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星期日

輪替?

.
有競爭才有進步,我明白。不過我也會這樣想,我的生命雖然只有一次,我也在不停進步中。進步可以來自內在推動,你不能否認,今日的中國共產黨跟過去的相異太多了,她在進步中,而且進步很大。當然這也不表示她沒有毛病,她的毛病還多著呢!

政黨輪替就能優化統治?我看不到理據。優質管治需要很多條件,一句政黨輪替就可以,太天真了罷。

馬克斯共產主義當然已驗證失敗,正如我對學生講,共產主義窒礙人性,資本主義放縱人性,前者早被揚棄,後者卻引發金融海嘯。能為中者,迄今就只有名為共產,實質具規管特色的資本主義中國。

歐美還可以驕矜甚麼呢?我們還要追慕歐美甚麼呢?

香港有很多不公義的地方,世界上所有地方都有。為富者剝削貧者,香港還未到結構性。國民黨管治下的大陸卻是結構性的。那時的苦,是現今香港人所不能想像的罷!
.
.
.

11 則留言:

Mag 說...

laulong..

自己是政治冷感的人,
但兒時成日都聽爸爸講共產黨既嘢!!
只知國泰民安為重要,
但係點先可以達到呢!!

eric 說...

政黨輪替有時還會帶來很嚴重的社會分裂呢。

說到富者剝削貧者的問題,小弟不才,但我想問,香港人能接受北歐/加拿大式的福利主義嗎?投機取巧的賺大錢方式,是統統都沒有的哦。

Denzel Leung 說...

劉朗兄,
你個blog好睇過好多報紙專欄...仲記得你個"朗識天下"...勁呀!

巴黎旅客 說...

每一種政治理念都有好與壞吧。
然而一黨專政下的謊言,
是最惡名昭彰。

Utopia的社會,
似乎太理想了....

篤篤篤撐 說...

名為共產,實質具規管特色的資本主義中國。
>>>>收埋好多野, 大家都唔知唔講ge...

laulong 說...

Mag:

我小時候也不喜歡共產黨。受父親影響,我還會在床邊貼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也許是文革之後罷,國內開始理性,接觸日多,我逐漸覺得只有北京政權才能代表中國。

我由 1980 開始回國,見證了中國的起飛。這國家,由鴉片戰爭到文革,背負了一百三十多年持續動亂。那些亂,都是人類歷史裏最大規模,貽禍最深的。要撥亂反治,真的很難。這三十年來,中國已做得很好,但中國的問題實在太多太深,瑕疵實在多著呢!但我會體諒,因為我知道她的過去。

國泰民安?來了罷。再給她三十年穩定,盛世當來!




Eric:

你每一次留的,都是箴言。我真的感謝!

人都喜歡比較,我們會問,別的國家可以,為甚麼我們不可以。但我們卻忘記從根本去想人我的分別。美國自南北戰爭以來,基本承平。二次大戰更為她造就崛起的機會。她是累積百多年穩定才能强絕世界。以美國的長治去度中國的長亂,實在不適當,更難言公允。

你所說的也就是了,香港低稅制,少規管,營商空間大,可以鑽的空子也愈多。但若說官商勾結,富者剝削貧者已成結構,我實在不敢認同。港英年代,據說是三頭馬車治港:港府、滙豐、馬會。我會加上怡和、太古等洋行。那時候,我認為官為商庇的情況,比現在明顯十倍。




Denzel:

真慚愧啊!我胡言亂語,希望你們不要嫌我囉嗦。

我要學的,尚有很多很多。




巴黎:

共產主義的烏托邦只是個空想。現在的中國,已不追求了。

至於一黨專政,這詞語其實也可放在日本及新加坡。

中國共產黨有七千多萬黨員,即使現在開放黨禁,我相信二十年內也難有政黨可以取代她。

laulong 說...

篤篤:

梗係喇。政治好多嘢,諱莫如深,看不到的往往比看到多。

中國缺點還很多很多,需要時間改善。

eric 說...

談起國共,我外祖父就是由大陸逃到台灣再逃到香港的。小時候常聽他談及早期台灣的種種。那時候他家是廿四小時受監視,每兩三天便有官員來做「人口普查」,連買收音機也要經過批准呢。

小丁 siuding 說...

我只是覺得有陽光的地方必有暗影,
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和事...
即使舊的問題解決了, 新的間題亦接種而來, 唯一可以做的, 還是勇敢地面對所有, 展示人們的生命力 ^_^

Desertfox 說...

"香港人能接受北歐/加拿大式的福利主義嗎?"

答案是不可能, 因为香港人太聪明了.
福利主意当遇到大部分想那着数的人的时候就会崩溃. 如果香港实行福利主意, 我敢写包单香港会有一半的人去领福利.

laulong 說...

Eric:

人性一樣。這種監視古代有,現代有;東方有,西方有;共產黨有,國民黨有。只要政權覺得你影響她的利益,或意識形態相左,就會出此手段,尤其是統冶不穩,神經兮兮的政權。

1982 年我在往鄭州的火車上與幾個大學生暢談國事,我很詫意,只完結了文革幾年,政冶便已寬鬆如此。

國家正在開放中,現在人民已不懼於表達。給她時間罷,甚麽事都要過程。我常這樣想。




小丁:

有光的地方就必有影,講得對。有人的地方有愛,亦有傷害。沒有完美無缺的政治制度,只有在那時空裏實際存在的制度。

以前有人為共產主義拋頭顱灑熱血,今日我們都知道那是一個昂貴而最終失敗的試驗。今日我們相信的,難保百年之後又證實是另一個笑話。

唏噓呀,但人類歷史就是這樣笑笑哭哭、跌跌撞撞的走出來!




Desert:

說得對。福利主義社會先就需要付出,但香港人會樂於付出嗎?假如要攫取的多過付出的,福利主義便走不通了。

起始太重要喇,香港模式走了百多年,今日毛病漸生,是環境改變了,譬如產業類型,人口結構,管治素質。暫時,我看不到光明的前景,假如香港人再噪鬧落去,將會是一直黯淡落去的長夜。