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6日星期四

小諤不要怕

.
小諤不要怕,我這個畢業了二十八年的老大學生明白你所想。

民主是個好東西,但定義在以人民的福祉為主,而不是粗糙地以人民的意向為主。這個世界正直善良的人很多,但睿智的人很少,這點該沒有人反對,所以粗疏地奉行民意,容易招敗。而且民意參差,不同階層有不同的考慮,以數量而不是以質量為決策根據,只會顧此而失彼,族群矛盾由此而生,最終便容易被野心家、貪婪者挾持,出現台灣與泰國的亂局。

所以我對普選等同於民主的綑綁思維不以為然,更從不賣賬。有人問你對 2012 年普選的意見,哈哈,你還是膽怯了點。若我回答,我會說我從來都反對普選!怎麼樣,要判死刑嗎?我也從來不保留地向學生表達我的看法,由中二到預科,學生大都認同。

泛民?社民連?嘿嘿,在我的班裏可沒有市場啊!

呵呵,來與我辯罷!不過,我的時間太寶貴了,爆粗扔蕉的請不要來,因為你們最沒資格!
.
.
.

15 則留言:

篤篤篤撐 說...

小諤唔係衰民主立場ar,
佢衰在六四立場烏龜ar
連立場都唔敢清淅講出黎, 左轉右轉, 呢下先核突。

Desertfox 說...

我真的看不到民主可以為香港帶來什么。立法會任他們選都是選那些垃圾。悲哉悲哉

自由行 說...

>>爆粗扔蕉的請不要來,因為你們最沒資格!

呢點我最認同. 我是個"政治冷感"既人, 高深野我真係唔識. 不過"普選"在現今社會真是俾人濫用. 選埋d古靈精怪既出黎, 連最基本禮貌都無, 一唔高興就玩扔蕉, 同細路仔唔高興"典地"有乜分別. 我唔覺佢地有乜"偉大貢獻"攪過.
同埋而家d香港人真係"歪理當道理", 時常埋怨政府, 例如:泰國包機, 無錯..上次政府反應係遲鈍, 但今次佢醒左呀! 但d香港人仍然唔理當地政局照去, 如果有事又賴政府, 仲要大條道理o個下先攪笑. 唔好乜都推落政府度, 有時見到香港人攪成咁, 都幾可悲. 如果仲玩埋普選, 真係無眼睇.

以上只是我既愚見, 有錯請指正.

laulong 說...

篤篤:

六四真的難講。佢點諗我都知嘅,我都要整理一下如何去思考這個問題。




Desert:

將普選與民主綑綁在一起,是泛民的技倆。你不可能反對民主罷,你贊同了,就等於贊成普選,但我卻不跟他們來這一套!

香港立法會議只是個戲棚,每日上演荒唐拙劣的戲。我敢說,沒有了這個議會,香港不會變差,甚至會變得較好。

但我只能說較好,因為香港好多官都好廢!




小行:

你對!

師傅教你的時候,正在反覆思考民主與普選問題。我由廿二三歲瞓身支持普選,到質疑到反對,中間用了十多年思考與觀察,我想這歷程不是亂來的。

你道不孤,吾道也不孤,我最近碰到的人,對普選對泛民對社民連大都持否定態度。以為反對普選就是行獨裁,哈哈,這推理太快太低 B 了罷!

自由行 說...

師傳:

我講過我是"政治冷感", 所以我無好似你咁會反覆思考呢個問題. 可能金融海嘨, 社會的確是瀰漫著負能量, 小小野就怨氣四起, 這時..有機心既一群就出黎攪小動作,挑起民怨, 反對呢樣反對o個樣, 其實呢群香港人只是被有機心既一群利用,去演出政治舞台的道具.
在客觀情況下進行普選是一件好事, 問題出在如果在一個怨氣極重/人民思想極端既地方普選, 就好有問題了.
有時..獨裁都未必係一件壞事. 看看亞爺一聲令下, 所有店舖不再供應膠袋, 要袋就放低銀兩, 呢個政策可以話獨裁, 但好成功喎.

又係o個句, 只是個人愚見, 有錯請指正.

laulong 說...

小行:

普選需要很多條件配合才有意義,包括比較均富,比較均智,亞州大部分國家唔適宜做,因為這兩個標準遠遠落後,強行做,咪死咯。

而且普選可以出人才嗎?咪玩喇,只要人才唔出黎選,你攞九成九選票都只係庸才而已。

我今日睇報紙,原來邱吉爾講過:「除開其他政府形式不說,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

邱吉爾是公認的大政治家,這樣說可堪玩味。

shizuoka2002 說...

各大博客:

我唔反對有人藉故挑起事端......

第一,現任政府真係做錯先會被人有機可乘.

第二,要個搞手有本事先挑得起.

第三,現在支持社民連的人,同七十年前投身共產黨有何分別?

