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再說

.
何解十月?

是你的生辰?是你最鍾情的月份?是你最喜歡最不喜歡的一段過去?

在世日久,閱人觀事也多。我知道命運可以狂開一個人的玩笑,可以挖苦,可以摧折得不留情面,但就要說我是輸了嗎?若要我如飄絮,我便隨風而舞;要我如落葉,我便著地以潤泥。於是敗為勝,負為成。

西西弗斯的故事,又或是東坡的「回首向來蕭瑟處」,你不會忘了的:

「西西弗斯因為在天庭犯了法,被大神懲罰,降到人世間來受苦。對他的懲罰是:要推一塊石頭上山。

每天,西西弗斯都費了很大的勁把那塊石頭推到山頂,然後回家休息,但到了晚上石頭又會自動地滾下來,於是,第二天又要把那塊石頭往山上推。

這樣,西西弗斯所面臨的是永無止境的失敗。大神要懲罰西西弗斯,也就是要折磨他的心靈,使他在“永無止境的失敗”命運中,受苦受難。

可是,西西弗斯還是不肯認命,每次,在他推石頭上山時,大神都嘲弄他,告訴他不可能成功。西西弗斯不肯在成功和失敗的圈套中被困住,一心想著:推石頭上山是我的責任,只要我把石頭推上山頂,我就已盡了責任,至於石頭是否會滾下來,那不是我的事。

再進一步,當西西弗斯努力地推石頭上山時,他心中顯得非常平靜,因為他安慰著自己:明天還有石頭可推,明天還有工作,還有冀望。」


蘇軾 「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智慧如你,當然知道以上道理。我說,也是一種自放!
.
.
.

15 則留言:

Mag 說...

laulong..

受苦??
真的不知怎樣說呢!!
我自從生病不能工作,
病發時痛得要命,
但我仍然生存,苦的時候等待不苦,
不苦的時候就去做自己能做的事,
人生就是苦多於樂,但人是可以選擇...
記著快樂的時光...而不記著自已有多苦呢!!!

laulong 說...

>>苦的時候等待不苦,不苦的時候就去做自己能做的事...

Mag, 好深刻的體會,謝謝你!

eric 說...

西西弗斯是幸運的啊,起碼他知道又能執行自己的目標,那些天神們又能說出自己的目標嗎?

鏡田 說...

朗兄:
請教,為何東坡先生在已坦然面對他一生煙雨的時候,尚且還會期待山頭斜照的相迎呢?先生常言歸去,也只有歸去才能真正的無風無雨無晴,然家山一夢,先生陰晴煙雨依舊.
此詞的春風,斜照.是否又否定了一簑煙雨任平生的闊達?

Ingrid 說...

好多字@_@

睇到頭暈暈,哈哈...未掂過詩詞,齋睇字面,直覺,且行,莫聽,難阿~~~

小丁 siuding 說...

近排好似好多朋友看詩,
這首《定風波》好似中學時讀過,
令人好懷念呢 ^_^

肥貓 說...

laulong,

借小小位俾我給 Mag 打氣好嗎?!
Mag, 很同意人生苦多於樂, 但相信能積極正面面對它人才更活出箇中義意, 更不枉此生, 加油!!

laulong,
做你朋友真好! 有你的鼓勵相信october每月, 什至每日都會好窩心.

laulong 說...

Eric:

大神的目標就在懲處,去執行天界的律則。

不錯,天界亦如人寰,當規則寫下了,卻逐漸忘記了背後的精神。於是僵化執行,甚至違反了原來的要義,再滲入性情的惡,律則便成了一把傷害的刃!

大神要西西弗斯的心靈在“永無止境的失敗”命運中,受苦受難。重點就在折磨了。是甚麽令神無視了西西弗斯的變化?一個如比覺醒了的人,不是應得到嘉許與寬恕嗎?




田兄:

山行酒醉,春風帶出到酒醒,斜照點出入暮。酒醒了入暮了便要歸去,風雨早靖,夕陽要沒,是以也無風雨,也無晴。

此詞之撫慰人心處,是那種風雨無懼,隨遇而安,苦中常樂 (一簑煙雨任平生 ) 的心懷。

到了也無風雨也無晴,指實境實時,也象徵了無榮無辱的心態。

胡言亂謅,希望吾兄不要見笑!




