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潘小濤與陳冠希不就一樣嗎

都一樣!有頭有身有手有腳有那話兒,所以潘小濤就是陳冠希,陳冠希就是潘小濤,他們兩人有著同一樣的德性。

這不是我的邏輯,而是潘小濤自己的邏輯。這位著名傳媒人在昨日的明報發表了一篇「木乃伊倒下了,兵馬俑呢?」的文章,說中埃兩國都是「一黨獨裁」、「不曾政黨輪替」、「最高權力機關也是 5 年舉行一次的全國代表大會」,同樣有政協組織,甚至同樣有個廣場,所以中埃一樣,都是獨裁、不自由、不民主,於是「代表專制獨裁的木乃伊下台了,兵馬俑式的帝制思想還能久留嗎?」

為潘先生送上一面鏡子實在太容易,讓他照見自己的荒謬。中國是一黨專政,不是一黨獨裁。專政與獨裁是兩碼子事,不能混淆。至於政黨輪替,很多人視為政治圭臬,但價值與效能正逐漸被有識者質疑。有全國代表大會、政治協商組織,甚至廣場,都不足以把中國等同埃及,正如潘先生有那話兒就不會等同於陳冠希。

中國跟埃及不同之處太多了,共產中國從沒有家族式壟斷(更遑論兵馬俑式帝制),也從沒有黨總書記貪腐五千億元(奉行西式選舉的台灣卻有個貪腐的總統),改革開放後人民生活大幅改善,人均產值已達 2400美元,而埃及卻仍有很多人每天只賺兩美元維生。

中埃不同處,潘先生卻視而不見,正如他不知道自己與陳冠希先生之不同之處。

不錯,木乃伊本來就是倒下躺著的,但你見過不站著蹲著的兵馬俑嗎?潘先生因為一個無知的港大學生一句過癮的話而大做文章,只顯出了他的蒼白。不過,他只是玩弄文字與概念,比玩弄女性的陳先生還是好一點罷!
.
.
.
去年今日:我真係老到唔係人咁品
.

22 則留言:

鹿米館 說...

胡有沒有貪污並不是因為他真的有沒有貪污,我們不知道,關鍵是整個體制有沒有這個權力可以調查胡錦濤而不會有任何後果的揪後算賬。

看看上訪局便可以明白。地方政府可以禁止人民上訪便感到恐佈。

或者可以留意其兒子胡海峰的新聞,國內主體新聞網站有沒有被和諧掉。

陳水扁可以入獄是台灣的一個恥辱之時,同樣地可以表達到一個社會可以拉下一個總統而可以一樣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範例。

貪污我相信度度都有,但真正有沒有能力打最大的老虎呢?可以打前江主席嗎?國內貪官所污的手法為何常常一樣,二奶一定有份?大家可以想想。

同意茉莉花革命在中國短期而言是開不成,因為不會是很多人願意用條命作賭注。多位維權律師軟禁和被打,平民百姓都不會願意承擔這個高風險行為,也實在不值得去做。

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

牛牛 說...

同意!中国政府贪汚,但绝不是獨裁 。我不相信温爺爺或胡伯伯会在私人書房有暗藏億萬金銀珠宝。中国茉莉花革命不做成大亂,證明人民有汵靜思想,不再輕易被傳媒洗腦。

新鮮人 說...

鹿兄,
說得恰當好處,
給你鼓掌!!!

laulong 說...

鹿兄、新鮮:

我不會像你們那樣想。台灣陳水扁在位時,弊案已露了餡,但礙於總统享有司法豁免權,故始終不能起訴,要到他落任後才能法辦。大陸有沒有類似的法律,我沒有深究,想來鹿兄也不清楚罷!

但鹿兄總不能因不清楚有沒有這法例,又見不到胡總受查,就得出中共會包庇黨總書記的結論罷!也不能因胡海峰的新聞(有深入思考過報道的可信性嗎) 又得出中共一定會加以包庇。

貪腐的陳水扁是任期完了才下台的,不是因為選民力量而下台的。至於法治,英國殖民统治香港時也有,隋唐盛世階段也有,相反今日香港司法機構卻仍可以優待包致金侄女,可見法治跟選舉無關。

前江主席有貪污嗎?他的書法賣到天價就是貪污?那克林頓布殊退休後去演講收天價算不算貪污?

