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星期六

誰是蝗虫 --- 綜理一下思維


人性是利己的,甚至是自私的,我相信沒有甚麼人反對。自私行為要經過教育薰陶,道德約制,法律規限才能有所減退,我相信也沒有甚麼人反對。就整個社會而言,由重視私利走向重視公利,不是幾年就可以,而是需要好幾個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我年紀較大,看到的可能多一點,正如信報的林行止先生比我看到的又要多一點。前幾天看他的文章,才知道公共車輛上禁食是緣於六十年代的香港霍亂疫潮,是要阻止病毒蔓延而制定的。到了今天,假如要收到相同的衞生效果,更好是禁止車廂內咳嗽或打噴啑,或者乾脆要所有乘客帶口罩,但好明顯,這並不可行,也並不需要。

最近有人在地鐵內便溺,乘客即刻退避三舍,但奇怪就沒有像指責內地小孩進食的義士出現。這種反應的落差,可見後者或多或少牽涉一點文明施壓,正如張堅庭先生所講,勸喻一下,提醒一下,後果即刻迥異了,何苦要鬧得青筋暴現,兩地人民同都感憤慨呢?



環境打造人性

一般人都以為香港人比內地人文明,可能是罷。但如果你檢視一下兩個社會的歷史和發展過程,你就不會為自己驕矜了。

香港由 1842年割讓給英國,由舉世公認的文明強國大不列顛管治,到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垂垂百多年了,香港街道還是遍地垃圾和狗糞的 (間中還看到疑似人糞)。那時市民的衛生意識很低,街道就是最好的垃圾筒,市民隨手把家居垃圾扔出窗外也很常見。

就我自己為例,九十年代初,前妻忽然愛養小狗來,於是每隔一兩天就要放狗蹓蹓。那時香港街道沒設狗糞箱和狗厠所,政府也沒有法例規管放狗者 (或者沒有公佈和執行) ,於是我和其他放狗者一樣沒好好處理狗糞。到今天有法例執行了,也有相應的設施,於是人人帶著舊報紙放狗,甚至會拿膠樽盛水去把狗尿沖淡,環境塑造行為表現由可見一斑。

國內改革開放只三十餘年,教育、法例、道德規範實在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建立起來。而且更不要忘記,英國搞香港這一千平方公里土地,幾百萬居民,百多年還是未盡理想。中國經歷百多年動盪,只穩定了三十多年,要搞好這 960 萬平方公里上 13 億人口的精神文明,實在不是容易的事。

香港人曾經很沒公德,隨地吐痰亂拋垃圾很常見,若不是也不需要在那年代貼上「隨地吐痰乞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播肺癆由此起,衛生法例要遵行」的打油詩,也不需要弄條垃圾虫公仔來搞清潔香港運動。今天,我們的城市是較清潔了 但仍比不上台灣、韓國、星加坡,若你清晨經過蘭桂坊,垃圾多到令你搖頭 ) ,人是較文明了,就像已走過會尿床的孩童階段,卻回頭指罵只起步三十年,還正在這階段的國內社會和人,這實在不太公平罷!
.
.
.
後記:中港矛盾這課題牽涉太深太廣,要講得完全真不容易。看罷,有空間再談。
.
.

29 則留言:

C.M. 說...

嗯。

laulong 說...

謝 CM :)

匿名 說...