P.S.雲煙兄,我地一定係朋友,但我更相信政治立場上應和而不同~~~~~~:)

Daniel.

肥貓 說...

>> 香港立法會議只是個戲棚,每日上演荒唐拙劣的戲。我敢說,沒有了這個議會,香港不會變差,甚至會變得較好

這可是個很貴很貴的戲啊!

看了你這篇文章, 我很想做你的學生.

巴黎旅客 說...

從海外回歸香港七年,
始終覺得自己脫了節的15年是個巨洞。

對這生於斯的地方,
有不認同的生活方式。
對立法會議員的荒謬表達法,
有不屑的悲嗚。

香港的氣候,
我仍攪不清
摸不透....

eric 說...

藥石亂投,就算是千年人參天山雪蓮,也無濟於事啊。

哈哈,我也不多說了,在某些人眼中,我這逃亡海外人士,是無資格評論的。還是賞花賞月好了。

丹尼 吳 說...

哈!
我重記得呀!!
呀SIR 你反問我:
民主一定好?

而家社民連做SHOW咁 =.="

laulong 說...

Daniel:

香港政府低能,我認同。好喇,蕉扔咗喇,粗爆咗喇,有乜嘢正面效果呢?

政治氣候改善了甚麼?小朋友學到了甚麼?

社民連的這种本事,好低格,不要也罷!

共產黨背後有馬克斯,就算你不認同,資本論確是對人性、經濟剖析很深刻的書。社民連有甚麽?長毛除了攞咗捷古華拉個神主牌做圖騰,還剩下甚麼?

七十年前投身共產黨是因為國民黨腐敗,人們要用生命去取回被豪奪的東西。社民連要同老共產黨人的活動相提並論?不要喇,我會笑架!

Daniel, 我不再跟你談政治喇,我們以後只談風月罷!




貓姐:

這戲真的好貴。最荒謬嘅係班人仲想要退休金,甚至長俸。哇,貪得佢地吖。冇人要求代議士要全職,他們有自己的工作就更好,有更闊更深的社會視野嘛。而退休保障應該從他們的職業來,而不是議員的工作來。

這戲愈來愈貴,但最慘就係愈睇愈不耐煩,愈睇愈嘔心。

貓姐,香港已經尾大不掉喇,除了灰暗,我真看不到甚麽。




巴黎:

我真的喜歡二三十年前的香港。那年頭政府高效率,社會和諧,爭議噪音很少。

來了代議政制,社會效能減弱,矛盾日增,不久將來,香港將出現台灣泰國的族群矛盾了。

為甚麽人一定要參予投票,做政治動物呢?不要告訴我未有普選之前活著的人都不完整、不快樂、沒有質素!





Eric:

香港噪動了,急亂了,甚至神經錯亂了。最近有人爆料說蘇副局長用名片代替入息文件去搞菲傭簽証,竟獲接受。好喇,蘇副局長道歉喇,入境處卻要揪出爆料的人。哼哼,殺人放火金腰帶,踢爆劣行的卻要面臨懲處,這政府,不是要爛掉了嗎?

我都要同你一樣喇,滄浪之水濁兮,還是風花雪月好過!

laulong 說...

丹尼:

阿徽?我的乖學生!

要你開 account 至留到言,唔好意思呀!

haha, 吾道一以貫之,阿 sir 心口硬,頂得住拳頭呀!

shizuoka2002 說...

雲煙兄:

我在Hana個blog曾經留下了對共產黨與社民連的評價,可以看一下~~~~~~:)

我贊成普選的原因,是無論任何政黨在得失成敗中,也能看到自己有何改進之處.現在既無普選,我唔反對任何政黨玩擺橫~~~~~~:)

還有,我對馬克思的評價:估啱開頭,但搞錯結局~~~~~~:)

香港現今的景況,與豪取有分別嗎~~~~~~?:)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有競爭才有進步,我明白。不過我也會這樣想,我的生命雖然只有一次,我也在不停進步中。

進步可以由內在推動,你不能否認,今日的中國共產黨跟過去的相異太多了,她在進步中,而且進步很大。當然這也不表示她沒有毛病,她的毛病還多著呢!

政黨輪替就能優化統治?我看不到理據。優質管治需要很多條件,一句政黨輪替就可以,太天真了罷。

馬克斯共產主義當然已驗證失敗,正如我對學生講,共產主義窒礙人性,資本主義放縱人性,前者早被揚棄,後者卻引發金融海嘯。能為中者,就只有名為共產,實質具規管特色的資本主義中國。

歐美還可以驕矜甚麼呢?我們還要追慕歐美甚麽呢?

香港有很多不公義的地方,世界上所有地方都有。為富者剝削貧者,香港還未到結構性。國民黨管治下的大陸卻是結構性的。那時的苦,現今香港人是不能想像的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