鹿兄,你是太多前設了罷,你前設了中國領導都有貪污,我又是不是可以前設英美領導人都有貪污,只不過是無人告,無人告唔代表無呀!

謬誤與詭辯在此!

至於茉莉花甚麼,只希望鹿兄與新鮮對報章報道要抱些存疑,因為假新聞、失實報道實在太多!

laulong 說...

牛牛:

但香港太多人受傳媒洗腦呢!

中國頂級領導人基本廉潔,中下層則貪腐嚴重。至於政治,中國是集體協商,除了毛澤東在文革專擅外,幾任領導人都不能一人說了算,獨裁云乎哉!

瞎子 說...

聽過潘先生之電台節目,個人偏見認為佢自視太高,有點救世主上身。過了火非好事。

Armadillo 說...

我又唔會全部怪晒陳生同潘生喎。陳生雖然係玩弄女性,不過涉事嘅女主角都係成年人,又係出於自願,佢地自己都要負番部分責任。同樣道理,潘生雖然係玩弄文字,不過都要有班臭味相投嘅盲毛fan屎,佢嘅高論先會有市場。我覺得最大嘅問題係,太多人貪舒服,將個腦當cushion坐住咗,唔肯用嚟諗吓!

eric 說...

我一年前剛好去過埃及十來天,當然不算深入了解,但憑這十天來的觀察,埃及人民生活真的不及內地。我老爸說真像幾十年前的內地。

何況埃及問題也不只是人民生活政府貪腐,只要看看在事端開始時美國曖曖昧昧的態度就知一二。

茉莉花,都喺平心靜氣,沖一壺茶嚟飲好啲。

佛爺 說...

中國五仟年歷史,朝代交替,真正水深火熱,沒有人民會忍受的!

八年抗戰,中國人沒有忍到美國在日本投下原子彈,才拿起槍枝打日寇的。

二次大戰後,殖民地紛紛獨立,唯一法國在美國支撐下,不肯放棄越南。結果美國在越南投下比二次大戰在歐洲還多三倍的炸彈,越南人民有無忍?

新鮮人 說...

LAULONG兄,
相對於內地,
香港嘅法制已經是相當完備的了,
當然任何制度都有漏洞,
你提出包女一案,
在某程度上我都覺得有啲唔公平嘅感覺。
就是因為在這樣有系統嘅法律社會尚有這些小問題,
試問在內地這個法制不完備,
還是處於"人治"的社會下,
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還不會更多嗎?
之所以我們時常提倡西方式法制精神(尚不是西方式民主),
就是希望通過一個"較"完善, "較"公平的制度來對政府以至社會作用監察和平衡,
這樣才不會有任何人因為權位而做出不公平的事,
因為任何人都没有無上的權力,
一切人都受到清楚列明的法律條文所監控,
而內地在這方面就正正非常落後,
且很缺乏司法自主獨立精神這概念,
一切都受黨中央控制包活司法制度,
這無形讓當權者有限大的權力,
權力令人腐化,
就算聖人都很難講,
没有獨立自主的司法制度和人民的監控,
當權者任意胡為之事就隨時可見了。
阿扁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他之所以拖到任期滿才受審不是因為法制概念有問題,
而只是當中條文細節運作有修改的地方而已,
綜然如此,
人民還是有權力可以把他拖下台,
相反在內地,
一個貪官只要背景夠硬,
試問有誰能把它打下來呢?
就是胡、温兩人看着不少大老虎都無能為力呀,
這是什麼原因呢?
相信大家都心裏明白,
若果法制明確,
而且透明度高,
這就可以把政府監察,
讓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減少,
也讓一些貪官和庸官拖下來,
重新推選真正能為人民服務的人上去了。

新鮮人 說...

忘記了說一句,
你右邊張相形到爆,
cool到成個男模一樣,
好正呀~~~

laulong 說...

瞎子兄:

小朋友少不更事,很容易就過份高蹈了。能否歷煉成沉穩而巧慧的大才,要看先天的素質和後天醒悟。不過,自大的人成就有限,因為自大嘛!




