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為甚麼總是想起這詞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又:

昨晚是 MCL 餐廳的最後一夜。拖著疲乏的身軀,我還是到那裏吃了個晚餐。這可不是我慣常做的,因為這裏的午、晚餐選擇都很少,而且菜式普通,沒甚麼新意,也許就是食客不予臨門的原因罷!

上班的員工已經比正常少,食客更稀,一片臨暮的感覺。我坐到慣常的座位去,一邊進食一邊讀報,報銷了一個我平常不會吃的份量晚餐,飲盡了咖啡後,呷著清茶,視線游走這裏的每一個角落,為的是要鐫刻一個較耐久的印象。

餐廳主任還是走來閒聊了幾句,水吧的阿姐提早下班了,走時與同事們高聲道別,零落星散的感覺何其濃烈。但我卻很平靜,我知道要是我今晚不來了,打後幾天我是會戀戀的,但最終我來了,感覺就圓滿了,像跟一個老朋友對飲過別酒後,盡了離情,就已再無牽掛。


.
.
去年今日:冷新年
.

15 則留言:

卡臣 說...

我以為寫緊灣仔龍門大酒樓

新鮮人 說...

如果係我,
我都會咁做!

SKII 說...

雖然有點兒唏噓,還好你有時間去,今年元夜時,S在辦公室待至晚上 10 時!

l.minor 說...

今晚還打算到九龍灣,路過時看看MCL餐廳,可惜遲了

laulong 說...

卡卡:

龍門大酒樓早已消失空氣中年餘了。講真,我對 MCL 的感覺更深。




新鮮: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



S:

元夜工作至十時多,在柳梢下待你的人變石頭了 :)




minor:

沒了。希望新店早些營業,不要太貴,更重要是留下落地窗旁的座位。

naruto 說...

執下又一間,執下又一間

laulong 說...

一雞死一雞鳴,但鳴的該是連鎖雞、集團雞、甚至跨國雞,全是冇個性的雞,唉,無癮!

嘿嘿 說...

多情自古空余恨,
好梦由来最易醒。

laulong 說...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Madamoiselle Petite*婉兒 說...

希望舊員工都能找到新工作。

laulong 說...

婉兒,這就是你的同理心了!

最近香港的就業勢頭還是不錯的,望天從人願。

Armadillo 說...

所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間餐廳結束咗都唔一定係壞事,或者新開嘅一間會更好呢!

laulong 說...

希望喇。我都有類似經驗,女朋友總係一個比一個好, kakaka, 假架....哎吔唔係...真架....哎吔,點都係俾人打到變豬頭!

Madamoiselle Petite*婉兒 說...

謝謝了,我只是看到最近英國經濟不景氣,找工作艱難才這樣說.香港的環境比這邊好,飲食業應該可以找到另外一間餐廳工作的,祝福他們.

laulong 說...

嗯,勢頭不俗,但可都是資金市,有資金流走的危機。

那裏的員工態度與服務都很不錯,該有著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