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4日星期五

是日新聞精點:丘成桐批學生重抗爭輕學業

.
網上圖片
國際知名數學家丘成桐昨接受《明報》及《經濟日報》專訪,勸喻學生應把學習知識置於參與社運之上,否則社會無法前進,「學生若花盡工夫去遊行示威,提出反對意見、爭取權利,社會一定是無法前進的。如果學生遊行目的是為了社會好,就更應踏實地學好知識,立定目標為社會做好事。」
丘成桐認為有些學生沉醉於爭取權利而忽略讀書與研究,是本末倒置的行為,他警告如果本港學生只着重抗爭,社會未能前進之餘,亦會使人才質素下降,令香港倒退為二等城市。他又說,「現時香港學生不為學術興奮,搞政治就興奮,是不幸的事情。」(經濟日報),認為要令中國變強,必須有一群具學識及魄力的年青人,才可建構有能力的政府。
對於不少本港大學生爭取校政民主化,要求學生參與遴選大學校長,丘成桐卻表示學生本身學術水平未到家,未能理解到校長候選人的學術背景,又以美國史丹福大學及哈佛大學為例,都是由大學董事會議決校長人選。
近日倒梁聲音不斷,丘成桐認為港人應給時間予上任約半年的梁振英班子,「你不能期望梁振英一上場就解決高樓價,解決地產、工商霸權。人是不可能未卜先知,若給了他機會仍做不到,屆時再出來批評反對才算合適」。
他認為政府尚未落實政策,如果社會只批評及反對政府施政,對梁振英班子不公平。他又說香港仍有許多優勢,籲港人對前景有信心。
.
.
.
丘成桐,國際知名數學家,因為證明卡拉比猜想Calabi Conjecture)同正質量假設,1983獲頒發被譽為數學諾貝爾獎的菲爾茲獎。

丘成桐少年就讀香港培正中學1966年入讀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系,以三年時間完成學位課程,接著到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深造,師從陳省身,兩年後獲博士學位。1974年成為史丹福大學副教授,1979年獲正教授身份,1980年成為高等研究院教授。1984年至1987年任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教授。1987年開始任教哈佛大學現任哈大講座教授、浙江大學高等數學研究所所長、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科學研究所主任。
.
.
.
延伸閲謮:魔術師〈跟丘成桐抬槓〉
.
.
.
去年昨日:我們曾是幾天情人
.
.
.

32 則留言:

新鮮人 說...

爭取權利和民主,
和學習不是矛盾的,
而且爭取權力當中,
能讓年青人更清楚了理解社會,
因而產生共鳴和愛國,
只要爭取是合理和理性的,
完全不是問題,
相反只會讀書的人,
不一定能為社會作出真正的貢獻!

laulong 說...

當然,書呆子無益於世,但現在的政治環境與氣侯,要少年人作出正確的理解和判斷,從而擇善,絶不容易,反過來更容易被人誤導。

蝸牛 說...

碰巧剛剛讀到,特別是說學生沒資格選校長,完全同意。

laulong 說...

牛兄:

都唔知那條蠢驢提出持份者 stick holder 哩個概念,結果一個個未成熟又不在其位的學生,對教育一知半解的家長叉著腳埋黎撩校政,導致決策平庸化,大眾化,世界只會變得更煩更亂!

世純 說...

「要求學生參與遴選大學校長」,而家d大學生真係以為一人一票就係民主呀 :(

魔術師 說...

我啱啱都想寫呢篇...

//教育一知半解的家長叉著腳埋黎撩校政,導致決策平庸化,大眾化,世界只會變得更煩更亂!

呢啲叫公義,叫公民抗民呀!你地識乜嘢呀!

蝸牛 說...

Stakeholder呢啲法國大餐明明係鬼佬野,鬼叫香港咁崇洋咩?又唔叫食客去選個酒樓大廚出嚟?

魔術師 說...

而家啲「大學生」:

http://magician__ya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866230

佛爺 說...

校長:

香港今天的大學生玩到過了火,本末倒置,西方大學邊有搞咁多事出來.讀書人怎會不知天下事?大學圖書館蘊藏世界知識和寶藏,時常掛住衝出街頭,就可認識世界和社會,我呸!這是文革式的思維.

搞這些群眾運動就可認識世界?納粹德國統治下的德國人,豈不是對世界很有認識?他們十二年的統治,把歐洲過去一千年建立的文化中心全部毀掉.

大學生選大學校長,簡直發神經.每個人要踏入社會工作數年,才會從工作中建立自我.大學生都未曾工作過,何來自我?沒有自我,就可以選大學校長?況且,學術界的運作方式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包括很多大學生.

2chanze 說...

社運?做莘莘學子一定要參與,文革紅小將就最成功例子。
呢條友咁公開挺梁,單道德勇氣已經可嘉。

laulong 說...

魔術師:

多少不義借公義之名而行!

我見到長毛時時攞住哲古華拉個神主牌,就為哲古華拉叫屈!




牛兄:

盲目追求公平,卻違反専業同能者管理哲學,只能說居殿堂的廢人實在太淺陋太廢!




佛爺:

娃娃看天下,看就 OK 咯,但拜託不要搞天下,如果香港學民嗰班細路十幾歲就已掌握真理,到佢地 30 歲咪個個變曬超級智者?咪玩喇!