Ingrid:

答田兄之詞希望也能解答一二。

東坡詩文真有一讀再讀的價值,低沉時可以挽我於沉溺,高蹈時又可以免我於驕恣,確是人生瑰寶啊!

laulong 說...

小丁:

看詩好呀!

現在的中文不考範文,兵車行不用入腦,水調歌頭如過鴨背,出師表可以不表,於是沒了性情陶冶,也沒了相近價值觀的建立。

推動新課程的人做了壞事,卻自以為能,悲哀呀!




貓姐:

我汗顏呀!

只是我也曾低沉過,十月之憂感同身受。物傷其類,希望窘頓者都能活出新天來。

我所知有限,你們的片言隻字,於我於人都何等珍貴,可以相互為法,可以相濡以沫!

小丁 siuding 說...

吓....咁慘
而家的學生好慘...

我將會來生的小朋友一定要讀呢d, 我教佢背...

我小學時就好仲意宋詞, 那時最仲意背 宋詞名句選。當時看不明就看注釋,再不明就問大人...

不過那時我無電視看所以己經開始看金庸小說,也許比同期的學生早了開始。但我後來讀吳靄儀的《金庸小說的女子》,她說她看第一本金庸時是8歲。咁我看時己經11歲,算係遲卦...

其實詩和文言文都是非常富有現在思想的東西, 真係唔明點解d 教育課程要改做咁多通識.唔通學生們就係一d 常識都無, 要係學校到學 ...XD

鏡田 說...

朗兄:
如此詞風雨陰晴皆指實景,到無可異議.
然,東坡先生一生未走出他風雨.想歸又家山萬里.他對歸的相往是美的,是晴空萬里的.是(翠掃空)的.所以我覺得這詞並未見得先生的完全豁達.他期待春風來吹酒醒,就算是冷的,總還是春風,山頭日照的來迎,也是期待吧.就算是斜陽晚照總比一直風雨好...所以我認為春風斜照都只是先生的期待,而他一路自蕭瑟處走來皆陰多晴少.所以才有不如歸去的另一個打算.
丁點愚思,還忘點教.

鏡田 說...

丁點愚思,還望點教.
哈..朗兄勿見笑.

October 說...

此處不容匿名留言, 留言需要一個身分, 一個名字, October由此而生. 它是一個臨時拼湊出來的名字, 沒特別含意, 誤導諸位細意思量, 實在罪過.

西西弗斯的故事, 中學時看過, 料想不到希臘神話故事原來是人生的寫實. 東坡居士的詞, 說的是仕途風雲險惡, 但善於自我調適的他, 無論眼前境遇的順逆, 都一貫的坦然面對. 在「千古第一文人」面前, 在下真的汗顏.

相濡以沫, 不若相忘於江湖; 諸位的關切留言, 在下銘感於心.

巴黎旅客 說...

無論詩人、智者,
對苦的體會,
都悟出生命的超凡呀。

laulong 說...

小丁:

哩個世界好得意,那邊廂啲懵懂高官叫人不要死記硬背,這邊廂民間卻興起小孩背四書五經的潮流。

背詩詞絕對值得,熟讀詩詞,要跳樓都冇咁易。而且那不單是性情陶冶,更因詩畫同源,也是審美的培育。像你從事設計工作的,更有裨益。

你看金庸還比我早,我大概在小中一時才開始看。

至於通識嘛,根本唔駛教,也毋須課程。只須安排人人必考時事一科,想考好試嘅就要睇報紙喇,駛乜煩!




田兄:

東坡仕途曲折,老來尚要謫居海南,困頓當然。他也畢竟是人,傷感來時,亦難以堪,像十年生死兩茫茫,道盡了消沉。但我還是喜歡他的豁達放嚝,是以把定風波作如斯放射。

記得以前老師說,作品寫出來了,與不同讀者可以有不同互動,而這就是第二創作,愈成功作品就愈有這種再創性。所以田兄與我,皆就此詞而思入空茫,縱有不同詮釋,也宜。

田兄言重了,你讓我想得更深呢!




十月:

以前容許匿名,結果惹來無聊人用符號畫三級畫,又有人賣廣告,甚至疑似播毒陷阱,遂不設匿名留言了。

毋用言謝,你之所感亦我之所視。能作觀照,於人於己都是難得的反思。




巴黎:

生命的河幾許曲折,風波不畏,富貴不昏,才不虧負!

你我大家,皆已入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