Arma:

你講得啱,有腦鈍人,有馬屁精,於是像潘生就樣的混亂蔽塞,都被捧成大才了。至於陳生,嗰班女生沉醉愛情,被人坤咗,千秋歷史千秋劫,中學時讀詩經氓篇都有近似故事,只是此人沒半點責任,任床照外洩,就更乞人憎了。

話時話,原來我同陳生個阿爺曾經共事,呵呵,嗰時呢個陳生好似仲未出世。




Eric:

穆巴拉克貪污五千億,埃及人唔窮有鬼!

至於美國,自詡人權警察,又推銷美式選舉,卻對埃及的獨裁貪腐不吭一聲,可見擺在她眼前的,只有利益,還是利益,醜陋處叫人失笑!




佛爺:

是呀,那些說國家大部份人都在「忍受」共產黨領導,實在難叫人信服,國內矛盾不少,但政府認同率仍達 88%, 在全世界最高之列。香港國內有少數精神乖異的仇共者,是不足為奇的。




新鮮:

首先謝謝你的美言,那是廿幾年前的像,已是歷史陳蹟了 :(

至於法治,人是要成長的,社會國家也是。一個六尺高的人是要經過手抱的半尺嬰孩,一尺、兩尺、三尺、四尺的去到現有的高度。

法治概念是要逐步建立,逐步成熟,當全民還是普遍以喜惡先行,個人利益先行,法治制度這軟件就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備。西方法治可能也要上百年,甚至數百年才趨於成熟,中國動亂了百多年,要撥亂反治,也需要一定時間罷。當教育重回正軌,人心漸有基礎,法治自會成熟。

其實你我希望相同,都是想中國家能公平司法,只不過我考慮的是,來個茉莉花革命,改變了共產黨的領導,人心就會突然守法了嗎?完美法治就會立即來了嗎?我更擔心的是,推倒了舊結構,卻原來磚木瓦石還是不具備的,中國會亂得很慘,人民會更苦。

中國有很多貪腐的大老虎都法辦了,我不想重復了。

至於選真正能為人民服務的人上去?怎樣選?人才不是說來就來了。香港都出了這麽多庸官廢官,國內又用甚麼穩妥的機制去選官呢!

新鮮人 說...

推倒重來故然未必是好辦法,
但我見到的 中國因為經濟高速發展,
但政治、民主、法律卻停滯不前,
形成更多不公平的現象,
其實由清末到如今都有百年,
中國人還是未找到應走的路,
人們時常說給她多點時間,
究竟要多久呢?
人們說西方民主不是我們應走的路,
但它卻比任可的政治形式都較公平公正,
因為當權者受到人民的監控,
做得不好可以把他拖下台,
但內地卻没有這種基制,
所以才出現貪官惡過天的狀況,
老虎是有打過,
但真正大的有多少呢?
且打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貪污風氣還是社會"認同"的做事方法之一,
這很可悲!

香港庸官出現不是法制問題,
只是香港人自己唔爭氣,
嘢嘢都要睇阿爺面色做人啫,
不過係香港起可以直接咁鬧當奴狗,
但係內地可以嗎?
多說話隨時會人間消失呀!!
一個不能接受批評的政府是個會進步的政府嗎?

愛之深,
責之切,
這個中國令我很痛心,
相信在我有生之年,
無望見到一個自由民主、公平清廉的祖國了!

laulong 說...

新鮮:

就是清末到現在,中國政爭戰禍離亂不絕,沒有一個較穩定的環境讓法制及人心成熟。我也想快,但快不起來呀,若你把鴉片戰爭打後的亂事排列,你會吃了一驚。

公平很重要,但選賢與訂定國策卻不能以簡單的公平原則去思考,人民的素質未到,選取庸材或政治投機份子的機會大增,這絕非國家之福。

隋朝初年冇貪官,因為交帝嚴打;西方行普選的國家仍有貪汚,因為執法司法仍有不足,可見貪腐與民選不民選沒有直接関係。

最近港官之庸莫過於財爺、騰雞,這兩人所為與國家政策無関;甚至消防購也顯露出管理的一塌糊塗,警隊有腐敗,司法有偏頗,都不是同中央有関呀!

