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無可救藥的循環惡化

在這學校工作已十八年了,期間看過的風雨當然不少。人事傾輒這裏自然不乏,然而相對於其他行業與機構,我總覺這裏已較溫和。也許是較卑鄙的手段 ( 也曾經有的,但那人已退休了幾年,一個不知所謂卻曾有名氣的混蛋 ) 在這群讀書人當中,是難以使張出來罷!

不過,心胸狹窄,目光如豆,常以淺陋的己見去猜度別人者卻也不少。像我一位質素平凡的學弟,因為是前上司太座的下屬,結果因此關係而轉校到這邊工作,未經考驗就升級做了科主任。在他領導下,科務卻了無起色,做十六年就積弱了十六年。我以前還有任教此科時,給了很多意見,卻被他視作搞事的異類。最後我因學制轉變而轉教他科,意見相左的環境沒有了,卻因我還是他的上司,他對我的猜疑依舊存在。

大抵心胸狹隘的人常以自己的行徑去設想他人,黨同伐異,愛打小報告,他便以為我會像他一樣做這些小人之事。但卻不會明白,我從來是不群不黨的,也從沒有在上司面前數落過他甚麽。

這類人,心裏滿是計算、怨懟與不忿,他們從不願意面對自己的不足,你給他意見,只成了惡意批評;就算你胸無壁壘,他也視你為機心處處。這是無可救藥的循環惡化,一個永不成熟,也永不寬敞的卷縮靈魂。
.
.
.
去年今日:巧合
.

16 則留言:

Ebenezer 說...

唔好勞氣,小心身子^^

新鮮人 說...

很少人能夠看清楚自己的!

laulong 說...

Eben:

我冇勞氣呀,只係讀聖賢書讀成咁,真係令人慨歎!




新鮮人:

你講得啱,能作自我觀照的人實在少!

naruto 說...

大把咁嘅人,每份工週圍都有,唔好動氣

laulong 說...

naruto:

我又真係有啲惟草木之零落兮,哀眾芳之蕪穢嘅感覺。

嘿嘿 說...

果然是有这种人的!心胸狭窄,猜疑妒忌,不长进!

匿名 說...

自我反省也是必要的

l.minor 說...

有d人,對人永遠都有介心

所以你對佢都唔好太上心了,免得自己唔舒服。

佛爺 說...

此類人好麻煩,一世都唔會變。

Armadillo 說...

同感,唔知點解有人真係好鍾意玩辦公室政治,簡直樂此不疲!不過佢要玩咪同佢玩囉,唔可以示弱架,唔係就會俾人踩到上心口架喇!

佛爺 說...

校長:

想請教一下,究竟是『一臉「惘」然』,還是『一臉「茫」然』呢?因我用了『一臉惘然』,覺得好似是用錯了。

laulong 說...

嘿嘿:

佢又真係不長進,也許真係質有所不及,搞不好科務就唯有把視線轉移到有人搞局上,去掩飾自己的疏漏。




匿名:

佢都近 50 了罷,也許一世都沒有這種覺醒。




minor:

係嘅,我現在的位置,上來的過程都唔少風雨,再加埋自己的家事問題,有幾年真係幾惡頂架,不過都過去了 




佛爺:

唉,點會變吖,沒有實幹才華的投機份子,就此一世架喇!

另外該是「一臉茫然」,表示不知怎樣,不識所向。惘然是愁,是悵。




Arma:

每次開會,我要說話佢地就會神經兮兮,haha, 佢地都怯嘅,不過就喺背面做小動作咯,真係小人長戚戚!

佛爺 說...

校長:

謝謝你!我就總是覺得自己用錯字,但倉頡輸入法自動出的詞句,兩個字也有「然」字。

laulong 說...

「只是當時已惘然」,這詞語自古也是有用可用的,但「一臉茫然」表示茫無所知之意,較為合理。

佛爺 說...

校長:

只是當時已惘然,頭一句是否「此情可待成追憶」?

你用這句「只是當時已惘然」來解釋,就很清楚了。

laulong 說...

>>頭一句是否「此情可待成追憶」?

正是,我另一首最愛的李商隱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