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好笑嘅男人葬花



話說哎吔校長貼了篇「日月潭那夜」,以為有嘢嘅8妹子即刻飊入黎,誰不知見到兩張單人床,知道冇嘢睇,噓一聲而散;但繼後入黎嘅大頭仔卻眼利,見到床上有花瓣,好奇地問點樣搞啲花瓣呢?哎吔校長懶文藝答咗,咖啡女皇路過,隨即插上一句。校長見招拆招,點知俾8妹子聽到,校長語音未落一個回馬槍從低角度直刺而上,哇,校長一個閃身,一個錯步,避過要害受創後,隨即氣走大小二週天,衣衫迸裂,摩雲手隨著回擊...


大頭仔說:
好溫暖的感覺!
床上啲花瓣咪要瞓之前攞開佢囉~


校長說:
大頭仔,咁酒店同間房嘅感覺真係暖嘅!
那些玫瑰花瓣 (哇你好眼利) 我咪攞去枱面放咯,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咖啡女皇說:
>>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笑死人咩!校長大人扛住把小鋤,挽住袋花,邊行邊吟林妹妹,扭下扭下...(小心喎)!


校長說:
haha, 乜你講到咁鬼乸架!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8妹子說:
>> 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對對對,可以好 man 咁將啲花塞入口,一路一路大叫『好走!』,最後以咀角沾著一片花瓣結束這個畫面。
諗起都覺得掂!


校長說:
no no no, 係男人脫去外衣,露出健碩嘅二頭肌、三角肌、胸肌,用起腱的手臂拿起鐵剷,叼著煙,掘個深兩尺的洞,然後把花瓣一把撒進洞裏,仰著頭,把香煙深吸一口後,凝視洞口三秒,接著把煙屁股用手指彈進穴裏,接著三剷就把穴填了,取回外衣,便頭也不回地回去...
um, 諗落都覺得掂!


哈哈,如此問答,怎能不誌?
.

21 則留言:

the8 說...

<攪笑版>

男人脫去外衣,在微兩中露出健碩嘅二頭肌、三角肌、胸肌,用起腱的手臂拿起鐵剷,叼著煙,掘個深兩尺的洞,然後把花瓣一把撒進洞裏,仰著頭,把香煙深吸一口後,凝視洞口三秒,接著把煙屁股用手指彈進穴裏,接著打算來三剷就把穴填了後,取回外衣,便頭也不回地回去,誰知他打算好型的用手指彈開香煙時,一時間被火熱的煙頭辣親,在條件反應下向前微踏時卻因濕滑的沙泥而叉錯腳,亦裸上身的墮進滿佈花瓣的洞中,洞中有花瓣有雨水有泥濘最重要有個半裸但閃了腿的男人,在紅紅的雨天下葬花反與花同浴,剛陽中又夠晒香艷浪漫及惹笑。

呢故事教訓大家,咪以為去到國外/在鄉郊地方可以隨意掉煙頭/垃圾,報應是不分時間地點都會發生的。

老作完畢~

laulong 說...

kakaka, 笑死我喇,原來 8 妹子仲識點穴神功,今次我慘中笑穴...

Ebenezer 說...

一句到尾:

校長發花癲!!!

Coffee n Tea 說...

嘩!不得了,校長變身葬花男,咖啡女皇一個轉身,就俾8妹捷足先登,江湖告急中!咖啡女皇速速派出多名喬裝了的婢女,暗中窺覬。然後探子回報,咖啡女皇得到第一手新鮮滾熱辣,絕對未經老作(哦,係炒作)的內幕消息,就係,葬花男今晚堅去葬花!
地點︰堅道!

(嘿!幾大都插咗支旗先,欲知葬花男如何出手,請唔好行開,廣告之後繼續返來做魯迅的傳人-魯作,哦,係老作!)

嘿嘿 說...

花洒到我一头雾水…………嘿嘿嘿~

laulong 說...

Eben:

真係?




咖啡:

haha堅過石堅就話啫,堅過堅道?

去堅道葬花,我驚俾如常的第四站那女生見到,都唔知佢會有乜反應架!




嘿嘿:

kaka傻佬亂噏咋,边有咁好身手吖,更加冇咁好身材喇!

Coffee n Tea 說...