新鮮,一個自由民主、公平清廉的祖國不是沒機會的,只是民主的理解與定義不同而已 :)

匿名 說...

well, i think if you want equality for 1.3 billion people, the whole country will not move forward. india is a very good example, it has democracy since 1957, it has equality for sure, all people are equally poor! the education level of the general public is too low, democracy for them is just a joke!

i am not certain if this jasmine revolution will be successful in china(i certainly hope not), but if it does, i am most certain that it will mean nothing but disaster for china. it will bring anything but equality. all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will start their economic invasions into china.....

do we really want to see that?

Derek

laulong 說...

新鮮:

上文所述的是隋代文帝, 我的手寫板快打柴了, 時常出錯字 :(





Derek :

是的, 我也是這樣想. 很多人以為推倒了舊結構, 新天地就會美好了, 卻沒有想到美好天地的條件是否具備了. 從歷史觀察, 中國若再革命, 只有條件大亂 , 沒有條件大治!

curioushunter 說...

的確,可透過類推看出同異,但不是說兩者就每事皆同。陳冠希與潘小濤,都是人,有生老病死,會吃飯拉屎,有性慾,至於如何滿足之,或許不同。

中埃兩國在不同的歷史進程,自不待言。中共並未倒台,尤是兩者最不同之處。

中國當然無皇帝啦。但中國還有多少人想法是「有飯食就好啦!」「萬歲萬萬歲!」我就不知道了。

政黨輪替有用無用,不知道,反正我未試過,亦無權試。

獨裁與專制有何不同?不知道。奴才與自由人有何不同,我倒是知道的,奴才係無得揀既,主子給你甚麼,都要接受。

curioushunter 說...

普選的國家仍有貪腐,正正是陽光不足呀!
試想,假如法庭審訊是閉門的,傳媒去搗貪網就成了「盜取國家機密」,然後不明不白的關了判了。(甚至連累辯護律師,就像薄熙來打黑時就如此做),那惡不為人見,選民又如何去罷免他?

推倒舊結構,真的不能另建新天地嗎?我也認同,可是六十年前偏有一幫人不認同,偏要搞亂中國,不令中國大治,只令中國大亂,反右,大躍進,大飢荒,文革,不一而足,如此沒理智的一幫人是誰呀?就是中國共產黨。

laulong 說...

感謝留言,想不到這年多前的文章尚有所顧。

潘小濤先生今日又在〈左右紅藍綠〉出鏡,講薄熙來事件,但認識有誤,對中國政情輕重掌握不準,真奇怪水平如此低的評論員,可以佔用大氣電波!

「有飯食就好啦!」這是生存權,是人權最基本的。「萬歲萬萬歲!」表示很多國民還是只需要人治,尚不曾有民主參與的訴求。情況真的如此?我不敢說,沒調查就沒發言權。

政黨輪替在中國暫不可行,因為根本沒有可与共產黨对等的政黨。將來要是有了,政黨輪替需要的西式直選,最终只會把中國帶上歐美用舉債维持福利主義的老路。

主子與奴才,或者可以這樣思考,當孩子還在童蒙時,該還是要聽父母的,這種帶領者與被帶領者的関係,不一定用主子與奴隸的関係來形容。

laulong 說...

造成反右,大躍進,大飢荒,文革的不理智共產黨早已過去,中央反薄的唱紅,就是不想極左思想重來。

你留意一下,從 1949 至 1976, 這 27 年裏就發生了你所說的災難,由 1977 至 2012 這 35 年裏呢?發生過甚麼?只有六四罷。單從事件的量講,你還相信共產黨還是以前的共產黨?

中國太大,人口太多,連香港都不能杜绝貪腐,你要中國幾十年间就達到政治河清?是超過份的要求罷!

Sheyee Camui 說...

木乃伊本來就是倒下躺著的,但你見過不站著蹲著的兵馬俑嗎?
這個隱喻太強悍了!讓人埡口以對!

laulong 說...

謝謝留言 :D

年齒已長的阿伯總還是有少少點子的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