麻煩作者體諒體諒香港人吧。
香港人到底還是中國人。大英帝國雖統治百餘年,但中華民族千年來的基因沉澱,絕不是一兩代人說改變就改變的了的。
什麼是中華民族數千年來的基因沉澱?難聽地說恐怕就是從骨子裡滲透一種對“平等”與生俱來的抗拒。
中國人從不渴望平等。中國人只是渴望在不平等的社會當個“上等人”。這大概解釋了為什麼中國人天天喝著毒奶、吃著地溝油,一天到晚罵政府、罵共產黨,卻打蹦了頭也要入黨、當公務員。
香港人也一樣。從前給英國人當孫子。八十年代我剛從法學院畢業,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那時候的老闆都是英國人,他們從不跟我們說話,我們幹的活卻比誰都多。現在不一樣了,合夥人大半都是香港人,associates
很多是內地人。這幫人工資雖然不低,但確實好用。起的比雞早、睡得比貓頭鷹晚,但從來沒有怨言。
大陸人最近喜歡拿經濟說事兒,什麼香港就靠大陸人來消費、什麼祖國就是香港經濟的維生機。真是他媽的放狗屁。你拿幾十萬塊來香港買Hermes、住Ritz Carlton、吃麥當勞,請問錢都去哪兒了?這就好比美國跟中國說你們幫Nike製造球鞋,賺了好些錢,不如叫你們的國民也給我們繳繳稅吧。扯淡,純粹的扯淡。
香港人沒了大陸會怎麼樣?絕對餓不死,但也絕對沒什麼好日子過?為什麼?沒了大陸人,香港人歧視誰去呀?沒了大陸人,那幫排公屋、領綜援、愛港劇、沒文化(不是素質,是文化、是知識)的香港人從哪兒獲得優越感啊?
香港人嘴上愛說民主、平等、公民素質。但仔細想想,我們真的希望大陸同胞擁有這一切嗎?

匿名 說...

仇恨只會種出仇恨, 這是理所當然的. 只不過令人氣憤的是, 我們take the high road要自己去包容這些人的劣行時, 他們卻反過來認為我們不對, 因為他們比我們有錢, 所以應該我們去適應他們, 接受他們, 是他們施恩予我們... 這個就是最令人不能接受他們所作所為的主因!

SKII 說...

看你這個以前,我已想起這句:「五十步,笑佰步。」看罷我就更覺得!其實我也唔多鍾意果啲“不文明”行徑,不過我會問自己,到底做到幾多?

匿名 說...

以前沒有立法規管,所以香港人不文明,現在有立法規管,所以香港人文明了。可是有些人把香港的法例當做廢紙一樣,他們不守規矩,而你作為香港人,也鼓勵他們把香港的法律當做廢紙,說這個行為叫做包容。

我說你那麼愛包容,不如回內地住。內地地鐵一樣不可以吃東西吸煙,可是因為太過包容,沒有人被罰錢,於是內地人甚至以為車廂可以吃東西。

香港人因為法律而走向文明,不代表內地人一樣會。你以為忍一忍就風平浪靜,只是因為你刻板地以為內地人也會走上相同的路。但我告訴你,如果有些人,認為香港人指出內地人在港鐵吃東西是欺負婦孺,他們的品行根本無得救。

港鐵撒尿一事,我也有看到視頻。歧視?我有保留。畢竟即使遇到港鐵有人吃東西,我也從來沒指責過任何一個人,包括內地人。再說我們指責了之後被罵得很難聽。你一邊指責別人不應對內地人太嚴格,一邊又指責香港人不罵那個撒尿的人,是歧視香港人的行為。要寬容就應一視同仁。我們盡管遇到任何事都不作聲。早晚你上了港鐵站就會踩到屎。一泡尿應該讓你警覺到人的公德心正在下降,可是你看到的卻是其他更不相干的事。

當年未有垃圾蟲罰錢,我已經不亂丟垃圾,今日巴士上打噴嚏不掩嘴是合法的,可是我打噴嚏會掩嘴,我甚至隨身戴口罩,要是我敏感咳,會我使用它以免影響他們... 因為我有公德心。你沒有公德心是你個人的事,我從來不認為你對,只是你沒犯法而且你有你自由我奈何不了你而已。

海龜 說...

我倒覺得那些開躍口埋口叫人雙非蝗蟲,是歧視自己父母或祖父母,上一輩不是貪香港比故鄉好,怎捨得離鄉別井,而家雙非也差不多

eric 說...

而家最開心嘅應該喺香港政府,真好呀大家目標轉移,我是是但但做埋呢一屆就拍拍屁股走人。

the inner space 說...

在地車上出言阻止內地婦孩食麵個位哥哥一言惹出萬萬言可申請列入健力士記錄冊!

嘿嘿 說...

有人故意(或无意中)从中作梗罢了,其实都是小题大作,不是大问题,别破坏和气,别搞扎社会。

对于不懂我们礼节的人我们要宽宏谅解,引导他人进步,这才是积极的人生观念,是造福人群,是功德无量!