(探子回報,改地點喇!為免引起騷動,地點不公開了。)

話說俊朗兄沐浴後正準備上牀就寢,自然將視線投向那軟墊...上的花瓣。看那一片片深紅玫瑰多嬌艷,準備就寢全身只穿著孖煙通的俊朗兄,忍不住向花瓣深索幾下,然後心中︰妖!邊鬼個辣手摧花呀!

這片片鮮艷欲滴的花瓣,突然勾起咗俊朗兄一段段的舊日情懷。其中最妖心妖肺的,便是那令俊朗兄有感辜負了春宵的師妹。說時遲,哪時快!俊朗兄飛身取來毛筆一支,在其中一片花瓣上書下師妹的名字,口中念念有詞︰師妹啊!師妹!師兄想得妳好苦呀!古有林美人葬花,今有我劉俊朗都唔執輸,一於去葬花,鬼叫師妹妳貌美如花呀!哼!又要我辜負多一個良宵!

於是,仍然只穿著孖煙通的俊朗兄,踢上對解放牌人字拖,順手係五星級酒店的房門後攞把頗有份量有點生锈的紅旗牌鐡鍬,重重地扛上右肩,左手的拇指及食指輕輕捉實了那寫了師妹芳名的花瓣,帶上門,葬那片花瓣去也!

眼尾都唔Sao果個目瞪口呆的大堂副理,俊朗兄揚首Fing下自己把長髮,心想︰看甚麼看!沒見過聶風嗎!然後向著夜色飛奔而去。

laulong 說...

kaka, 俾你笑死我喇!

首先俊朗係個名,唔係形容詞,哩條友一啲唔俊,而且快老態龍鍾了。另外佢會著孖煙通,不過唔鍾意人字拖,因為會諗起啲日本仔。至於師妹,早已情散煙消九十萬年喇,只係那次偶然想起而已,但早已是心如明鏡,平靜無波。

coffee 其實你好有潛質寫小說呀,神情動作刻劃入微,妙絕,正!

Coffee n Tea 說...

校長︰

班門怎敢弄斧呀!不過能得校長如此厚讚,我開心不已呢!
謝校長讓我魯(老)作上身,暢所欲言!

laulong 說...

Coffee:

你掂喎:看甚麼看!沒見過聶風嗎!

haha, 我真以為自己是聶風了!

the8 說...

校長:我問過個位目瞪口呆的大堂副理,佢話識你,仲叫得出你個名『聶瘋』添!

Coffee:掂呀你,勁!

laulong 說...

呵呵呵,我的真名是「獵瘋」,我真正職業是特工, shu shu shu......我專們獵殺別國的瘋狂殺手。 那晚是剛完成了一項工作,米字國的那個千嬌百媚奪命狂花已經給搞定了,而葬花是我給機構的暗號,嘿嘿,我經已完成了一項工作...

kakaka. 正掛?

佛爺 說...

嘩!乜一句葬花,咁多故仔!嘻嘻!

laulong 說...

kekee, 癲癲狂狂,坐埋一枱,喺度亂吹水咯!

匿名 說...

the 8 個版本好得呀!! 勁笑中~~

自由

Armadillo 說...

嘩,落英滿床,梗有嘅!好似粵語殘片咁,當女主角有發生,就會影住朵玫瑰花,跟住俾一陣狂風吹甩晒花瓣。哈哈,好從實招來喇!

執房阿叔 說...

我只不過照經理意思,
攞咗大堂插到謝哂啲花瓣黎舖吓床啫,
廢物利用嘛,
間間房都係咁做架喇,
點會有人搞到要"葬花瓣"咁大鑊呀???

Coffee n Tea 說...

the8︰

謝你呀!
你寫攪笑嘢好得架!我最鍾意搵你寫的笑位來睇:)

laulong 說...

小行 , Coffee:

阿 8妹諗嘢卡通抵死,又辯材無礙,我諗同佢抝頸,死梗呀!




Arma:

我…我冇呀,我入到房就見到那床上花瓣零落,跟著瞥見窗帘掩動,人影閃遁,想是採花賊已飽食遠颺了啊!




執房阿叔:

哎吔,阿叔你咪踢爆啦,等我地有個綺妮嘅想象嘛!

話時話,啲花瓣真係鋪得靚,再加上那檜木的香氣,總係令人好 high 咁嘅啫!

SKII 說...

好睇真的小說...

重有埋“執房阿叔”出來解說前因,直情可以搬上舞台呀。

laulong 說...

haha, 我地好似個編劇組,大家喺度腦震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