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7日星期日

俯首低問,何時何方何無恙

幾天沒貼文,隨意寫些貼貼罷,好表示,我還在敏感於這世界。

這兩天多留在家裏,整一下家裏需要修理的,衣櫃門較鬆脫了,要弄也弄不好,乾脆拆了下來,掛一面布帘,也是另種感覺。熨衣板的墊子變薄了,便拿了條大毛巾,墊到裏面去,再用針線在四邊縫好固定,熨衣服的暢順感覺又回來了。

在會所邊吃早餐邊讀報,午後一邊修理家當一邊投注賽馬,很悠閒很自足,假期,正當如此罷!


這幾天嘴裏常哼這歌,鐵塔凌雲,裏面盡多香港老建築老事物,除了一些極古老的,大部分我都到過用過,那些在空氣中消失了,卻留下了永遠的光影記錄,好去懷緬:





後記:原來這 MV 是 笑談風月 作者阿貓多年前送給她丈夫作生日禮物的製作,我借用了,實在緣份,在此多謝阿貓讓我能緬懷這些美好的景物!
.
.
.

18 則留言:

阿貓 說...

真有緣,你取了我多年前做給阿狗作生日禮物的MV。

laulong 說...

啊,阿貓,是你做的嗎?實在太多謝你!裏面有好多珍貴照片呀,好讓我回味,謝謝,謝謝 :p

Desertfox 說...

周六,本来六点要去餐馆上班,但四点半老板娘打来问有没有兴趣休息,因为餐馆很静.我立刻把嘴里的饭Lur出来回应了.

就这样,半年来第一次在OSLO过一个完整的周末.

可能因为不用上班,没有喝咖啡,头痛得不行.

铁塔灵魂很好听,我到现在还记得歌词.

laulong 說...

嗯,那真個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啊,可以多陪太太及囝囝!

你咖啡癮也挺大啊,就像我的奶茶癮,沒有一天不能沒有它 ^^

Coffee 說...

風月貓貓︰
真估你唔到,好正!

校長︰
我一直以為是「何時何方何模樣」:p

laulong 說...

回音輕傳,此時此處此無恙...

這回答,就顯得歌詞的深情了 :)

Coffee 說...

高手!

Armadillo 說...

哈哈,我咁啱又提到阿Sam嘅歌喎,真係橋嘞!唉,我地真係想唔認老餅都唔得喇!

laulong 說...

Coffee:

其實你是對的,但我就是喜歡這樣詮釋,這幾天常哼此歌,也因著這轉化了的歌詞而來的心情。




Arma:

咁我地聽阿Sam 嘅歌大嘅,冇得唔認架喇!只希望嗰啲黎踩場嘅惡意匿名認清楚,薑還是老的辣,要抽秤我地,因於俾我地啲老郎棍打死 :p

匿名 說...

校長:

你呢2日既生活好c9呀!!


自由

Armadillo 說...

哈哈,最怕有犯賤嘅蒙面人,越俾人插就越high,搞到欲罷不能,日日走嚟踩場喎!

laulong 說...

小行:

都唔 C9架,個櫃到天花架,住櫃門黎拆,少啲手力都唔得。至於搞好個熨衫板,直頭好多 C9 都冇咁諗頭呀!

係呀,今晚又食加料胡椒麵,你俾我啲胡椒好正呀,謝謝 :p




Arma:

吓?咁鬼變態?唉,咁鍾意俾人插,叫佢地自己去揾堆梅花樁坐吓喇,kakakaka~~~

匿名 說...

校長:

>>至於搞好個熨衫板,直頭好多 C9 都冇咁諗頭呀!

實情係好多C9拿手丟左佢買個新既 (包括如果我係C9既話都會咁做)

不用客氣呀!^^

自由

laulong 說...

依家要環保嘛,所以我都係整得就整 :p

卡臣 說...

唔知點解, 睇完mv會眼濕濕

laulong 說...

卡卡:

以是性情中人嘛!或許會覺得,香港已變得太多,是有種陌生與疏離,跟過去很不一樣了!

Ebenezer 說...

老歌總是令人回味。

laulong 說...

嗯,因為我們一同走在路上,在那些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