仔细看孔君的说法也没竹竿打翻整艘船,虽然他的言论确实是激烈了些,我的港友也常有这些说法(尤其是70-80年代),但言论不是自由的么!

家和万事兴!有理好好讲!

Shumc 說...

你認為沒有人指責他們隨處便溺,是因為未有人拍下來放上網。

這次事件鬧大很大部分是因為陸客理虧還聲大夾惡,再引伸一大堆不必要的指罵。

我見過不少港人在車裡進食,也見過不少次有人出言指責,但他們都連聲道歉,把食物收起。最過份的也只是把食物收起,一臉不忿的瞪著人。

Armadillo 說...

嚴人寬己,一向係好多香港人嘅通病,淨係睇吓每年七一遊行過後,條街滿目蒼夷嘅景象就知啦!

Coffee 說...

校長︰

我想起成龍嗰句說話︰中國人是要管的。

魔術師 說...

Armadillo:律己更嚴需要狼心地赤裸裸地面對自己的弱點和過失,大多數人都過唔到自己嗰一關的.

校長:

小弟都寫了少許感想,敬希指教:
http://magician__ya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413643

Armadillo 說...

魔術師:
我會咁諗,嚴以律己根本就唔合乎人性,如果冇受外力(例如道德同法律)規範,基本上冇人會咁做。

匿名 說...

自律...無呢個心,就講咩都假!任何既原因都嘥氣!

mimi

佛爺 說...

校長:

你這篇的見解十分中肯!走向文明,是需要時間。英國工業革命,要一些少年彎腰走入礦坑工作,做成數代殘廢一族。十九世紀的英國工廠,工人每天工作十六小時,生老病死也在工廠裡。大英帝國今天的文明,有著一段骯髒的歷史。若果中國可以在兩代人提升精神文明,已經是不錯的成績了!

laulong 說...

昨晚寫了幾個回應卻留在家裏的電腦,回家才續寫咯!

laulong 說...

2:08 匿名:

我還是認為環境決定人性,泰山在森林裏長大就是泰山,在城市裏準是做了阿諾舒華辛力加了。我在中國山區見到不少生性純樸的人,在城市裏可就不太一樣。

民族性需要長時間沉澱,對,中國的急速變化,部分人由窮驟富,品行未能調節,以富驕人我想香港人也曾經歷過。

多謝你告訴我來自國內的 associate 是如此的敬業樂業,這比以前的那些老外強啊!




2:08 匿名:

包容可不是縱容,部分國內人的行為是該被詬病和否定的。只是若我們知道中國的近代歷史,理解國內環境如何塑造行為,就知道他們的行為原來是形勢使然。國內人的精神文明需要提高,絕對是,就要看北京怎樣做了。




S:

我們也曾經如此,國內人很多方面像四五十年前的香港人,但赤貧太久,一旦暴富起來,就更不能自控了。




2:35 匿名:

講真,若我問你知否泰國的法例,你也答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排隊、保持清潔、不要喧嘩這些真是要教出來培養出來的。國內一些大城市的非核心區,人們的衛生意識公民意識還是不夠高,更遑論那些二三線城市了。入鄉隨俗入境問禁,是要教出來的。

我搭過深圳、廣州、上海、北京的地鐵,吃東西的人其實很少,甚至沒有,他們一般都很守規矩,在香港地鐵吃東西的多是小孩,香港人內地人都有,也許大家意識裏都較為接受小朋友可以稍稍違規罷。

正如我在前文所說,明白他們為甚麽會這樣不代表准許他們這樣,出聲勸喻,甚至依例判罰都應該,那有遊客去到別人的地方可以不遵守當地法律呢?只是勸喻或判罰都毋須動氣,正如香港人亂拋垃圾隨地便溺你也毋須動氣一樣。

張導演的文章招來部分人批評甚至惡罵,就是因為觀者過度推論,以為張導演認可他們的行為,這是理解上的錯誤而已。

laulong 說...

海龜:

人望高處,水向低流,這是自然而然的。八十年代港人到加拿大產子,其理一也。但加拿大地廣人稀,要消化這些香港雙非實在容易,現在卻是天殘腳穿細襪,死梗喇,怪只怪香港那些法癡盲官亂判案罷!




