:

你做了很好的詮釋,謝謝你!

佛爺 說...

校長:

過來人的見解真是好恰當!

過內人 說...

祝願各意見接近的「同志」長假期及新年快樂!!

laulong 說...

嗯,硝煙過後,大家都聖誕快樂!

現在回望,這場仗是很難得的,很堪一記。

匿名 說...

佛爺,

//you do not feel anything wrong with him. 2010年12月19日下午12:34//

i think you may have mis-read my msg ... i do find that anonymous 12:44's msg is wrong ("very inappropriate" in my original post) ... and pls see the emphatic tone set by the word "very" ... and i do suggest that he should apologize ...

if you may, pls read it one more time -- this time, between the lines ... the hidden msg in the very last paragraph of #5 is : 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 (by the way, i think i have seen many two-wrongs arguments here, like HK was like that before, other countries are doing the same ...)

even when anonymous 12:44 is just following lau-long's and hana's feedback, he should still apologize, for it is wrong to play fire with the devils ... you can't fix a wrong by going down a wrong path ...

lastly, may i be a copy cat (!) to invoke the same advice 反思, 共勉之 to end this discussion ... just hope that i won't be treated to the same, but lame, feedback : "大天二都會叫啲靚反思共勉之的!"

anonymous 6:22

laulong 說...

中文是全世界最難學的文字,錯誤解讀很易出現,以大天二作喻不等於說那人就是大天二,那是見月忘指,明白嗎?

聖誕了,匿名,欣賞飄雪還是好過看硝煙,也祝你聖誕快樂!

匿名 說...

Sorry for the stupid question. What is the best search engine http://google.com or http://yahoo.com?

laulong 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