我地回望番十幾歲時,不知幾青澀,犯錯睇錯常有,佢地班友睇落去都唔成熟得幾多咯!




2chanze:

去到丘嘅水平,已無有阻礙了。

文革紅小將今日回望自己,肯定滿懷愧疚!

the inner space 說...

學校家長會都已經夠要“廢”時間招呼喇!

匿名 說...

101% agreed.

All studetn union should be closed unless commanded by appointed teacher/principal.

Long live the KING.

laulong 說...

inner:

就係。仲要搞啲乜鬼聯誼,我敢説九成九老師唔鍾意。




匿名:

咁又唔係,兩様嘢唔同 issue!

佛爺 說...

校長:

最頂唔順香港有班黐線佬,話要以香港七百萬人去改變十三億人口的中國.美國一些歷史學家,夠話美國從東向西發展,最後環繞地球一周,統治了全世界.到時全世界只得一個首都,就是華盛頓,每朝只播放一首國歌,就是美國國歌.從此天下太平,國泰民安,世界再沒有紛爭了.香港那班夜郎自大的神經佬,就會相信這個美國歷史觀.

現實世界是,只是真神阿拉的信徒,已經將美國的荷包洗到盡,債台高築了.

laulong 說...

佛爺:

坐井觀天的黐線佬/仔真係唔少,由李漢奸民煑婆淫賤黎神棍陳到字都唔識多個嘅學人高潮,根本唔明白世界係乜。當然係因為佢地背後嘅大老細美國佬都係一様咁無知咯!

新鮮人 說...

learning from mistake ,
所以教育很重,
要選年青人自少有自主獨立有分析力,
不盲從附和。

the inner space 說...

校長:不知兄台閣下有沒有舊文,評論“校本條例”,和讓家長代表加入“校董會”,還參與選校長的文章呢?

laulong 說...

新鮮:

learning from mistake, 絶對正確,可惜哩班年青人卻盲從了像普選、世界公民的這些似是而非的西方價值觀。未成熟就深度參與政治,只會被政黨政客利用,社會卻要付出代價。




inner:

冇專寫校本條例的。不過家長入了校董會,也並不表示可以遴選校長,辦學團體一般都遶過校董會,定了人選後才交校董會做橡皮圖章。

佛爺 說...

無止境地搞群眾運動,二十世紀有兩大教訓.一是先進的工業國,一是落後的農業國.

1933年納粹黨上台前,所有遊行也在和平和理性中進行,非常有秩序,比起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文明數百倍.納粹黨上台的頭兩年,德國人民的生活,比「威瑪共和國」時,改善了很多.結果,希特勒和戈培爾教德國人民流下熱淚的演說,令全歐洲人流血收場.

中國在文化大革命結束時,窮到跟非洲索瑪里無分別.

香港既無工業,又無農業,只剩下第三產業,不斷搞群眾運動,香港一些年青人,有冇Learning from mistake? Learning from history?

反國教科的學生哥,在鏡頭前舉出相同的手勢,叫做有獨立思想.那麼,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舞台上演的大腿舞,全部女人在同一時間和步伐,一起伸出一條大腿,她們豈不是很有獨立思想?

laulong 說...

香港大部分年青人根本唔讀歴史,唔識歷史,當然更加唔會尊重歷史!

佢地只有簡單思維:平等,所以要普選!全球化,所以唔要國教!反共,因為共產黨以前唔好!

政客云佢地就云,唔知道政客係全世界最卑部鄙污糟的動物!

Quality Alchemist 說...

物極必反!
終於有學者铤身而出,先是葉兆輝,後有丘成桐。

laulong 說...

世純:

你的留言被 google 錯入了垃圾留言項,我今天才發現,容後復!

eric 說...

"不為學術興奮,搞政治就興奮"喺重點,好多批評丘教授嘅人都冇細心睇。
參與社運當然和學習不是矛盾,是孰為先後的問題。如果你兩樣都做得好喺冇人會阻止你嘅。
PS 新年快樂!

匿名 說...

哪裡有"世純"的留言呀????

laulong 說...

世純:

一人一票的思維實在不敢恭維,把任用領導的權力交俾質素良莠不齊,急功好利,淺見短視的群眾,學理上根本就係病!




QA:

社會平庸化,政客當道,舉世趨濁喇,要有多啲明智人發聲!




Eric:

新年快樂!

以前的人搞學運靠譜,依家搞意淫迎新營啲大學生搞學運社運,搞死有之!

laulong 說...

匿名:

你咪嚇我喇,我以為自己思覺失調,由頂數落黎第五項呀!

匿名 說...

點解改個名叫世純呢?

laulong 說...

俾你激死,咁点解你又叫匿名呢?

新鮮人 說...

所以我說"自小教育"很重要,
一早讓青少年知道什麼是普選、民主、以至共產黨曾經做過的bad and good!
讓他們知每樣事都有好有壞,
民主直選有好有壞、間選等亦然,
讓他們自小培養獨立分折能力,
不讓政客愚弄,
也不讓中共或任何政權欺騙,
在正確又真正適合香港的決策上,
做出有意思和實在的決定!

匿名 說...

世純, 普通話係"死蠢"喎!

laulong 說...

新鮮:

説得對!




匿名:

你咪咁鬼衰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