Eric:

香港的特首產出,無論用依家選委會或者普選,都不能解決政府換屆時的難以銜接,選出了好像曾蔭權這些混帳人,更死多幾錢重!




inner:

哩位哥哥如果見到個大隻佬、臭飛、癲雞、疑似社團人士唔知會唔會咁勇呢?哈哈,就算佢見到食嘢嘅係我,我都估佢唔夠膽出聲!




嘿嘿:

對,有理好好講,香港人要包容,內地人要尊重香港嘅法例同習慣,就好了。

laulong 說...

Shumc:

內地人真有不少是財大氣粗的,香港人在九十年代初回國內也是一樣。假以時日罷,國內人必會融入守規,入鄉隨俗世界文化氛圍。




Arma:

仲有中秋節綵燈會後,年宵花市後,真係嚇死你!部分香港人自己就乜都得,以前窮依家富嘅內地人就要鬧咯!




Coffee:

我有篇文章寫過呀,其實從一般角度看,任何地方的人都要管,唔係法律愛黎做乜?




魔術師:

看了,你把問題挖得更深,蝗虫,三粒星的真不少呀!

laulong 說...

Arma:

所以筍子性惡論更近磅呀!




mimi:

個心係可以用法例規範出來的,類近條件反射,當自己或有人被罰過,你想做一些違規行為時就會三思了。




佛爺:

香港好些人是唐人燈籠,睇近唔睇遠,唔知道世界各地進程都要很長的時間,而且中間也曾經不堪過,你熟悉西方歷史,正好給他們點示一下。

魔術師 說...

校長,假如你有看過我引述《銀英傳》的情節(尤其是黃色highlight那些文字),跟本就是在寫傳媒傳播在戰述層面的運用,跟香港現時的生態,頗有幾分相似。

the inner space 說...

佛爺劉朗兄:國人要以歷史為鑑,中國的知識分子應曾讀過英國的歷史,尤其是兄台mentioned工業革命的一段。Learn from others‘ mistakes 可以少走冤枉路。

14億的中國人有幾多個巴仙曾讀過呢?1%都可能說多了,論中國國內的教育不是我個瓣,留給劉朗兄評論吧!

不過已經有人要在香港中小學加入10%以上的時段教國民教育(我可能用錯字眼 correct me I were wrong!),要加入甚麽做課程呢?真的須要劉校長和一班教育工作者多加維護和撥亂反正!


humbly yours Space

laulong 說...

另開科目教國民教育我是反對的,其實只要中文科恢復珍貴文學遺產範文考試,中史科必修並把課程擴至 1998年澳門回歸。結合現有的通識科,基本上已能得到開國民教育科的效果。

另開新科只是架床叠屋,乾耗教節,是好大喜功者想出來的另一種意識形態白象工程而已!

佛爺 說...

the inner space:

14億的中國人有幾多個巴仙曾讀過呢?1%都可能說多了。

西方人對中國的無知,遠遠超越中國人對西方的不知。

全世界最強大的美國,她的國民,對美國歷史和地理就清楚,美國以外的地方,就幾乎一無所知!

距離加拿大多倫多西南一百五十公里的尼加拉瓜大瀑布,與美國接壤。每年夏天,總有一些美國人,開著車到那裡,車頂放著雪橇,到處問加拿大人那裡可以滑雪?

這個情境似是滑稽笑劇,但每年夏天也出現一些美國盲毛問滑雪場地在那裡?你有無聽過香港人夏天去韓國滑雪?我就未聽過了。

N年前住在我隔鄰房的鬼仔,問我從那裡來?我回答香港。他便說他知道香港,是日本一個大城市。

中國人不認識西方歷史,有何羞恥?西方人對中國幾乎全無了解,他們也不覺得有何不妥。

兩種全然不同的文化互不認識,為何東方人不認識西方歷史就是愚昧?而西方人對東方文化一竅不通,就是正常!

美國這一代中學生,輟學率高過他們父母的一代,令美國教育家十分頭痛!大學生女男比例失衝,由六比四走向七比三,估計再過一代,可能會變成八比二。男性依靠氣力賺錢的年代已經過去,但他們卻沒有求上進的慾望。

西方世界不是只有優點而沒有缺點的!

中國自宋朝開始閉關自守,元朝開放過一段短時間,明朝鄭和七下西洋之後,又實施海禁。清朝又再閉關自守,直至鴉片戰爭。1950年開始中國又被美國封鎖,反右和文化大革命又玩到一團糟。

英國自1640年大憲章運動,中途也經歷帝王奪回權力的日子。民主選舉由有產者到中學畢業生,以致婦女享有投票權,經歷了一段長時間發展。

東西方各有一段自己的歷史,若果要東方複製西方民主發展的道路,那麼香港的普選,最快也應該在二十二世紀才實行。而且先給有產者,再給中學畢業生,最後才是女性。

我不是修讀歷史的,可能對歷史是一種誤解,請你指教一下!

laulong 說...

魔術師:

亙古以來,人性其實沒有多大改變,以己意度天下之事,以天下奉一己之慾,不容異己,舞弄蒼生,只是時代不同了,打壓的手段和工具也不同了,過往是命奪,現在是名奪,都是很唏噓的。




佛爺:

雖云現代資訊發達,但因為傳媒過濾,或因為執著迷信,很多人還是以為歐美永是樂土,事實上那些地方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事。部分美國人無知、素質低劣固是,種族歧視,警權泛濫,商界貪婪,其荒謬處是叫人驚訝的。

部分香港政客熱衷西式民主,是因為普選制度裏的一人一票看似公平,但實則上卻不公利,大部分選民都希望分得更多社會資源,最終政客為了得到選票便投其所好,而導致社會逐漸孭上沉重的開支賬,歐美經濟敗亡肇端於此。

the inner space 說...

嘩!佛爺劉朗兄,兩位大哥的回應都拜讀過了!

小弟所講的以史為鑑,不是只西不中,剛巧兄台引用“英國工業革命”做例子,因此順便借用了啫。

再者,如我上面文中有話:『中國的知識分子應曾讀過英國的歷史。』 西方的一般平民百姓,沒有必要也沒需要,認識外國歷史地理,可以理解。然而西方的知識分子和學者,亦多有研究中國的文化學術,記得”孫子兵法“曾有一時間,備受推崇。

回頭再談以史為鑑,現今中國香港的政要學者知識分子,有沒有加以利用,避免多走冤枉路呢?

劉朗兄提出民主這條路:『部分香港政客熱衷西式民主,是因為普選制度裏的一人一票看似公平,但實則上卻不公利。』 西方民主看似公平,但近年被政棍利用福利政策,爭取選票買票,致令政府債台高築經濟崩壞。小弟絕對同意,可見我的多篇舊文都持相同意見,香港應要以史為鑑。

中國方面近年多了保障工人的條例,一方面是好的,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見,恐怕中國走上西方的老路,當然中國工人的人工和福利,與西方比還差很遠很遠。容許我又借用張五常的一篇文章《歧视自己的悲哀 》在拙文也引用過,張說:『中国三十多年来出现的经济增长奇迹,可取的政策一律是中国人自己想出来,而劣策则全部是进口货。』中國要學,但要去蕪存菁,適合國情!

現時,小弟最擔憂的是中國人突然富有,又被歐美捧得高高,人民幣不斷升值,令外國貨尤其奢侈品變得便宜,好學唔學日本仔當年要買起美國買起歐洲,中了美國奸計。中國必要需以史為鑑!

還有,中國不論在科研經濟及其他領域,希望可以史為鑑,不用多走冤枉路,正如兄台所言:『可以在兩代人提升精神文明。』

最後,小弟沒有在美加長住,於旅遊當地每有經過鄉郊小鎮,部份居民確實“大鄉里”得很。不過,我尚未見到有大鄉里入城,隨街大解小便,在商廈隨地吐痰,在禁煙區抽煙 etc etc

匆匆完筆如有粗疏,懇請指正指點!


humbly yours,
sPace

laulong 說...

inner:

你想得很深。張五常所言也是對的,中國走有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具政府規管的市場經濟,避免了華爾街極端資本主義帶來的過度抄作。相對保守的政治體制又避免了因政黨輪替出現的政治不銜接和選舉糜費。當然中國也有自己的問題,像地方企業過度投資引致資金短缺,收地矛盾等等。

世界上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制度,只有適合一國一時的制度,讓美國歸美國,中國自有其合適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